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蔚县洗脑基地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二日,河北蔚县县委以每月一万元资金办起了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也就是所谓的蔚县“法制教育基地”,其实就是洗脑基地。它在公安局旧大院和看守所里、外院,那里设有:门卫、训诫室、食堂、主任室、副主任室、会议室、教室、医务室、帮教人员室。“六一零”、公、检、法、政法委集中了全县各乡镇、各机关的人,大约二、三十人,参与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都是被绑架、甚至是被翻墙、破窗而入的恶人、恶警绑架进来的。

在这个人间地狱,法轮功学员失去人身自由,洗脑班人员不让法轮功学员互相之间说话,一旦那些帮教或看管人员看见哪个法轮功学员说话或看着哪个法轮功学员不顺他们的眼,他们就把法轮功学员拉出去、在看守所的审讯室或洗脑班的训诫室进行毒打、酷刑折磨。洗脑班的恶人心狠手辣,他们把法轮功学员从双层床上往下推,从床上往下扔,摔得法轮功学员臀部坐骨裂开,疼得坐不能坐,站不能站,身上多处黑青。

上厕所他们跟着监视,不让法轮功学员说话,不让走出洗脑班,有时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单独关押。恶人从法轮功学员身旁走过时,狠狠的打、踢法轮功学员,往法轮功学员的嘴里抹辣椒。

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行为不让人看见,外面或隔壁只听见“劈啪”的打人声。法轮功学员们时时在被迫害的痛苦中度过,恶人们却一日三餐,外加夜餐奢侈挥霍人民的血汗,酒足饭饱后,评头论足,奚落取笑法轮功学员。时而唱,时而叫嚣狂笑。恶人们享受着每日三餐丰盛菜肴,故意让被迫害绝食中的法轮功学员站在他们的旁边看着他们吃。

有一次,彭立明用脚踹,用大板凳往法轮功学员A身上砸,把法轮功学员打得躺在地上,另一个邪恶人高淑琴问:“是谁喊哩?”彭立明取笑地说:“就是这个睡美人。”接着高淑琴对法轮功学员A又暴打一顿耳光,把A打昏过去。等A醒过来,他们叫来驻洗脑班的西合营医院恶医李某给A打了一针不明药物,从此A身上发软,有时说不出话来,只剩一口气。

洗脑班设的训诫室,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场地,环境气氛非常恐怖,令人发指。那里的恶人个个都是杀气腾腾,很阴险的,面孔都是皮笑肉不笑的。室内放一张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或灌食用的床,床上四角有四个铁环,是用来束缚法轮功学员手脚的,中间有个洞,大概是大小便用的,被他们强行绑在这张床上灌食。在灌食前,恶人们威胁的问法轮功学员:“吃还是不吃?”抵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坚决不吃,恶人就问一声,打一顿,再问再打。

洗脑班恶徒的灌食行为非常野蛮,用钢筋棒撬嘴,把法轮功学员的牙有的撬掉了。灌的食是糊糊里加药物,加浓盐水,或者大口大口的灌油,或灌一些损害、刺激胃的一类的东西,致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反胃、吐血、吐胆汁(绿水),身体发肿。恶徒还说“有病正好给她输液”,接着进一步强行输液,法轮功学员不配合,他们就用电线把法轮功学员捆绑在床上,一次输液连扎几次,输液流到哪个部位,哪个部位疼,可能输液里掺有破坏神经药物和损坏器官功能的药物,究竟输液里掺着什么东西,只有恶医、恶棍清楚。法轮功学员感觉胳膊疼痛,身体越来越软越弱。一次给法轮功学员强行输液,连扎好几次,扎进去拔出来,再扎进去,再拔出来,再扎进去,最后只扎进肉皮一点,一会儿跑针,一会儿起痉挛,一次又一次的输液,使法轮功学员两只手、胳膊上到处黑紫青,恶徒狂吼道:“让他们(指法轮功学员)生不如死。”

以上曝光的蔚县洗脑班罪恶,仅仅是冰山一角。

参与洗脑班迫害的人员:
时任宣传部副部长:郝金才
司法局:马明哲、李维刚
政府办:王国忠
陈家洼乡:高淑琴
老虎头煤矿:李星
公安局:梁根
宋家庄镇:边城
代王城镇:彭立明
白乐镇:赵玉桥
西合营镇:魏××
教育局:刘彩星
南留庄镇:郭小燕、田俊杰
警校实习生:韩毅
县医院:邓景魁
政法委:张桂根、常云宝
法院:张进贵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