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野蛮洗脑和奴役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五日】我们是一群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就因为信仰“真、善、忍”,向不明真相的群众讲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我们被中共警察强行抓捕、判刑。我们无辜的被迫害,我们的家庭遭到不幸,有的妻离子散,有的家破人亡,可怜的孩子失去了母亲的关爱,有的辍学、有的流落街头、无人照顾,年迈的父母无人赡养,有多少个家庭支离破碎,又有多少人默默的哀叹、哭泣。

强制隔离洗脑

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入狱后,被隔离洗脑,如果坚持不“转化”(放弃信仰),就有几个人看着从早到晚“严码”(坐小板凳、双手在膝盖上),几个人同时围攻,采用欺骗、侮辱、刺激、恐吓、甚至打骂等等各种卑鄙下流的招术逼你妥协。

有个叫孟兆红的学员50多岁,因为不屈服,从早站到晚,腿和脚都站肿了,恶人不让她接触外人,害怕她影响别的法轮功学员,因此很少人知道她的存在。有个叫里玉书的老人,60岁了,因坚决不屈服,一直绝食。多年来每天仅靠灌食维持生命,食管都磨破了。哈尔滨市有一个叫王秀悦的老太太,已经72岁了,身体有病,脑出血,长期一个姿势躺着,家人几次办病保,因为她坚持不妥协,当地的公安部门和“610”不接受,她仍躺在监狱里,办不了病保。还有一个叫吕迎华的(原来是个刑事犯,死缓刑期,改判无期后在狱里开始修炼),因为坚修大法,至今没有改判。还有好多不知姓名的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被隔离,同时封锁一切消息。

下队后,在十三监区和七监区处境更加艰难,仍然是每人一个“包夹”看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多数是四十至七十岁左右的妇女,在被迫害的情况下,身体呈现出体弱多病,但仍和刑事犯一样劳动。每天在车间楼上楼下的运货、装货,晚上还要往监舍扛、背、抬活继续干,每天的劳动时间超过16个小时,已远远超出法律规定的8小时工作。繁重的劳动从早到晚不停的运转,每个人都有任务量,而且任务量与百分比直接挂钩。2010年8月~9月份每早5:00~6:30分出工,晚5:00~6:00收工。在车间干了一天,回到监舍还要加班加点的干活,手快的每天晚间干到10点多,手慢的干到下半夜1~2点,有的甚至睡不上觉,这种车轮式的繁重劳动,使人疲惫不堪,同时还取消了每周一次的休息日,每周一次的看病日。

监区无视年老体弱的法轮功学员身体健康情况,只要有钱的活监狱就挣,干的活很杂:有装棉棒,挑冰棍杆、彩色冰棍杆,装牙签,做衣服,给衣服缝亮片、小珠子,缝帽子,糊纸袋、各种纸箱、手提袋、各种档案袋,编车座垫,编中国结等等。监狱给监区的生产任务逐年增加,从2008年的8万,涨到2010年的28万。精神上的折磨、再加上长期营养不良,生活上的清苦,使人身心疲惫,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身心屡屡受到摧残。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第十三监区强制被关押的人员在有毒的恶劣环境超时、超负荷的劳动现象特别严重,根本不顾及有关人员的身体健康状况,长期加班加点。

劳役严重超时、超重

十三监区车间分为机台和手工两部份,机台出工时间长,根据交货日期随意而定,经常就早5:00~6:30出工,晚5:00~6:00收工,每天劳动12个小时以上,近2010年9月,收工以后还留有机台一部份人在车间加班到晚8点多,因十三监区位于四楼顶层,在外面根本无法看到车间里还有人加班(车间门上锁),空旷的车间只开一两个照明灯,完全靠机台的小灯来干活,这种违规行为把有关人员的人身安全放在哪里?

做手工部份的绝大多数是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除包夹外),监区根本不为这些人的身体状况考虑,只要挣钱,什么活都干,种类很杂:撮棉棒、挑冰勺、装牙签、缝亮片、缝帽子、编车座垫、编中国结,等等。每天还要背几十斤重的货物楼上楼下的搬来搬去,除每天在车间干近12个小时外,还要把没干完的活背、抬、扛到监舍继续干到晚10点多,慢手甚至于干到半夜1~2点钟。

每天干活的时间长达16小时左右,还剥夺了每周四的休息日,甚至连每周上一次超市购买日用品的时间也给改为两周以至更长时间才能去一次。

包装有毒物品

2010年7月中旬左右,监区来了一批严重发霉变质的棉棒,从外观上看颜色发暗、发黑、发紫、黄并散发着强烈的刺激性气味。当天下午,就有多人出现过敏反映,身体出现瘙痒现象。第二天,潘华、董艳慧、徐友芹等几人脸部肿大的完全变形,眼睛几乎封口,直至去医院点滴,才停止对这批变质棉棒的包装。

2010年7、8月间,监区又进一批牙签进行包装,由于长期以来监区供水紧张,每天连中午的涮碗水都没有,更谈不上便后洗手,可想而知牙签的卫生质量,监区只顾自身的经济利益,又把消费者的健康放在哪里?

2010年9月初,杨静、姜再梅(因住上铺,楼梯坏,导致掉下,腿受伤,不能出工,干警强制她在监舍每天缝40顶帽子),杨静因长期劳累,导致生病高烧不退,点滴,在病情未好转的情况下,干警强制她出工。

监狱造假成性

每当监狱管理局、省政府或其它部门来参观、检查等,监区就会事先准备,不出工或者把正在出工的人匆忙收回监舍,如2010年9月4日下午1时左右,有相关部门来检查,监区先让10个年老体弱的先回监舍,而后又全部收工,做出不出工的假相,待检查走了,又全部出工,直到晚6:30左右才收工,监区还教唆服刑人员说假话(如果问到一些问题时如何说谎……)。

每当晚上超时干活时,狱里官员刚一进大院,监区就会接到电话通知,急急收工,有时不慎被撞见时,有的官员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敷衍而过,即使勒令收工,第二天早上甚至达到4、5点提前出工,可见狱里干警们之间相互弄虚作假,欺下瞒上。

更值得一提的是,食堂大厅内的每日食谱,经常因来访者的到来而随时更改,卖的菜、肉、饭等等经常出现变质变味的现象,并且价格高,数量少,致使很多被关押者的身体由于严重的营养不足再加上超负荷的劳役,身体透支,经常出现晕倒、犯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