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堵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七日】十月十日,我参加侄女的婚礼。想到救人,就早点去。我表弟家新买的房第一次来。离楼门口没有三米远,就是一堵比楼房还长的校园围墙,进不来车,小道又窄又脏,有下水井和新掏的脏物,人在上面踏来踏去,心里很别扭。

回家后,孩子们议论表舅家新买的这么大房子。因为我表弟两口子下岗多年,收入甚微,和老人住一起。老人前年死了,有积蓄却没分给谁(其他三个子女也意见很大)。我也心里以为弟媳使手腕把钱弄去了(她自己说这房子是全部积蓄和老人的都在里头了)。老人留下的房子弟媳说是卖给女儿做新房了。

当然,作为修炼人的我,明白那钱该是谁的就是谁的,爱是谁的是谁的,不问常人事。要真当“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还好点,可还是忘记了在我修炼人面前出现没有偶然的事,倒是用人心人眼看表面,还想借此事告诉孩子:不是好来的钱就不一定是你的,啥人啥命这是天理。孩子说:“把房子卖了就有钱了。”我说:“你看这房子吧,出门就犯堵,楼前全粑粑(屎),卖谁去?……”我只想告诉别人要信命、上天公平。修谁呢?没修自己,真差劲。告诉孩子道理的动机也不纯,是不好的私心在背后。

结果:没两天我家卫生间坐便堵了,半堵不通的,怎么也不痛快。四、五天过去了,家人是天天鼓捣。我想:不对,我得找自己了。挖空心思的想啊:堵、堵,我怎么犯堵了?咋的了?忽然脑子里出现那楼前小道、围墙的景象了。啊!我说的话那么不善,就算真是那么回事也不该我修炼人说啊。我又想:我之所以这样没有正念正行,是心不对,是什么心导致的呢:看不起别人的心、心地不善等等。

我想明白了,孩子们也来了。儿子去了厕所,我就和儿媳妇说:“厕所堵是妈妈错了,不修口,说人家楼门口‘犯堵’。不能对不是恶人的人发正念,否则有报应。我虽然不是有意发正念,但我心想了、又说了。修炼人有能量,不能随便说话,所以我家就‘犯堵’。”儿媳妇说:“她不是恶人吗?”我说:“她不是,迫害善的才是恶的,破坏大法的才是恶的。”这时候,听见儿子冲厕所说:“厕所通了,呼嗵嗵下去了。”一周的犯堵卸了,我在师尊的点拨中法理逐渐逐渐清晰了。谢谢师父。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