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步走出“怕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上班时,由于工作忙,压力大,又不甘落后,经常超负荷运转,结果搞的身体全是病。退休后,一门心思锻炼身体,先后学了六七种气功,钱花了不少,却没有什么效果。

(一)师父领我走進大法修炼

九六年,一位朋友告诉我:“炼法轮功吧,又不收钱,祛病健身的效果特别好。”这不是正合我的心愿吗?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有一天,我到法轮功炼功点去看,只见七八个人在公园湖边一块很不平整的地方炼功。我正看着,不由自主的跟着做起动作来,和大家一样,轻轻闭上了眼睛,突然眼前出现了一片茫茫的大草原,我以为是幻觉,睁眼看时,原来还在原地站着,很好奇,再闭眼,草原又出现了,绿油油,一望无际,好漂亮啊!我很兴奋,跟着往下炼。当炼法轮周天法一节时,又出现一个奇异的景象,随着手绕脚一周时,出现了一个亮亮的光圈,于是我在心里发出一声感叹“好厉害的功法!”就从那天起,我放弃其它功,走進了大法的修炼。

回忆整个过程,我悟到,是师父把大法的美好、神圣展现在我的面前,我才能有幸喜得大法。

开始炼功了,又出现了问题,因为我从小没盘过腿,一下子要双盘,根本不可能。一天晚上,我正准备炼静功,心里不由的在想:“我多会才能双盘呢?”这时,好象有个声音在耳边轻轻地说:“你可以双盘。”我试着一搬腿,真的盘上来了,这不正是师父在点化我,在帮我吗!我太兴奋了。

修炼不长时间,除脚病还有反映外,其余的病均不药而愈了。我衷心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让我坚定的走到了今天。

(二)师父把我推向新的修炼阶段

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邪党为了迫害法轮功,利用各种宣传工具,铺天盖地造假,但我没有动摇对师对法的信念。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被破坏了,我就自己在家炼功,学法,背法。

后来听到全国各地的修炼者走到北京,护法,各地学员也都纷纷走出来,而我由于怕心很重,一直没走出去,甚至几年时间里,出不了这个状态。

怕心,让邪恶钻了空子,以严重的病业形式,对我迫害,我虽然不相信是病,却不知误在哪里。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在我每天必经的一条路上,不知什么时候,起了一堵墙,有一个门还上了锁,过不去了,只好往回走。一扭头,看到地上掉着一把钥匙,金光闪闪的,心想,难道这是开这个门的钥匙,被人掉在这里了,我拣起来,试着去开门,真开了。推开门一看,好恶劣的天气,通天彻地的龙卷风,看不清外面的世界,只听到不远处有一个孩子的哭声,这么坏的天气,是谁家的孩子没人管呢?我决定走过看看,循声过去时,却是一个十几岁的男孩,我正准备问他是怎么回事时,梦醒了。

醒来后,我反复思索,悟到是师父点化我出去救人。不敢出去,第二天晚上,我拖着病业身体,出去发传单一连三天,第四天,什么病状都消失了。

我又一次悟到,师父在督促我往前走,也就从那时起,我开始自觉的走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救人,无论是亲戚朋友,邻居、学生、家长,只要我认识的人,我都不放过救人的机会,也使有人走進了大法修炼。

回忆十几年的修炼历程,师父一步步领着我。没有师父一次次的点悟,我走不到今天。衷心感谢师父慈悲苦度,让师父操心了!

(三)走好修炼的路

对照师父的讲法,找到自己的问题:讲真相救人的事,还主要在认识的人中做,当面对陌生人、特别走在街上面对过往行人时就很难开口,一怕对方不接受,二怕被误解带来麻烦。怕心象幽灵一样,挡在前面,时隐时现,使救人的范围有了很大局限。

造成这种状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现在的中国人被党文化变异了,历次运动七斗、八斗,把人整怕了,再加上无神论的灌输,把传统文化破坏了。只要共产邪党反对的东西,不分青红皂白,一概排斥。另一方面,也是主要的一方面,就是本身的执著心,也给对方造成障碍,因为“相由心生”。

改变这一状态,首先得改变自我,多学法,学好法,正念足,心态稳,不被常人的表象迷惑,用纯净的慈悲善念,唤醒常人的本性,并时刻注意清除邪恶干扰,这样,才能使更多的人得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