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挖出共产党的根(一)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六日】美国现任国会图书馆馆长、著名的历史学家詹姆斯•毕灵顿(James H. Billington, Librarian of Congress)通过系统的研究,在其关于世界革命的专著中指出,近代革命源自十八世纪德国巴伐利亚的光照帮(Bavarian Order of the Illuminati)[1,2,3,4]。他还指出,从法国大革命时秘密组织“平等会”的主要领导人之一邦纳罗蒂(Philippe Buonarroti)到列宁之间有一条使徒传统线[5]。

光照帮是一个极其秘密的政治颠覆性组织。在十九和二十世纪光照帮通过秘密组织策划的颠覆性和革命性运动中,有马克思和乌托邦社会主义运动,巴黎公社,列宁的布尔什维克,费边社会主义(Fabian Socialism)等等[2]。1920年2月8日,温斯顿•丘吉尔爵士(后来的英国首相)在报纸(Illustrated Sunday Herald)上发表文章说,从魏萨普(光照帮帮主)到马克思,这个世界范围的阴谋……在法国大革命中起着重要的作用,是十九世纪所有颠覆性运动的主要动力,现在又抓住了俄国人的头发(指苏联共产党夺取了国家政权)[6]。

《共产党宣言》的内容不是马克思的原创,而是来自于光照帮,早就已经有了[7,8]。光照帮帮主魏萨普在1830年死去的时候,共产党的基础已经建立起来了[9]。在西方社会,许多学者都认识到光照帮创立了现代共产主义[10,11,12,13]。挖出共产党的根对我们中国人进一步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非常有帮助。

由于我们中国人对光照帮这个秘密黑帮非常陌生,让我们先介绍一下光照帮到底是什么,然后再看看如何创立了共产党。这还得从十八世纪的德国说起。

一、光照帮的成立和败露

1776年5月1日,位于德国南部巴伐利亚的因格尔施塔特大学教会法教授亚当•魏萨普(Adam Weishaupt,1748-1830, Professor of Canon Law,University of Ingolstadt)成立了一个极其秘密的政治颠覆性组织:光照帮(Order of the Illuminati)。魏萨普是个马基雅维利(Machiavelli)式的人物,为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所以不择手段是光照帮的一个基本特点,欺骗和敲诈是其达到目的的方法。成立于1884年的费边社(Fabian Society)是光照帮的一个分支组织,曾经资助过列宁,并称列宁为“最伟大的费边”。下图是其会标,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上图是光照帮的分支组织费边社(Fabian Society,1884年在英国成立)的会标:一只披着羊皮的狼。该会提倡用渐进和改革(而非暴力)的方式推动社会主义。

这只披着羊皮的狼很形象地反映出光照帮创立的现代共产主义(共产党)的欺诈特点。光照帮帮主魏萨普告诉其心腹,要致力于欺诈的艺术、伪装自己的艺术、侦察别人的艺术,和洞察别人思想的艺术(“Devote yourselves to the art of deception, the art of disguising yourselves, of masking yourselves, spying on others and perceiving their innermost thoughts”)[14]。他还教手下人具体如何去欺诈。为了欺骗外界,光照帮表面上树立一个慈善性组织的形象,声称目的是为了使人类成为“一个幸福繁荣的大家庭”(“羊皮”),于是吸引了许多知识份子、政府官员和神职人员等等,使他们误认为是个纯基督教的慈善性质的组织。后来共产党把欺诈和伪装做的更加精致。

1、光照帮的早期发展

光照帮在起步的时候发展很慢。由于光照帮的目的非常邪恶(见下面),魏萨普特别要求会员保持高度的秘密性,不能被外人发现,需要伪装和掩护。为了防止秘密泄露,所有会员都用化名,魏萨普给自己起的化名叫“斯巴达克”(Spartacus,古罗马时著名的奴隶起义领袖);光照帮在通信中采用密码和波斯立法等等,用圆圈中一点“⊙”代表光照帮,用长方形代表会所(lodge)……;魏萨普还建立了一个严密的特务系统(秘密警察系统),让会员之间相互监视。

魏萨普说:本组织的强大力量来自于隐蔽,绝不能让它的名字出现在任何地方,总要用另一个名字来作为掩护。他对手下说:只要达到目的,不在乎用什么样的掩护,掩护是必须的[15]。他后来发现共济会(freemasonry)是个很好的掩护,不会被人怀疑,难以被人发现,于是决定渗透和控制共济会,并且在其中发展。所以,光照帮是一个寄生在神秘共济会组织里的秘密组织。光照帮和共济会相互独立,它鄙视共济会,只是把它作为一个掩护,并且从中发展。

最初的几年,光照帮只在巴伐利亚境内发展。到了1782年7月,各国的共济会领导人在德国法兰克福郊区召开一次对历史影响巨大的秘密大会,情况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魏萨普的最得力助手、荷兰贵族阿道夫•科尼格(Baron Adolf von Knigge,化名Philo)代表光照帮参加了大会,告诉了光照帮的秘密政治纲领和政治野心(见下面),劝在场的共济会领导人加入光照帮的政治运动,并在他们各自共济会里扩展影响。一些共济会领导人还加入了光照帮,例如德国共济会的两个领导人(公爵Duke Ferdinand of Brunswick 和黑森卡尔王子 Prince Karl of Hesse)加入了光照帮,使得德国共济会完全在光照帮的控制之下,欧洲其它一些国家共济会也不同程度地在光照帮的控制之下。从此,光照帮在共济会里长驱直入(但是只在共济会高级会员中发展),达到了快速的发展。当时世界上大约有三百万共济会会员,很多都在光照帮的秘密控制之下,只不过共济会的低级会员对此一无所知。

但是不久,已经在光照帮内上升到第二号地位的科尼格和帮主魏萨普发生了严重的内斗。科尼格对魏萨普的专制不满,而魏萨普妒忌科尼格的能力和影响力,使得科尼格于1784年愤怒地离开了光照帮。

在1783年的时候,光照帮大约有600名会员;1784年,大约有接近3000名会员。1786年的时候,光照帮除了在德国有众多会所之外,还在奥地利,匈牙利,英格兰,苏格兰,波兰,法国,比利时,瑞士,意大利,荷兰,西班牙,瑞典,爱尔兰和美洲等成立了多个会所。

法兰克福召开的秘密大会后,光照帮把总部从慕尼黑搬到了法兰克福,开始实施巨大的“世界革命”的计划。1786年,被光照帮控制的共济会领导人又召开秘密大会,会上宣判了法国皇帝路易十六和瑞典国王(Gustavus III,1746-1792)的死刑[16]。然而这时,光照帮的秘密被巴伐利亚政府发现了。

2、东窗事发

1784年,警察探听到光照帮密谋要推翻奥地利王室(The Hapsburgs)[17],于是巴伐利亚政府批评了所有的秘密社团和团体,但是没有采取具体制裁措施,因为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魏萨普暴露了。他于1785年2月被学校解雇后,逃到了雷根斯堡(Regensburg,不属巴伐利亚的管辖)。1785年3月,巴伐利亚政府开始打压光照帮,下令关闭光照帮的会所(lodge),并且开始了对光照帮进行司法询问。光照帮为了隐藏其邪恶目的而烧掉了大量秘密文件。

光照帮帮主魏萨普跑到了雷根斯堡(Regensburg)之后,并没有停止活动,而是做了战略改变,并且积极准备法国大革命(计划在1789年开始)的实施。1785年7月,魏萨普指令其心腹、光照帮高级官员华克(Xavier Zwack,化名Cato,政府律师)把他们法国大革命的计划整理成书。然后叫一名手下(Jacob Lanze)把一份计划书送给在法国的光照帮会员。然而,这个信使在路上的时候遇到暴风雨,被雷电击中而死亡。警察在其身上发现了计划书,和光照帮的一个会员名单。于是,巴伐利亚政府对光照帮采取了进一步的打压措施。

1786年10月11日,巴伐利亚政府查抄了华克(Xavier Zwack)的家,没收了大量光照帮的原始文件和信件,和一些有毒物质和有毒香水、堕胎药物、许多伪造文件用的政府官员私人印章等等。华克逃跑了,先到荷兰,后又跑到英国。1786年,巴伐利亚政府开始大力镇压光照帮,并且把没收的这些秘密文件公开出版。1787年5月,警察又查抄了光照帮另一名高级会员(Baron de Bassus)的家,没收了光照帮更多的秘密文件,并且把这批没收的秘密文件也公开出版了。光照帮没有否认这些文件的真实性。

这些被没收的秘密文件无可辩驳地说明光照帮的邪恶政治目的。通过分析和整理光照帮这些被没收的秘密文件,人们把其主要的政治纲领归纳为以下几点:

废除所有王朝和各国政府 (Abolition of all ordered governments)

废除所有的宗教信仰 (Abolition of religion)。用一个所谓的“新宗教”来代替,这个新宗教就是基于唯物主义的无神论。

废除私有财产 (Abolition of private property,即“共产”)

废除继承 (Abolition of inheritance)(笔者注:废除私有财产,废除财产继承,这样就把所有私人和国有财产转移到光照帮手里。最初的打算是通过税收的方式,后来共产党就直接通过暴力、武装抢劫等的方式“共产”。)

废除爱国主义(Abolition of patriotism),提倡国际主义。

废除家庭(Abolition of the family)。通过废除婚姻,以及和家庭相关的价值观和道德、伦理(即“共妻”)。

光照帮的最终目的,是通过摧毁一切社会秩序的世界革命而建立一个由光照帮控制的、完全独裁的、没有人权和道德的世界性政府 (Creation of a world government) ,并且建立一个无所不在的特务系统。

魏萨普的谬论是:人类几千年的文明是个错误,是在错误的道路上发展,……人类的文明是人不能获得幸福的束缚(bondage)[18],所以要废除所有这些所谓的“束缚”。即光照帮挑战人类所有的正常社会秩序和价值、伦理观念,其目的就是废除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建立一个由其独裁的、没有道德观念的世界性政府,把这么一个没有人权和道德的专制社会称之为“人类幸福和繁荣的大家庭”。毛泽东说过:天下大乱才能达到天下大治。知道了共产党是从光照帮那里来的,就比较容易理解毛泽东说的话的含义了。

对于我们生长在中共统治之下的中国人来说,看看光照帮的政治纲领和中共所谓的共产主义宣传、《国际歌》等等一比较,就发现是如此的熟悉。例如:光照帮说人类要获得幸福就要摧毁人类的文明,国际共产主义唱的《国际歌》把人类的文明称为“旧世界”,要把“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光照帮认为人是文明的奴隶,魏萨普自比古罗马时著名的奴隶起义领袖“斯巴达克”,把“斯巴达克”作为自己的化名,要领导人类(“奴隶”)造反;《国际歌》开始就说“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毛泽东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造谁的反?造人类文明(包括对神的信仰)的反……。

比较光照帮的政治纲领就发现,这些其实就是共产主义的宗旨。共产党就是要摧毁人类文明,实现所谓的“共产主义幸福大家庭”。

3、光照帮的组织结构

从抄到的光照帮的原始文件中人们发现,光照帮会员分为严格的等级(见下面的示意图),大致可分为三大类:初级,中级,神秘(高级)。每一类下面又分若干等级。外面的两大类(初级和中级),类似那个“羊皮”,其中的会员仍然被告知是为了“人类的幸福大家庭”。只有进入神秘类的级别(高级)会员才逐渐被告知其真正的目的[19]。这反映出,光照帮非常谨慎小心,因为其知道自身的邪恶。真正进入高级类的会员只是少数,对那些不清楚其真正目的的大多数外围人员,魏萨普说,一方面他们可以壮大声势,另一方面可以填满钱盒子。共产党统战的精神也是如此。

在1782年7月各国的共济会领导人在德国法兰克福的郊区召开的秘密大会之后,光照帮等级的基本组织结构示意图。

光照帮除了极其秘密之外,还具有金字塔形和军事化的组织结构,从入帮开始,就发毒誓:把生死交给组织;无条件和盲目服从上级,无限忠于组织;如果组织需要,根本不管对错都无条件地执行;保持沉默,严格保密,如果泄密将会受到严厉惩罚;定期向上司汇报思想……[19]。由于篇幅考虑,这里不作详细介绍。共产党的组织结构和党章可以从光照帮中找到源头,例如,入党时发毒誓要把生命献给共产主义;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无条件服从中央;无限忠于党;党叫干啥就干啥(再邪恶的事都要去执行);向党汇报思想……。共产党的组织原则很多是直接从光照帮的帮规中搬过来的。

除此之外,光照帮还有一个秘密特务系统。每一个会员都是一个特务,监视其他会员(相互监视)和周围的其他人(亲戚、朋友、敌人和其他人)。共产党从苏联、中国到朝鲜都有庞大的间谍和线人系统。在中国除了国安和军队内的情报系统外,公安的一局(处、科)是特务系统,后来为了掩人耳目,改为“国保大队”。

光照帮的核心领导机构称作“最高委员会”(Supreme Council),由十二个高级会员( Areopagite)组成。帮主魏萨普领导最高委员会。

(待续)


本文主要参考书目缩写:

GW: Gerald B. Winrod, Adam Weishaupt: A Human Devil (California, 1969)
AB: Abbe Barreul, Code of the Illuminati,part III of Memoirs Illustrating the History of Jacobinism (New York, 1799)
JB: James H. Billington, Fire in the Minds of Men (Transaction Publishers, New Brunswick, New Jersey, 2007)
JL: Juri Lina, Under the Sign of the Scorpion (Stockholm, Sweden, 2002)
JR: John Robison, Proof of a Conspiracy Against all the Religions and Governments of Europe (New York, 1798)
MA1: Rabbi Marvin S. Antelman, To Eliminate the Opiate, Vol 1, (Jerusalem, Israel, 1974)
MA2: Rabbi Marvin S. Antelman, To Eliminate the Opiate, Vol 2, (Israel, 2002)
MD: Mark Dice, The Illuminati: Facts & Fictions (The Resistance, San Diego, CA, 2009)
NW1: Nesta H. Webster, Secret Societies and Subversive Movements (General Books, Memphis, Tennessee, Reprint 2010)
NW2: Nesta H. Webster, World Revolution: The Plot against Civilization (Boston, 1921).
NW3: Nesta H. Webster, French Revolution,London (1920)
Judth Miller, Occult Theocracy (1933)


参考资料:

1、Bavarian Order of the Illuminati,也有译为光照派,光明会,光明帮。本文的光照帮特指巴伐利亚的光照帮。也有一些研究者认为,光照帮帮主魏萨普只是背后一个秘密小集团的代理人。本文只是根据已知的史料揭示共产党的来源。
2、http://www.thefreelibrary.com/A+primer+on+the+Illuminati:+the+genuine+historical+evidence+on+the...-a0202253133
A primer on the Illuminati: the genuine historical evidence on the secret society is every bit as fascinating as the fabrications and fantasies now circulating in our pop culture.
THE NEW AMERICAN,Issue of September 16, 1996
3、JB, p6
4、Nesta H. Webster, World Revolution: The Plot against Civilization (Boston, 1921)
5、JB, p16。邦纳罗蒂是光照帮会员。
6、David Allen Rivera,Final Warning: A History of the New World Order,Conspiracy (February 2004)。第一章和第六章。
7、MA2,p15
8、MD,p120
9、MA1,p4
10、MD,p397
11、JL,Juri Lina, Under the Sign of the Scorpion (Stockholm, Sweden, 2002)
12、GB, p51
13、GW,P50
14、JL,p32
15、NW1,p139
16、NW2,p20
17、David Livingstone, Terrorism and The Illuminati (2007), p128
18、NW2,p8-9
19、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