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收集街道、社区人员姓名及电话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三日】现在各地区街道正在办理人口普查,有些细心的同修借此机会收集了一些街道、社区人员的姓名和电话,以便讲真相,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目前最新黄页中可查到的街道和社区的电话很少,邪党也怕大法弟子把它曝光,所以不敢公开联系方式。平时办事找他们要电话,他们也非常谨小慎微,仔细询问你要办什么事情,敷衍不给号码,或给错误的号码。其实很多街道、社区的工作人员都是监视、给恶警提供迫害大法弟子信息的直接参与者,很多大法弟子被绑架时,因为无法得到最基层——街道、派出所的号码,而使海内外的真相电话打不过来。

如同修赵云鹏被绑架事件中,发给海外的电话号码是旧号码,海外电话不能及时打進来,同修在留言中说“救人如救火,赶快把电话号码找到,错过了第一营救时间就错过了最佳时机”,结果还是因为调查不及时准确而错过了。揭露邪恶时,也因无法提供相关人员姓名和电话,而使文章力度和真实性不够。

很多街道的工作人员因不了解真相或为利益所诱,都把迫害法轮功作为平时工作的重点,同修们在讲真相时被恶人构陷,也多是这些街道、社区人员所为。如前一段时间大法弟子赵云鹏、刘占山、刑亚丽被绑架的事件,都是被这些街道、社区、低保等人员恶意构陷的。据说北京地区街道提供一个构陷大法弟子的消息可得到1万元的奖赏。所以,能够得到这些基层迫害大法弟子人员的信息是非常重要的,越详细越好。

下面仅举两个详细揭露恶人的例子。

锦州教养院恶警白金龙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同修利用各种方式详细调查到了白金龙的警号、摩托车牌号、照片、家庭住址、家庭关系,在他家周围发放了大量粘贴,上有白金龙的照片、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白金龙看到自己的恶行败露后,来不及把每张粘贴撕下来,就用小刀把自己的照片划掉了。他虽然划掉了照片,但划不掉内心的恐惧,从那之后的很长时间,白金龙到单位之后还要戴着一个小时摩托车头盔,可见详细揭露他起到了强大的震慑力。后来白金龙所在的大队和教养院被同修的正念解体了,这不能说与详细调查、揭露恶人恶行无关。

锦州市反×教协会会长王辉也对大法弟子犯下了罪行累累,同修们通过各种渠道得到了王辉、王辉妻子和孩子的详细信息,在其居住的小区传了一次真相。王辉知道后非常害怕自己的恶行被邻里朋友知道,在周围调查有谁看到了真相资料,言外之意有谁知道了他的恶行。可见恶人内心是非常恐惧的,到现在他也不知道法轮功是怎么摸清他的情况的。

这次人口普查给我们提供了调查、收集恶人的很好机会,也希望有其他能力的同修能够尽自己所能搜集相关信息,如恶人的姓名、住址、电话、照片、家庭成员等,总之我们揭露的越详细,就越有力度,震慑邪恶的力量就越大。希望锦州及周边县区的所有同修,能抓住时机把调查重视起来。

同修在调查时可智慧的去做,如果自家的人口登记已完毕,也可以登记的信息有出入,或登记的电话变更等适当的理由再找社区;唠点常人话,问问家在哪住啊,现在街道书记是谁啊等,届时收集人员姓名和电话。

这是一次整体配合的重要环节,有同修说的真好,他说“学了新讲法,明白了一个理,要在整体配合中提高自己了,无条件配合整体”。这不正是提高的好机会吗?

希望同修们能在小组学法时讨论一下,毕竟一个人或几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发挥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才是威力强大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