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李洪志师父在美国第一次讲法(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二月六日得法,十月五日有幸在美国加州桑尼维尔市奥德佳(Ortega)公园亲自聆听李洪志师父在美国第一次讲法的学员。当我捧起当时我们和师父合影的珍藏照片,仔细端详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回忆师父当年讲法的情景,回顾自己这十四年所走过的修炼道路,师恩浩荡,我不禁热泪盈眶,心情无比激动。

一九九六年十月五日旧金山湾区学员和师父在奥德佳公园合影留念(此照片只是合影照其中的一张,当时来的人很多,围着亭子一圈都站满了,师尊是分批和学员合影。)高精度图片
一九九六年十月五日旧金山湾区学员和师父在奥德佳公园合影留念(此照片只是合影照其中的一张,当时来的人很多,围着亭子一圈都站满了,师尊是分批和学员合影。)

那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风和日丽,彩云高照,天空格外晴朗。不知从哪儿突然飞来许多小鸟,在小亭四周的树上,不停的尽情欢跳和欢唱。小亭的四周,红光一片。师父正健步朝我们走来。师父是那样的年轻和英俊。我们见到了师父!师父的每一句话都打到我心灵深处,身体里产生巨大的震撼和共鸣。那种兴奋、喜悦的幸福感实在难以言表。我拼命鼓掌,手掌都拍的麻木了。师父这次讲法为我以后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我在得法第二天晚上,突然看到一只大眼睛,第三天看到眼前旋转的大法轮,天目开了。第五天感觉小腹部位有法轮旋转,从此常转不停。每当劳累时,明显感到小腹部的法轮在急速旋转。其实每个真修的学员,师父都给下上了法轮,而我们所有法轮的根就在师父那儿。每次开法会师父要出来前,我小腹部的法轮就转得不得了,我知道师父来了。象有这种情况的学员还不少。早期的学员中,不少人开了天目,甚至还有点小功能。但功能不是炼出来的,都是在自己完全不知道的状态下师父给的。想都想不到,甚至根本就没有想过,怎么可能求来?师父说:“无求而自得”(《悉尼法会讲法》),千真万确。

“修炼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在修炼初期,学员那种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和感情最纯真,保持这种状态就会不断精進。由于精進,师父把有些人修了几十年甚至几世都得不到的功能一下子都给了我们。我天目开后,看到另外空间的美妙景象和高层空间的高级生命,元神在天上飞,我看到自己的前几世,在美国看到国内的亲戚,也看到太空站上工作的太空人,看得很清楚。有时坐着,能看到高层空间的高级生命从我身边经过。当然也会碰到魔和不好的高层生命干扰。但我心不动,我的师父只有一个:李洪志。我看到了元婴、婴孩、功柱以及自己的五个副元神(三男二女),听到高层空间的音乐。每隔一段时间师父就给我灌顶。一切都是那样的真实展现,能不信吗?!

我经常对同修说这句话:《转法轮》上的每一个字都千真万确。何止千真万确!《转法轮》上的每一个字里都是永远看不清的无数层法理,看一遍就明白一层法理,从而能提高心性,得到能量的加持,改变身体。有人感觉的到,有人可能感觉不到。再看一遍就明白更高一层的法理。师父是用表面文字这种形式让我们得到一层层的法理,那哪里只是字面上的意思?!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天机。不看书,不学法,就得不到高层次的法,修不上去。所以学法很重要。

我体会到,炼动作是修炼,学法也是修炼。学法就是学师父的《转法轮》和其他经文。但要做到静心学法很难,是很高深的功夫。我也一直努力在怎样做到静心学法上下功夫。我理解,静心,就是学法时能排除一切杂念,除了经文,什么都不想。只有静心才能溶入大法,净化身心,身体才能得到最充份的演炼,同样会有在炼静功中出现的那种坐在鸡蛋壳里的美妙感觉,和炼动作一样,身体也会发生变化。但带着任何有求之心学法,真的只能是表面上读读,什么都得不到。学法最好一切顺其自然,不求数量也不规定進度。有时间尽量多学一点,没时间就少学一点。无论在哪里,《转法轮》这本书都能展现出无边的法力,世间哪能找的到?世间哪能找到这样的书,读上百遍、千遍总想读?任何一个真正想修炼又心志健全的人,只要认真、仔细想想,光凭这一点,就应该坚定不移的修下去,并且一修到底。

师父有无数的法身,千真万确!有个同修六、七岁的小孩,指着我身上旋转的法轮比划。其实无论在哪里,天涯海角,我们每个真修学员的身边或背后,都有师父的法身,师父的法身一直在看护着我们。我前后出过四次车祸,一次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是来讨债的;三次在“七•二零”之后,是邪恶的迫害,取命来的。三次在高速公路上,一次在市区。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突然车子失控对着我的驾驶座位冲来,是邪恶操纵,不让我送大纪元报纸。四次被撞,车子撞坏,而我安然无恙,师父的法身保护着我。有个学员的车被一辆闯红灯的大货车撞上,车被撞烂,驾驶室被撞扁,而她一点没事,只是开不了门,出不来。师父的法身保护着她。警察真不敢相信,从未见过。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魔头对法轮功开始疯狂的残酷迫害。当时我真有一种豁出去,愿为师父上刀山、下火海而在所不辞的英勇气势,就这样投身于助师正法、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洪流,至今已十一个年头,一直在大法中修炼。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坚定的走过来了。

在我年老退休之前,所有在美国纽约、华盛顿、休士顿、旧金山、洛杉矶、加拿大多伦多、温哥华和瑞士等各地的大法活动一次也没落下。当地的大法活动都积极参加。对国内发传真、打电话、寄真相资料、对世人讲真相,从未间断。退休后,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按时发正念。发《九评共产党》,给国内所有亲朋好友讲真相,劝“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寄真相资料。神韵演出前贴广告,发资料,以及长年累月、风雨无阻的送大纪元报等,做老年人力所能及的证实法的事。我国内的亲朋好友绝大多数都已“三退”,有一些还是有四十多年党龄、职务比较高的。

有个与我很亲近的亲人还没退出邪党,因为我没做到师父所教诲的“用智慧讲清真相”(《精進要旨二》〈弟子的伟大〉),加上亲情未去和有求之心,心性不到位,自己修的不好。十四年来我牢记师父的法理“做到是修”(《洪吟》〈实修〉),凡事只要没做到,我就认为自己没修好或者根本没有修。修炼人都有漏,不管在什么层次都有漏,直到圆满。

人人都自爱,会保护自己,也许这是与生俱来的。常人总认为自己好,自己什么都对,自己的想法要比别人好,所以总想把自己的意见让别人接受,不接受就好象自己吃了亏,甚至气的不行,彼此间的争执与争斗由此发生。我认为,作为一个修炼人,如何走出常人来,首先应该修去这种对自己的执着,也就是去掉这种对自己的“欢喜心”(即执着自我),因为它是“向内找”的最大障碍,让自己封闭住自己。我认为“欢喜心”最难修,妒嫉心可以逐渐的去掉,而去掉“欢喜心”却很难。执着自我去掉了,显示心、争斗心和其它一些不好的心也就没了,也就扫除了自己向内找的障碍,从而能找到漏。所以执着自我必须不断的去才能不断的向内找。这是我对“向内找”在低层次上的理解。

在这十四年的修炼中,不管做了什么证实大法的事也好,出了什么功能也好,我都能做到首先去掉执着自我的心,把握住自己。一个人一下子不见了这种功能出现时,我请师父锁住。我始终牢记师父的教诲“功能本小术 大法是根本”(《洪吟》〈求正法门〉),我相信,随着正法的進程,更大的神通,师父都会给我们。

由于长期坚持在去执着自我上下功夫,我从来不认为自己会比别人修的好,反而总觉的别人比我修的好,特别是对那些无私为大法付出的中、青年学员。我也从来不去计较别人的不足。这种状态也许是修出来的。人老了,难免被人看不起,有时也会碰到被别的学员冷淡、不理睬、出言不逊,甚至教训,我都把这些当成好事,向内找,并且发自内心的感谢他们给我提高心性的机会。过去修炼人要在常人中云游,吃很多的苦,挨饿、挨骂、受气,才能提高心性修圆满。现在在大法中修,这种机会难得。只有去掉自己身体上的一些不好物质,心性才能真正提高。

在庆祝师父在美国第一次讲法十四周年之际,我说出一点自己的经历和体会,感激师恩的浩荡,同时送去对师父的问候和思念。在助师正法、救度世人的最后时刻,去掉对正法修炼结束时间的执着,学法实修,抓紧时间救人,兑现史前的誓约,圆满随师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