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化雨”下的草菅人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中共的“春风化雨”伪善的口号下,掩盖的是迫害法轮功的实质、草菅人命的罪恶。

二零一零年九月,四川省“六一零”下达命令,要凉山州、西昌市办所谓的“法制学习班”,“转化”法轮功学员。所谓的“法制学习班”,其实就是“强制洗脑班”,只是这次的方式不同,要求要用所谓“感化”的方式,吃住都比看守所条件要好些,还不时的有市相关头目的“关心”。但实质的东西不变,就是想用各种方式逼法轮功学员写“五书”、放弃修炼,威胁不写的、不配合的要送看守所、判刑等等。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九日上午,凉山州所谓维稳办主任李良和先其志、科长郑小明,及市“六一零”副主任陈其等人,到西昌市初一中进行所谓的“回访”,并说他们已把凉山所有进过洗脑班的修炼法轮功的人都回访了一遍,陈其等人还“回访”了绿宝石的李中华、烟厂的郭红萍。

可是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七日,西昌市的法轮功学员张翼在办公室上班时被市国安大队太刚毅等绑架,绿宝石的李中华、烟厂的郭红萍、化工厂的郭兵、西郊乡的廖安才以及徐绍琼等法轮功学员相继被绑架到西昌市西宁洗脑班。

西郊乡的徐绍琼是一个二十八岁的年轻女孩,大学生。一九九九年以前开始修炼法轮功,今年八月,她的母亲因患肝腹水,住进州一医院,全家倾尽所有的积蓄,连口粮钱都花光了,也没有办法治愈她母亲的病,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二日,医生对家人说,把母亲接回家准备后事吧,最多活三天。母亲回家后,徐绍琼精心照料,日夜陪伴在母亲身边,渐渐的母亲的身体有了好转,可以自己做点家务事了,邻居们还看到徐绍琼陪着母亲下楼散步了,医生宣布的死亡期已经过了一个多月,这真是奇迹呀!

可是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七日,一场人祸降临到徐绍琼家,那天早上,一群市国安等人,来到徐绍琼家,当着病危的母亲的面,绑架了徐绍琼,抢走徐绍琼家的电脑主机、家中的大法书、音乐播放器等物品,徐绍琼被绑架进西昌市西宁洗脑班,母亲在一夜之间失去女儿的照料,病情开始急剧恶化,天天叫着女儿的名字,本来这种病就是不能伤心、动气的,可眼睁睁的看着土匪般的警察绑架女儿、抢东西,作为母亲怎么不揪心呀。

在西昌市西宁洗脑班,徐绍琼心里惦着病危的母亲,天天都要求洗脑班主任陈其放她回家照料母亲,市里来了人、省里来了人到洗脑班了解情况、表示“关心”,徐绍琼每次都在向他们反映母亲的情况,可这些所谓上面的人根本不理会。而洗脑班主任陈其一直不停的逼徐绍琼写“五书”,说保证不炼法轮功等才能回到母亲身边,病危的母亲反而成了要挟徐绍琼的“砝码”。

有这么凄惨的一幕:徐绍琼心急如焚的哥哥和父亲到洗脑班哭着哀求徐绍琼按陈其的要求赶快写“五书“,保证今后不炼法轮功了,好赶快回家见母亲一面。徐绍琼不愿放弃”真、善、忍“的原则写假保证,洗脑班的管理人员、配教等就扣上一顶帽子“炼法轮功不讲亲情”,这是什么道理呀,徐绍琼明明就是在家孝敬母亲、精心照料病危的母亲,是中共为了达到“铲除”法轮功的目的,把她绑架到洗脑班逼写保证的。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九日,徐绍琼的母亲叫着女儿的名字含冤去世,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刻,她也没见到心爱的女儿一面。

徐绍琼的母亲去世的噩耗传到洗脑班,陈其在放徐绍琼的最后时刻,还逼徐绍琼写保证,悲愤的徐绍琼断然拒绝。

徐绍琼刚走进住宅区大门,母亲的遗体刚好从楼上被抬下来,母亲死不瞑目,徐绍琼含泪将母亲的眼睛轻轻合上。

善恶必报的天理衡量着每一个生命,愿被党文化毒害的洗脑班头目陈其等相关人员能在真相面前找回自己的良知。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抓捕、判刑等迫害,挽回自己给法轮功学员造成的损失。有良知、善念的生命才会有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