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流离失所的同修切磋

读《一思一念见真性》,看“否定迫害念要正”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五日】正如同修文中所说:“由于自己以前走过弯路,一些经历和认识久久不愿提笔”。我也是抱着这种心态,不愿提及过去那段本不该发生的事情,真是令人不堪回首。直到看了同修的文章以及最近学法时同修交流提起,才意识到原来不想提起那件事的想法错了,这其中有个人为私的因素,没想到拿出来证实大法,让同修少走弯路,让众生少受损失。过去没做好,现在更应该做好。今天决定提笔写出那段经历,让历史见证法轮大法的伟大与超常,真心感谢师尊对弟子的慈悲呵护。

那年中共邪党以其党魁百岁冥寿为借口,我县多位同修被邪党“六一零”(非法组织)指使邪党人员同一天连哄带骗与强行绑架到地区洗脑班迫害,非法关押一个月,我是其中被绑架的学员之一。十天后我从洗脑班走脱,再过十多天后我又堂堂正正的回到家里,继续做我的工作。

看了同修正念否定迫害的两个事例,我想从“否定迫害念要正”的角度谈一下当时我走脱前后对法的认识和做法。

那时七、八月份的天气,一到那里我就觉得那个环境不是我呆的,身心不适,饭量减少,每顿都吃不完就只有倒了。其中有位同修说我们应该珍惜粮食,不应该倒掉。当时我不太认同这种看法,我觉得邪恶环境中提供的粮食,吃不吃是我的权利,也是我的选择。最主要的是:我不需要谨小慎微的为了节约它的粮食而符合了邪恶阴险的安排,我的一切我作主(当然在外面珍惜粮食,是修炼人应该做好的)。当时我也没和同修交流这问题,条件不许可。

其间,同室另一位邻县的功友在我们之前已被非法关押几个月了,好象已经无可奈何的接受了那种关押,而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肩负救人的责任了,没想到要主动否定迫害,要走出去救度众生,才是我们本该呆的地方,还按部就班的给自己作长期打算,叫家人送吃的东西和菜来。我与他交流不该待在洗脑班里面而不想出去,他却说,这里是吃苦修炼的好地方,就象用力磨刀一样强迫磨去执着(大意)。显得有些麻木,法理不清,还有点坚持他的认识。我也没有太多机会帮他认识清楚。

在我要走脱的前几天夜里,我梦见自己一周后在外面田角里与家人一起洗身上的泥污。我悟到师父点化我该走出去了,不该顺从邪恶的安排呆在里面,否则那是大法弟子的耻辱。那几天时时寻找走脱的机会,明显感觉到师父在加持我,周身能量很强,浑身发热。同时我也面临着一个考验:我要走了,会不会给那两个帮教人员带来麻烦?我是不是不善、没为他们考虑等各种念头冒出来干扰。我想这是人情对我的干扰和考验,放不下人情,就走不了。把心一横,我必须走!不能有顾虑心,也没想太多出去后怎么办。现在我悟到,绝不能在大是大非面前用人的情和理来衡量,我只能用大法来衡量这事的对与错,应把维护大法的尊严放在第一位。

在师父的加持和呵护下,当晚我走脱,顺利地离开了邪恶的洗脑班。

我这一走,邪恶可惊慌了,之后那几天恐吓两个帮教必须把我找回去,帮教对邪党的害怕就可想而知了,真的连日带夜的在我家楼下蹲坑、监视、守候,四处打听我的去处,却得不到。最主要的是,我走后却打破了洗脑班的迫害计划,大大改善了里面同修的环境,邪恶日夜防守,帮教不许睡觉,守在每个屋的门口,法轮功学员却可以睡觉,唯恐再走人。也不再搞谎言灌输、洗脑转化学员了。直到邪党魁冥日过去,我县同修全都不配合邪恶转化要求,全都无条件释放接回。

我流离失所的那些日子里,也面临着去往何处的选择和巨大考验,是师父对弟子的慈悲点化,以及弟子对法的正信和正悟。在强大的法的加持下,凭着正念一步一步的从流离失所的状态走回(归正)到正常的工作生活环境中来的。那时,我摆脱恶人监视,带了一本《转法轮》出走,流落到亲戚家。那些日子,邪恶四处找我,我能切身感受到另外空间充满了烂鬼因素。通过表面人的方式,也不断地传来恶人对年迈父母施加压力的消息,和跟踪诱导家人口实的迹象。虽然心里很苦,压力很大,但有法的指导和加持,不断的破开我心中的迷雾,给我指出一条光明的正路。

在不断学法中,师父点悟我:“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这里边说明一个问题,不能因为有虫子,我们澡也不洗了;也不能因为有蚊子,我们都得上外面找地方去住;”“同样人要有人生活的空间和生存的条件,也是要维护的,人还要维持生命和正常生活的。”(《转法轮》)以及“七分精神三分病”的法理。

师父讲的法理使我茅塞顿开,豁然大悟:这种邪恶的压力表现都是自己的怕心促成的,实质是对着我的怕心而来的,我必须堂堂正正去掉这颗怕心才能清除解体这一切邪恶因素,我应该堂堂正正的回家正常的工作生活修炼才符合法的要求,而不应该害怕邪恶的迫害就流离失所到外面去住,就象害怕“虫子”、“蚊子”一样不洗澡,不在家里住了。与此同时,那颗貌似强大的怕心还不时的跳出来干扰我:你是跑出来的,回家去它们会轻易的放过你吗?会把你抓回去的。我想,师父说:“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我修炼大法没有错,堂堂正正做着生意,光天化日之下四、五个人连拉带拖的把我绑架走,是他们在违法犯罪。我从洗脑班走脱是正当的反迫害,也没有错,这与迫害没有任何关系。

当我这一观念转变过来后,我决定回家了。回家第二天我堂堂正正坦然的继续做我的工作。估计邪恶也一直在注意我的情况吧,一个国安人员装着路过看到我一样,说了些“回来了,好好做生意,别到处走”之类的话。我回答他说:“我在这里正当做生意,是你们把我绑架走的,是你们在干坏事,还说我走了……?”他没有多说什么,就走了。我回来了他们反倒显得放心了的样子。到此,我结束了十多天的流离失所生活,回到了正常的工作、生活环境中,溶入到当地助师正法的洪流中。

后来听说,邪恶洗脑班的头子知道我回来了,还想把我弄回去迫害(可能是他觉得没有面子),但在师父的保护下邪恶的企图都被解体了——表面上是当地国安拒绝了洗脑班的要求,实质是大法弟子的正念起了作用:我从洗脑班走脱是不承认邪恶的迫害,有效的制止了他们对大法的犯罪,是对那些生命的慈悲与挽救,不是人情所能涵盖和理解得了的。我的做法是对的,是不应该被迫害的。

这一次正念回家后,我的修炼有了一个大的变化。我们当地同修也更加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和紧跟正法要求做好的重要性,当地的协调与证实法的工作也打开了一个新的局面。

一直想写一篇有关流离失所方面的文章和同修交流,由于自己的各种观念和人心障碍,终未能成文。今天终于了却了自己埋藏已久的这个助师正法的心愿。意在和还在主动流离失所的同修从“否定迫害念要正”的法理方面交流。如有不正之处,请以法为师,恳望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