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沂蒙“官匪”恶行面面观(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三十日】沂蒙山区的官匪暴徒在对当地法轮功学员无度行恶中,除了在精神和肉体上摧残法轮功学员,还从经济上盘剥掠夺,恶徒们恨不得将法轮功学员的财产罚光、扣光、抢光、卖光,无所不用其极。被无理抢夺一空的法轮功学员有的为了糊口活命不得不四处讨饭啊!

一、蒙阴县联城乡派出所欺凌村妇连续讹诈其家人血汗钱

宋增荣,女,四十多岁,家住蒙阴县联城乡李家北山,是一位普通的农家妇女。九九年底宋增荣和孔祥英几经辗转来到北京,到了天安门广场后还没想到应该怎么做,就被天安门广场派出所的人绑架到派出所,第二天被蒙阴公安局局长等人劫持回蒙阴。宋增荣回来的当天晚上被蒙阴电视台的记者在公安局录像,放在蒙阴新闻里播放,恶党人员借机污蔑大法。录像以后联城派出所的警察把宋增荣等法轮功学员带回派出所,数九寒天恶警扒掉宋增荣和孔祥英的棉衣,把她们铐在树上冻,半夜开始非法审问她们,审完后又把她们吊在树上。 第二天送宋增荣和孔祥英去看守所前,联城派出所的所长公延松、副所长冯大鹏、指导员艾伟、恶警田烈刚(现已改名为田鹏川)、王伟逼迫她们污蔑师父和大法,她们没有那样做,而是心平气和的对他们说:“修炼法轮大法使人强身健体、道德回升,对修炼者有百利而无一害。”联城乡派出所所长公延松气急败坏的说;“这两个人顽固不化,押他们游街示众。”她俩每人被两个警察戴上手铐架着胳膊、按着头游街示众步行一里远,对她们的亲朋好友造成极大的精神创伤。

宋增荣和孔祥英被游街示众的录像在联城电视台连续播放一星期。她们家人在此期间担惊受怕,宋增荣的父母和婆母自她被关押后整日哭泣、不吃饭,担心她挨打、挨骂受折磨,宋增荣的丈夫四处托人天天打听消息,吃不进饭去,急得精神恍惚,有一次骑车回家摔倒在路边一棵歪倒的树上,左眼差点被树杈刮瞎。在宋增荣被非法刑拘快满一个月时,联城乡政府“六一零”、派出所逼迫其丈夫交一万二千元,不交钱就不放人回家,丈夫被逼无奈交钱换人。 第二年正月初七,宋增荣又被联城乡派出所骗去,说是联名上访签名有她,扣在派出所十天左右。后宋增荣被送到乡政府车库非法关押,联城乡书记朱培森、政法书记冀祯余,其他有冯玉海、姚作明、吕济刚、王义福及乡政员数十人参与对她的迫害,并哄骗其丈夫交罚款二千元。钱交上后他们并没有放人,而是继续非法关押十多天后才让她回家,三天后又通知宋增荣到乡政府参加洗脑班,并逼迫交洗脑费三百一十元,宋增荣又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 从九九年“七·二零”到二零零三年间,宋增荣被非法抄家十多次。在这期间乡政府、“六一零”在农忙季节,以各种名义如挖电线杆坑、扫大街、挖树穴等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也借机离间法轮功学员和亲人的关系。在逢年过节时,法轮功学员往往受到联城乡政府人员的骚扰。

二、蒙阴县桃墟镇恶徒将教师毒打昏死还用“开除公职”威逼家属交保证金

王吉秀,蒙阴县桃墟镇刘庄联小小学教师。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三日进京上访,正月十四日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非法抓捕后关押进铁笼里,不给吃喝。后被蒙阴公安恶警从北京押送回到蒙阴,在蒙阴县“六一零”(位于下岗一条街老职业中专校园内)遭受残酷迫害。

蒙阴县“六一零”头目类延成等人便指使打手们用手铐把王吉秀的双手和双腿在腿弯处交叉着铐在一起。王吉秀站不起来、坐不下,只能头朝地、大弯腰站在地上,且不时地有“六一零”打手在旁边训斥、打骂。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听到有人大喝一声:“王吉秀,你看谁来了?”王吉秀没抬头。恶人见她没抬头,勃然大怒,用穿皮鞋的大脚猛地踢在她头上。从此以后,县“六一零”房思敏等恶人指使打手们不让她睡觉、不让上厕所,一天罚站十几个小时。几天后王吉秀被折腾的拉肚子,多次要求上厕所,打手们不予理睬,一打手还冷嘲热讽的说:“你不是能忍吗?你还是忍着点吧!”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大、小便全撒在棉裤里,寒冬腊月天,其中的滋味可想而知。因为不让上厕所,王吉秀不再吃饭。

县“六一零”副主任邢献英、小头目房思敏等一群恶人以王吉秀不配合工作为由加重迫害:邢献英凶狠的连续抽了她很多耳光,房思敏等一群恶人对她拳打脚踢,象踢皮球似的把她踢来踢去,头撞到水泥墙上,疼的她死去活来。之后几天里,她再也不能动弹了。 约二月初三,县“六一零”恶人找来大夫,经全面查体后大夫说:已经不行了。县“六一零”头目类延成怕承担责任,通知王吉秀的家人把她送进医院。

王吉秀回到家中身体仍极度虚弱。即使这样恶徒们仍不放过她。县“六一零”洗脑班勒索五千元所谓的“保证金”;原桃墟镇副镇长邪党暴徒莫光利等人上门索要罚款,说是上北京得罚款一万五千元。因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王吉秀的丈夫要求把桃墟镇拖欠教师的工资单据顶上,莫光利硬是不同意,说什么“各账各算”。王吉秀的丈夫被逼无奈,借遍了同学、朋友的钱才交上桃墟镇一万五千元罚款。县“六一零”洗脑班勒索了五千元“保证金”后仍不罢休,逼迫王吉秀再去“六一零”洗脑班“转化”,否则“劳教”并开除王吉秀丈夫的工作。王吉秀后连遭迫害,无奈流离失所。此后多年的工资被县“六一零”扣发,蒙阴县桃墟镇刘庄联小小学的几位校长因恶党的“连坐”政策无辜受到处分。

三、临沂市六一零扣压工资要挟退休老干部写保证书

郑雁斌(临沂市丝绸公司退休老干部)、刘秀兰(临沂市物资局退休老干部,曾任:物资局工会主席、托儿所所长等)夫妇,都是近70岁的老人。 二零零零年,郑雁斌、刘秀兰及其女儿郑云涛三人,因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关押在临沂市大岭拘留所半个月后,刘秀兰又被非法关押在“物资局招待所”继续迫害,被非法软禁长达三四个月之久。黄历新年都不让回家,天天逼她“转化”。在极度承受后,刘被迫撞墙抗议,差点出现生命危险,才得以释放。 郑雁斌及其女儿从拘留所回来后,也受到610及单位的严密监控。人身自由受到限制、剥夺了他们的经济来源。 恶人对郑雁斌、刘秀兰在经济方面的剥夺:刚开始时,大约还发80-100元左右的生活费,后来,连这一点点的生活费也不给了。这期间,610的闫志刚等恶人还强迫他们到“临沂市沂州宾馆”的洗脑班“转化”。2002年间又要将这对老人送往“临沂市水利技校洗脑班”迫害。为躲避恶人的骚扰与迫害,两位老人被迫流离失所。

2002年元旦,多次遭摧残的郑云涛又被绑架到“临沂市水利技校内的洗脑班”。在洗脑班里,郑遭到非人的折磨。610闫志刚等恶棍,又要绑郑雁斌和刘秀兰两位老人,被迫无奈,流落他乡,至今没有下落、音信。 2006年下半年,工资改革,劳保部门通知郑雁斌、刘秀兰的家人,将二位老人的“旧工资卡”拿去,得更换“新工资卡”,顺便给补发新工资(大约14万元左右),那时,正巧罗干来临沂密谋迫害大法学员的毒招,除了将以前进过洗脑班的学员从新抓回来“转化”外,对这两位老人的迫害加重了。610的闫志刚亲自下令,不准发给他们工资,并让他们的家人寻找这两位老人的下落。闫志刚说什么:让这两位老人回来,写完“保证书”后,认个错,才能发给他们工资。 如今,两位老人已有5年之久流落在外。

四、蒙阴县旧寨乡以“政府行为”光天化日劫空一家三代家产

法轮功学员马福民是蒙阴县旧寨乡的一名小学教师,中级职称,从教三十二年,时年50多岁。曾被山东省临沂市授予“模范教师”称号,市骨干教师,多次获县级表彰。

2000年黄历正月十三日,由中共旧寨乡纪检书记刘少武带领党委、政府工作人员23人,动用三辆卡车,将其三代人积攒的家产洗劫一空。后来又说是因为其妻子联络他人签名而抄家。所有的家电类,木制家具,缝纫机,液化气灶具,生活资料,准备盖房子和给子女做家具的最优质的木材--楸木板材5方有余全部被抢走,包括小到价值4元的小电子闹钟。甚至积攒多年的棉花、剪了两茬的兔毛,花生种子,豆饼,部份长毛兔,自行车,小推车,连孩子学英语用的录音机全部抢劫走。整整装了三卡车,抄家没收家产价值达2万余元。只剩下了几件衣服和五十年代盖的破草房。屋里屋外一片狼藉,不堪入目。他家只好在盆上放一“盖顶”当吃饭桌,用砖头支一块建兔窝用的木板放碗具,用木墩子当板凳。

这明明是抄家,而乡政府主要人员不让说是抄家。那就是光天化日下的抢劫!当时乡政府有的人员说什么:“这是政府行为,不存在违法。”不知这是什么政府鼓励的行为?

后来马福民和妻子双双被关进“重点学习班”,遭受精神和肉体上的摧残。他们被迫害期间,马福民除两次被逼交5400元人民币外,2000年2-5月,4个月的工资全部被扣发,连生活费也不给。6月以后,每月只给200元生活费。从中还要扣除养老保险金、党费、各种名目的义务资助,以及报刊、杂志款,实则发到手的不足150元。至今工资还在继续扣。为此马福民于2000年年底,三次向乡党委提出停止扣发工资,并指出“抄家”和扣工资是违法的,同时递交了书面要求信。当局根本置之不理。连书记都不让见。马福民无奈,只好到县里反映个人情况,并以挂号信的形式给县委书记宋法亮和代县长张广敬寄去个人情况反映信,结果仍是石沉大海。截止2000年底,当局从马福民一个身上逼交5400元,工资扣除6784元,妻子被逼交900元,抄家没收家产价值达2万元,总计达33000余元。马福民一家几乎到了无法生存的地步。当时一个上大学的孩子和一个上初中的孩子的学业陷于困境。

五、临沂市卫生系统非法扣除职工集资款养老金充当恶徒“行恶费”

孙运娟(临沂市胸科医院退休职工,60多岁)、李修梅(是临沂市中心血站职工,40多岁)。孙运娟因为曾经担任过炼功点的辅导员,成了临沂市610重点迫害的对象。李修梅,因为血站前任站长郝培来是个凶狠、残暴,五毒俱全、毫无人性的恶棍。她们两位均受到了难以想象的迫害。 自99年以来,卫生系统在临沂市610闫志刚、庄廷敦,王纪山等恶人的指使下,以卫生局前任局长马自力(杨荣三)为首的,副局长牛兆英亲自挂帅,临沂市中心血站前任站长郝培来、胸科医院前任院长谢金洲、和现任院长周某等人,都亲自参与了迫害。其中,郝培来在整个迫害中凶狠、残暴,毫无人性。 孙、李多次被拘留、非法关押,强行绑架到“转化班”、洗脑班等地迫害外,还剥夺工作权利,断绝经济来源,非法扣除在单位的集资款、养老保险金、过节费及其它待遇、工资及各种钱款等。还有,所有这几年610、卫生局各种办班费用(包括:孙、李在罗庄民兵训练基地被痞子折磨、挨打,还得支付给痞子打人的费用)、沂州宾馆、党校、水利技校洗脑班、拘留所、看守所等地办班费用。及向北京几到处寻找、抓捕费用。所有恶人的费用。均让孙、李拿。此外,大搞“株连”迫害,无法无天。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正在家中干家务活的孙,突然被胸科医院的人诱骗上车,拉到临沂市沂州宾馆“软禁”起来了。正在上班的李,被郝培来为首的血站的恶人,突然叫出工作现场后,绑架,塞进车里,拉到沂州宾馆也“非法软禁”起来了。牛兆英亲自上阵,安风华主持,血站和胸科医院的工会等部门人员看管,沂州派出所警察把守。还逼迫孙、李的家人陪床,不得离开半步。明确告诉她们两位:一天不“转化”,一天不放人。所有办班费用(包括:租赁房间,住宿、陪同人员的吃住、和个人的住宿等费用)全部让她们承担。每天近300元的高额惩罚。血站和胸科医院的郝培来和谢金洲,当时就扣罚她们的集资款、工资、退休保险金等款项。 孙运娟因为曾经担任过炼功点的负责人,成了市里的重点迫害对象。在临沂市地委党校办班期间,除了610的闫志刚、王建平参与迫害外,政法委书记、组织部副部长王纪山亲自上阵逼她“转化”。把她与李单独非法关押,不许见面、不许与其他学员接触,软禁在各自的屋里,连打饭、吃饭、上厕所都被人跟踪、监视。所有的办班费用,包括所有监控人员的吃住、610办班费用都强迫学员自己拿,在单位有工作的由单位强行扣除,没有单位的,由单位负责,责令学员的家人拿,(每人每月1500元左右)逼迫被非法关押的学员“转化”。

六、蒙阴县桃墟镇暴徒打罚百姓短时间非法掠夺罚金100多万元

九九年七二零后不久,蒙阴县原桃墟镇党委书记蒋永健,和他的同案犯──原桃墟镇镇长刘星世,立即策划并带领镇政府及所辖机关的打手,对全镇的大法学员进行了疯狂的迫害。对大法学员实行无人性的摧残毒打,打时关闭电灯,用布把学员头蒙住。仅2000年2月1─2日(古历),被他们疯狂毒打的就有150多人。打前这帮家伙先到饭店喝酒,然后行凶。木棍、警棍、椅子、板、鲜竹竿等成了他们打人的凶器,打时不分部位,不分男女老少,有的被打得口鼻流血,面部血肿,眼睛失明。当时就有6人被打得失去知觉,昏迷过去。这些恶徒还把头盔叩在学员头上用棍子猛击头盔;往头上浇凉水把全身棉衣湿透后拉到阴暗处冷冻。打完后还高额罚款,付不上的继续毒打,真是残暴无人性。仅一次罚款就达70多万元,150多人中,普通班每人被罚每人4千元,其中15人被罚款8千元,连老人、残疾人都不放过。罚完后原先写给的收条全部被收回毁掉。

洗脑班、派出所或是看守所,利用其家人想早点让其脱离痛苦的心理,强迫家人交巨额罚款,不交就一直关押、奴役、酷刑折磨,甚至送劳教、判刑、迫害致死。很多法轮功学员的家庭被抢劫得家徒四壁,欠债累累,生活都难以维持,尚未成年的孩子被迫辍学外出打工还债。更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妻离子散,落下老人没人赡养,小孩无人照顾。据不完全统计,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后的短时间内,全镇一千多名学员被强迫罚款至少一百零六万七千五百九十六元,(不包括非法抄家的物品)。

然而桃墟镇党委政府的这一暴行,却得到蒙阴县委、临沂市委的重视与“表扬”。桃墟镇因此在全县市成了迫害法轮功的“榜样”,一时成为全县市学习的重点,在全县各乡镇进行推广和效仿。“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成了被打击的对象,无视法律的血腥暴徒却成了被学习的榜样,这就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真实写照。

七、蒙阴县桃墟镇蛮横没收村民生意小店导致其老母亲惊吓病逝

类成勇,家住桃墟镇家住闫庄东山,他在205国道边开了一个钢筋、铁皮之类的小店很红火。他的母亲原来有病,学法炼功后好了。2001年6月份邪恶之徒到他家抄家,翻箱倒柜、连抢带拿,大法书、讲法录音带都抄走。他母亲哪见过这样的场面,吓得犯了病。没有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她又不识字,不能学法了,不久就离开人世。类成勇深知法轮大法好,母亲被邪恶之徒迫害死了。他把车上的磁带都换上了揭露江泽民迫害大法的磁带。结果被蒙阴的公安截住,同时被抓的还有周家庄的两位功友。两位功友关在610,类成勇被毒打差点丧命,以后被判刑五年,价值几万元的小店被镇上没收。

八、蒙阴县桃墟镇村霸干部狗仗人势拍卖残疾人家底子迫其四处讨饭活命

王光起,男,50多岁,蒙阴县桃墟镇九泉峪村人。他过去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是个在死亡路上等时间的人。得法后身体有了很大好转、能够站起来走动了,还能干一点轻微的活儿了。对他来说已是想都不敢想的极大幸运了。

二零零二年,为了给大法和师父讨回公道,王光起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被绑架,后由派出所副所长李长祥、镇610头目石运端、本村书记方国明到北京将其押回镇派出所,途中石运端竟说:“我们花5000元钱,雇黑社会的人把你杀了,就人不知鬼不觉的在人间消失了,也没人知道是我们干的。” 到派出所后,刁传军把王光起面朝墙铐着。一人在他身后说:你们把坑挖好了吗?另一人回答说挖了一米多深了。它们是想把他活埋在蒙山上。可能怕走漏风声,它们又做了另外的安排,将他转到镇上关押7天放回家。石运端、王兆洋、李向岩、方国明把他家仅有的财产:锅、碗、瓢、盆、壶、刀全砸碎了,二斤煎饼撕的粉碎撒在山坡上。(除了这些,他家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王光起二十几年来由于残疾生活不能自理;他大哥幼年瘫痪,大哥住的房子还不值镇书记刘元德的烟钱,说是“房子”其实就是用石头垒了个四方框,上面盖了一块塑料布,身下铺了两把草,身上盖了一床几十年的破烂被,跟前放了一个吃饭的碗。这就是他们家所有的财产。这就是市里有名的“文明村”的百姓生活。)

石运端、方国明指挥人把他们的房门、窗户用石头堵起来,方国明还派人轮流看守着不让王光起出来,甚至于不让人给他送饭、送水。这时王光起已被折磨的不能站立了。方国明天天在村里的大喇叭上喊:谁给王光起送吃送喝就处理谁,把他饿死在屋子里。后来王光起说,也不知是哪个好心的乡亲偷偷给他放上几个煎饼和水,才使他度过了这二十几天的难关。 方国明还自作主张把王光起的口粮田、菜园都没收了。价值一万五千元的栗子园没收拍卖了。王光起走投无路,只好撑着残疾的身体到处要饭来保住他大哥的命,其间他得到了亲朋好友的一些帮助。但事到如今,王光起依然未有一寸土地。在处理这些事的同时,因不修炼的二哥揭露了中共党徒的邪恶暴行,镇610的李振国、王兆洋就对他拳打脚踢,两人又抓着他的膀子,两手猛劲掐着他的脖子,使他窒息了很长时间,造成身心极大痛苦,最后还罚了他2000元钱。真是欺人太甚!

九、蒙阴县610及垛庄镇邪恶之徒劫持人质敲诈钱财不留字据

蒙阴县垛庄镇两个书记崔建华、胡守东在位时,对法轮功迫害不停,纵容手下恶徒们抄家绑架敲诈勒索勒索,肆意横行乡里,仅举几例。

2006年1月5号晚9点,垛庄镇610勾结蒙阴县610及垛庄镇政府、垛庄派出所邪恶之徒绑架大法弟子刘双兰、巩全荣到垛庄派出所。恶徒把刘双兰家所有的大法资料、师父法像等抢劫一空。刘双兰、巩全荣在垛庄派出所遭到恶徒的殴打折磨,蒙阴县公安局610打手王伟等人揪着她们头发,往墙上撞至头破血流。 刘双兰被非法关押10天左右、勒索五千元放回。巩全荣被转关到临沂市沂南看守所,后非法劳教两年,2006年1月24日被关入济南女子劳教所。

2006年1月5号,垛庄镇610、蒙阴县610、垛庄镇政府、垛庄派出所恶徒窜至大法弟子刘兴琳家,抄走了大法资料、师父法像等,同时绑架了刘兴琳,刘兴琳的丈夫抗议迫害,遭垛庄派出所副所长宋增强等人毒打。后恶人勒索刘兴琳家7000元后将她放回。

2006年1月6日,一伙蒙阴县610及垛庄镇政府恶人,以走访为名闯入垛庄镇大法弟子刘庆莲家中,强行抢走了她的电视机、录音机、放像机和所有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等。刘庆莲走脱,有家不能回。 恶徒抓不到刘庆莲,竟把她正在垛庄化纤厂上班的两个女儿张大陆、张小陆劫持当人质。垛庄派出所副所长宋增强、蒙阴县公安局610 打手王伟对张大陆、张小陆大打出手,张大陆被王伟打耳光20下,被强行扒去棉袄只穿羊毛衫铐在垛庄镇大院的树上冻。张小陆被恶人非法关押10天、勒索五千后放回,张大陆被恶人非法关押20天、勒索一万元后放回。 刘庆莲曾于1999年12月到北京证实法,被垛庄镇政府人员劫持回本地,当时的副镇长李秀福、司法所所长刘相雨指挥恶人刘元进等殴打刘庆莲,并非法关押刘庆莲40天、罚款一万元才将她放回。 2003年7.20日,刘庆莲16岁的女儿张大陆自制“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走上天安门和平请愿,被蒙阴县610类延成(现已调离)等人带回关押,610 恶徒叫嚣要罚款一万五千元,否则劳教两年。张大陆不修炼的爸爸去看女儿,结果被非法关押10天。在恶徒的威胁恐吓下,家人东借西凑了一万五千元,610 才把张大陆放回家。 以上被恶徒勒索的款项上均未留任字据。

2006年4月4日,垛庄镇杜家岭村大法弟子张德存因恶人举报,被垛庄镇政府、派出所、610一伙不法之徒非法抄家,连家中装糠的袋子都翻了个遍,家中的全部存款(8千元)被抢走,张德存被非法劫持在垛庄镇派出所,家中两位八十多岁的老人饱受惊吓,恶党人员的强盗行为给全家人造成伤害。

2006年4月4日,西垛庄村大法弟子鲁兴荣因向本镇瓦子坪村李因功其妻讲真相,被恶人李因功举报。由垛庄镇610头目李光带领派出所。镇政府一伙恶党暴徒闯入鲁兴荣家中非法抄家,把家中多年积攒的全部存折4万多元及身份证抢走。抄家时鲁兴荣夫妇都未在家,家中只有一个学生。当天下午就从银行取走1万5千元,其余被强行冻结。夫妻二人被强行带到垛庄镇派出所非法关押,恶党这种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抢劫行为给全家人造成巨大伤害

2006年4月29日,蒙阴县垛庄镇610头目李广带领3名派出所恶警,闯入垛庄镇大法弟子刘长瑞家,把刘长瑞家中仅有的3000元的存折抢走,并将刘长瑞绑架到垛庄镇派出所。第二天,恶徒又以劳教威胁,勒索家属2000元现金后才放人。 勒索款项没留任字据。在几年的迫害中,大法弟子刘长瑞至今共被恶徒勒索三万三千元。

法轮功学员公茂成,蒙阴县供电局职工。二零零六年九月七日早八点多,公茂成正在垛庄供电站值班,突然被垛庄镇派出所所长孙良山绑架。他甚至连工作服都没换下来就被拉走了,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四十七天。恶警对他进行了毒打和残酷折磨,每二十四小时换一个地方,在每个地方都遭到了毒打。特别是在县刑警队的那二十四小时里,恶警在他头上套上黑塑料袋,然后毒打,把他打的口鼻流血,直到昏倒在地还不罢休。期间还把他两手倒背铐,吊在暖气管子上,双脚尖刚刚触地,一吊就是二十四小时。又逼他坐老虎凳、老虎椅,扇他耳光。恶警扇累了,就用皮鞋抽他。

在对公茂成实施肉体摧残的同时,蒙阴县“六一零”、看守所、蒙阴县供电局还对他进行经济上的掠夺:看守所非法勒索管理费一千二百六十元;县“六一零”非法勒索罚款两万元;家人为营救公茂成回家送恶警二万七千元;恶警还非法夺走公茂成的新笔记本电脑一台、电能储备器一只、多功能输配器一只,价值一万七千多元。恶警王伟就连公茂成身上仅有的六百元钱也抢去。出来时,公茂成要求把钱退还,王伟却只还给了他一百元。另外,公茂成的MP3、波尔手机也都被王伟等恶警抢去不给。 公茂成所在单位配合恶党的迫害政策,前后对他降工资两级(每月一百四十二元),从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七年约减少一千七百零四元;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七年的奖金扣发一万一千元。 县“六一零”从二零零七年八月起,每月非法扣发公茂成工资一千七百元,至今已扣发三千四百元,此外还扣发衣服、劳保用品约计一千六百元。

十、蒙阴县旧寨乡村恶霸强行霸占村民土地80多亩果树近6000棵

杨玉东,今年68岁,蒙阴县旧寨乡杨家林子村人。他家在荒山上利用长达八年的时间开辟出了80亩板栗园,一九九一年,却被眼红的村主任杨万福、书记杨玉贵一伙人,强行瓜分,杨玉东为此与村霸们打了6年的官司仍处理未果,直到97年他修炼大法后,心中向善的他主动停止了这场官司,走出了那种争争斗斗的生活。然而村霸们却耿耿于怀。

1999年7月20号,邪恶的江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进行的全面残酷迫害,下达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密令。村主任杨万福、书记杨玉贵为首的一伙人认为时机已到,也想趁机大捞一把。他们勾结恶人李在和带20多个打手逼杨玉东在三天内交出4400元钱。那时他家已被这伙人几乎刮光了。 同年腊月,杨玉东依法去北京上访。年初一在北京被便衣恶警发现,被劫持回蒙阴县公安局非法审问。旧寨乡派出所原所长刘长波和几个恶人搜走了赴京的十个大法学员身上所有的钱,把他们拉回乡里,男女一起关在传达室。晚上刘长坤、李明国下令折磨、毒打大法学员,逼迫他们坐在雪堆里,把他们踢过来、踹过去。恶人打累了仍把他们关在传达室。在严寒的冬日打开风扇,强迫他们坐在水泥地上;强制他们坐大法师父的照片;用棍子打;强制军蹲、冰冻等等。恶人熊贵义把棍子打断后用桌腿毒打他们。 他们一直被非法关押半年多。伏天被关在不透风的小车库遭各种折磨。 恶人闯入杨玉东家抄家,抢走了他家的抽水机、木材等物资(价值2000多元),再次对他非法罚款6000余元。

第二年的阴历7月底杨玉东才被放回家。他回家后发现,因家人不会管理,造成自家果树死了很多。 没过几个月(阴历11月),旧寨派出所恶警又把杨玉东和杨树明抓到公安局折磨一个月(2004年3月,杨树明又被绑架,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监狱)。 2001年4月,乡里恶人又到家抓杨玉东,恰逢杨玉东没在家。为避免非法关押和折磨,杨玉东被迫流离失所。之后,恶人每隔几天就到他家抄一次家,使他的家人备受骚扰,不得安宁。

2002年新上任的610恶人鞠朋怀疑杨玉东的表哥留杨玉东住宿,把杨玉东的表哥抓去拷打,又把杨玉东的二妹抓去拷问十几天。从此村里一些坏人更加剧了对他家的迫害,他们以抽人口地为名割了杨玉东家的果园,侵占果树200多棵。到冬天,杨万福和他的同伙又抢分他家东岭21亩多地,抢去板栗园地46亩多,其它果园20余亩,果树5800余棵。所有这些,不但没给他家一分钱,反而诬蔑说他家欠村里钱。麦收后逼他家人交4000余元。逼交的这钱连个名分都没有。 同年9月不法人员又把杨玉东的儿子抓去,逼他去找杨玉东,找不到,逼他交一万元现金。杨玉东儿子没钱,竟被关押起来。接着,恶人又把杨玉东的妻子和三女儿抓去,非法关押两个多月。最后逼得亲朋凑了五千元钱才把他们三人买出来。杨玉东后来又被恶徒诬陷投进了冤狱。在长期高压、威胁、恐吓和掠夺下,杨玉东的家人承受不住,被逼帮助恶人寻找杨玉东。杨玉东家的地被瓜分了,钱被抢走了,杨玉东的儿子、儿媳无以为生,被迫到县城以卖水果维生。

十一、莒南县六一零无理扣押残疾老军属女儿的工资本没完没了勒索钱财

莒南县城刘润臻(女,70多岁)是一位普通的老人,其过世的丈夫原是一位军人,曾为恶党打过仗,官至营长,转业后到莒南建设局当局长。刘润臻老人在1957年她20多岁时就跟着丈夫去了朝鲜。随军期间,她不辞辛苦的为当兵的义务洗衣服、做饭、缝被子,什么活都抢着干,劳累成疾:颈椎疼等多种病。59年回国后,她去了不少医院,都没治好,部队给刘润臻批了个“二级甲等残废”。从此这个顽疾一直折磨着刘润臻,她的腰弯成了90度,不能干活,只能呆在家里。 99年,刘润臻老人修炼了法轮功,才得以康复。

2006年5月25日下午,刘润臻老人象往常一样,又来到一中附近农业银行的路边摆摊,卖自己缝做的鞋垫。这个地方靠着莒南一中,来往学生多,刘老太卖的鞋垫物美价廉,人们都喜欢买。同时刘老太把“真、善、忍”的福音讲给来买鞋垫的学生和行人,让他们明白法轮大法的真相。 晚6点左右,过来一辆车,从车里下来三、四个人,二话没说便抓住刘润臻老人的手和脚往车里拉。老人估计这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便大声呼叫:“我一点错都没有,你们这是在犯罪。” 这几个人是莒南县邪恶610、镇东派出所的恶警,他们硬把刘润臻老人抬上车,绑架到镇东派出所,抬下来扔在院子里。刘润臻老人一直喊“我一点错没有”,恶警怕外人看见、听见,又把她抬进屋里。

恶警用电话通知刘润臻老人在环保局上班的大女儿逯春梅和家人前去处理,紧接着又派了四个恶警去房管局家属院抄刘润臻老人的家,翻箱撬柜。恶人撬开两个上锁的木箱,抄走所有大法书籍,其中有6本《转法轮》、交流体会、《九评》2本、光盘5、6张、大法护身符约20个、单张真相3、4张,连刘润臻老人学法记生字用的纸也一块拿走。 抄到东西后,恶警威胁说:“抄出这些东西,按理够劳教的条件。”刘润臻老人当场对恶人说:“我做一个好人,一点没有错,你们专抓好人,够劳教条件的是你们。”

后恶人要勒索5000元,逯春梅怕母亲被邪恶劳教,好不容易凑了5000元,因再没钱请恶人的客,被迫把七千多元钱买的大踏板摩托车低价卖了1800元,请恶人吃了一顿饭。就这样,邪恶610与镇东派出所恶警绑架刘润臻老人四个多小时,勒索了5000元,又饱餐美食一顿,才把刘润臻老人给办了个“保外就医”放回了家。 事隔几天,莒南恶人又把老人的大女儿逯春梅“请”去,说“你妈买菜时又发真相材料了,被盯梢的人举报了”,然后大口要钱,继续敲诈勒索。逯春梅上次已被搞的倾家荡产,再也拿不出钱来。恶人便扣了她的工资本,去银行领钱顶帐。要扣到他们要求的数目。

逯春梅的丈夫工作单位效益不好,发不出工资,全家的开支仅靠逯春梅每月七、八百元的工资来支撑,恶人扣押了逯春梅的工资本,断了她全家的唯一经济来源,生活真的危机了,加上两次被邪恶惊吓,逯春梅吃不好睡不好,身体变的很糟,去医院医治花了三、四百元。

十二、沂南县蒲汪镇恶官凶徒私闯农户抢粮抢物做抵押

聂玉忠,男,四十八岁左右,是沂南县蒲汪镇陡沟村人。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他为法轮功进京上访,到了半路上被截回关押在乡派出所被强制洗脑三天,并被罚款二百元。乡政府伙同村委把他们非法关押在村大院二十多天,那年天气干旱,农民都在抗旱,庄稼都旱死了也不让他们去浇水。

同年腊月,大王庄乡(现已并入蒲汪镇)恶党书记解红日以聂玉忠的妻子上访为由,把他强行抓到乡里关押。晚上乡政法委书记恶人庄乾德带领李永宝、王现永、薄存起等几个恶徒,将他拉到球场里轮番用皮鞋狠狠的踢。这几个乡干打的很凶,你一脚踢来,他一脚踢去,把他当皮球打。有一天,李永宝带领王现永、薄存起,用手铐夹他手指尖数次,又将他手铐起来,坐在水泥地上,两手伸直,同时两手扳两脚尖,然后轮番用皮鞋狠狠的踢他的两臀部和大腿。李永宝说:非得打死你。直打的他走路都迈不开步,大便也蹲不下。原大王庄乡政府恶徒张元金带领几个乡干伙同村委进他家强迫交二千元不再上访的保证金,没钱交就把他家的小麦给抄走了一千斤,同时又把他妻子抓到乡里数天。

二零零一年聂玉忠又去北京上访,被关押在前门看守所,又关押在北京看守所,不说地址姓名,就把他大衣和毛衣、鞋和袜子全扒光,戴着手铐在雨地里冻很长时间,再用电棍来回上下电遍全身及阴部,电完又拉出去几个恶警轮番狠狠的踢胸膛,他就感觉象要断气一样。后押回沂南县看守所拘留一个月,又强行转县洗脑二十天强行洗脑。恶人伙同村书记孟庆良把他家里的一头老母牛(再有十天天左右生小牛)、老母猪(生下十个小猪,每个都二十斤左右)、自行车、农用车、电视机、一袋面粉、三袋玉米全部抢劫走。说做抵押,其实是想私吞占有。

十三、蒙阴县联城乡狂妄暴徒多次聚众做“明贼”偷窃善良人家的财物家产

蒙阴县联城乡法轮功学员孔祥英,今年四十四周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十月份,进京上访,被恶警骗到蒙阴驻京办事处。第二天被遣返回蒙阴,九点左右被当地派出所接回,联城派出所恶警把她从车上拉下来,双手铐着吊在联城派出所楼梯上两脚尖着地,警长田烈刚命令一女户籍人员从她身上搜出四百一十元钱据为己有。县公安恶警王伟从楼道走过,故意用脚跺她的双手,并恶狠狠的说:“让你炼法轮功,让你炼法轮功!”一个小时后又把她铐在篮球杆子上冻。晚上派出所公延松一人又对她进行非法审问,把她双手背铐着伸直双腿坐在地板上随心所欲的拳打脚踢,拽起她的头发打耳光,她口里被他打出鲜血,公延松张口满嘴脏话,谩骂大法、污辱师父,全家没有他骂不到的。后又把她双手铐在排椅上并吊在小树上。第二天,又继续折磨她。最后硬给她安了一个什么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拍成录像,在联城乡连续播放一个多星期,给亲朋好友造成很大精神痛苦,送往蒙阴县城时,恶警所长公延松恶狠狠的说:“把她们扔到大西北去让她炼。”

她在被蒙阴刑事拘留二十多天的时候,联城派出所又从经济上勒索。先是把她丈夫叫到派出所,象对待犯人一样让他在办公室地板上蹲到晚上十点多才回家,又被押到看守所非法提审,问哪家有钱,最后有亲戚给借了二千二百元,还欠着一万元。因家人打听不到她的消息,更不让见人,只好买了二百元钱的东西,六百元的现金,交给蒙阴看守所的公绪江,他私自贪污了。还不满意,又向她丈夫明要了一百,说是替孔祥英交生活费,其实根本没有交,这是他勒索的一种手段。

二零零一年新年,因为她侄子去世,全家大人孩子十二人的生活及亲朋好友的应酬全落在孔祥英个人的身上,真是忙的几天吃不上一顿安稳饭。乡派出所派大队书记秘密监视她,黄历正月初七日在家孔祥英还有客人在吃饭的情况下,恶警王名金把她骗到派出所,连续扣押了八天做人质,并扬言因联名上访罚款一万五千元。在这其间,以乡党委书记纪镇余和恶徒冯玉海、王义福等三人为首联合派出所恶警对全乡六十八名法轮功学员疯狂的进行抄家罚款,多则一万五千元,少则五千、三千,因说一句话加罚三千、二千等。仅这一次就非法罚款三十多万,有的交不起巨额罚款,只好由他的儿子们卖掉粮食来凑齐。因交孔祥英不上他们这一万五千元的定额,在她家没人的情况下,抢走了彩电、录音机、猪三头、兔子十只,共折合人民币五千元,猪由乡政府部门和派出所把肉分着吃,兔子、兔毛由兽医站长王在水和职工家属分别强占了,准备过节的五斤瓜子也被抄家的二十多人分光了。邻居看到这场面,愤愤的说:“这简直就是土匪,一只小花猫也不放过,这世道完了。”即使倾家荡产也满足不了他们敛财的心。纪镇余以罚款数额不够为由让孔祥英打扫商业街、集市场或写欠条等等,否则就雇用社会上的打手进行高压,并保证只要交上钱以后什么事也没有了,从此不再上门骚扰,为了早日摆脱这无理的迫害,孔祥英被迫借了八千九百元的存折和三百元的所谓办班费、十元的照相费。纪镇余见到钱后假惺惺的说:签上党委办公室的名字。另一人立刻制止说:“什么‘党委办公室’,就写‘法轮功处理小组’。”他们梦想着小组一解散谁也找不到。事后纪镇余立即推翻了不再上门骚扰的许诺,接着对她强行监控了四十多天。此后不论在农忙季节,还是他们所说的敏感日,又强迫她义务挖树坑、竖电线杆、洗沙发套、扫马路等等,为乡政府省下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用他们的话说:对学法轮功的干什么都行。

二零零一年四月初二,因孔祥英家有客人,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说有学法轮功的在她家,恶警冯大鹏、王名金等三人突然闯进屋孔祥英。冯大鹏先把她摁到沙发上,王名金和一个小警察到处乱翻,把屋里翻的一片混乱,找到一本师父的书和真相图片,强行把她绑架到派出所,由田烈刚、冯大鹏审问图片的来源、人的去向、和谁交往、还炼不炼等。田烈刚仍然采取让她伸直双腿坐在地板上,用皮鞋打耳光,她的口里震出血,田烈刚又指使王名金强行把她衣服上的血迹洗净。他们见她不配合,就把孔祥英关在乡政府的车库里八天之久,在这其间派出所每天都审问一次,夜晚有乡政府的职工轮流值班看着,吃、喝、玩、乐一夜,第二天早上每人一箱康师傅方便面,还恶狠狠的说:“吃的是你们法轮功的,喝的是你们法轮功的,玩的还是你们法轮功的,不怕你们炼”。在这其间,田烈刚、冯大鹏用尽恐吓、诱骗等手段也没达到他想要的目的。四月初八他们见她没有什么变化,恶人纪镇余为首的三十多人仍然在孔祥英家没人的情况下进行了第二次抄家,三千多斤粉皮被乡政府抄走并瓜分了;三头猪被食品站杀掉;四只羊送给李家北山开车的司机当了车费;还非法抄走了一百多斤花生饼,共装了两大车。那场面跟土匪有什么两样。看门的看门,抬东西的抬东西,也有不忍心下手的跑到邻居家说:“为什么不把东西往外抬抬”,邻居也纷纷上前说:“分家也得一人一份,你们不能给人家拿光。”从外地回来的丈夫看到眼前的一切,面对恶人无言以对,眼见人财两空,想一死了之,拿着农药往外冲被邻居发现才幸免于难。抄家后,恶人禹方亮和孔祥英说:“把我累坏了,我也是被逼的。”也有的说:“说你过日子吧,你还迷了法轮功。说你不过日子吧,你还那么多东西。”孔祥英说:“这东西是不少,比过去十几年的还多,正因为我学了法轮功才夫妻和睦,而且身心健康,干什么都行。你们为什么不了解了解我学法轮功的变化,难道你们就非得让一个学了法轮功变好了的人,负债累累倾家荡产不可吗?眼前的这点蝇头小利值得你们去昧着良心害人吗?”,后来她被恶徒劳教,回家后被迫流离失所,期间,邻居们看见那些恶徒们还偷偷的翻墙入室偷她家东西。

十四、沂水县农村信用社沂蒙路分社助纣为虐长期克扣员工工资数万元

刘根松是沂水县农村信用社沂蒙路分社的一名职工。2000年11月,刘根松到复印社复印经文,被恶人举报,被绑架到县看守所1个月。当时刘根松的孩子刚出生1个月,妻子因惊吓过度,奶水都退了,孩子只好喂奶粉。从看守所出来后,恶警又直接把刘根松送到冯家庄洗脑班迫害。刘根松拒绝读诬蔑大法的文章,不接受各种体罚,恶人就狠劲的扇他耳光,七、八个人把他按在地上,扒光裤子,用竹皮条子毒打,打的手脚都出了血,大腿、和臀部青一块、紫一块的。当时正值严冬,天很冷,他们把刘根松打昏后再用凉水浇醒。这样折磨约两个星期,造成刘根松走路和下蹲都很困难。刘根松在冯家庄洗脑班被关押了近半年,被逼交“保证金”5000元。 2002年10月,刘根松被犹大出卖,再次被绑架到县看守所,12月初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被勒索2000元。在劳教期间,被强迫超强体力劳动。一天工作近20个小时,有时被强迫干到凌晨2点,5点起床后还得继续干第二天的活。没写“三书”的学员长期被关在一间屋里坐硬板凳,屁股坐出了血,流出了脓,不让睡觉,夜晚邪恶之人还经常偷偷毒打他。1999年“7.20”以后,沂水县农村信用社沂蒙路分社克扣刘根松工资累计数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