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郴州“六一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张和平,郴州非法组织“六一零”主任,市政法委副书记。他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做恶十一年了。至今张和平依然践踏法律、剥夺人权,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跟踪、监控、绑架、抄家、罚款、敲诈、抢劫、电话窃听。他罗织罪名、栽赃陷害,剥夺法轮功学员的正常工作,执行江泽民集团“经济上截断”的政策。

郴州“六一零”张和平等恶人在江泽民集团与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之初,绑架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每人每天九十元,准备花一百万买下民政局的一层老楼,把这一层楼房加上铁门铁窗建成了监狱。在洗脑班上张和平就叫嚣:“我就是要把你搞的倾家荡产。”“不转化就送劳教。”再加上全副武装的警察,凶神恶煞的打手,形形色色的夹控、帮教,张和平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准备要建一栋“洗脑中心”大楼,中共邪党把“化工局”地皮给准备好了。就是在这样的红色恐怖下,郴州法轮功学员坚决反迫害,到二零零二年最后的一期洗脑班在邓果君、贺雪兆等法轮功学员的不配合中结束。郴州以后再也没有办过实质上的洗脑班。

张和平曾洋洋自得地说:郴州市不过就三百多法轮功学员,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也就是说仅仅郴州市被他直接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就有三百多人。加上所属县市被抓,被打,被抢劫,劳教,判刑,洗脑,致死,致残,妻离子散,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者比比皆是。具体人数我们还没有统计。被迫害致死的人数远远超出现在“明慧网”当前曝光的被迫害致死人数。被逼疯的在郴州市内就有两人。

法轮功学员罗娟被非法判刑

罗娟,女、33岁,郴州市卫生局职工,二零零三年因见证法轮大法的神奇,而走入修炼。二零零七年八月被逼流离失所,成了中共的迫害对象,郴州“六一零”、国保对罗娟进行迫害的过程中,居然把毒手伸向她未修炼的丈夫。其实中共人员看中的是她丈夫的钱。罗娟在郴州市看守所经历了半年的牢狱之苦,在被抢劫了十五万元巨款之后,她丈夫才被释放,后来公安对她丈夫进行了三年的监控,这是中共用暴力恐怖对受害人进行封口,掩盖丑陋行为的一贯做法。因此她的丈夫也失去了出国的机会。

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六日,罗娟在昆明被中共绑架,后被非法关押于郴州看守所,她以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另一方面向所有能接触的人、这些迫害她的警察讲真相,劝三退。她没有回答警察的任何提问。在绝食期间,看守所将罗娟铐在床上,强行灌食,打针,致使罗娟出现生命危险,警察死死的掐住罗娟的人中,十多分钟后,罗娟缓过气来。看守所牢房的人看见,无不痛哭流涕。看守所一方面将罗娟送往医院抢救,一方面通过书面报告向“六一零”要求放人。而张和平是拒不放人。

在这期间罗娟的家人,婆婆、有病的母亲、高龄的奶奶,为营救亲人,四处奔波,找“六一零”,北湖区国保,检察院,法院。而“六一零”张和平每次都是搪塞,推诿,顾左右而言他,没事人一样。而北湖区国保要他们找检察院、法院。互相推诿,而暗地里却栽赃陷害,暗箱操作,于2010年5月17日秘密开庭,非法判罗娟6年。当家人听到消息时,问张和平,张和平居然面不改色地撒谎:不知道此事。

罗娟家人问北湖区法院,法院的回答是:罗娟是成年人了,开庭不需要通知家人。

北湖区法院负责迫害罗娟的主要责任人侯勋,在迫害法轮功的期间,多次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中共称“铁娘子”。侯勋知道自己在犯罪,她说:我不入党,不是共产党员,我只是共产党的工具。所以侯勋可以昧着良心,一次又一次的非法判无罪的法轮功学员。

家人要求重审,找来北京律师。北京律师看到的罗娟的“判决书”,指证罗娟的证人居然是罗娟的丈夫。这连罗娟的丈夫自己都不知道。中共就是要迫害你,既未开庭,也不重审。罗娟被强行送往长沙女子监狱。所有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审判的案件无一不是违法的,都只是走形式。而在罗娟这连形式都不走。中共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的目的,就是想以法律的形式把它对法轮功的迫害合法化,以欺骗外界。本来就是违背宪法、根本没有法律依据的迫害,却要用法律来装点门面。

罗娟现在湖南省女子监狱遭受残酷迫害,有消息说她被打得遍体鳞伤,脸上都是青紫的。监狱对外严密封锁消息。

法轮功学员向怀香被非法关押

2010年7月19日,向怀香与十二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在郴州市南街读书。当向怀香一点半钟离开家,中共“六一零”的匪徒们,在郴州国安黄杨铉、北湖区国保刘红兵、苏仙区国保廖秉刚带领下,对向怀香家暴力抢劫,抢劫的财物装了一汽车。登记在册的现金一万多元,还有三四百元现金就没有记录了。

向怀香的家被抢劫完后,苏仙区国保大队长廖秉刚带人冲向十二位老人读书的房间,打开门一看,里面全部是老太太,跟着廖秉刚来的有人说:这都是一些老太太,这干什么呢。有人就想打退堂鼓。廖秉刚带头冲进去,指着一五十多岁的妇女大吼:就你年轻,就你年轻。并下令抄家。然后将十二位老太太全部劫持到南塔派出所。

廖秉刚在任国保大队长之初,其前任廖爱青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之后,也感惶恐不安,也曾表示退出中共邪党,以后不迫害法轮功学员。遗憾的是在现实面前廖秉刚还是选择了行恶。廖秉刚的妻子已得癌症,劝廖秉刚退还抢劫的财物。廖秉刚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看来他也决心步廖爱青的后尘了。

北湖区国保刘红兵带领人马冲向廖松林家,因为廖松林的老伴孟庆莲也被绑架了。在受到廖松林家人的坚决抵制下,在青天白日之下,刘红兵带领的警匪,只好开车离去。

“六一零”张和平与警匪们居然向向怀香不修炼的丈夫施压,向老太太们发难。一直追问他们为什么没有男的,没有年轻人。

张和平指责向怀香的丈夫“知情不报”。叫嚣向怀香是郴州第一大案。向怀香丈夫说:“我的妻子是贤妻良母,是好人,你叫我报什么。我的女儿已经被你们迫害死了。”

六十多岁的老人,在家是贤妻良母,在单位被称颂的好人,至今仍被关押在郴州看守所迫害。

“六一零”仍在犯罪

2010年5月13日,郴州某工厂的一法轮功学员,有同修打电话给她,说要到她家来,这人与人之间的往来本是很正常的事,而中共的各路人马立即出动,三警车立即到达。社区人员也立即到来。

2010年7月下旬以后,郴州六一零驱使着国安、国保,社区人员,单位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骚扰,绑架,并强迫写什么“悔过书”、“保证书”,如果不写,就威胁要送洗脑班。

9月15日绑架了从重庆到郴州探亲,现年57岁的退休女教师李秀英,送往劳教所迫害。

郴州“六一零”张和平等歹徒还在继续行恶。他们如不悔改,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报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