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灌药迫害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九日】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使用了多种罪恶手段,药物迫害是其中之一。药物迫害严重摧残了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健康,是极其野蛮、无人性的。对此,明慧网做过诸多报道。一方面我们要充份揭露邪党的迫害,让更多世人了解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从而得救;另外一方面,我们法轮功学员也有反迫害的使命。当然,面对施暴者的强行灌药,法轮功学员做些反抗,也是一种反迫害的形式,但效果并不好。因此怎样才能理性的有效的破除药物迫害,已成为许多同修关心和思考的一个问题。下面,谈一谈我被精神病院非法关押期间,依靠法轮大法的力量,破除灌药迫害的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邪党恶徒对我的灌药迫害方式有三种方式:

第一种:插胃管。施暴者拿一段前端带有金属插头的管子,其意图是把管子从鼻孔插入,以达到迫害的目地。当我表示坚决不吃药时,他们首先采用这种方式迫害。在他们强制的把我按在床上后,我开始平静下来,背诵师父的经文《道法》中的一段法:“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

在插管迫害过程中,无论怎么难受,我都一遍一遍的静静的背这段法。我感觉到我的舌头向后伸去舔那个插管头。过了几分钟,他们以为進去的管子足以到达胃了,就用大针管抽上水,从管口往里推,一会儿,水从口里流了出来,他们把管子插到口腔里。迫害失败了。

第二种:口内灌药。当施暴者强行把我按在椅子上之后,我就开始背诵师父在《道法》中的那段法。他们中的一个人用手捏住我的鼻子,不让我用鼻子呼吸,憋的时间长了,我只能张开嘴呼吸,另外一人用水把药片化开,倒進我嘴里,再向口内加大量水,但还不至于溢出来,这样,口也不能呼吸了。过一会,我觉得口在向外呼气,之后感觉憋的难受,并且越来越难受,但我仍在背法。虽然不免肢体会做一些摆脱迫害的动作,但施暴者强制不让我动,此时我还在背法。当他们以为我受不了的时候,把我的下巴往上推,迫使嘴唇合拢,逼迫我把药水往下咽,但我依然在背法。在我憋的极其难受的时候,我觉的有一股力量,一下子把口里的药水从两个嘴角挤出来,口里一点药水也没剩,迫害又失败了。

第三种:在食物中掺药。当我偶然发现他们往食物中掺药后,我就不吃菜、不喝汤,只吃馒头。那些人来劝也不吃。我还发现,他们掺药后,会派人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监视,看到这种情况,我就知道他们在食物中掺药了。

在邪恶对我的这三种迫害方式中,插胃管和食物中掺药用的较少,但口内灌药就持续了很长时间,然而时间一长,那些施暴者也被搞的精疲力尽,所以后期就不对我灌药了,只是保留了一点迫害形式:一个人捏着我的鼻子迫使我张开口,另一个人把药片放入我嘴里,再往嘴里倒点水,干完这事他们就走了。大约十分钟,药片溶化后,我到水管下漱漱口就行了。

在破除灌药迫害的过程中,我有三点体会。一是对破除迫害要有信心。每当他们要对我灌药时,我就想,我是法轮功学员,他们那套办法对我没有用。二是不配合施暴者。他们叫我走我就不走,叫我张嘴我就不张嘴,他们说啥也不听。三是思想要纯净。在他们灌药时,什么杂念都不想,也不考虑灌药会产生什么后果的问题,只是静静的背法。我领悟到,当我把一切人心、观念、要求、顾虑全部放下,心中只有法的时候,思想上就达到了在魔难面前坦然不动的状态,师父就帮助我把插头管推到口腔里,帮我把药水从两侧口角挤出来。破除灌药迫害是师父做的,谢谢师父!

后来几位同修到医院来看我,告诉我,师父安排了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而这种把法轮功学员关進精神病院的迫害是旧势力安排的,我们不能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接受了同修们的建议,在家人的配合下,正念走出精神病院,走上了师父安排的反迫害、救众生、证实法的光明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