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正念两重天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五日】师父在《转法轮》里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魔难中,在过关时,在邪恶迫害面前,用正念还是用人心,那结果往往截然不同,甚至是天地之别。这篇文章主要就是总结自己修炼中有关这方面的经验教训,“去其糟粕、留下纯正”(《曼哈顿讲法》),希望对同修有所启发。

二零零零年,在与同修切磋去北京护法之事时,我脱口说了一句话,“大不了劳教三年,有什么了不起的。”当时好象是义无反顾、慷慨激昂,非常坚决。其他同修都没有说什么。结果呢,邪恶真就抓住这个空子,非法劳教了我三年。而其他十多位同修,有的仅仅关了几天,最多关了几个月。那时,对于如何证实法反迫害没有清晰理智的认识,不是用法理来衡量,而是凭着一股血气之勇,凭着常人的所谓“勇往直前”的精神去做。而且,想当然的认为只要去北京就意味着受迫害,把迫害与护法看成了必然联系。我那话的意思也就是咱不怕迫害、迫害也没啥了不起。回头看看,真是自己求来的长时间迫害,人心招的鬼上门,教训十分深刻。

零二年,邪恶阴谋对我市同修進行大面积迫害,准备首先从我们夫妻下手。一天晚上,我做梦看到惊心一幕:我们一群人在天上非常漂亮的亭子里扶栏观望,看到下界一只近两米高的大蛤蟆仰头往上看。我骂道,就你这种东西还想往上上,真是痴心妄想。那蛤蟆张口一吸,我差点掉下去。接下来又做梦:十多个人站成一排,好象都被麻醉了,我叫也叫不醒他们。无奈我就一个人冲向魔窟,就看到邪恶排着队、敲锣打鼓出来了。第二天,国保警察就到单位来找我麻烦了。刚开始,我用的是人心,与那个小头目大吵,寸步不让。那小头目也是高声叫嚷,气势汹汹。忽然,我想起来师父发正念的法,心里说,我与你争吵什么,发正念。一念出来,一分钟不到,那个小头目突然就呆了,好象被定住了一样,愣愣的坐着再也不说话。整整坐了半小时,它一句话都没有说,一直到走。这是我第一次清晰体会到正念的威力。有了这次体会,在第三天邪恶将我同修妻子叫到公安局时,我几乎发了一整天正念。黄昏时,她涉险过关,安全回家。而其他十多位同修相继被非法关押了几个月不等。真是人心正念两重天啊。用人心,以恶制恶,激化矛盾,毫无用处;用正念,清醒理智,威力强大,邪恶远遁。

零四年,邪恶再次绑架了我。在绑架过程中,师父利用常人多次提醒我,甚至直接打电话告诉我邪恶已经在抄家,叫我走,而我都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坐在办公室里发正念。一直被绑架到了公安局,我才惊醒,开始发正念让那两个警察睡着。结果那两个看我的警察真都睡着了,我就悄悄出来,准备走掉。正准备下楼时,听到同修妻子(她被绑架在前)在大声说话,不知怎么念头一转,直接就進到了她说话的房间。就这样,失去了最后一次走掉的机会。而当天妻子就回家了,我则被邪恶直接关到了看守所。到看守所以后,觉的邪恶没有抓住我什么“把柄”,最多关我一个月,心里还没有真正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既没有认真查找自己心性上的漏洞,又没有长时间发正念解体邪恶的迫害,而是用人的方法联系有关系的同学,希望用人的办法解脱自己。结果可想而知,邪恶竟然不顾一切捏造拼凑所谓证据,硬是非法判了我五年,连看守所长都感到吃惊。

这次的教训最为惨痛,损失也最大。而在这个过程中,也充份暴露出了自己的许多人心。一是不理智,安全意识差。虽然遭受多次迫害,依然没有吸取教训。在接到电话时,竟然没有换个地方发正念,就在办公室里坐着没动,而此时自己的正念也被邪恶因素抑制,昏昏沉沉的。二是情太重。在公安局里,已经创造了走掉的条件,以当时的情况完全可以走掉。可自己出于对妻子的关心牵挂,竟然又主动走回魔窟。其实,邪恶真正要迫害的就是自己,各自路不同,妻子它们迫害不到的。三是关键时刻没有用正念来对待,而是想用人的办法解脱。结果是什么也解脱不了。

“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时会脱离法的力量,就会显的孤立无助。即使是做大法的事,也得符合法,否则就没有法的力量。”(《曼哈顿讲法》)真是这样啊,如果大法弟子没有了正念,就没有了保障,就没有了力量,就会孤立无助。而大法弟子只要正念在心,就会化险为夷,就会柳暗花明,就会出现奇迹,就会出现神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