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锦州市古塔公安分局单学志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单学志,男,五十六岁,家住锦州市凌河区凌安里20号楼29号(3楼西屋),现任锦州市古塔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古塔区“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成员,是锦州市古塔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元凶之一,自二零零三年以来古塔区发生的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的恶性绑架事件,都是他组织策划并直接参与的。

法轮功学员通过各种渠道向他讲真相,单学志恶毒地说:“我就不爱听谁喊:‘法轮大法好’,越喊我越重判。”他对自己的恶行根本不知悔改,仍继续行恶。鉴于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迫害已逾十年之久,鉴于单学志充当中共的打手还在继续迫害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我们决定将其罪行曝光,也为后人了解这段历史留下备案。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与中共相互利用全面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截止到二零一零年十月,仅据民间通过明慧网曝光的不完全统计:锦州市古塔区的法轮大法修炼者被迫害致死者有五人,被非法判刑者为十六人次,被非法劳教者为六十四人次,这些迫害案例都与单学志的直接或间接参与有关。

以下是单学志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案例:

案例一:吴艳秋修大法创造医学奇迹,做好人遭迫害两次入狱

吴艳秋女士,四十六岁,原是锦州石化天元公司沥青车间主任兼厂长。在一九九三年,单位突然发生了一次燃气爆炸,当时现场只有她和另一名同事生还,其余人全部遇难。吴艳秋经锦州市205医院抢救治疗后,虽保住了性命,但身体大面积烧伤,调养数月后,脸上、脖子、胳膊、手臂烧伤处皮肤仍呈红色,不能出门见人,内心十分痛苦。

一九九四年六月,吴艳秋有幸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济南办的传法班,短短的十余天竟使她严重烧伤的脸部和身体其它部位皮肤肤色变得与正常人一样了,当吴艳秋面对镜子看到昔日那年轻美丽的脸庞时,她惊喜万分,感谢法轮大法和师父给了她这神奇的变化,单位的人与其他知情者也都纷纷感叹大法的神奇。从那时起吴艳秋就坚定了此生修炼法轮大法的决心。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抹黑、迫害法轮功,吴艳秋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去北京上访,用自己亲身经历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然而中共当局根本不听法轮功学员的肺腑之言,却野蛮抓捕、关押了大量法轮功学员,并把他们绑架到集中营似的洗脑班迫害。为了不想让中共的株连政策牵连到单位,吴艳秋不得已与单位解除了劳动合同,买断了工龄,失去工作。二零零零年七月她被绑架到马三家劳教所,遭受了三年的非人迫害。那里真的是人间地狱,每天夜里被吊打、电击、酷刑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法轮功学员的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不绝于耳。被打死的,强奸的,迫害成精神病的,致残的比比皆是,真是不堪回首的一幕幕。

二零零三年六月,历经三年的劳教所迫害,吴艳秋熬到了重获自由的那一天,然而此时她的身体已出现严重的病态。虽回到了家,当地恶警也没有放弃对她的迫害和骚扰,她长时间过着居无定所、有家不能归的生活,靠家人给点生活费艰难度日。直到近年吴艳秋才回到家中居住,谁曾想竟又遭绑架。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早六点,单学志所在的锦州市古塔公安分局出动三辆警车、一台吊车及数名警察将吴艳秋的家团团包围。警察们强行撬坏门锁,闯进屋中绑架了吴艳秋,并将吴家翻得乱七八糟,还暗自给吴家换了门锁。吴家的亲友们知道了此事后,气愤地向警察索回锁匙。知道此事的当地民众也议论纷纷,他们都知道吴艳秋炼法轮功创造医学奇迹的事,骂这帮“警察”尽迫害好人,出入百姓家里简直就象自己家似的。

二零零九年八月中旬,吴艳秋被古塔区法院非法庭审,枉判五年,数日后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至今。

案例二:只为信仰真、善、忍,崔亚宁被非法劳教五年、判刑七年

崔亚宁女士,四十二岁,原锦州华光电力电子集团公司党委办公室秘书。她为人善良,乐于助人,美丽俊秀,才华横溢,只为修炼真、善、忍被非法劳教五年、判刑七年。

北京奥运前,中国大陆万余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当局大肆绑架迫害。仅锦州一地在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六一零”和各公安分局、派出所就绑架法轮功学员五十多人,单学志作为古塔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负责人亲自参与抓捕,崔亚宁就是在这一天遭绑架的,随后被非法批捕。古塔区法院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对崔亚宁秘密开庭并非法判刑七年,家属在得知后请了两位北京律师为崔亚宁做二审上诉并准备无罪辩护,然而锦州市中级法院不履行法律程序,不公开开庭,维持原判,将崔亚宁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至今。

崔亚宁在这次被迫害前曾被非法劳教过两次,累计长达五年之久。一九九九年十月八日崔亚宁进京为法轮功上访,遭抓捕。十月三十日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历经两年非法劳教的迫害。在劳教所,她每天被强迫听诬蔑大法的广播,还要参加强体力奴工劳动,精神极度紧张,流水作业,跟不上就会遭到上下工序犯人的辱骂以及工头和带工警察的训斥和体罚。二零零一年十月十四日,崔亚宁被迫害两年后走出了这个人间魔窟。在这期间,锦州华光电力集团非法开除了她的厂籍。回家后,丈夫拿着菜刀逼着她离婚,她被迫同意,离开了自己心爱的家。后来一次崔亚宁回家看望儿子,她的前夫说:“只要你不炼法轮功马上就可以回家,我再也找不着你这样的了……”崔亚宁依然坚信自己修炼的真、善、忍没有错,无房居住的她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崔亚宁第二次被劳教是在二零零一年年末,她去朋友家串门,遭凌安派出所恶警绑架,被劳教三年。在劳教所期间她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关小号,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浑身浮肿。因为不放弃信仰,家人几次去马三家看望她,恶警都不允许家属接见。二零零四年年末,崔亚宁终于等到了与家人团聚的日子。可是好景不长,三年后,崔亚宁再次深陷囹圄,遭判重刑。

案例三:杨玉范正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酷刑迫害

杨玉范女士,五十多岁,修炼法轮功前患有非常严重的脓毒性败血病,因胸积水,胸膜炎等症状做过开胸大手术;坐月子时得的风湿病、风湿性牙疼病,怕风,凉水、凉食不敢吃,一张嘴就往嘴里进凉风,夏天都得戴口罩,年纪轻轻牙齿已开始松动,到医院去治疗都不见好转,再加上失业、婚姻的破裂,使自己带孩子回娘家住,每天看着弟媳妇脸色度日,那种来自心理和身体上的痛苦真是度日如年,苦不堪言。在修炼了法轮大法后,杨玉范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处处替别人着想,遇到矛盾找自己的原因,修炼没几天牙就不疼了,也敢吃凉东西了,松动的牙齿又都开始归位了,身体的病全好了,干起活来象个小伙子似的,她靠摆地摊赚点钱抚养上初中的儿子,每月还要给患脑血栓病的母亲买食品和药物等。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杨玉范在发讲述法轮功真相的资料时,被锦州市保安派出所恶警绑架。五月十九日,锦州古塔公安分局单学志伙同保安派出所恶警,用暴力手段将杨玉范绑架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杨玉范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三大队四分队,由于她一直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遭到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从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早上七点直到次日凌晨,恶警张环、张君、张卓慧、方叶红、王丹凤等人对杨玉范施行残忍的吊铐,同时用数根高压电棍电击杨玉范的前胸、四肢、手心、脚心等敏感处,并进行殴打。在长达十七个小时不间断的折磨过程中,杨玉范被电昏死过去三次,小便失禁。第二天,恶警张环等人把她关进小号折磨九个多小时,期间不让上厕所,不让说话。 七月十二日,她又被多根电棍电击胸部及手心、脚心等敏感处,手段下流残忍。恶警张君还猛踢杨玉范的肚子,造成扬玉范肚子剧痛、下身流血近一个月。为了掩盖罪行,三个多月来一直阻挡杨玉范家属探望。

近日因长时间被吊铐折磨,杨玉范在修炼法轮功前做过的开胸手术的刀口被抻肿,疼痛难忍,手腕子被吊铐得肿起了大包。 由于长期被马三家劳教所强制“转化”、酷刑迫害,已造成她严重内伤,身体非常虚弱。即使这样,恶警还逼迫杨玉范每天到车间做重体力劳役。

目前杨玉范被迫害的消息暂时还没有告诉她的年迈父母,不知二位老人知道女儿遭冤狱会怎么个难过,身体能否挺得住?

案例四:七旬老人赵云鹏正面临被非法起诉

赵云鹏,男,七十三岁,锦州轨枕厂退休职工。他由于身患尿毒症、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等多种疾病而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很快就无病一身轻。修炼至今十多年来身体硬朗、满面红光,走路生风。他在大法中受益良多,就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的美好。

二零一零年八月一日早晨,赵云鹏在敬业市场发放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神韵光盘时,遭到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锦州市敬业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随后,赵云鹏家中大量的私人物品被敬业派出所恶警抢走,本人被劫持到锦州市看守所继续迫害。单学志告知家属,案子已被移交到古塔区检察院,赵云鹏正面临被非法起诉。

明慧网不完全统计,锦州市古塔区被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还有:李敏芝、李忠臣、贾经文、董英、崔玉兰、王英华、华玉茹、于静、王淑敏、宋军、曹建新,刑亚莉、金素芬、张西红、赵宇、陆琨、马永强、王玉梅、秦秀兰、丁红霞、张尊平、蒋素兰、纪淑英、王冬新、高伟含、邵静华、李桂杰、李凤君、王舟山、吴桂芬、何品芙、王亚琦、潘玉珠、张小玲、李忠杰、张立峰、李凯、王丽娟等人,由于篇幅有限,不能将他们的被迫害事实具体阐述,然而每一个迫害案例都直接或间接与单学志有关。

除了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劳教和判刑外,单学志还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经济迫害,每一次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都伴随着巨额的经济利益。非法罚款少则几千元,多则数万元,这种高额罚款大部份不给开收据,不给出证明。在对法轮功学员抄家过程中任意掠夺学员的私人物品、钱财,几乎到了“见钱就拿,见东西就抢”的地步。他的恶行伤害到的不仅仅是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还有他们无辜的亲人和家庭。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此奉劝单学志,象你这样被中共欺骗与指使去迫害法轮功学员者其实才是最可怜的,因为一个人无论做了任何事都要自己偿还。其实人做了好事就会有好的回报,做了坏事也难逃人间的法网、天理的报应。你要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三思!


单学志档案:

家庭住址:锦州市凌河区凌安里20号楼29号(3楼西屋)
办公电话:3142286 ;手机:13604969630
妻子:冯女士:锦州金凌商厦三楼女装新区(子译服饰)
哥哥:单学成 锦州金凌商厦一楼经理 手机:13390375019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