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掉修炼人意志的安逸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六日】很长一段时间了,自己就是按部就班的做着三件事,总觉没以前精進,也找不到原因所在。学学法或与同修交流后可能好几天,但保持不了几天就又安逸、懒惰了。就连每天的晨炼都保证不了,不能按时起床,很多时候就炼不全五套功法。讲真相也是不积极主动,没有紧迫感,碰到了就讲,有的碰到了也不讲。学法也不能达到静心学法,人在这学法,心一会这儿,一会那儿的,心不在法上。

我也知道不对,努力调整心态好一会,过一会还是不行。我茫然了,我究竟怎么了?以前精進的那个我哪去了?以前正念十足的那个我哪去了?我无数次的问过自己,为什么总是精進不起来呢?问题究竟出在哪呢?

随着我一次次后悔自己没做好,真的有向内找的愿望时,师父就通过各种方式点化我,让我发现不足找出原因所在。梦中梦到自己头发很长很散乱,心里说该理发了。醒来自己就悟到该好好学学法了。因为没有做到用心学法,才导致各方面的心态都不能到位,也就流于了表面。通过学法,自己也清楚的看到安逸之心是怎样一步步滋长起来的。

由于正法進程的推進,表面环境显的越来越宽松,随之就想缓解一下内心的压力,自己这一不正的思想没有及时在法中归正,就使安逸之心越来越膨胀,表现出来就是晨炼起不来,集体学法不想去,中午还想午睡一会。讲真相也是,心里还说我对谁也敢讲,但是我不愿意的情况下我不讲,对什么也满不在乎。由于学法跟不上,使我的安逸之心逐渐滋长并发挥了作用,这种在安逸心之下生出的满不在乎的心态,使其它的常人之心也开始抬头。

以前自己很少看常人的电视,即使看也是排斥的,看一会就觉的没意思,一眼就看穿了,就那么点事有什么好看的。而最近一段时间,由于这种满不在乎的心态,家人看自己也跟着看,觉着没什么,结果执着心起来了,家人不看了自己还想看,弄的最后学法静不了心,发正念思想不集中。直到看到师父的《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什么东西灌進人的思想里就存在那了。人是有记忆的。说是记忆,这讲起来好象都是观念而已,其实它是实实在在的物质。人讲话的时候,或者是要说服你的时候‘呱呱呱’一个劲往你脑袋里灌,就真的是向你扔东西。”我才从这种满不在乎的心态中惊醒。

还有就是我对夫妻之间的这种色欲之心的满不在乎心态。师父一开始就告诉我们,色和欲都是人的执着心,都应该去。记的我修炼的初期,还不到三十岁,我就特别注意这方面的修炼,做的还不错,而现在却在安逸心的膨胀下满不在乎了。久而久之,竟然放松了修炼人的精進意志,并直接干扰到我的正念。

虽然意识到自己不精進的状态是安逸心在作怪,但要彻底去掉安逸并非一件易事,正念一强好一阵,正念一弱又安逸,在时好时坏的心态中苦苦爬行。直到学习了师父的《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后才真正找到自己不能保持正念长久平稳做好三件事、不能彻底根除安逸心的原因所在,那就是具体参与证实法的项目越来越少,有时在安逸的恶性循环下就不去做了,说的多而做的少。

师父所说:“我是最不喜欢那个只会说,不去做的,我也不喜欢那些狡猾的。我喜欢那些纯朴的、脚踏实地的。也希望大家在这么多年的修炼中,从正的方面增长智慧,不要在处世上、为人上收获太多。”(《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这一下子点到我的实处,这段时间在安逸之心的干扰下,该我做的协调和证实法的项目,都没有踏踏实实做到位,在交流会上说的多,下去之后却做的少。

我的状态影响了我们片的同修也不同程度的出现了松懈状态,没有以前讲真相劝三退那么精進了,自己还满不在乎的认为是他们自己的事。学了师父的这段讲法,我才从满不在乎的无奈中惊醒。当我一步步看清自己不精進的原因所在后,当我发出:“我不要安逸心,安逸不是真我,它是毁掉我修炼意志的魔,我要做一个纯朴的、脚踏实地的大法徒”这一念时,我瞬间恢复了正念,天清体透。

希望还在安逸之心的干扰下却步不前的同修认清安逸之心的危害,解体安逸魔的干扰,做自己的主,当自己的家,堂堂正正做好我们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