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吃够用”不是绝对标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一天我去一个做生意的同修那里,同修说生意不好,我安慰同修说“够吃够用就行了”,同修马上说:“你说的不对呀,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被同修纠正了。”那同修纠正道:“要是我们大法弟子都有钱,买个卫星发上去,天天对着老百姓播放,你看谁还相信它的谎言,它敢迫害我们吗?”同修又说到:“我最近看了两遍《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师父说不怕我们发大财。我们为什么说‘够吃够用’就行了,真的行了吗?”同修的一席话一下子提醒了我,我的问题就出在这儿:没有把更多更好的救度世人放在首位。

从劳教所回来以后去外地打工,有一年多的时间没修炼,这一年多的时间干什么都是不顺的,最后我又开始学法,知道了修炼的珍贵,我马上放弃了服装厂加班加点的工作,回来找工作。从那时就一直在说一句话“够吃够用就行了”,就用这个标准找工作,说是找工作,其实是在找自己认为好的修炼环境,找到了一个环境,遇到矛盾也不向内找,矛盾大了过不去了,就认为这个环境不好,就再找。再找一个还是这样,就再找,就是嫌常人的工作麻烦,在家里嫌家里家务活多,等等。本来可以自己做生意,多赚一点钱,还是怕做生意耽误修炼。一句话就是说:怕麻烦,求清闲。求这个东西,师父能给吗?只有旧势力能给,直到求来了流离失所,用不着管别人的事了,一个人了“没麻烦”了。

以后还没悟到,还在用“够吃够用”这个标准找工作,第一个工作除了租房子、吃饭、坐车外,没有剩余的钱,工作还很累。我又在想要是能有再多一点时间学法,有一些零用钱就可以了。不久就求来了,由于第一个工作也是同修,同修两个摊位,另一个摊位是他姐姐与另一个同修干的,讲真相不理智俩同修被绑架。我被迫不能在那干了,同修帮找了个煤场做饭的工作,就做4、5个人的饭,有很多的学法时间,给五百元钱。住的条件非常艰苦,住的是塑钢活动板房,很冷,除我之外其余都是男生,换件衣服得找好几个地方。那时想发短信,就买了个手机450元,又买了个卡,五百元就没有了。心想这点钱不够用,再多点就好了。

不久,同修看我太艰难了,就帮我找了现在的工作,保姆,八百元,找工作的时候跟那家阿姨说,钱少点没关系,你得给我时间出去讲真相,阿姨答应了,时间上方便了,别人问我保姆给多少钱,我都不敢说。因为保姆没有那么少工资的。其实八百元还是不够,有时兜里就剩一块钱了,也没觉的苦,还觉的自己挺了不起的,全身心的付出。我姐姐从国外回来拿钱叫我做生意,我说:“不做,够吃够用就行了。”弄得我姐姐很不理解。还没悟到“够吃够用”,“有时间修炼就行”这个观念有问题。

直到我去一个做生意同修的那里,安慰同修说:“够吃够用就行了”。同修马上说:“你说的不对呀,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被同修纠正了”。同修的一席话一下子提醒了我。正好看到一篇文章《去除“修炼影响工作,工作影响修炼”的观念》,顺着这个思路我找了下去,我的问题就出在“够吃够用”这儿。

回头一看好象是在修炼,为了修炼放弃了名利,其实是不理解大法修炼的形式,就想找一个自己认为能修炼的环境,而不是把工作的环境当作修炼的好场所 ,把每个环境中遇到的麻烦,当作是提高的好机会,就想避开麻烦,避开矛盾,就想没有麻烦的修炼,没有把工作场合当作修炼的场所,老是在找环境修炼,老是向外求。

看起来好象是全身心的付出,其实根本没有达到证实法的目地。本来我姐姐对大法的印象很好,我叫她学她说:“法轮功是好,炼法轮功还得進监狱,还不能赚大钱,我可做不到,我不学。”我丈夫以前学过,我叫他再学,他说:“都象你那样,家谁管哪?”因为工作大部份是同修提供的,老拿着修炼当借口,工作也没好好干,弄的同修也不好说什么。

无意之中破坏了法,给自己也带了来了很多麻烦,有些即使认识到了也无法弥补。写出来希望和我有类似状态同修引以为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