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劳教所七大队头目李守芬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九日】北京女子劳教所七大队大队长李守芬的恶行,与同所恶警李继荣一样臭名远扬。早在2001年以前,李守芬就是中共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那时她在七大队充任管所谓“学习”的副大队长,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职务,当时在这个职位上很容易得到中共流氓集团给的各种“荣誉”、奖金和升迁机会,年末的“英模”、“先进”等称号多是给这些违法犯罪的所谓“执法人员”,如李守芬、李秀英(集训队任此职者)等。在2001年底我们就在电视里看到胸戴邪党奖她的“英模”大红花,在台上讲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验与所谓的“成绩”。

当时,七大队是北京女子劳教所六个集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之一,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常年保持在一百名左右。每月大约进去十名左右,每进去一批,李守芬就特别邪乎,瞪着眼珠子谩骂法轮功,用尖酸刻薄的语言挖苦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一被劫持到,李守芬立刻实施“下马威”,她严令学员面墙一字站开,声色俱厉的说一套邪理,最后讲“必需用这里的规矩严格约束所有来这的人”,气势逼人的挨个问:“是不是?”如果有人一时被她吓住或想敷衍一下稀里糊涂的点了头,你就开始上当了。她马上让点头的人坐在早已排好的小凳上,说:“你们说话得算数,把你们表的态写出来!”让你用笔抄写早已准备好的保证书,保证不炼功、不传功等。我和另一同修也是在敷衍一下的心态下点的头,只是没有继续错下去,坐那不写,李守芬说:“你们个别人不写,所有人都不许上厕所!”

之后又上来几个警察和大烟(吸毒犯)围着不写保证书的法轮功学员大声吵吵,用手指戳学员头部逼迫学员写保证书,最后让不写的学员罚蹲。紧接着李守芬开始逼学员转化了,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趁热打铁,她曾多次说:“三天是最佳时机,三天没攻下也别超过一个星期,拖长了就难了。”她不但自己赤膊上阵,更是给包夹施压,强令她们三天内攻下。

2001年冬,有位北京学员李军虹被攻到第六天都没有转化,李守芬就每天熬她、训斥她,还不断的给李军虹身边的包夹施压让她仇恨并协助迫害大法学员,最后法轮功学员李军虹被逼的一头撞到墙上,差点出现生命危险。那时李守芬所谓的攻就是“熬鹰”,同时让几个包夹轮番围住法轮功学员谈话,进而对学员进行人身攻击。在交谈过程中李守芬会一直观察和发现学员的弱点,如想孩子、想父母、想丈夫、盼望快点回单位上班等等,然后再利用学员的这些弱点威逼利诱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一旦哪个学员在重压下、在欺骗下“转化”了,李守芬特别兴奋,马上叫你写这书那书,特别是那个“揭批书”极难通过她的苛刻审查,什么“一批”、“二批”、“三批”不定写几遍,还强迫你具体写上骂师父骂大法的话,然后让你上台当众宣读、录相存档,然后让你马上当帮教去“转化”别人。在做“帮教”和奴工劳动的同时每天还让你用业余时间“学习”,即看诬蔑法轮大法的录相,并且不间断每天都要写四、五份的所谓“体会”、“认识”,千百遍的逼你骂师父、骂大法。就我自己切身的体会就如同被人逼迫着从良家妇女沦为娼妇的过程,内心极度痛苦、极度失落。

对于长期坚持不放弃信仰的,李守芬就伙同其他正、副职大队长加重虐待,每顿只许学员吃一个窝头、咸菜、白水,长期对学员熬鹰、体罚、打骂、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澡、送集训队等。在2002年以前遭受过此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童令辉、李冬。

至2008年身为大队长的李守芬比以前更加虚伪、更加阴毒,同时和邪党整体状况一样也透出虚弱、显出败象。和过去相同的是,李守芬仍以迫害法轮功学员为主业,不同的是这些年随着法轮功学员的不断成熟,谁要想继续利用欺骗或威逼利诱的手段让学员写什么几书之类的已经非常难了。因此李守芬们的手段也只好改变,她不敢再让新进去的学员进入大班,也不放心让极少数所谓“转化”的人做帮教,也不敢让新进去的学员互相见面,而是一进去就把每个人隔离,身边安排两个普教做“包夹”,也不让包夹和学员谈话(怕包夹也学上法轮功),只命令“包夹”监视学员、同时协助狱警迫害法轮功学员,如熬鹰、不让学员喝水上厕所、坐小板凳不许动(有时一坐20几个小时)。后来从大烟“包夹”王洪林口中得知这一切都是李守芬安排布置的。

偶尔也去一两个警察与法轮功学员谈话,但已没啥底气也说不出啥整齐话来,洗脑已很无力。一直很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就被长时间关小号,四面墙的小屋子、门紧闭、地很脏、空气污浊不流通。在小号里学员被强迫坐在很窄很硬很高的凳子上不许动,对着电子眼,被狱警直接监控。坐过此凳的学员没有屁股不烂的,流血流脓。上厕所需警察许可,但根本没有人理你这个茬,致使很多学员没有办法只好便到裤子里。

由于长时间视线短、睡眠少,导致很多被关小号的学员眼干涩、视物不清、疼痛,因空气污浊不流通使很多学员心慌气短、心绞痛。

目前李守芬对待法轮功学员越来越虚伪,她对学员假关心、假亲热。你要向她抗议没水喝、上厕所困难、吃的太差、不给打热水、不让洗澡、不让睡觉等,她一定会说:“我一定把你的情况向所领导反应,我会帮助你改变境况的。”而实际上法轮功学员的处境不会得到任何改善,并且学员之所以有这样的处境全都是李守芬在幕后安排的。各个大班中的法轮功学员100﹪是精神和肉体承受到极限以后假“转化”的,李守芬常对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的法轮功学员说:“你没发现我们现在的管理人性化多了吗?”对于违心“转化”的学员,李守芬立即组织进攻,让你看这听那、写这写那,必需经过所谓“八个专题”的“学习认识”再写“揭批”,她亲自上台“讲课”,有时要对某一个人“专门讲解”别提多卖力了。对于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李守芬下令把她们更加严密的监控隔离起来,长期煎熬并挑唆学员的丈夫离婚。

2008年7月中旬,李守芬伙同所里恶警和调遣处恶警将几个在七大队饱受迫害仍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连夜突击送往外地劳教所迫害。有一个违心“转化”的姓董的法轮功学员去找李守芬公开质问:“你们把我们那几个人弄哪去了?”李守芬尖声斥责她说:“你自家的坟头还哭不过来呢,还哭别人的!”然后马上把董又隔离起来。

李守芬千方百计迫害法轮功学员,恶报在她身上已有体现,她常常肚子痛的脸色惨白,子宫里的肿瘤正在恶变,但愿从中她能清醒过来给自己一个赎罪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