一个诚实者的呐喊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二零一零年夏,孩子放了暑假,我外出购物,偶遇老同学宇美霞,自毕业以来第一次相遇,使我们有说不完的话。令我想不到的是,宇美霞这个诚实的人,却经历了那么多不平的遭遇,竟然忍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心灵受到了严重的摧残。我的心受到了很大的触动和震惊。我要把她的遭遇写出来,公诸于世,是非曲直让世人评说,让自己那未泯的良知得到一点安慰。

我这位同学,今年四十七岁,在昌乐县第三职业中专上班,丈夫在一小学当教师,他们有一个儿子。下面就把她的诉说整理记叙如下:

修炼法轮功祛病做好人

一九九八年就听人议论法轮功如何祛病健身有奇效。当时我因为身体虚弱、腰疼久治不愈,也去学炼法轮功。令人惊喜的是,刚炼了三天就明显感觉腰不那么疼了,身体轻松了。二十天后腰疼完全消失,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人也精力充沛。往年一个秋冬季下来,都要感冒三、四次,自从生了孩子,到了每年的春季我都会四肢乏力,力不从心,走路抬不起头来。虽然是要不了命的病,却总觉得活的很苦、很累。现在好了,学了法轮功这些症状全部消失了,心情也好了,身体无病一身轻。学了这真、善、忍大法,也知道怎样做人啦。原来为父母、为别人做点好事,有一半是做给别人看,现在学了大法,在工作中、在社会中、在家庭中做好该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原来以为自己还算为人不错,可对照真、善、忍大法,自己差远去了,内心深处还藏着自私、妒嫉、怨恨、争斗等等不好的东西,这些都是应该修去的,要堂堂正正的做人。

进京上访遭绑架、停薪迫害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一伙开始打压抓捕法轮功修炼者。我的心中一片茫然,这么好、这么正的大法都这样打压,生活还有什么希望呢?我想是不是中央不了解情况,打击法轮功一定出于误会,这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功法怎么会有人反对呢?我要到北京去,到信访办讲明真相,因为那时我相信政府,相信法律。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来到北京,听到别人议论,说千万别去信访办,你要去马上就把你抓起来,谁去抓谁,也不问干什么。我正不知怎么做,就被恶警抓了起来,被绑架到昌乐看守所。这时丈夫和儿子在家度日如年,痛苦不堪。性格内向的儿子受到很大的伤害,心目中爱戴的好妈妈怎么会遭到这样的迫害?父子俩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现实,自己的亲人没干坏事呀!十一月上旬我终于从看守所回到家,亲朋好友纷纷来看望,同情我,刚回家还没缓过气来,昌乐县教育局就下了文件,对我停薪一年,本来进了看守所就已经很冤了,现在又这样继续迫害,我觉得暗无天日,扪心自问,我真的没做任何坏事,只想按真、善、忍标准做人,怎么有的人就是不看是非曲直?

在劳教所,被逼违心放弃修炼,再遭病业折磨

二零零一年暑假期间,我正在帮母亲干农活,镇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人员与我校领导,又当着我孩子的面把我劫持到昌乐劳教所进行洗脑迫害。十多岁的儿子受到了深深的伤害。

在劳教所,不让你睡觉,总由两个人强行给你灌输歪理邪说。一开始我还算清醒,架不住白天黑夜不让睡觉,大脑开始迷糊起来,本来学法就少,他们说不放弃信仰就不让你出去,我非常厌恶这里的人堂而皇之的胡说八道,其实自己也被转迷了方向,就按照邪恶的人的要求写了悔过书之类的东西。当时学校派本校老师每天二位所谓的“帮教”,其中有位王老师看了我写的悔过书说:“哎呀,你怎么把自己写的这么坏?你没有这么坏呀,这都不是实话。”我说:“是转化我的人逼我这么写的,这都不是我的真心话。”当时主要叫我写炼法轮功把身体炼坏了、破坏了家庭、破坏法律、个人变得如何如何罪大恶极等,没有一句人话。还让我给学校校长写了一封信,要感谢学校领导的协同绑架之恩,也是劳教所的人要求的话,也不是我的本意。我从小胆小怕事、情性懦弱,真是吓住了。二十天后,从劳教所回到家,身体象虚脱了似的,腰疼病又犯了,四肢无力。半月以后头脑开始清醒,很后悔自己在暴力下说了假话,觉得自己不配当法轮功学员,也就不学了。

三个月后腰疼病又象过去那样疼的厉害,时不时疼起来,使两条腿僵硬。我自然的又想起了法轮功,于是我又炼了起来,刚炼了一遍,疼痛马上减轻了许多,六天后腰疼又好了,身体又轻松起来。因为丈夫叫中共吓怕了,也阻止我学。虽然我学的法很少,也懂得许多做人的道理,明白善恶有报的天理,所以尽量按真、善、忍的要求去做,不做伤天害理的事,在利益上不去争,工作上认真负责,善待公婆,爱惜国家的一草一木。虽然停了我的工资,只给150元生活费,工作该怎样干就怎样干,要好好工作。

在洗脑班遭受身心摧残与人格侮辱

二零零三年夏,有个人给一些法轮功真相材料,叫我送给别人,我想每个人想强身健体,都想做好人,这是做大好事。晚饭后我就出去讲真相,刚出去就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我被五图派出所和昌乐“六一零”人员赵世胜等人绑架到五图派出所,尤其是赵世胜使劲拽着我的胳膊不撒手,就象捉住了一条大鱼,并给我戴上手铐。十天后又把我绑架到潍坊洗脑班进行身心迫害。

到了洗脑班就象到了人间地狱。如果你不骂师父,不按他们的要求诬陷真、善、忍大法,他们就不让你睡觉。洗脑班从各地找来最邪恶的人,让这些人任意发挥邪恶污言秽语,我听了直想吐。洗脑班从青州找来一个专业给人洗脑的中年妇女,大约在四十岁左右,每天从早到晚用刺耳的高音发泄着魔性,污蔑大法和师父,并吃着保养喉咙的药。她用苍蝇拍打困倦的法轮功学员,用手掐那些坚持真理的学员的脖子,四、五个人围着一个法轮功学员卡喉咙,憋得脸和脖子红紫色。有个三十多岁的女大法修炼者,二十多天没让睡觉,不让坐下,长时间站立,两脚与小腿肿胀膨大成紫黑色,一双男人的拖鞋都穿不上。站着就打瞌睡,多次撑不住突然倒地。

那个洗脑班的头子付进宾,一天中午叫我给他打扫办公室,刚扫了一半,就拉着我胳膊往他宿舍里走要对我非礼,我当时吓坏了,在这地狱里外人进不来,高高的围墙,跑都没法跑。我用力挣脱出来,他又从后面抱住了我,这回我顾不得害怕,我心想:我是修真、善、忍的,决不能干这肮脏之事,我用力挣脱后跑回宿舍,心都悬在了嗓子眼上,怦怦直跳。和同宿舍的两位同修说了这事。她们告诉我:姓付的是公安局里的败类,好人谁敢迫害佛法修炼的人?早就听说了他想强暴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他常常以做思想工作为由,随意摸人家,在你不经意时摸一下人家的大腿、前胸等处。而且老年妇女他都想下手,你一定要小心。这是个邪恶而肮脏的地方。

由于白天黑夜不让睡觉,精神的折磨、身体的迫害加之那流氓警察给我的恐怖感,谎言恶语充斥双耳,大脑开始迷糊起来,那种混乱的状态,使我就要崩溃了。在这期间,丈夫来说儿子学习成绩越来越差,变得沉默不语,儿子受不了,我也受不了。就在这种强行迫害逼迫下,我转化了,按洗脑班所教的谎言写了他们想要的东西,我象一个没有主意识的空壳,象死了灵魂,光剩个空壳任人摆布,他们采用了各种邪恶、下流、卑鄙的手段,终于把我变得可以说假话,那些写在纸上的揭批书、悔过书、检讨书、保证书全都是假的,没有一句是真的,把白说成黑,把保持人最本质的东西丢掉了。我真正体验到扼杀心灵的痛苦、精神的摧残更甚于肉体的折磨。这样一来他们达到了目的,就说你转化好了,你就可以自主的上厕所,可以睡觉。而那些刺耳恶心的污言秽语又指向了新的目标。

一个月后,洗脑班认为对我的迫害达到了他们要的程度,昌乐“六一零”把我送回原单位。回家后,我身体极度虚弱,躺了三天三夜起不来。亲朋好友来看我,有的说以后要小心,有的说不要看上边说的对不对,只要听话就不吃亏。儿子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变得不相信任何人,也不与人沟通,身体更加消瘦,也不听我的解释。我只能在心里告诉他,“你妈妈没有做任何坏事,妈妈同样爱国、遵守国家的法律。没有哪一条法律说不能炼法轮功,打击法轮功只不过是出于对法轮功的嫉妒和以权代法造成的……,儿子啊,关键时刻你可要挺住。”我欲哭无泪、满心悲凉。丈夫变得苍老了许多,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把家里仅有的一点积蓄和借来的钱送给那些迫害者,希望我能少受一点伤害。但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只能把家变得一贫如洗,艰难度日。

再遭迫害,我被迫流离失所

全家人心灵的创伤还没有复原,第二年暑假期间,昌乐“六一零”恶警伙同五图派出所人员又来迫害我。当时,我正在值班,他们就在没有任何证件、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抄了我家,并绑架了我,把我绑架到五图派出所。因为没有任何迫害把柄,所以,当晚不得不把我放回家。可能某些恶警觉得没有捞到什么政绩或油水,没达到迫害的目的,第二天又要绑架我。我得到消息后马上就离家出走了。

我自己最清楚自己没干任何坏事,我按真、善、忍标准做人,认真工作、尊老爱幼、无怨无恨、惜物爱人,是不应该受迫害的。有些警察也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不干坏事,只不过是一群佛法修炼者,但是,在真理和利益面前,某些人选择了利益,抛弃了良心。我一想到劳教所、洗脑班把许多健康的修炼者折磨成重病人,用暴力和欺骗把诚实的人变成昧着良心撒谎的人,多么邪恶呀。

我不得不在外流浪。在外流浪是很苦的,野外露宿、蚊叮虫咬。幸好某村的一位老太太收留了我。老人家儿女都不在身边,老夫妻俩生活。听我说因修真、善、忍受到了迫害,非常同情我,并告诉我他们村也有学法轮功的,大家都知道法轮功是教人修炼真、善、忍的,不做坏事,说自己年纪大了也不糊涂,你就住在我家,有我们吃的就有你吃的。我住在这里十几天后,觉得光吃老人家的不过意,又怕时间长了连累他们,于是我告别了二位善良的老人,顺大道向其它地方走了。正当我又饥又困,不知怎么办时,又有一家好心人收留了我。这家人一儿一女,加上夫妻二人共四口人,我与他们漂亮的女儿住在一起,又过了十几天,暑期将要过去,新学期将要开始了,我经过冷静的思考,觉得自己没做任何坏事,我要堂堂正正的回单位上班。

家人承受难以想象的痛苦

回家一看,家不成家,物品杂乱放着,儿子还没开学,由于邪恶的迫害,使他更加沉默,身体更加虚弱,他承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正值少年的心灵怎能经受如此的摧残?我心疼不已。丈夫告诉我:五图派出所所长刘保温天天到学校里来骚扰,并多次威胁我,有一次,他拽着我的衣服说你不在家要把我抓起来,我说一个人犯了法也没有家属陪斩的道理,何况我们根本就没有犯罪。他一看恶意恐吓不能得逞只好做罢。昌乐公安局里有个姓王的要判你劳教,我再也受不了啦,我知道你炼法轮功没做任何犯法的事,可是我受不了这些迫害,我管不了共产党,管不了公安局,我只有管你,你不要再学了,再学我就和你打……,我什么话也没说。回到家不到十天,昌乐县“六一零办公室”就向我丈夫索要六千元钱,丈夫害怕“六一零”再来迫害我,就东借西凑了六千元钱给了“六一零办公室”,而“六一零”连收据都没给。说是一年后还给我,一年后丈夫去要钱,他们互相推诿,一分钱也没还给我们,不知是哪个恶警私自得去了。

再次被非法劳教,经受扼杀灵魂的摧残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日,我正在办公室值班。昌乐县“六一零”邪警赵世胜、五图派出所等六、七个人又一次毫无因由地绑架我,并抄了我家。这一次我知道为什么,因为我老实懦弱,丈夫又被迫害怕了,可以很容易的勒索出钱来,而且又可以增加自己的政绩,他们就起了歹心。

把我绑架到五图派出所,有个警察要给我做笔录。我讨厌这些为了工资而出卖良心正邪不分的人,所以我声明:我没做任何犯法的事,你们执法犯法,是你们在犯罪、侵犯人权,你没有权力审问我。这个警察就象做游戏,把以前的档案抄了一份,报到公安局,当天晚上就把我绑架至看守所。我有冤无处诉,就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在这期间,昌乐县某公安人员多次对我审讯逼供,每次都调换不同的人员。有一次我发现赵世胜就躲在门口边偷听,他就想得到一点能加重迫害的所谓的“证据”。

天啊,我只是追求“真、善、忍”做个健康的人,善良的人,没做任何坏事啊!有的也知道我们修炼人不做犯法的事,他只问你知道谁炼法轮功。他们搜罗到了迫害我的“证据”,说我曾经给别人家小孩一个吉祥物“护身符”。半年前,我的一个同事家喜得贵子,全家人很高兴,宝贝得了不得,因我与其妻是好友,就送给她孩子一个护身符项坠,代表我对孩子的祝福。却没想到这也成了赵世胜等恶警迫害我的借口。我问赵世胜,如果是你的孩子,我送你个护身符祈求平安也不行吗?他立马变了脸色说:“别跟我说这个”。我突然明白了一个理:说话要和人说话,如果没有人的思想和观念,那就不值得与其谈话。首先是“人”,才有交谈的价值。

二十天后,赵世胜伙同五图派出所的恶警,把我送至王村女子劳教所加重迫害。丈夫得知消息与儿子给我送来了衣服,与儿子亲眼目睹了我反抗无力的情况下被塞进警车,强行送往劳教所,丈夫与儿子那无助、痛苦的眼神,那悲哀的表情时时刺痛我的心,我更担心儿子忍受不了这一次次的无情打击。在押往劳教所的路上,我再也控制不住,终于放声大哭,一路哭了两个多小时。哭我丈夫和儿子的忍受到极限的折磨和打击,哭自己没做任何坏事,只想做一个好人,真、善、忍是普世的价值,为什么要无休止的迫害我?他们这些恶警都不说话,因为他们也知道我们没有做坏事,迫害法轮功只不过是为了那份工资。

到了劳教所,那个与我一起来的老年大法修炼者因身体有病劳教所拒收,赵世胜便给劳教所钱让其收留这位六十二岁的老年修炼者,继续迫害。这里真是人间地狱,用暴力加欺骗把你的良心揉碎、踏烂。正值炎炎夏日,如果你不诽谤大法,就不让你睡觉、不让你洗澡,关“小号”,并利用吸毒犯折磨你,并强迫你每天十几个小时劳动,为他们创造利益,并每天二十四小时向你灌输恶毒的谎言,甚至为了转化你,他们有的人把大法书某些内容背得滚瓜烂熟、张口即来。反面理解大法,引诱你邪悟,让你觉得似乎是那么回事,这时丈夫来看我,说儿子刚上大学由于精神刺激压力太大,学习也不能正常进行了,老师要他先回家,自己也受不了了,许多次想一了百了,没法活了,父母也愁得吃不下饭,你要早日争取回家啊。我望着瘦得皮包骨的儿子和苍老的丈夫,心在滴血,但没有流泪,眼泪已经不能表达那种深深的痛苦和压抑……。那些迫害我们的人,是不是这就是你们的目的?你们的工作意义是不是这样的?

在暴力和欺骗下,我的灵魂又一次被扼杀,终于说出了他们需要的假话谎言,因为他们不让人说真话,这里就是摧残法轮功学员的专职机构,我的灵魂在这时已经死去,身体还在行尸走肉进行着每天十几小时的劳动。几个月以后,头脑开始渐渐清醒过来,由于自己学法太少在谎言欺骗之下迷失了方向,其实在我们心灵深处,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大法。

全世界善良的人们都知道,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是生命升华的阶梯,修炼大法只不过是约束和修去自己坏的思想和行为,自觉变成一个好人。修炼真、善、忍使自己变得更健康、更善良、心胸更宽广。大法师父让我们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明白了人活着的目的,我怎么可以正邪不分?我很后悔、很痛心说了对大法不敬的话,很后悔写了一些对师父不敬的话。请师父原谅我一时被恶魔邪魔所欺骗。

迫害中,我终于认清善恶、正邪,坚定修炼法轮大法

二零零六年六月三十日,我终于回到家。正赶上工资套改,我的工资被降了三级,在我要求恢复工作时,昌乐县教育局人事科又给我的工资降下了三个薪级,而且把中教一级的职称降为三级。我向教育局人事科多次申明我的冤屈,本身已是受到无端迫害,而你们却又一错再错继续迫害我。(编者注:专职打击法轮功的“六一零”等是以身试法,罪大恶极,敢于触犯天理佛法,拿着身家性命换取利益,教育界的人可不要糊涂,对法轮大法及法轮功学员的任何形式的迫害,都是大灾难来临时淘汰你的罪证,你们如果不能挽回给法轮功学员造成的损失,你同样是被淘汰的人选)。

二零零九年年初,昌乐“六一零”、国安、五图派出所再一次把我和丈夫非法绑架到五图派出所,由于没有任何迫害我们的所谓证据和理由,我与丈夫于当晚六点回家。经过十多年风风雨雨的磨炼,我变得理智、清醒,认清了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也看清了某些人的伪善,发现了数不清的正义之士。经过了剜心透骨的魔炼,使我坚强起来,成熟起来,再也不会被假相和谎言所欺骗,再也不会被任何暴力所屈服,我的生命将与大法永存。慈悲伟大的师父,为了拯救所有的人,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巨难,不管人用什么观念来看待大法,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能拯救你生命的只有大法,而不是权力和利益。任何人都阻挡不了天象的变化和历史的脚步。

不管人们相信不相信,愿意不愿意,大量的灾难已开始降临。许多迫害法轮功的首恶已经遭到恶报。历史上的许多预言即将兑现。我希望那些对大法、对法轮功学员犯过罪做过错事的人,赶快挽回你的损失,转变思想,佛法慈悲,会原谅你曾经的罪行。我希望所有的人都不要对大法犯罪,都能得到大法的救度,未来是自己在选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