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翁为何有家不能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兰州法轮功学员赵颖哲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年妇女,在邪党对法轮功的十年迫害中饱受摧残,她曾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七天七夜被吊铐在禁闭室……在邪党的淫威下,甚至她的亲生儿子也参与迫害她:为阻止老母亲学法轮功,用胶带捆绑她的双脚,封住她的嘴……老人一度被迫出走,有家不能回。

以下是赵颖哲老人自述十年来遭迫害经历。

我叫赵颖哲,女,今年七十三岁,一九九八年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在邪党打压迫害法轮功以后,我一直遭到各种各样的迫害,现揭露出来,以警醒世人,认清共产恶党的邪恶本性。

二零零零年,我排除干扰,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北京和不认识的外地同修一起在天安门广场喊出了“法轮大法好!”就被抓到天安门派出所,后转到甘肃驻京办,由单位书记办公室主任接回兰州直接劫持到公安城关分局,关押在桃树坪看守所,遭到精神、肉体折磨,十五天才放出来。经济上被强行勒索,单位邪党书记、主任等去北京的飞机票、火车票、食宿费四千多元,当时每月都从我的退休工资中扣除,只发二百多元生活费,我和母亲、儿子三个人艰难度日。

二零零二年十月邪党召开十六大,单位邪党书记杨永生将我骗到单位,强行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四个多月,期间对我进行精神及肉体上的迫害,强迫我写所谓的“三书 ”,还从我的退休工资中扣除洗脑班的迫害费用一千四百多元。

二零零三年过年期间,我发放真相资料时,被龚家湾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并被劫持到西果园看守所非法关押二个多月。

二零零四年,我在南关什字商场讲法轮功真相,遭人恶意告发,被庆阳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桃树坪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出看守所后,我再次到派出所、公安分局要求归还被警察非法抄走的法轮大法书籍,警察告到我的单位,单位邪党书记杨永生等再一次把我骗上车,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当时洗脑班头目剡永生恶狠狠地说:二次进来的直接关禁闭。他们把我吊铐在禁闭室七天七夜,不让睡觉,一闭眼就用棍子捣我,皮肤成了黑紫色,腿脚肿得穿不上鞋,光脚站在水泥地上。当时我已是快七十岁的人了,邪党恶徒就这样折磨我,直到大小便失禁,出现生命危险,才将我从禁闭室放出来。逼我干最脏的活,强逼写所谓的“三书”,又继续关押我五个多月,才放我回家。

这次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我的退休工资折被非法扣押,九十多岁的老母亲生活艰难。这次迫害也是最严重的一次,从此我的背驼了,腰弯了。

回家后,邪党恶徒还逼迫我的儿子、媳妇监管、迫害我,为了达到不让我学法炼功,他们用胶带把我的腿脚捆住、把我的嘴糊住。这几年我被迫在外租房住,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九年,火车站派出所恶警经常到我的租住屋进行骚扰,后伙同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第三次将我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关押了近两个月,精神上和肉体上再次受到摧残,洗脑班恶徒赵志非常凶狠,不许我在床上坐,若发现就罚站几个小时,还派陪员监控我,我被折磨得反应迟钝、神志受损。

十年邪恶迫害中,有邪党“六一零”恶警对我的迫害,有单位邪党书记对我的迫害,有邪恶迫使家人对我的迫害;每一次我被绑架进洗脑班,就象下了一次地狱、死了一次一样。我要把这一切揭露出来。让不明真相的世人知道,这个恶党太邪恶了,人不治天治,天灭中共就在眼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