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救度着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三日】

一、百岁母亲的故事

我母亲现年一百零六岁,身体健康,不糊涂,能识字。日常生活能自理,走路可以不用拐杖。说起她来,还有一段故事。

文革抄家时,抄到了一个报纸剪的鞋样,上有毛泽东的头像,于是给她扣上“仇恨伟大领袖”的帽子,被遣返农村劳改。那时她六十二岁,这一去就是十八年,回城时已经是八十岁的高龄老人了。

母亲身体一直很好,就在她九十三岁时,身体出现了麻烦,常感到腹部胀痛,经医生拍片检查,诊断为沙状胆结石,胆内已充满了沙子。由于年事已高,不宜手术,只好吃药,但收效甚微。

那时我修炼法轮大法刚一年,师父为我净化了身心,受益匪浅。因此,我想让母亲也修炼法轮功。母亲说:“我都快入土了,不炼了,就看看书吧。”当时我没有告诉她,看书就能好病。从此她每周看一遍《转法轮》,我问她书里讲的是什么,她说:“有些也看不懂,看了前边,忘了后边。就知道是教人做好人的。”就这样,母亲读着读着,不知读到第几遍时,她腹部胀痛的症状都消失了,并告诉我:“药有啥吃的,我不吃药了。”经拍片,胆内的沙子不翼而飞了。我告诉她:“是慈悲的师父为你净化了身体。”

后来,她又摔过几次跤但每次拍片骨头都完好无损,大夫说她根本就不像百岁老人的骨质。经过粗略估计,我的母亲通读《转法轮》约一百四十遍。

很多人问她长寿的秘诀,说出来让人惊讶,她从不吃补品,平时主食是稀饭馒头,爱吃荤菜和腌制食品,不爱吃蔬菜。按照现代科学的说法,这些都不是健康的饮食习惯和长生之法。她自己常说一句话:“人的命,天注定。”当年她在九十三岁患病时,如果没有师父给她净化身体,她的身体状况又会如何呢?

这里说明一点,母亲在读《转法轮》一书时,根本没想过这本书能治好她的病,结果病好了。母亲这种“无求而自得”的心态符合了法轮大法的法理,大法的超常在她身上体现出来了。令人遗憾的是,由于当时自己学法不深,认为她年龄很大了,没有尽心去帮助她,教她炼功,没使她真正走上修炼道路。即使这样,伟大慈悲的师父还是给母亲净化了身心,使她今天还能够健康的活在世上。

母亲的故事使我深感师父的洪大慈悲,法轮大法的博大精深和修炼的玄妙。希望她的故事能给想幸福长寿的人们启迪,期待“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让更多的善良人看到希望和奇迹。

二、我修炼初期的一段经历

我是一名知识份子,修炼前性格胆小、懦弱、爱面子。十几年前,丈夫有了外遇。对我的伤害是不言而喻的,苦苦思索为什么这样的厄运会降临到我的头上,心中那份委屈、怨恨、妒嫉无以言表。用尽各种人的办法想超脱出来,都无济于事。为了家庭的完整,只能强忍,活得真苦真累!这样煎熬了四年。

就在我陷在情中不可自拔的时候,凑巧同事给我送来了宝书《转法轮》。读过之后,“真、善、忍”震撼着我的心灵。师父的讲法解开了我的心结,我终于明白了造成自己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人来在世上的真正目的是返本归真。要想修炼,就必须放下对情的执着,用善心对待伤害自己的人,承受痛苦才能消去业力,否则根本修炼不了。

我坚持学法、抄法、背法,用法轮大法的法理指导自己实修。不好的心冒出来,用正法理去排除。难受时我看着师父的法像说:“我一定要放下,一定能放下对情的执着。”经过了一个痛苦的魔炼过程,我终于从情的桎梏中解脱出来了。那时常有同修夸我不简单,能放下这个情。其实根本不是我不简单,是法轮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的真实展现。我体悟到,一个修炼者只要真心、用心去修,能做到用法的标准对照并实修自己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和难。如果没有师父的大法度化我,今天自己还是一个在情海中苦苦挣扎的可怜生命。是神圣的大法解救了我,改变了我;也只有大法才能从人的本质上改变一个人,而任何理论、方法、强权都不能。

三、世人觉醒

我有一个要好的同学,在校学习成绩很好。她看了《转法轮》之后说:“看这本书感觉真舒服。”她很喜欢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还喜欢看师父的经文,很认同大法。但由于害怕被迫害,一直没有走进大法中来。

劝她三退时,她说共产党坏透了。她小时候亲眼看到她叔叔(地主)被活活打死的情景。她写了全家人的三退名单。我说你一定要让他们知道三退的原因,并记住自己退出时的名字,才算数,才能得到神的护佑。她丈夫对共产党打压法轮功的那些宣传根本就不相信,只有一点迷惑不清,就是共产党所说的‘法轮功学员4.25“冲击”中南海’的问题。我给他讲了和平上访的原因和过程,并告诉他是共产党有意构陷法轮功,欺骗民众,为打压制造借口而编造的谎言,根本就不存在“冲击”中南海,整个过程平静祥和。我们一起看了神韵晚会,她目不转睛,全神贯注,赞叹到:“美极了,真好看”。

有一个亲戚是公务员,劝她三退时,先把师父的两篇经文《向世间转轮》、《不是搞政治》给她看。她仔细看完后,二话不说,马上写了三退声明。她说:“在机关工作,对共产党说假话骗人、整人、贪污腐败、欺压老百姓很了解,现在声明退出,与它划清界限,保平安。”

还有的亲戚聊天很来劲,一说到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和劝三退,就表现出不感兴趣的样子,认为与己无关。这种人经过多次耐心的讲,最后也能达到“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认识,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又没什么危险,那就起个名字退了吧。”

在这场持续十一年的迫害中,我的亲人受到共产党的迫害最深。他们从开始的害怕、不理解到现在敢对上门骚扰的警察说:“六四、镇压法轮功都是错的,你们做事要多考虑,不要上面叫你干啥你就干啥。”这其中溶入了大法的慈悲和真相的力量,他们本性在复苏,选择站在正义的一边,才让这场残酷的迫害越来越难以维系,法正人间的时刻越来越近。

我将更努力的做好讲真相救人的大事,拿出修炼初期放下执着的决心和坚定,兑现史前大愿,抓紧救度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