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时建议加入法律内容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三十一日】自法轮大法被迫害以来,法轮大法弟子就开始了向广大民众讲真相。我们讲的最多的是大法的美好、人类有劫难、三退保平安等,从法律方面讲恶党对人权、信仰自由的践踏很少。今年,明慧网刊登了一些同修请律师写的辩护词、被迫害同修的申诉、上诉书等文章,看后很受启发。可以说在这之前从法律角度反迫害、讲真相,我的大脑是一片空白。今年正月发生的事情,让我進一步认识了从法律方面讲真相的重要意义。

今年正月初八,有三位同修在集市讲真相时被绑架。那几天我们正在切磋网上登的同修关于自我辩护法律要点的文章,同修详细例举了在电线杆上贴“法轮大法好”和拥有电脑、打印机合法、江鬼集团用宪法第三百条迫害大法弟子如何违法等。这篇文章对同修的启发很大,大家的正念更强大了。听到同修被绑架的消息,立即投入了营救同修的工作中。同修拿着这篇文章给家属讲法律方面的知识,告诉家属,大法及大法弟子是合法的,警察是违法的。同修配合家属向公安局要人。当时整体空间场非常纯正、强大,三位同修正念也非常强大,不惊不怕,讲真相、发正念。到了晚上,三位同修全部出现血压高的假相,她们三人被送到县医院。一位同修在两名警察、一名医生面前走脱,另两名同修第二天从医院直接回家。公安局见此情景也不追究。过了几天走脱的同修堂堂正正回家了。

在这期间连我丈夫都说:“你认识某某某(走脱的同修)吗?赶紧让她回家,那篇文章不是说你们没犯法吗?派出所去了你们还可以讲真相呢!你们不是还可以这个吗?(做大法弟子单手立掌的姿势)。”这三位同修其中一位同修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走脱的同修曾被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判刑四年。她是整整在恶党的黑窝里被非法关押了七年之久。一个字没给邪党写过的。按常人的思维这回再被抓,不知判多重。大家破除观念,一切师父说了算。几天后同修就堂堂正正的回家了。面对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邪恶一下解体了,公安局一点动静也没有,一切由大法说了算。

这次成功营救同修对整体很有启发,尤其是开启了我们从法律角度反迫害、讲真相的重要意义的认识。一年来,我们从网上摘下了同修法律方面的文章给各学法小组,切磋、交流,逐渐,我们也可以在法律方面讲真相了。

一次两同修结伴讲真相,在一小店中同修向老板讲真相,这老板承认法轮功好,就是认为参与政治,反对××党,说什么也不退,最后还進到里屋。其中一位同修跟進去理直气壮的说:“我们是合法公民哪,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是江泽民违反宪法了,不信你翻遍所有的法律也找不到“法轮功是×教”这几个字,国家认定的十四种邪教里没有法轮功,是江泽民自己说的,他没有权力制定法律……你看共产党多腐败啊!”“我看也是这样,”老板一边说一边点头:“共产党是没个救。”同修回来后说,怎么讲他也不退,从法律方面一讲,他没说的了,马上退了。

这件事对同修很是鼓舞。尤其这位同修,通过这件事对从法律角度讲真相很有信心。这位同修一个字不识,她之所以在讲真相时可以加上几句法律方面的话,就是平时在小组学到的。我建议资料点的同修平时注意下载一些法律方面的文章给同修看看,同修们大多不懂法律,从这些文章中可以获取这方面的知识。

1999年7月20日大法被迫害后,我曾两次進京护法,由于法理不清,遭到邪恶迫害,两边家人都站在邪恶一边认为大法参与政治,反对共产党。随着我学法深入、层次提高,两边的家人也改变了原来的错误认识。只有我丈夫的大哥(住市区)因邪党文化的毒害,一直认为大法要政权,他当年对我拉着长音说:“共产党用鲜血换来的江山能给你?”我多次向他讲真相他都不接受。在一次家庭聚餐时,我用法律方面的内容讲真相,他第一次点头赞许我的说法。

当时在饭桌上,我大姑姐夫向众人讲他因为不懂法律,打房屋官司时被法官骗了,打输了。当时我听到后,意识到这是师父让我从法律角度讲真相。我接过话茬说;“是啊,我们老百姓不懂法律,这几十年一直被中共欺骗,它说啥是啥,就拿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来说,全国人都被欺骗了,制定法律得按照《立法法》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立案、审议通过才行,江泽民没有制定法律的权力,把法轮功说成×教是1999年10月江在法国访问时回答《费加罗》报的记者提问时说的,第二天早上《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各大媒体跟风,这就把法轮功定性了,这不是胡来吗?本来全国人民应该起诉江泽民违反宪法了,可是由于人们不懂法,认为当官的说啥是啥,全都跟着它谤佛法。后来两高按照江的授意出了一个刑法第三百条的解释,公、检、法就依据这个司法解释对大法弟子随意進行劳教、判刑,这全是违背宪法的。根据《立法法》,两高是执法机关,根本没有解释法律的权力。制定法律、解释法律的权力是人民代表大会。而且刑法只治有形之罪;信仰法轮功是思想领域的。信仰自由是全世界公认的。刑法治罪必须有四个要素,主体、客体、主观、客观。而炼法轮功、弘扬大法、讲清真相,只有主体哪有客体啊!在电线杆上贴“法轮大法好”,电线杆受损害了吗?这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严重的违法,是必须追究违法者的责任的。几十年来中国人被它欺压惯了,它说啥是啥,想整谁整谁,一个运动接一个运动,人民都成了顺民。共产党及其当权者为什么几十年来为所欲为,是中国人惯的。到法轮功这儿它行不通了。大法弟子敢跟它说“不”。现在国际上大法弟子把江泽民及中共告上了法庭,联合国也在收集大法弟子在大陆被迫害案例,有一天人民起来一定会审判它的。现在国内的正义律师走出来为大法弟子做合法辩护,大法弟子也在進行起诉,申诉。”

说到这儿,丈夫的大哥边点头边非常惊讶,说:“还有律师给辩护哪!”我说:“是,中国人觉醒了,敢于拿起法律武器公开维护宪法赋予我们的人权与信仰。国际上成立了‘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是凡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都将绳之以法。几十年来共产党及其独裁者们一直以来用法律的幌子,肆无忌惮的迫害民众,这次对于法轮功,它是彻底失败了。大法弟子是无私的,敢于放下生死,敢于反迫害,揭露恶党的丑恶,一切不正的都将正过来。”

当时在场的家人都在静静的听我说,我感到正义的力量是那么的强大。

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这么多年都没有把大哥讲通,想不到今天无意中从法律角度讲居然让他开窍了。我认真查找自己,过去自己在讲真相中把握不好,爱讲什么预言等等。其实师父早就嘱咐我们不要讲高,用最贴近人的理讲。

前两天,我在学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当前你们讲真相中只要讲到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啊,恶党对中国民众人权的践踏、对信仰自由的践踏啊,讲到恶党历史上对中国人的迫害、对世界各共产邪恶主义阵营民众的迫害,现在同样对大法弟子也是采取的同样迫害,这就足矣了。”看了师父的讲法,我认识到我平时法没学好。师父早就要求我们从中共恶党对人权、信仰自由践踏方面讲,我却一点也不知道。

我也同时希望同修们好好学学师父关于如何讲真相的法,因为我看到一些同修在讲真相时存在讲不到位的现象。如:“你戴红领巾吗?心里想着不要了,对你有好处。”“你入过少先队吗?退了保平安,记着法轮大法是正法。”有的人根本口头没回应也算一个。至于“大法好”,“天安门自焚真相”,“大法海外弘传”等只字不提。同修们也提出这些问题,有同修却说:“哪有时间讲啊!”师父在《转法轮》中开篇就对说“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我想只要我们真正为众生得救负责,一切师父会安排条件,尽量多讲几句。

从法律角度讲真相、反迫害,是我们大法弟子必须认识的问题。要想知道我们的人权怎样被践踏,我们就必须从法律上了解我们有什么人权。十多年来邪恶敢于用法律冠冕堂皇的迫害我们,就是钻了我们不懂法,不愿意用法律维护大法的空子。

目前的一点修炼体会,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