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四平市石岭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六日】我是一名法轮功学员,曾经被长期关押在吉林省四平市石岭监狱(以下简称为四平监狱)。在狱中,我亲身经历了四平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一、由省“六一零”为首的迫害团队

从二零零六年六月份开始,四平监狱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强制转化”。执行“强制转化”的人员包括:由省“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沈全红带领的祝延辉、王明利等一行七人,以“文”攻为主,也就是用指鹿为马的欺骗方式强行灌输“党文化”,以歪理让人邪悟为目的的“邪悟督导队”;以四平监狱教育监区监区长尹首东、指导员耿明才、管教高歌伟、郝玉林、杨铁军、武铁、李海峰、张慈行等人组成的软硬兼施(但以上刑迫害为主)的“施暴队”;以教育科科长陈国民为代表的教育科说教作为辅助。

四平监狱以奖励高分为诱惑,指使服刑人员(犯黑社会组织罪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他们是:高明龙、杨林、钟艳龙、王彦双、王洪贵、杨喜臣、王国祥、张铁龙、温占峰、付威,等等。这些人在管教的授权下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无时间限制的施虐、毒打、上刑。

二、暴力“转化”手段

在“强制转化”期间,狱政科手拿电棍在走廊巡视,电棍发出的啪啪声相威胁。并配以黑社会犯罪为主的罪犯,在走廊里虎视眈眈地注视每个“亲情会见室”(一屋一个被强行“转化”的学员)里的情况。只要“六一零”人员或者管教一声令下,十几个暴徒便冲进屋内进行长时间的迫害,此时此刻的四平监狱充满了红色恐怖,让人不寒而栗。

每天的暴力“转化”程序是这样的:先是“六一零”和邪悟人员配合“说教”,再以各类管教包括教育科的各路人马进行软硬兼施的恐吓。在邪说和恐吓都无效的情况下,便放进各类罪犯,锁上房门进行法西斯式的迫害,往往法轮功学员被打的奄奄一息方可罢休。完了再“说教”。白天就以这种程序循环往复,除法轮功学员吃饭上厕所外,一直在墙角站着,不允许有身体休息和头脑放松的机会,分秒必争地和学员“强行交流”,不然则暴打电棍伺候。这就是白天强行转化的程序。

等到晚上恶警下班后,在“六一零”和恶警授权下,那些黑社会、抢劫、强奸、杀人犯们就有了用武之地了。用他们的话讲“这是共产党给我们的权力,打死你们算白打,还给我们高分(服刑人员减刑用分,吉林省监狱管理局给打法轮功学员的罪犯奖分每人从200到50分不等)”,并高喊“我们就可以满山放火,你们就不可以点灯”。从每天晚上六点开始,把法轮功学员带到厕所进行上刑、施虐、暴打,更有甚者,你不放弃信仰就往你嘴上抹大便,直到他们打累了、打困了为止。

此时真印证了中国老百姓的一句话:“警匪一家”。真不敢想象堂堂一个大国的政府,竟然会雇用黑社会残酷迫害这样一群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三、遭受严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在这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残酷迫害下,法轮功学员董凤山、于连合、张贵彪、王殿仁、庞世坤等先后被残害致死。中共利用610、恶警、黑社会犯下的罪行真是罄竹难书。时至今日,迫害法轮功的恶警们没有一个受到法律的制裁,有的还升了官,致使他们有恃无恐。用他们的话讲,他们就是“法”,他们就是“天”,有共产党撑腰怕啥呀!这就是当今“法制”之中国,打死几个人都可以不偿命,因为这是共产党让干的。

在这种打死人算白打、还奖励高分的诱惑下,被“强行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往往被打的面目全非,根本就认不出被打者是谁,头部变大满脸浮肿。尤其是刚入狱的法轮功学员,刚入狱好好的一个人,第二天保证是满脸青紫,头部变大,睡觉脱衣服时,浑身被踢、被打、被抽的青、黑、紫、出血没一块好地方。然而,相对来讲这还是被迫害较轻的。

再看看被迫害严重致死的案例:

(1)梁振兴

长春法轮功学员梁振兴,被非法判刑19年,因不配合转化写“五书”,被列为严管分子,曾长时间被恶警铐着脚镣锁在床上。在恶警的授意下,无论何时何地,无论何种原因,都可能招来拳打脚踢。打耳光少则几十下,多则上百下,从不背人。严重时多个恶警把梁振兴戴上手铐,地上洒上水按在地上,十来把电棍同时放电,据说这种电棍叫“巨风”,无人能挺过去。由于梁振兴拒绝迫害而绝食,又招来强行灌食。在教育监区长尹首东、管教杨铁军、干事武铁等多次残忍的迫害下,梁振兴曾两次跳楼梯,一次撞暖气片,致使脑颅骨破碎。这些恶警恶犯们随心所欲的对一心向善的好人如此迫害,就说明一个问题:共产党容不得好人好事存在。(迫害梁振兴的恶警主要是尹首东、杨铁军等,恶犯是彦德金、王永国、陈闯、周洪波等四人。)

四平监狱尹首东之流们,对梁振兴迫害还觉不够,又把梁振兴转到迫害更厉害的公主岭监狱。到公主岭后不久,梁振兴就被迫害致死。

(2)被迫害致死的董凤山

董凤山,法轮功学员,男,46岁,曾任吉林省前郭县莲花泡农场分场场长。

2008年10月23日,董凤山被恶警非法劫持到吉林省四平监狱教育监区的施工现场,恶警郝玉林因董凤山没回答问话,就凶狠恶毒的殴打并用电棍电击他,致使董凤山面部肿大,颈部、肩上都是电过的红点疤痕,收工回来恶警郝玉林给董凤山戴上脚镣。

2008年10月29日晚7点,教育监狱四队的管号犯人陆晏丰、组长于凤武、韩双、邸少权、王国祥、王彦双、陈闯、张迪、孙超等九名恶人,把董凤山拖到洗手间进行迫害,使用电棍电击,三角皮带抽打,铁锹重击前胸,众人围着踢打,致使董凤山回到监舍时大口吐着胃里的食物。恶犯陈闯在给董凤山拿洗脸盆时,嘴里还说着风凉话:“谁还没有喝多的时候。”在它们眼里,打人如同儿戏。此时的董凤山已被打的严重内伤,胃里不断返出食物。这时如果恶警恶犯们稍有一点人性良知,把董凤山送往医院看一看,也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

第二天,也就是10月30日早8点,由两名刑事罪犯拖着董凤山(此时的董凤山已不能动了)出工。这时的四平监狱是整体出工时间,各个监区的犯人管教和犯人都看到董凤山嘴里流出来的口液已经不是食物,从嘴里一直流到地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个人已经不行了,即使这样也被拖到了劳动现场,“管号”犯人陆晏丰还强迫他参加奴役劳动。这时的董凤山已经趴在桌上不能动了。陆晏丰就报告监区长尹首东、管教郝玉林说董凤山是装的。在尹首东、郝玉林的命令下,由四名犯人把董凤山抬到二楼管教办公的地方,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由监区长杨铁军、监区干事李波、一区队管教李海峰、二区队管教武铁继续用电警棍、三角带、铁锹等工具迫害董凤山。最后董凤山右胸被他们用铁锹把儿重穿,穿了一个窟窿。等把董凤山送医院时人早死了。

(3)被迫害离世的法轮功学员张贵彪

张贵彪,法轮功学员,男,51岁,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人。2005年2月3日,长春市朝阳区邪党法院非法开庭,半个多小时后草草收场。张贵彪被非法判刑九年,被转入四平监狱,继续关押迫害。原本非常健壮的张贵彪被迫害的象个年过六旬的老人,而且经医院诊断已是肺癌晚期,“顶多还能活六个月”。但四平监狱仍然推托搪塞,拒不放人,把张贵彪转至铁北公安医院迫害。

2006年7月12日,被迫害致肺癌晚期的张贵彪生命垂危,监狱为推卸责任,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张贵彪才被“保外就医”暂时获得自由。

张贵彪骨瘦如柴,连日卧床不起,几乎没有睡眠,无法正常进食、饮水,生活不能自理,整日在剧痛中煎熬,处于极度危险状态。出狱两个月后,于2006年9月12日含冤去世。

(4)被迫害离世的法轮功学员王殿仁

王殿仁,法轮功学员,男,50岁,吉林省通化市人。王殿仁于2005年8月9日被送往四平监狱,仅六天之后,于8月15日被四平监狱迫害致死。

亲属们接到通知赶到四平监狱,看到王殿仁僵硬的遗体后背上被毒打的旧斑痕和新伤疤到处都是,多处都流着鲜血。家属问:“这是怎么回事?”狱警们说:“是王殿仁用脖梗子蹭窗台儿自己死的。”家属说:“真是岂有此理!浑身是伤!哪个给我做个示范,我看看怎么死的!你们二十四小时不离人迫害怎么会自杀?一定是你们给打死的!”恶警们无言以对。

尸体解剖未发现任何病症,只是肠子内食物很少。狱医说:“王殿仁刚到医院检查身体时身体没有多大毛病。”王殿仁自己还说:“你们的厕所漏了,等我身体恢复好了,我给你们砌砌,我是瓦匠。”家属说:“王殿仁能这么说,证明他根本就没想过死,怎么会自杀?”

(5)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于连和

于连和,法轮功学员,男,41岁,吉林省通化市人。2009年4月12日下午6点左右,吉林省通化市保大队荆贵泉带领十几个人,开了三辆警车,非法跳院墙闯入于连和家,把他绑架。9月17日,通化市公检法合谋判他三年,于2009年10月2日关进四平监狱。2009年11月22日,于连和被监狱迫害致死。

监狱方派了两个法医,和家属请的法医、家属以及狱方十多名警察共同做尸检。尸检过程中,发现于连和的右耳朵有血,两眼青紫,有被殴打的迹象。在右肋靠后背处,腋下和腰的中间位置有一块皮手套残片粘在上面,当家属发现它时才脱落下来了,从外面看不出任何受伤的痕迹。开膛后发现胸膛内充满了积血,大约有1500毫升,脾被打裂三个口子,靠近脾的内部组织有充血内伤的迹象。造成他死亡的原因就是脾破裂。

于连和生下来就患有血友病,靠输血方式维持着成长,因为这种病不断的侵蚀着膝、胯、关节,致使两部位变形,十几岁以后,形同残废人。

在1998年3月份,亲属听说法轮功祛病有奇效,便说服了于连和,由家人背着他去学了法轮功,目的是为三十来岁的残疾兄弟找一个生存出路。于连和在一个月时间里,病神奇般的都好了,从此他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路。

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他象变了一个人,生活有信心了,能独立了,改掉了坏脾气,戒掉了吸烟、喝酒的恶习,还做点卖袜子的小生意维持生活。于连和见人就说:是大法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6)狱中得法的法轮功学员庞世坤

庞世坤,男,45岁,家住哈尔滨市呼兰区方台镇,在吉林省四平监狱惨遭折磨,于2009年6月13日在长春公安医院含冤离世。

庞世坤,十几年前因倒卖粮食往粮食里掺沙子卖,被判刑十几年。在吉林省公主岭监狱服刑期间,在法轮功学员的帮助下喜得大法,明白了人应该怎样活着,他决心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

浪子回头金不换。就因为他修炼法轮功做一个好人,监狱恶警用各种惨无人道的刑罚折磨,想让他放弃修炼法轮功。后来,他被转到四平监狱,在那里,他在一个没有阳光、没有被褥的小号里度过了整整十三个月。

庞世坤坚修大法,在监狱受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残忍迫害。2009年6月11日狱警打电话通知家属说:“人不行了,取保回家。”

两天后,6月13日,庞世坤在长春公安医院含冤离世,死时光着脚,身体发白。遗体6月18日早9点在长春火化。

四、结束语

凡是有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集体镇压的地方,都有一部血泪史。

堂堂一个大国,竟然怕自己的百姓祛病健身、为国家节省医药费,怕自己的百姓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怕修炼法轮功的人数超过党员,怕法轮功创始人受民众爱戴,在忌妒心驱使下,中共明知法轮功于国于民都有利而违背良心,凭借自己的独裁权力强行给法轮功罗织假罪名,利用全国的传播网络向全世界传播谎言,欺骗全球的人类。其罪恶之大,大如天,用什么办法也洗不清毒害全人类的罪,将永远在地狱中偿还。

而全国的各种所谓的“法制”机构,竟然也受中共的欺骗和指使,不辨是非,泯灭天良,公然践踏法律,随同共产党残酷迫害法轮功。

靠谎言起家的共产党,用卑鄙的手段不知道蒙骗了多少中国人。从延安整风、镇反、三反五反、肃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到六四屠杀学生,有多少人曾经被卷入政治运动中去表态去斗争,被恶党左右助纣为虐,过后才知道上当,才明白对与错。共产党几十年政治运动的血泪史,还不足以让我们清醒,让我们明辨是非吗?是啊!大多数人都是在走完一个历史阶段再回头看,才会去真正的反思和辨明对错,但是每一次的教训都太惨痛了。中国五千年的历史证明,道德败坏的统治者必定灭亡,这是天定的。中共也一样逃脱不了覆灭的命运。让我们用明辨是非,用历史的眼光看清这祸乱人间的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