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警纵容犯人犯罪的手段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三日】在中共监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狱警大都不亲自动手,而是指使和纵容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我们借助一个案例来曝光恶警的纵容手段。

山东省平度市金华元种业有限公司会计陈振波因散发真相材料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被非法抓捕,后被劫持到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她在劳教所受到了警察指使的犯人极为凶残的迫害。陈振波初进劳教所,就被采取饥饿、不许上厕所、洗漱等手段的迫害,并被逼在厕所靠着便盆坐小凳面壁,不许睡觉,稍一迷糊,包夹就敲面盆惊醒她。

严格地说,在中共监牢中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都有警察背后的指使。就象陈振波所遭受的这些,没有警察的指使可能吗?不让住房间却让在厕所里面壁,何况还必须有对她实施监控的包夹人员呢。迫害她的刘文蓉直言不讳地对她说:现在老大和赵二还没给我太大的压力,后面压力大了,我对你也不客气。

刘文蓉所指的老大与赵二,即二大队大队长赵文辉和副大队长赵丽丽。那么老大是怎么给刘文蓉压力的呢?有一次,劳教人员洗澡,刘文蓉说:“赵大队,我也要洗澡。”赵文辉阴声怪气地说:“你就知道洗澡!”言外之意她没把陈振波打转化。 刘文蓉当然知道老大的意思了,回转身就用脚对被打倒在厕所地上的陈振波用力踩了下去,并对另一包夹王付琴说:“好好跟我学着点,就是叫你来学习的,人不狠,站不稳。”

老大如此,那赵二毫不逊色。曾有一个监管陈振波的包夹叫王倩,自从包夹陈振波接连三个月都没打过她,而且把自己定的东西给她吃。赵丽丽很生气,在周记批语上写道:“你对法轮功好,对自己不利。”王倩从此开始打陈振波了,有一次趁没人偷偷对陈振波说:“你不要和赵二说我对你好,别说我没打你。”

对陈振波折磨最残忍的是姜丽霞和孙丹丹。有一次陈振波被折磨的头倒地,扎在厕所拉门轨道上,自己无力起来。姜丽霞过后对赵丽丽说起这事,以表现自己打人的成绩,赵丽丽很高兴地笑笑。姜丽霞、孙丹丹每次把陈振波打昏后,老大赵文辉都会从劳教所外给她二人买馅饼奖励,赵丽丽则给她们买辣椒酱。有次为了加重对陈振波的折磨,赵文辉特意买了一个烧鸡鼓励她俩。

在劳教所,犯人能吃到队长鼓励的烧鸡,那可真是莫大的荣幸和满足。这两个女人果然不负老大的期望,对陈振波展开了非常恶毒的迫害。晚上,二人就来到厕所,扒掉了陈振波的棉袄和毛衣,上身只穿秋衣和单层的劳教服,又开窗、开门。并明确说明是警察叫脱的,不脱她俩就加刑。当时外面正下着大雪,北风呼啸,孙丹丹说:“你不是不转化吗?我们已换上鞋伺候你了。”她们逼陈振波在一块三十公分的地面砖上站军姿。接着就用脚踢头、后背、前胸、乳房、阴部,并用拳头打。姜丽霞咬着牙两手撕着陈振波的头发用力拽,用鞋底打胳膊、脸,用笤帚打头,不住劲地往陈振波脸上吐痰。

这样的折磨持续半个月:不让吃饭,几天给一口馒头吃,并且把这口馒头先在厕所地上擦擦再给她吃;不让睡觉,有时昏了就不知二人怎么打的了,醒后只感到浑身疼;不让喝水;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陈振波曾经四十几天没大便。

据一个劳教人员说,陈振波有次昏了后,孙丹丹又在她身上跺了四十多脚。因为不让她睡觉,半个月的时间,头脑昏昏沉沉,脑袋把厕所的地、墙、便盆和一把椅子几乎撞遍了。有时昏倒,用水泼不醒拖不起来的时候,孙丹丹就把她的头按到和脚的位置对齐,用脚跺她的后背和头,用钩毛衣的钩针扎她的头部;已经肿了的脚被扎得流水;右耳前边脆骨被扎透;拖不起来时后背被她用钩针划了两条沟。

狱警鼓励犯人行恶的手法很多,看看另一个被纵容的犯人怎么说的吧。

有一次陈振波被打的很厉害,她趁着还没被打晕,就大喊救命。犯人王玮用手硬扭着她已经歪了的头,拧她长期麻疼的左胳膊,并说:“老大说你是装的,我打你,你在里面喊,出去老大看着我就笑;不打你,就拉着脸老长。”在劳教所,大队长的态度就是这样影响着其指使的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行凶的。

在劳教所这样的黑窝,泯灭人性的警察还真的是大有人在。这些人也在一定的程度上纵容着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最初,刘文蓉毒打陈振波时,陈振波听到警察周红梅在外间做饭,就喊她进来,说刘文蓉打她。这个周红梅用诡秘的眼神看着她说:“打你来吗?有伤吗?谁做证?”而大队长赵文辉听到陈振波被打的喊声不但不管,还故意把窗子关上,出去时把里门外门都带上,以避免被打的声音传出去。

有一次陈振波被打的很厉害,大喊救命。一个值班的财务科姓张的警察推门进去恶狠狠地大叫:“你到窗户跟前喊,看谁能来救你。”有次警察郑锦霞值班,听到陈振波的哭声,竟邪恶地说:“准备好臭裤头、臭袜子,再哭就给她堵嘴。”整个一个月陈振波就被逼坐在门后的尿桶跟前,三、四天的尿桶打开盖靠在她身上,最热的夏天还故意关门关窗。

警察对犯人的纵容还反映在利用加减期对这些打手进行的鼓励和惩罚上。

陈振波曾给劳教所的政委王军写了一封信,揭露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忍迫害。她的这一行为招来了赵文辉和赵丽丽的报复,她们以包夹没控制住她写信的理由,给包夹她的犯人每人加刑三天。

另一个被狱警利用的犯人赵四妮曾不让陈振波小便。有一次陈振波看到她出去了,就赶紧小便。赵四妮听到声音就回来了,打了另一个包夹张艳艳一拳说:“她尿尿你为什么不管!”警察夏丽进来气愤地对赵四妮说:“你干什么去了!你为什么不坐在便盆上。”并据此给张艳艳扣了分。

这就是中国劳教所的现状。利用犯人做迫害的工具暴露的正是警察的罪恶。可是这些做恶的警察他们难道不是中共利用的迫害工具吗?这样的纵容又岂止发生在一个劳教所里?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全面而彻底地暴露了中共的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