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重视发正念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三日】我是闭着修的大法弟子,修炼大法有十多个年头了,也算是个老大法弟子了。说起来自己感到很汗颜,我对自己的修炼状态并不满意。没修炼前就很认可孔子的中庸思想(儒家思想),不靠前,也不落后,取中。这种思想在常人中能经常立于不败之地。但对修炼人来讲,就不能和常人的标准一样要求。因为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的觉者,修成神。所以要勇猛精進,去掉一切执著的人心。自己修炼后这种中庸思想还影响着我,使我有时缺少修炼的紧迫感。

由于去年有闲暇时间,自己放松自己,没完全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学法不入心,发正念重视不够,总认为自己发正念没有多大威力,自己的能量场不够强。所以发正念如走过场,思想不集中,有时出现发困,倒掌。讲真相时紧时松。三件事也在做,但都大打折扣。实际上就是没有真正的信师信法,没有真正的正念正行。

去年“五一”快九十岁的父亲摔了一跤,不能行走,我回家照顾一段时间,由于自己学法不深,照顾父亲期间混同一般常人,受到很大干扰。每天不能保证四个整点发正念,讲真相也不到位,各种心都出来了。怕心、爱面子心,虚荣心,妒嫉心,求安逸心,执著生死关的心都出来了。这时自己的心性已经降到常人的位置上了。本来旧势力无孔不入,自己思想上出来这么多漏,邪恶能不钻空子吗?

五一后我从父亲那回到自己家,同修都说,你怎么瘦了,脸色也不好看。同修的话并没有引起我的重视。由于亲情的原因,去年五一到十一,我穿梭于自己和父亲家(相距一百五十公里),四至五次。十一后回到自己家。同修见到我都吃了一惊说:“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是不是常人那种糖尿病啊!”我听到后感到还真象,因为我也有口渴,多欲,多尿,明显消瘦的症状(我的工作是医疗这一行的)。体重下降了二十多斤,这不就是糖尿病吗?别的同修说:这是假相,因为九九年七二零前,师尊就把我们的身体给净化了,病业都推出去了。这不是病,是旧势力看你有漏,对你進行迫害。要多学法,加大发正念的力度。

同修的提醒使我想起师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文中讲到:“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没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就认为没有功能。但是无论能否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动真念时都是威力强大的。”师父不就是在告诉我吗?我就是要听师父的,不折不扣的按照师父的要求,但是能否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一定要照师父的安排去做,真正的信师信法,也就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过去的一段时间,就是没听师父的话,不认真发正念,结果让邪恶钻了空子,出现了严重的病业,也给大法造成了不良的影响。我丈夫原来并不反对我修炼,一看我瘦成这个样,就说是炼功炼的。在周围同修的帮助下,加上自己看到《明慧周刊》上登的同修关于过病业关的文章的启发,我认识到是我自己求来的难和关。我就按师父的要求和安排排除一切干扰,信师信法,认真做好三件事。特别重视发正念。

因为自己以前不重视发正念,不但自己的空间场不干净,也干扰了同修的空间场,导致受邪恶的干扰。每天学一至二讲《转法轮》外,一周两次集体学法。晚上抽时间看师父的《对澳洲学员讲法》和听济南、广州讲法。加强整点发正念的次数。自己尽量做到发正念集中精力,头脑绝对清醒、理智,念力集中、强大,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的唯我独尊的气势。现在我能做到每天六至十次发正念,并且加长发正念时间。现在我发正念时,感觉周身被能量包裹着,非常强大的感觉。随着自己心性的提高,病业状态也消下去了。

同修们,真是要重视发正念,尤其象我这样表面空间没表现出功能的,更要重视发正念。发正念是师父告诉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必须做到的三件事的其中之一。三件事都要做好,协调好。正法接近尾声,时间紧迫,自己的体会写出来,给自己和同修一个小小的警示,共同精進,随师父回家。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