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锦州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鉴于明慧资料馆关于辽宁锦州地区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资料不全面,我们重新整理了锦州部份法轮功学员从中共开始迫害以来遭受的迫害的资料,共有三部份。九月份明慧网已登载了第一部份(辽宁锦州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一)),本次发表第二部份,第三部份将在后续发表。以下是辽宁省锦州市部份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的案例。

1、赵喜云,女,70多岁,锦州铁合金厂十九中学退休教师。于1994年5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身体有病,特别是偏头痛很严重,到处求医无效,修炼后病都好了,头也不痛了。她的老伴也同年得法,他有较重的胃溃疡,修炼后也痊愈了。

2003年5月16日,锦州女儿河派出所的党立伟、王其章和一个王姓女恶警突然闯入法轮功学员赵喜云家,当时她正在家看《转法轮》。他们出具了所谓的抄家证,其中党立伟说有人举报,二话没说就开始强行翻箱倒柜,抄出钱等贵重物品,搜出一条幅,将大法书籍和师父的法像等全部抢走。同时把赵喜云强行绑架到锦州女儿河派出所。到中午下班时间,当时的派出所所长赵小明领恶警党立伟又跑到赵喜云家,逼迫她的老伴打开自家的小棚子,又强行搜走其它大法材料好几箱,并强行把她老伴(法轮功学员)绑架了。

到派出所,党立伟开始非法审问赵喜云,当时赵喜云将他的审问记录抢过来撕掉了,赵小明就命令一恶警把她反铐起来,至下午三点多钟,把这老两口非法关押到锦州拘留所。赵喜云三天后又被转到锦州看守所,警察告知她“犯罪”了,并准备把她送到马三家“劳教”三年(有劳教证)。由于当时她身体显现病症,她的儿子就要求“保外就医”。5月30日,赵喜云回到了家中。她的老伴被拘留了7天后释放。

2、冯云刚,男,现年59岁,锦州铁合金厂退休职工。

1995年2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他患有严重的心脏病、高血脂、眩晕症等多种疾病。修炼大法后不长时间,身体无病一身轻,没吃过一片药,完全变成了一个健康的人。从此他戒掉抽烟、喝酒、赌博等许多不良的习惯。对名利也看淡了,不再去争去斗了。从做一个好人开始不断的提高着自己的道德水准和思想境界,能够做到遇事先考虑别人。

1999年9月13日晚6点多钟,法轮功学员冯云刚在锦州石化公园炼功时,被不明真相的石化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晚被送到锦州拘留所。在拘留所绝食了3天,家人来看望时,被勒索了2500元才允许他回家。

2001年11月12日晚7点多钟,冯云刚在锦州士英街华光十号路口西南边贴真相标语时,被不明真相的警察绑架到古塔区×××中队,被暴打一顿后恶警把他送到锦州看守所。期间在看守所被强制做奴工,还被刑事犯打伤右膀子和腰部。半年后冯云刚被非法送到锦州劳动教养院继续迫害。教养院的“必修课”是逼迫法轮功学员观看诽谤大法师父和大法的音像、书画、报刊等,还采用坐小板凳体罚的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2002年迫害开始升级,为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教养院警察把法轮功学员单独关在迫害房间里,恶警利诱刑事犯沈闯拳脚相加,用木板打、用长桌子把人挤到墙角,整日整夜不让睡觉,看见闭眼就动手打。有时用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扒光衣服用高压电棍电。参与迫害的警察有:冯子彬、张春风、李松涛、张家彬、白金龙、韩建军、阎××等。

2006年8月,冯云刚的新身份证被锦州女儿河派出所片警殷文东扣押,至今未还。

2008年1月6日上午,冯云刚去凌海板石沟乡讲真相,被绑架到板石沟派出所,并被警察殴打,一个小时后冯云刚闯出了派出所。

3、鞠晓梅,女,四十多岁,原锦州铁合金厂职工。

1999年7月20日,法轮功学员鞠晓梅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北京丰台体育场。那时体育场内警察遍布,体育场外也是荷枪实弹的特警。他们把满场的法轮功学员在阳光下暴晒。一天后,鞠晓梅被锦州公安带回当地,锦州公安局非法收缴了她的身份证,至今未还。

1999年10月21日,鞠晓梅去北京上访被锦州公安局警察跟踪,走脱后在火车站又被铁路警察发现,他们通知了锦州驻京办的警察,于是锦州公安局与锦州太和区公安分局及锦州铁合金厂保卫处联合对鞠晓梅等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把他们几个法轮功学员关押在警察租住的房间一夜,强行坐在地上,第二天早晨被锦州太和区警察用面包车拉回当地,关押在锦州第一看守所。关押期间,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干活并不时有警察找“谈话”做洗脑迫害。在看守所关押了25天后,鞠晓梅等人被锦州铁合金公安处处长王智及随同的警察、太和区公安分局曹姓警察带到锦州铁合金厂大学生宿舍楼即洗脑班进一步迫害。当时锦州铁合金厂党委书记许世新恐吓鞠晓梅的丈夫(其人当时是保卫处警察)对她进行打骂,她的丈夫就以跳楼来要挟……这些都给法轮功学员及其亲人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1999年11月,鞠晓梅因多次去北京上访,被锦州铁合金厂中共邪党党委开除了党籍。

2000年初,鞠晓梅在工作中又被时任铁合金厂钛白分厂厂长的刘长河刁难,失去了工作。

2000年初的一个晚上,鞠晓梅到法轮功学员家中串门,被锦州铁合金厂公安处处长王智带领警察把鞠晓梅绑架到锦州铁合金厂公安处非法关押了一夜,于第二天早晨才把她放回家。

2006年10月25日晚8时,鞠晓梅又因去法轮功学员家,而被恶人诬告,古塔分局局长李维民亲自带领分局及北街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了鞠晓梅和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当天夜间对她进行非法审讯,并让她在审讯记录上签字,鞠拒签。随之她被关押到锦州拘留所。

2006年11月上旬,锦州古塔区分局与古塔区北街派出所在鞠晓梅即将拘留期届满的前几日,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非法把她直接从拘留所劫持到抚顺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地方)。在洗脑班天天对她强制轮番洗脑。一个月后鞠的家人被锦州古塔分局勒索1000元钱后把她放回。

4、吕淑君,女,四十多岁,大专文化,辽宁锦州铁合金法轮功学员(原锦州铁合金厂干部)。

因法轮功被诬陷,一九九九年十月法轮功学员吕淑君进京上访,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到天安门广场炼功,被警察绑架。因不报姓名,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棒垒球场一天,是夜,又被关进平谷县看守所。十一月初,被铁合金厂公安处(单位所属的保卫部门,直属锦州市太和公安分局内保科)驻京办带回当地。在锦州太和公安分局,从北京被带回的十多个法轮功学员被警察勒令掏出身上的所有钱,并不给开收据,吕淑君当时有九百多元全部被没收,而且扣押了他们的身份证。之后他们被送往锦州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

从拘留所出来后,吕淑君被当地公安处直接带到了洗脑班,铁合金厂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很多,所以初期的洗脑班也是人满为患,但后来公安处、单位、家属采取种种手段,软硬兼施,陆陆续续地都走了,最后只剩下了包括吕淑君在内的四名法轮功学员。每个法轮功学员被单独关在一个房间,警察日夜看守,当时来自各方面的压力非常大。铁合金厂出三个人天天给上课,写思想汇报。开始时房间没有暖气,由于是偏楼,非常冷,后来,把他们四人被挪到招待所,但费用自己掏,而且工资停发,每月只给一百五十元的最低生活费,这种情形持续到二零零零年的二月一日。这期间,锦州太和分局内保科王国祥、铁合金厂公安处处长王智,副处长殷文东多次进行施压,给四位法轮功学员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铁合金厂公安处为了防止他们在过年期间离开,在家家都张罗过年的时候,毫不留情地把他们四人送到了锦州拘留所关了二十四天。之后,又被带到洗脑班,直至四月中旬。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日,这四位法轮功学员,为了抗议这种无休止的不公正对待,离开洗脑班直奔中南海信访办,被信访办扣留,锦州铁合金厂公安处又把他们带回当地,并关进锦州看守所。当年五月中旬吕淑君和另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送往马三家劳动教养院非法教养一年。在教养院吕淑君经历了长时间站立、不让睡觉、不许洗澡、逼迫看诬陷大法的书及录像、做苦役、电棍电击等等种种折磨,参与迫害的有王乃民(音)大队长,张姓小队长,还有其他两名小队长。

二零零二年八月份,吕淑君和几个法轮功学员一同去葫芦岛杨家杖子发真相材料,被不明真相的低保人员诬告,当晚,被杨家杖子派出所所长殴打,嘴角流血。在葫芦岛看守所经历了四个月的超期羁押,最后以绝食抗议这种违法行为,看守所警察给她灌啤酒,又鼻孔插管灌食,后来被送进了葫芦岛急救中心。十二月初吕淑君被诬判三年。这期间,由于已无生活来源,不得不由他人代为从锦州铁合金厂办理了买断(推向社会,即失业)手续。

二零零五年,吕淑君从监狱出来后,去要身份证,锦州太和公安分局称,身份证已丢失。她只得又办理了一个。

5、李玉芳,女,现年57岁,是锦州市郊区南汤村法轮功学员。

从小有心脏病,结婚后家里没钱,又不如意,又添头痛、神经痛、腿痛、风湿痛等多种疾病。这样生不如死的活在世上觉得没有意义,几次有轻生的念头。99年底她喜得大法。自从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真的一天比一天好,疼痛消失了,干活有劲了,能和健康人一样下地干活,这功法太神奇了,高兴的她不知用什么语言感谢师尊与大法,从此她又有了一个和睦而又有活力的家。

99年7.20以后,当地村妇联主任魏淑珍多次上门骚扰李玉芳家,要她上缴大法书籍,让她丈夫烧书,半夜三更敲门问上没上北京,要身份证、不交身份证交500元抵押金等等各种侵犯老百姓正当权益的违法行为。

为了让不明真相的人知道大法是教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向善的这一事实,2003年8月5日她买盒粉笔在回娘家的路上一边走一边写大法是被诬陷的等标语,上午10点多在还剩几支粉笔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非法抓到葫芦岛金星派出所,有两个年轻警察打她耳光,拿起她从娘家带回的豇豆角抽打她的脸、恐吓她,问家住哪、姓什么,她没说,警察就用电棍和刀恐吓她,她还是没说。

下午1点多把她送到葫芦岛拘留所。在拘留所非法关押两天后,又把她劫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关押,期限一年。

李玉芳被分到劳教所三大队一分队,队长是赵净华,她们表面很伪善。刚到的都叫已经被转化的修炼者给做转化工作,从白天到晚上12点,不转化天天做思想工作,不让睡觉。长时间不转化的,她们用攻坚战办法,连续10多天或一个月长时间坐小凳,不让动。早晨5点到晚上12点不让下楼吃饭,而且早晚都是咸菜、苞米面窝头,不给水喝,早晚各上一次厕所。

在她们寝室有个叫郝桂兰的法轮功学员,40多岁,朝阳人,她十分坚定,不写悔过等三书。队长李连红天天罚她站着,还把她弄到没人的屋里,连续多少天长时间叫她弯腰90度,把她折磨的面黄肌瘦还让她干活。还有的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就用胶布把嘴封上,不让吃饭。

6、王桂霞,女,60多岁,锦州女儿河纺织厂退休职工。一九九四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的甲状腺机能亢进、心律过速、胃炎、静脉血管硬化等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从一九九四年到现在,她一粒药也没吃过,给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给家人带来了福音。她现在与得法前判若两人,比实际年龄年轻了很多,虽然六十多岁了,可是骑自行车去农村送资料、讲真相往返五、六十里地不觉得累。背着一大包资料去偏远地区步行四十多里路 ,往返四个小时就回来了。这一切都是师父给的,她非常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把一亿修真、善、忍的好人推向政府对立面,4.25锦州的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向政府讲真相,7.20和平请愿向政府要人,同年的10月25日江泽民把法轮功定性为×教之后,王桂霞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道进京上访,被锦州太和公安分局绑架,非法拘留15天。当时被锦州女儿河派出所刘晨(音)骗去1000元钱,刘说“把你们的钱都交给我,回去我交给你们家人。”可他根本没给。后来找他要钱,他就以写保证要挟,至今不但钱不给,连人都找不到了。

2002年8月,王桂霞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道去辽宁省葫芦岛杨仗子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被杨仗子派出所非法绑架,派出所所长用扇子狠抽王桂霞的脸,因她不配合照像,一男恶警狠踢她的脖子,非常凶狠,而且一名黄姓警察(据说是局长)打她的嘴巴子。8月3日警察赵刚等人把他们绑架到葫芦岛看守所。到看守所后,王桂霞第三天开始绝食抗议,遭到女管教的殴打。

2002年12月份,王桂霞被冤判四年,被非法关押到辽宁女子监狱,刚到监狱时走了弯路,后来清醒了,她利用写材料机会向狱警讲真相,揭露迫害。有一个女狱警明白真相后,不再行恶了,后来调走了。又调来一个,她马上写出严正声明:要做堂堂正正的法轮功学员,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恶警利用各种惨无人道的卑鄙手段对她进行迫害,在监狱里被关押的四年中她受尽了百般折磨。2006年王桂霞出狱。

7、何玉芝,女,75岁,锦州铁合金法轮功学员。

1995年7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何玉芝总感觉有一种不好的物质在干扰她,晚上睡觉经常被恶梦惊醒,不敢走夜路,甚至大白天若屋里没人,她自己都不敢睡觉,这使她非常忧心。修炼法轮功后,师父给她净化了身体,把这些不好的物质清理掉了,她的身心感受到从来没有的愉悦。同时她的家人也跟着受益,那年,她的老伴在外地打工回来后,腿疼的很厉害,疼痛难忍,经医院检查是单侧股骨头坏死,得做手术治疗,看到她修炼后身体的变化,老伴决定不用药了,说:就跟你炼法轮功了。以后老伴天天看书、炼功,身体得到了康复。

2002年5月23日凌晨1点左右,何玉芝和法轮功学员在铁合金厂区挂大法条幅时,突然冲出四五个恶警,把她们强行带到派出所,以破坏社会治安为借口,勒索两千元。参与迫害者有锦州女儿河派出所杨志刚等人,勒索钱财的人:锦州女儿河派出所刘晨(音)。

8、王少兵,女,四十多岁,原锦州铁合金厂职工。

1999年7.20后,因修炼大法,上访,不交书、不写保证被锦州女儿河派出所抄家(抄走大法书、法像、讲法带等。

1999年10月5日,因上访,王少兵被天津三河派出所警察绑架,所携带的近千元现金被勒索。后被铁合金厂公安处接回,并非法送锦州拘留所迫害。经绝食后放回。

1999年10月份,因不写保证被锦州铁合金厂公安处非法送锦州拘留所拘留。

1999年11月1日,因修炼法轮功,不写保证被铁合金厂公安处由锦州拘留所拘留直接送铁合金厂洗脑班迫害大约半年。

2001年1月过年时被铁合金厂公安处送锦州拘留所拘留20多天。

2001年4月20日,由锦州铁合金厂洗脑班走脱去中南海上访,被中南海派出所扣留,后被锦州太和公安分局和铁合金厂公安处接回非法送锦州看守所迫害,于2001年5月送马三家教养院迫害一年。

铁合金厂公安处处长:王智、殷文东。

9、许树成,男,四十多岁,锦州铁合金厂职工。

1999年10月份,因不写保证被锦州铁合金厂公安处非法送锦州拘留所拘留。后绝食放回。

1999年11月1日,因修炼法轮功,不写保证被铁合金厂公安处由锦州拘留所拘留直接转到铁合金厂洗脑班迫害大约半年。

2001年1月过年时被铁合金厂公安处送锦州拘留所拘留20多天。

2001年4月20日,由铁合金厂洗脑班走脱去中南海上访,被中南海派出所扣留,后被太和分局和铁合金厂公安处接回送锦州看守所迫害,于2001年5月被送锦州教养院迫害一年。后两次加期延长迫害。

铁合金厂公安处处长:王智、殷文东

10、鄂立坤,男,39岁,锦州铁合金厂职工。1994年10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1999年10月初,鄂立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道,为证实法轮大法好去北京上访,被锦州铁合金厂公安处处长殷文东带领两名警察带回铁合金保卫处。当夜,他被非法关押到锦州市拘留所数日,并被扣款。之后,他又被锦州铁合金厂公安处由锦州拘留所直接转到铁合金厂洗脑班进行迫害,并强制洗脑,采用多种方式强迫他们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悔过书及做出不去北京上访的承诺。给法轮功学员及其亲属在精神上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在那以后的几年中,锦州铁合金厂公安处和锦州女儿河派出所又多次非法上门骚扰,扰乱了老百姓的正常生活秩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