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衡水市洗脑班头目郑根起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衡水市“六一零”人员郑根起,男,衡水市洗脑班的主要头目。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郑根起一直助纣为虐,对衡水市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迫害,向法轮功学员家属勒索了大量的钱财,他还亲自动手殴打法轮功学员,甚至连老年人和孕妇都不放过。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河北衡水市专门邪恶组织“六一零”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成立了所谓的“衡水市法制教育学校”,即臭名昭著的“洗脑班”。衡水市邪恶“六一零”指使公安及各有关部门的不法人员,采取欺骗、威逼、绑架等卑鄙手段,把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关押到洗脑班,非法剥夺他们的人身自由。在这里,层层门卫把守,处处有人盯着,吃饭、睡觉、上厕所都有人看守,不让家人见面。他们对这些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非法关押、勒索钱财,甚至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衡水市邪恶“六一零”人员郑根起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指使者和参与者。

下面是郑根起部份主要罪行:

武邑县教师王冬梅在二零零二年前后两次被送入洗脑班,因不妥协,郑根起就把王冬梅绑架到河北省洗脑中心进行进一步的迫害,后又送到精神病院,强迫大剂量注射和服用损害大脑神经的药物,使她变成痴呆,被丈夫离婚抛弃,后来因神志不清溺水而亡。

衡水市四中教师苑勤改,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绑架到看守所,因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二年她被单位从石家庄劳教所接回衡水后直接关入洗脑班,强制“转化”。苑勤改不堪忍受邪恶迫害,设法走出了洗脑班大门,后被郑根起追上,郑根起用拳头猛击苑的右太阳穴和右眼部,并恶狠狠地用手击打苑的头顶,致使苑的右眼上部被打破,头部肿起很高,疼痛难忍。郑根起野蛮地说:“给我跪下!”苑坚决不跪,郑根起见状用脚猛踢苑的右迎面骨,致使其迎面骨又青又肿,很多天以后才缓解。

阜城县法轮功学员刘秋生被邪恶迫害致死后,其妹妹刘建新和母亲状告无门,被迫带着哥哥的骨灰盒上京伸冤,被绑架到衡水邪恶洗脑班。刘建新拒绝放弃对大法的信仰,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郑根起指使手下对她野蛮灌食,刘建新绝食二十六天,郑根起天天指使对刘建新进行插管迫害。刘建新被灌食时,郑根起还指使恶人给她使劲来回幌插管,导致最后刘建新上吐下泻,管子都是黑的。郑根起还指使人把床支起来,不让刘睡觉,他还把刘建新拽到没人的地方打,怕人看见,他抡起巴掌、拳头猛打。郑根起还把师父的像放到地上让她踩,不踩就扇耳光、毒打。

衡水市桃城区法轮功学员李静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关押到邪恶洗脑班,面对郑根起,李静义正辞严地揭露邪恶,郑根起恼羞成怒,恶狠狠地对李静说:“你死吧!你死了活该!”李静随即对周围的人说:“大家都听见了吧?他说我死了活该,我绝不会自杀,如果我死了,也是被他迫害死的,你们大家都为我作证!”后来,李静被迫害的出现生命危险,郑根起只好把她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景县法轮功学员杜荣芬被非法劳教期满,却不让回家,直接送入洗脑班,她拒不放弃信仰,郑根起指使洗脑班的邪恶之徒轮班迫害,熬着她不让睡觉,只要一闭眼,就折磨她,几天几夜下来,杜荣芬被折磨的痛苦不堪。对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车轮战,让法轮功学员几天几夜不睡觉,是郑根起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贯邪恶手段。

郑根起还经常装出一副伪善的样子和法轮功学员聊天,想看看法轮功学员在想什么,然后制定计划“转化”。一旦转化不了,他便凶相毕露,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

郑根起暗中指使手下监视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一步不能离开,不让信仰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睡觉、彼此说话,经常嫌法轮功学员本单位的人看管不严而予以训斥,他还经常召集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之徒开会,研究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国外法轮功学员给他打电话,他一边玩电脑,一边假装在听,好象他听进去了,其目的是浪费国外法轮功学员的电话费,他还不时插一句:“我没听说过打法轮功学员,你听谁说的?你可以回国来调查调查。”或者说:“你们救人还怕费电话费?”他经常装出一副伪善的样子和法轮功学员聊天,主要是想看看你在想什么,然后根据情况制定具体计划,以图进一步迫害。

衡水市邪恶洗脑班打着“法制教育学校”幌子,干的都是违法犯罪的勾当,就象是在文革中人整人一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开始,他们还敢明目张胆的挂上所谓“法制教育学校”的牌子,还敢“堂而皇之”的先后在衡水市交通局招待所、原衡水市中级法院等处办洗脑班。随着法轮功真相越来越为世人所知,邪恶洗脑班的恶行也越来越多的被揭露和曝光,衡水市邪恶“六一零”再也不敢让人们知道这个用谎言欺骗和邪恶暴力来维持迫害的地方所在,它们再也不敢挂牌,就连洗脑班的地点也是偷偷摸摸的几经更换,唯恐让人知道。但是,毒药就是毒药,要它不毒害人是不可能的,它们遮遮掩掩,却依旧干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郑根起还在指使和参与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衡水市邪恶洗脑班悄悄的搬到了衡水市五院西侧一条少为人知的偏僻的松江路上。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二十七日,安平县的后庄村王敬台、崔西标(六十岁,单身),两洼乡前铺村赵小桥(六十五岁老人)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邪恶之徒绑架到衡水市洗脑班进行迫害。

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上午,饶阳县二中教师王杏开,被公安局局长支广栋、副局长范艳红、国保大队队长高建玺等绑架到衡水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上午七点左右,河北省故城县西城镇法轮功学员张金生被当地政府人员和地方“六一零”在家中绑架。张金生的妻子也是法轮功修炼者,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被邪恶迫害致死,张金生在家中遭绑架时,他的两女儿外出打工,在家人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当地政府官员和“六一零”强行把张金生绑架到衡水市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河北景县“六一零”头目郑建华,派几个暴徒强行绑架了正在景县锯床厂上班的农民路秀西,把他强行送到衡水洗脑班,强迫放弃信仰。

这些被非法关押到衡水市邪恶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都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的百姓,郑根起明明知道他们都是好人,却依旧对他们进行迫害。有个法轮功学员家属不认识郑根起,问他姓名,郑根起说姓郑,家属又问叫什么?郑根起让他去明慧网上查,说网上有他的名字和做的事。看来,郑根起明明知道自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已在明慧网上曝光,却依旧毫不悔改,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

相关人员:

郑根起,衡水市防范办副主任,办0318-2026026,手机13383383636、宅0318-2135585
其妻沈立在衡水市哈励逊国际和平医院三甲办上班,手机13831883168
其岳父沈洪瑞,河北卫生厅副厅长
郑根峰(其弟),衡水学院音乐系书记,办031869085791,宅03182081189、手机13323180000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