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距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六日】师父讲:“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一天在劝“三退”中,我看到了自己与同修甜姐的差距。

事情是这样的:这天中午,我和甜姐参加一同修儿子的婚宴,席间遇到女孩锦。锦读小学时曾是我的学生,她的爸爸与甜姐的丈夫是战友,因此我们都认识。锦在北京工作,“十一”期间回家三天。

当时动了一念,想跟锦讲真相。但是锦挨着她妈妈坐着,而她妈妈是我们几个同修多年来反复劝退而固执不退的,所以心里颇有顾虑。心想:她妈妈会不高兴的,锦会不会对我有看法,唉,还是等下次再讲吧。于是和锦问寒问暖,半天没靠近主题。

甜姐悄声问我:“锦一家退了吗?”

“一个也不退。以前讲大法真相,她爸爸还听的進去。但一提到三退,她爸就不说话了,还责备我们不该跟政府对着干。”

“我们今晚去她家讲。”甜姐说。

“那他们听不听呢?”我担心的问。

“没事,现在跟以前不同了,再讲听的進。”甜姐坚定的说。

锦说她今晚就要走。我心中哀叹这次又没机会了。没想到少言寡语的甜姐隔着我的女儿就跟锦讲了起来:“锦,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啊!你们出门在外,记住这九字吉言,做事样样顺,平安得福报。”锦有点诧异,但还是笑眯眯的。我赶快对着锦发正念,解体干扰她听真相的一切邪恶。

“你入了党没有?只入了团啊,那好,快退出共青团和少先队,退了才能保命……就叫锦,给你退了吧。”

“好吧,谢谢好阿姨!”锦爽快的答应了,前后不到两分钟,而她的妈妈正转过身子与邻桌人说话。

甜姐从兜里掏出一张精致的大法真相护身符,我拦住她:“别给护身符,她心里知道就行。”我怕她妈妈发现了,又怕她带到了北京。

“不要紧。”甜姐坚持送上真相护身符,让锦装進钱包。

我赶紧说:“把大法护身符装進钱包,小偷不敢偷哦。”

“真的?”锦认真的问。

我的女儿说:“开始我妈让我带,我不敢带,结果小偷偷走我的钱包。后来我把护身符放進钱包,小偷偷了钱包又还给我了,钱真的没丢。”

“好好好。”锦连声说。

散席后,锦开心的与甜姐告别。甜姐再次跟锦的妈妈讲,她的妈妈不接下句。甜姐笑笑,对我说:“下次再讲。”

在这次劝三退中,我看到了甜姐“救人急”的那颗金子般的心和锲而不舍的慈悲,而我总是借口“下次吧”,耽误了很多生命的得救;甜姐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救人没有观念和顾虑,而我站在人的理中,顾虑重重,无非是怕自己的身名利益受到伤害,没有象一个真正的正神,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我还找到了我有骄傲自满的心和华而不实、好大喜功的坏毛病,而甜姐则是从一点一滴做起。我还爱瞧不起同修,事实上她们是在真正的“实修真修”。我很惭愧。感谢师父让我看到自己与同修的差距,我要奋起直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