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0/27/10)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七日】

  • 辽宁葫芦岛兴城洗脑班的邪恶

  • 武汉市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恶行

  • 辽宁凤城市白旗镇派出所曹德君恶行

  • 公主岭监狱恶警宗明军

  • 辽宁葫芦岛兴城洗脑班的邪恶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日,辽宁省葫芦岛市专司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机构与政法委在兴城光荣院位置(在海滨较偏僻,距第二浴场不远)办了大约五天的洗脑班,于二十四日基本结束。

    洗脑班虽基本未使用酷刑和暴力,但几个帮教十分强势,有一整套邪悟歪理,粗声大气,能铆足劲从早对人讲到晚,加上公安威胁逼迫,并充分利用对法轮功学员的工作单位和亲戚的威胁利诱,强逼被非法关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

    最终那凤艳、何松(近似音)等四、五人写了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书等“三书”,而那凤艳转化后还参与转化别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刘威(音)始终坚定,去向不明;一黄姓女同修在重压之下健康出现问题,被送120急救后去向不明。

    几个作帮教的犹大是在“马三家”早期转化的,有郭纪本(男)、荣敏、李敏、王艳霞、马某(都是近似音)。帮教的主要邪悟歪理虽然处处企图在法中找依据,但在真正的法轮功修炼者面前显得荒谬可笑,不堪一击,他们甚至不承认大法师父,诋毁明慧网,并拿出他们自称没有在明慧网上刊登的假经文作为“依据”。

    这些帮教伪善的语气和表情很足,很会做戏,甚至会用泪水企图“感动”法轮功学员的家属。犹大们在法轮功学员面前假装研究邪悟歪理,一人讲一人作恍然大悟状。还会根据状况让一些炼功人看污蔑法轮大法的录像。一旦拒绝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三书”,他们就威胁或做惋惜状说:要劳教了,没有机会了。

    洗脑班领导有五、六个人,主要有葫芦岛市“六一零”主任陈维志、一秘书长(三十多岁的男子),一王姓副支队长(可能是国保)等。请同修了解更详细情况并帮助被蒙骗而转化及未被转化的同修。


    武汉市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恶行

    文/武汉法轮功学员

    2010年7月我被警察绑架,之后被送到武汉市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在那里遭到洗脑迫害。

    7月25日,我讲真相被人构陷,被新华派出所警察绑架。恶警轮番逼问,谎称送我回家,诱使我说出了姓名和住址。富豪社区常青派出所户籍警施韦强(音)带着恶警私自闯入我家中,抢走师父法像、MP5及MP3各一部、大法书籍及资料等。

    我被送往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一开始,杨秀珍、郑某轮番蛊惑,陪教徐凤川在一旁帮腔,录放机不停的来回播放所谓的“法纪法规”,诽谤师父和大法,当时我被逼的透不过气来,血压升高到110——160,头昏、心慌,走路就想呕吐。

    8月4日,徐凤川在施韦强的陪同下,恶狠狠的强行按着我的手写“决裂书”,我当时伤心的大哭了一场。8月5日,在恶警们大吃大喝的狂吼乱叫声中,屈生、陈汉民再次对我散布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谎言。

    这之后恶人就开始播放央视诬蔑大法的录像,放一次就要做一次“作业”。我说我看不见,结果陪教就自作主张帮我代写。有时他们逼我说几句他们要的。

    到中期就是郑某、何利、孙军、杨秀珍四人轮番的对付我。杨秀珍、何利、郑医生、徐凤川六次在我的水杯中下无名药企图毒害我,都被我识破。

    刚到洗脑班时,我给郑、杨讲自焚真相,郑叫来了司法局的周某,周邪劲十足,对我又骂又吼,还一度扬言要对我动手。富豪社区肖汉强桥曾到洗脑班来逼我骂师父,被我抵制。

    每个即将出洗脑班的人,都要被迫进行所谓的“揭批”。陪教黄静、孙德逼我背他们编造的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文字。在揭批会上,我照着恶人写的材料违心的说了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话,我非常痛心(注:正是这种妥协才助长了洗脑班的邪恶。请作者为自己负责,真名写出严正声明。同时请同修千万不要认为妥协了只要写一篇严正声明就了事了,不要再让师父为我们承受了!)

    在此也正告恶人,你们编造的恶毒谣言和欺世谎言,不久的将来就会昭示于天下;你们在这场迫害中犯下的罪责,也将得到应有的报应。在天灭中共之际,唯有选择良知,弃恶从善,才能拥有你们的将来。

    附:
    1.二道棚洗脑班基本情况:
    大楼共有五层楼五道锁,一楼是食堂和会议室,有两警察守门;二楼是录像放映室;三楼是大厅和三间迫害大法弟子的房间,大厅有保安看守,四人三班倒。
    2.二道鹏洗脑班恶人:
    屈生 吴某 陈汉明 杨琼(女) 孙军 保安 杨秀珍(女) 邱某 江某 周某 邓某郑医生

    陪教: 何利(女)黄汉菊 涂刚 张姓书记 黄静 胡户警 司法局小周 李小军,杨秀珍。其中,曲生,李小军,杨秀珍,何利,杨琼是固定的,其他人员是各个单位抽调来的,三个月轮换一次。


    辽宁凤城市白旗镇派出所曹德君恶行

    辽宁省凤城市白旗镇派出所恶警曹德君,40多岁,中等身材,黑胖,眼珠突出,是当地的地痞无赖。

    依仗警察的身份,利用中共邪党给的特权肆意欺压、抓捕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对这些信仰“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大打出手,极尽流氓手段骚扰恐吓、跟踪、绑架、殴打法轮功学员。8年来,被他亲手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就有10多名,致使这些学员蒙受不白之冤,被非法劳教、拘留,使众多家庭在经济和精神上遭受了巨大伤害。

    恶警曹德君不但工作中利用手中职权执法犯法,且生活中为人也作风败坏,引起当地百姓的鄙视和公愤。曹德君曾勾引本镇汤某之妻,不知羞耻的与汤某互换妻子,后汤某又抛弃了曹妻。现曹原配妻子独自领着曹抛弃的两个孩子艰难度日,生活凄惨。曹德君因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应,得了糖尿病,病情严重。

    2010年9月5日,凤城市法轮功学员焦林、梁运成、曲善林、吴娟、孙忠琴五人乘车去白旗镇民主、自由村讲真相,被村民康庆东诬告,当晚8点左右,曹德君、姜君(白旗派出所所长)等三人绑架了这五位法轮功学员。夜间,曹德君、姜君等人对五人大打出手,尤以曹最为卖力,打得最凶狠,过路人都听到派出所传出很大的打人声,几乎是毒打了一夜。

    第二天,焦林、梁运成、曲善林被劫持到凤城二龙山看守所,吴娟、孙忠琴被劫持到丹东白房子看守所。吴娟的家属从看守所管教处得知吴娟身体状况非常不好,问曹德君,曹回答:“她自找的!”那口气好象他打人是应该的!

    近日,法轮功学员焦林在看守所被迫害得昏死过去,经医院诊断为胃穿孔,警察怕担责任,让家属将其接回。另一法轮功学员梁运成在看守所被迫害得一只眼睛失明,两度被送医院,在此情况下警察仍不放人。白旗派出所和凤城政法委“610”、凤城公安局国保大队预谋将五位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案子送交凤城检察院,妄想非法判刑。

    2010年9月8日,凤城市沙里寨乡法轮功学员付恩全到白旗镇刁窝村亲属家串门时,遭恶人诬告,被曹德君、姜君、张玉海等人绑架。14日上午,曹德君等人又去付恩全家非法抄家。现付恩全被非法关押在凤城看守所。

    2004年6月10日,凤城法轮功学员朱晓晶去白旗镇赶集,带了几份真相资料散发,被正在“蹲坑”的曹德君看到,朱晓晶善意给曹讲真相,曹根本不听,伙同四、五个恶警强行绑架朱晓晶,曹德君粗暴地抓住朱晓静的头发,将其摔倒在地,塞上车拉到白旗派出所。在白旗派出所,朱晓晶被逼签假口供,朱不签,警察用脚踢他,曹把朱晓晶的手反背在后面戴上手铐,勒得胳膊当时就出血了。

    2004年4月中旬,白旗镇法轮功学员赵秀兰在邮局投递真相信时,被“蹲坑”在那里的曹德君绑架,后赵秀兰被非法判1年劳教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在马三家受尽折磨。

    2003年12月7日,白旗镇吴家村王勇、赵志菊、黄旗村唐世荣三名法轮功学员被曹德君等人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劳教。

    凤城市白旗派出所电话: 0415-8180139
    辽宁省凤城市白旗镇邮编:118124
    朱晶(曹德君之妻) 辽宁省凤城市白旗镇中心医院


    公主岭监狱恶警宗明军

    公主岭监狱恶警宗明军是监狱新提拔的教育科长。他之所以能够当上教育科长,与他迫害法轮功学员是分不开的。宗明军平时就想升官发财往上爬,他在二监区当管教时就收受犯人的钱财,每天要犯人伺候他,对犯人伸手就打,张口就骂。当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到公主岭监狱开始,宗明军就积极参与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以此来捞取往上爬的资本。后来因为不光彩的事被调到五监区当管教,此人邪行不改,依然迫害法轮功学员。五监区当时有两名法轮功学员抵制邪恶迫害,不参加劳动,他就把两名法轮功学员铐起来,用电棍迫害。因此宗明军在公主岭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劲头十足,而他这种被人所不齿的行为却被邪党看中。

    自从宗明军当上教育科长后,更加疯狂迫害法轮功,强制转化他们认为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蔡福臣就是在这次强制转化中被迫害致死的。据监狱里的人说那些缺德事(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都是宗明军干的。监狱恶警说蔡福臣是跳楼自杀的,这是恶警在说谎。所有在公主岭监狱的人都知道,在公主岭监狱的窗户和走廊都是铁栏杆和铁门,并有数名犯人看守,就是普通的犯人也无法随意走动,别说受监控的法轮功学员了。

    恶警宗明军电话:13944395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