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中我们全家走入法轮功

对一位六旬农妇的访谈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四日】段妈妈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但看起来气色很好,头发乌青,人的精神也好。段妈妈告诉笔者说,她生活快乐是因为修炼法轮功的缘故。她的女儿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曾经被非法劳教,遭受了令人难以想象的身心摧残,然而,这并没有阻止她修炼的路,相反,段妈妈的一家人都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功),并在大法的恩泽下受益。以下是笔者采访段妈妈的笔录。

笔者:您是哪里人?今年多大年纪了?

段妈妈:我是中国湖南省郴州地区一名农妇,今年六十三岁了。现在是随子女在城里居住,帮着带带孙女。

笔者:看起来您的气色很好,头发乌青的,真看不出您都六十多岁了。

段妈妈:我身体健康,精神饱满,日子过的舒心,可能是因为我天天坚持修炼法轮功的缘故吧。

笔者:您是什么时候接触法轮功的?

段妈妈:一九九五年我的大女儿学了法轮功,身体变好了就向家里人推荐,当时觉得农活重,自己又没有读过二年书,并没有太在意。一九九六年大约八月,我们乡里有人邀请城里的法轮功辅导站来放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举办为期九天的学法班。大女儿和村里炼法轮功的人都告诉我不要错过这个机会,就这样我每天干完农活赶上四~五里路去学法班。记得当时学第二套功法站桩时,我一站就能坚持半个小时,脑子什么都不想,感到能量场很大。功友都说我不简单,鼓励我修下去。但是我修炼一点都不精進,一忙起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尽管不精進,师父还是在管我。举个例子:那年我家建房子,修建房子是很劳累,很操心的事情。儿女们都在外面打工,家里只有我和老伴。老伴的脾气很暴烈,不如自己的意,非骂即打,也不知道轻重。加上我的争斗心没有修去,为一件事就和他顶了嘴,他在房顶上顺手拿起一根大杂木就朝着我甩过来,当时来帮忙建房的人都说:“这下老段还有命哎。”还好,没砸到脑袋,大杂木一偏正好砸在胳膊上,胳膊顿时肿胀很大,疼的钻心。我也伤心的大哭,想到自己从小到大遭受的苦难,心中的那种愤恨啊,怎么也排不掉。

这天晚上,师父在梦中就点化我们村的两位功友,告诉她们我有很大的难,一定要帮助我度过难关。第二天几个功友就赶过来告诉我这么回事,看到我这种情形,读《转法轮》给我听,帮我从自己的心性上找原因。连续几天都赶过来帮我,在功友的帮助下,我顺利的闯过了难关。师父真是慈悲啊!

段妈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电视、报纸到处都在宣传诬蔑法轮功、镇压法轮功的事。乡里要求大家把大法书籍上交上去,不上交,派出所就到家里搜查,还要到乡政府写保证不炼了。我们都知道大法好,就互相转告把书藏起来。后来不断听说有功友到北京上访,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政府机构不但不解决问题,反而把上访的功友抓起来坐牢,抄家、罚款,搞的人财两空、妻离子散。我们乡有个年轻的功友到北京上访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十年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再后来,“六一零”办(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和公安动不动就到功友家抄家,一旦抄到大法书或资料就抓起来坐牢、罚款。罚款的金额越来越大,从三~五千元到一~二万元。一般的农民家庭没几个很有钱,都是辛辛苦苦赚的血汗钱。没有钱的,家里的粮食被抬走,猪、牛都被牵走,搞得人没有活路,连亲属都无法忍受。修炼的环境完全破坏了。

笔者:那还有人坚持修炼大法吗?

段妈妈:有。那些精進的功友不管怎么抓、怎么打压就是不放弃,但是遭受的迫害都很严重。

我大女儿也是这样的,从小到大我没有为她操过心,那几年我真是操碎了心。记不得她被抓过几次?家被抄过几回?人被打过多少次?后来还被开除工作了,好好的家庭被迫离婚了,人还被关到劳教所里。

我曾经三次千里迢迢,左转车、右转车跑到劳教所去探视。第一次说我没带身份证,硬是不让我接见。我不知道路途有这么远,身上带的钱少了,劳累奔波不算,还饿了二天,回到家,人都不行了,幸好没出意外。山高路远,在那个黑暗的地方,女儿的情况我们一点都不清楚,每天都是揪着心过日子。

最后一年女儿托人辗转寄给我小妹一封亲笔信,信中详细讲述了她遭受的种种迫害。天天二十四小时用各种方式折磨:不准睡觉、限制上厕所、手铐铐、电棒电、殴打、罚站、罚蹲、罚坐、侮辱等等等等。而且她绝食反抗时被强行灌食,用灌牛食的竹筒削尖后插入嘴中,下颌牙齿被连根拔起撬断一排……。

一件件血泪的控诉,简直让人不敢相信!我们心急如焚,九个亲属马上租了一辆车直奔劳教所。见到我那可怜的女儿啊,人瘦得不成人样了,牙齿撬断了一排,说话漏风,嘴巴都是瘪的,脸相都败了。

我捶胸顿足,指着他们大哭大骂:“你们这些黑心黑肺的,我的女儿从小到大都很乖巧,很懂事,我没舍得打她一巴掌,你们把她搞成这样。你们哪个没有父母儿女?你们的心怎么比豺狼还毒啊!你们把我这个老太婆抓进来啊,把我女儿放出去,我来跟你们拼命。你们跟着共产党做这种缺德事,会遭报应的,上天会报应你们的,共产党搞的运动都是这样的,做绝事的人最后都会遭到报应的。”

狱警假惺惺地说:“我们是在挽救她。”我儿子严厉地说:“你们真的是挽救她,就要采取文明的方式,明明知道她不吃饭,还这样硬灌,不是乘机谋害她的生命吗?害她变成这个样子,你们是要负责任的。她为什么不吃饭?听说你们这里用刑很厉害,你们是不是对她用刑了?”

狱警马上推诿:“没有呀,我们没有呀,谁说的。你们劝她吃饭,牙齿我们保证会带她到医院里补好,这是一次意外。”另一狱警又说:“你们要劝她转化,不要这样硬撑。”我马上抵制他:“我女儿不会转化的,她炼法轮功好好的,又没有做坏事。”哎,说不完啊,我女儿是命大,捡了条命回来的。这是什么世道啊?好人遭难,坏人逞凶。共产党每次都是这样搞的。

笔者:像您这样年龄的人,一定经历过中共的不少运动吧?

段妈妈:三反、五反、镇反、土改、四清、大跃进、大饥荒、文革,从小到大我见的多了,只讲几件事。

小时候我家很穷,改了一个地主的房子。地主的一座大房子都改了让几户人住,老俩口只住一间小房。他们没儿没女,很老了没有力气,眼睛也不好,每天我娘就帮他们挑水用。四清的干部知道了,严厉批评我娘:“跟地主勾勾搭搭,没有觉悟,划不清界线。”

我娘生性柔弱,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但又觉得凭人的良心对于孤寡老人应该伸出援助之手,何况我家还住了他们的房子,这份恩德也应该报答啊。我跟娘说:“您不要怕,不要和他们一起斗地主,这件事我跟他们说去。”娘说:“他们也是辛辛苦苦,勤俭节约购得田地啊,又不是打抢偷盗得来的,这犯了什么法?我不会昧着良心去做这种缺德事。”

因为我很会唱歌,社教的人就希望我每晚教生产队的人唱歌。我就不去。他们问我,我就要他们解决这件事。搞社教的人说:“这是党的政策,四清干部也很难做啊,你们就晚上偷偷摸摸帮他们担水,不要被人发现。”

心善会得到福报,所以我娘生的子女都有出息,家家兴旺。

另一个地方开批斗会,把人从台上推下来,拳打脚踢,使用各种毒辣的法子整。哪里把人当人看啊,当场就死了好几个。看的我掩饰不住地哭啊,太惨了!不过这些带头整人,手段毒辣的都没有好下场,都是早早得各种怪病死了,连后代都不济。

我们隔壁村斗地主婆,把一只猫放入她的裤裆里,当时的裤子是大灯笼裤,把裤口用绳子扎紧,把她双手反背捆起,嘴里塞上脏抹布。然后用棍子打猫,打的猫凄惨的叫,就四处窜,又不能出来,就用爪子抓,撕咬,下身抓的一丝丝的肉。猫被折磨死了,地主婆也被活活折磨死了。很多人都说:真是没有人性啊。要人死,你干脆一刀杀了或一枪毙了,也让死者痛快些,也算积点阴德。后来做这事的人年纪轻轻就得了骨髓炎,双腿都锯断了,拖了很久才死。

笔者:知道共产党整人这么邪恶,现在又在迫害法轮功,您怎么还有勇气从新修炼,而且是全家一同修炼呢?

段妈妈:大女儿从劳教所回来后,不厌其烦地对我们讲真相。要我们珍惜万古机缘,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相信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的。还告诉我们注意安全,运用智慧,发正念除恶解救众生。乡里放弃修炼的功友信心大增,大家互相鼓励去掉怕心,开创环境。

另外,我再次修炼也离不开老伴的支持。老伴虽然脾气很暴烈,但他一生耿直,从不贪人便宜。他年轻的时候遇到一位算命高人,给他们三个好朋友算了命,他的二个朋友都先他去世了,很准确的,所以老伴也经常研究算命、看风水之类的书,他还看了我地一本古书,此书预言了很多未来要发生的事情。

大女儿的家被迫害散了,从劳教所回来没地方安置,只有联系我们。老伴把所有的亲戚、家族中的长者都请来,自己花钱办了三~四桌酒菜,打了一大挂鞭炮迎接女儿。我们都不太理解老伴的做法,当时老伴的高血压220,说话吐字不清,走路摇摇晃晃的,但办这事很果断、利索。

大女儿一天夜里与他讲法轮大法遭受迫害的经过,要他记住法轮大法好。他说:“其实我一九五三年就知道了。古书上讲了末劫时有一位高德之士在人间传法,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万传亿,有罪解罪,无罪提功,一人修炼全家受益。但修炼者会有牢狱之灾。我开始还不知道是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发生迫害就知道了。你坐牢的时候,你妈总是担心你,我不担心你,这是你的命,你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免不了牢狱之苦,但你不是一般的人。”

有一次大女儿在酒席上与人谈退出党团队的事。有个人说:“法轮功就是不该搞政治。”老伴马上接口说:“你们就不知道啊,法轮功不是搞政治,是济世度人的啊。叫你们退党是保你们的命。”

村里有重病的人,他都会介绍:你这病跟我女儿学法轮功就会好。老伴看了几本大法书籍,但他并不炼功,只有儿女回来了教他一下动作,他才会学炼一下。即使这样,他那严重的高血压也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从来没有摔过跤。他知道自己的生命不长了,最多超不过七十岁,二零零八年七十岁的时候他走的很快,没有生病,突然间就离开了人世。村里人都说他是积德了才会这么好走。这是大法给予他的福报。

二零零三年九月我儿子、儿媳都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他们都有文化,比我修得精進。二个孙女,二个外甥女,小女儿都看了《转法轮》,小女婿也佩带大法护身符。大女儿后来被开除的工作也恢复了,又组织了家庭,大女婿也修炼大法。

二零零五年我儿子到广东发真相资料给世人,遭恶人绑架到劳教所。我们家里人谁也没有动摇,一家人同舟共济,解决生活困难,营救儿子回家,儿子回家后查找不足,修炼更精進。

现在我的一大家子人身体健康,事业、学业蒸蒸日上。真是拨开云雾见青天,佛光普照心里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