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和姨父终于退出了邪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三日】我的姨和姨父曾经是共产邪党党员,原来深受邪党的毒害和束缚,对我和丈夫炼法轮功颇有看法。有一次姨当着我俩的面故意大声说:“这群法轮功也太胆大了,他们竟敢把这些东西(真相材料)放在我的信箱里。”姨父也责备地说:“你们俩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炼起这个来了?”显然他们受了邪党的毒害,才导致对大法抵触。

后来由于天安门自焚等的真相暴露,还有江××的恶劣作风、生活丑事、假烈士子弟、贪污腐化等事,社会上道德沦丧,一切向钱看,官员贪污成风和胡作非为,民怨沸腾,以及任意逮捕正义人士等事,使很多人的思想有了很大的变化,姨和姨父也不例外。这时再讲真相他们也逐渐认同,但一提到退党保平安时,就坚决不干,原因就是害怕。他们说:××党什么事干不出来,说是化名退党,他们要查还查不出来?到时一开会,一咋呼你什么都得说出来。

这点我是理解的,姨和姨父都是邪党的不大不小的领导,党内的斗争经过多次,文革时又被揪出来批斗,全家被抄,他的妈妈就是被吓死的,孩子也受牵累。姨还被红卫兵用鞭子抽着游街,他们能活下来简直就是意外。他的女儿和外孙女听了真相后都欣然退出了团和队。

有一次,姨让外孙女开车,带全家到另一个城市去看望有病的姐姐,回来的路上被后面一辆高大的运煤车撞上,把车后面都撞扁了,运煤车又顶着他的车将前面的大客车撞出一个大洞,他的车的前面也撞碎了,整个车子完全变形了。

交警来时一看,车里没人,人到哪里去了?抬头一看路边有五个人直直的站着,还有一条小狗。交警奇怪地问他们,这车是你们的吗?已经撞成这样,你们是怎么出来的?伤着没有?回答说:“是我们的车,我们是从车里爬出来的。”交警说:“太奇怪了,我办过这么多的车祸,就没见过车撞成这样没死没伤的。”交警安排了两位老人由女儿陪着上了别的车带到城里,再打车回家,留下女婿和外孙女处理善后事宜。

我听说后说:“你们没出事真是太幸运了,这次车祸你们沾了你们的女儿和外孙女的光,避开一次大祸。”姨听了好象很茫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车祸处理的结果:由于处在河北路段,按河北条例车子虽然报废也只能赔八万,再讲什么也没用。姨觉得:是自己提出来要去看望姐姐的,责任在她,于是拿出一多半,加上保险公司的赔款,再去买一辆新车吧。外孙女的工作没车是不行的。

我离姨住的地方很远,见一次面谈话时,你来我往的总是谈的不顺畅。这次就这件事我给她写了一封长信。谈到当前的情况,人的道德低下,灾难频繁,官员的腐败等等。法轮功的传出是让人道德回升,教人做好人的。可却遭到邪党的残酷的镇压、酷刑、活摘器官,等等。建国以来各次运动的斗争整死人、大跃进饿死人,以及各种灾难的非正常死亡,就有八千多万人。善恶有报是天理,这笔帐只凭那几个头头是还不起的。党内确有很多好人,但你在入党入团时都举着拳头宣过誓,要为××主义不惜牺牲性命。那誓言是有印迹的,是起作用的,你不退出还想为他们陪葬啊。你退出了抹去了誓言的印痕,那些坏事就和你没关系了,那你不就平安了吗?这次车祸你女儿和外孙女都退出了团,他们避开了一难,你们在一个车上,你们不就沾光了吗。这就是退党保平安。我给你起个名字叫×××,退了吧。

姨看完信后说:“我退,我退,你就给我办了吧。”姨父也说:“我自己起个名字,也给我退了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