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女子监狱左晓燕等奴役、凌虐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女子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那里的八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非常残酷。八监区的大队长叫左晓燕,是一个唯利是图、心黑手狠的恶毒女人。所有八监区劫持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她迫害过。她为了挣钱不择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从早到晚做奴工,定很高的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的产量,以做不完为借口,体罚、罚款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三年往新监狱搬家时,狱警对每个行动组(由犯人组成,迫害法轮功学员)都特别要求:预备毛巾一条,预防法轮功学员在搬家的路上喊“法轮大法好”而堵嘴用的。有一个普犯因搬家忙乱,忘了带毛巾,还被罚了一百元钱。

据在八监区被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回忆:八监区共有两层楼的生产车间一层是手工拉横机织毛衣的针织厂,一层是服装厂。主要做一些工装和出口服装。八监区劫持的法轮功学员在服装厂较多。服装厂是搬到新监狱后才成立的。原来是一些老弱病残拉不了横机被称为“傻子”的,过去一直做一些手工艺品的活。因为挣不到能达到左晓燕满足的钱,而经常被罚停细粮、停饭、停帐。甚至把法轮功学员接见时买的方便面等食物拿走。被罚停饭时,有时一天给吃一顿很少的玉米面窝头,有时干脆就不给吃了,经常饿肚子。停帐就是不许你买吃的,不许买日用品,有钱也不许花,还把你的钱都罚没了。

左晓燕还经常用行动组的犯人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放弃信仰)并以扣分、不给评劳积,减刑等手段威胁普犯为其卖命迫害法轮功学员,动手打人等,还规定法轮功学员不“转化”行动组也跟着不许睡觉,停细粮,不许买东西,挑起法轮功学员和普犯之间的矛盾,达到其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有许多早期入狱的犯人当初在看守所时接触过法轮功学员,知道大法是正法,但在邪恶的环境下为个人利益,干出了许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坏事。但也有不屈从于邪恶的压力,表示宁可不减刑也不违心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甚至在暗地里帮助法轮功学员。 

左晓燕办的服装厂是与沈阳郊区的一家服装厂合办的,由监狱出场地和人工,厂方出机器设备,并负责技术培训。因为和监狱合作免税并且人工费用极低,所以工厂也是有利可图的。监狱里的奴工产品都是在极恶劣的环境下生产出来的,起初左晓燕逼所有人学技术,表面看是为了厂家多生产产品,实际上她是另有所图,工厂开始生产不久,她就背着厂家去外面揽私活:加工桑拿浴服。表面上白天给工厂干活,下午四点一过,厂家的师傅一走,就把工厂的活停了干自己的活给自己挣钱,还用假产量欺骗厂家,挣双份的钱。就这样和工厂合作不到两年就拆伙了。左晓燕用挣来的钱购买了一些机器设备又在社会上找合作伙伴。由于不讲诚信,合作都维持不了太长时间,八监区的服装厂就是这样起家的。

服装厂的奴工劳役强度非常大,定的任务完不成就扣钱、体罚。因为生产出来的产品需要剪线头,而这活占用大量时间,因此警察就让拿到寝室去利用晚上的时间干,九点收工回去连洗漱都免了。一直到十点半或者十一点收工具(太晚了怕影响值班队长休息),剪不完用牙咬,剪不干净还罚钱。每天都让大门(犯人)看着,看守班的警察一去吃饭就赶紧偷着往寝室运。第二天再偷着运回去。曾有人说生命不息剪毛不止。有一个新从看守所到监狱的犯人,因为和大牌(犯人头)有矛盾,被队长收拾一顿,心里不平衡,晚上剪完毛后,趁着别人去洗漱时把小剪子插在肚子上自杀,结果所有同寝的人都跟着受牵连罚了许多钱。该人不但没死成还被打得很惨,最后找人花钱调走了。监狱的院子里养了许多鹿和孔雀,鹿刚来的时候晚上还得排班给它站岗,白天干了一天活,累得不行,晚上还不能睡,而且还得是她们信得过的人。表面上监狱建得很漂亮,那都是掩人耳目的东西,监狱的伙食很差,冬天吃的都是冻白菜,都是红色的,说不出来的一种味,根本就吃不进去,一桶一桶的倒掉。条件好的就自己花钱买着吃,但法轮功学员经常不让买。遇到强制转化还停饭、停帐,把接见时买的东西没收,当成奖品分给犯人还要她们感谢政府。

服装厂裁剪有时会剩下多余的布料,左晓燕全都留下了,还跟厂家说料不够。几年下来攒了不少布料,都留给自己用。

左晓燕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她不但对普通犯人狠,对法轮功学员也格外残忍,在她的带领下,八监区的警察个个都把打人、电人当成每日的正常工作,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办公室里传出劈啪的电棍声。由于使用频繁,电棍坏的很快,每隔不长时间就得换一些新的。几乎八监区的每个犯人和法轮功学员都被电过。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她还特别喜欢体罚犯人,轻则打耳光,罚站,接下来就是撅着,电棍电,批评训斥辱骂倒成了最轻的惩罚了。经常看到警务台旁或办公室门外撅一排,没有二三个小时根本不让回去干活。就这样完不成当天的产量第二天还要继续撅,经常有连撅十天半个月的摆脱不了这种恶性循环的。要是赶上有领导检查或者参观的,大门一通知立刻打发人都回去干活,表面上谁也看不出体罚来,甚至楼上楼下拿电棍都用报纸包着。但时间长了犯人也都知道是什么。更有一段时间为了达到恐怖效果,干脆报纸也不包了,直接拿上拿下给犯人施加心理压力,弄得人心惶惶,都害怕下一个被电的是自己。于是就不断的有犯人吞针或用小剪子割腕等自残事件发生,到后来有一个犯人在正月十五晚上加夜班时(当时监狱不让加班,左晓燕为了赶工期偷着加的。)上吊自杀了。为了逃避家属追究,监狱还把该人说成是精神病,对死人极尽污辱。上下活动掩盖自己的失职。就这样左晓燕还因为有犯人私下说“左教去太平房了”而大发雷霆,因这话免了几个人的减刑机会,并且在全监区大会上宣扬自己多么有人性,对家属多么有耐心,自己工作多么刻苦,表白自己出事那天从沈阳市区走来的。因为那天下大雪交通都停了。连监狱长都来了,要不他们正过年放假呢。弄得整个监区象文革时的高压,谁也不敢多说话,因为不知道谁会去告密。人际关系非常紧张,几乎每个人都处在精神崩溃的边缘。

有个法轮功学员在流水线上干活,让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帮她接杯水。第二天被告密了。接水的法轮功学员被罚了一箱方便面。法轮功学员不服,跟队长说我们并没有说别的,为什么罚我,队长说知道你没说别的,否则就不是一箱方便面的事了。完全不讲理。

法轮功学员不论在什么地方都会是一个好人,是一个值得依赖的人。警察就把转化与奴役等各个方面都连系在一起,逼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否则就受牵连,不给减刑、罚款、体罚各种手段。于是就有各种酷刑迫害发生。有一个大连法轮功学员,刚入监时被强制转化,整个人被捆成一团塞在服装厂流水线放活的木箱里。这种箱子长约一米二三,宽高都在五百公分左右,是口朝一侧放置的。因为空间有限,人被前胸贴着腿绑在一起,抬不起头来就这么窝着,怕人喊还用胶带把嘴封上。在狱警的默许下犯人头随便迫害法轮功学员,任意体罚打骂法轮功学员。服装厂的案板工的工作台是老式的,办公桌四周用布围上,遇到有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来检查的了就把人塞在桌子下面,捆成一团,还把嘴给用胶带封上。

监狱里的警察都是双重性格的人,对待犯人都是板着脸,但对有权有势的例外。每年左晓燕过生日时犯人头都会送她礼品,有一年送的是兰蔻化妆品,送什么的都有,而且每年她过生日的那天会请全监区的警察吃饭,因此还让大家感谢她:那天早收工还是沾了左教过生日的光了。其实还不是为了收礼?她不但对犯人凶,对手下的警察也一样张嘴就骂,想说什么说什么,弄得手下的警察也敢怒不敢言。新来的小队长不长时间就学得跟她一样张嘴就骂,伸手就打。她们自己都说,你们是有日子的,我们才是真正的无期,一辈子都在这了。

以上曝光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八监区还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