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法轮功新学员的修炼祛病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七日】再过二十天,我就修炼两年了,想起两年前病危的自己,不禁泪如泉涌。在这短短的两年中我幸得师尊的恩泽,对师尊的感激无以言表,唯有实修以报师恩。下面我将自己神奇的祛病经历讲出来,以证实法轮功的超常并希望对抱着治病目的走入修炼的学员有所启发。

饱受病痛折磨 尝试法轮功

二零零八年一月,经过几个小时的开胸手术后,我在深度昏迷中从手术室被推入重病监护室,开始了我的术后煎熬。六十多岁的我手术后出现了全身性的综合症,以前有过病的地方都有所加重,呼吸系统,消化系统,生殖系统都有毛病,血压高,血脂稠,心脏早搏早跳每天达两千九百多次,不思饮食,体弱无力,呼吸困难,气管炎,不能见风,便秘加重,失眠,多梦,常常入睡就做梦,一梦就惊醒。每天口服十四五种药,睁眼就吃直到晚上睡觉,每月医药费就得两三千。

看到我天天被病痛折磨,不少亲朋好友给我介绍法轮功。因为我从小不信神佛,再加上对中共的畏惧,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以前收到过不少真相材料,我看都不看全扔进垃圾桶,也接到过真相电话,一听是法轮功的立刻挂机。现在想真是后悔。

被病痛整整折磨了十个月,还不见好而且经济负担也太重,真是四处求医无效,万般无奈之下,决定试试这个功。就象师尊说的:“他不相信气功,他可不能保证自己不得病。他要得了病到医院去看,西医看不好了到中医去看,中医也看不好了,什么偏方也看不好了,这回他想起气功来了。”(《转法轮》

试炼一周出现奇迹

就这样实在走投无路,我跟老伴商议试炼一周,如不见效,马上去北京看病。我们商议只炼功不干别的而且是偷偷炼(怕被中共迫害)。让谁来教呢?我不敢让附近的老同修知道,就打算让我们的亲戚来教,第二天还没打电话呢她就来了,进门我就说:“正想你呢。”她说:“想炼功了?”我回答“是”。她马上开始教我第一套功法,当时我想,我要认真炼来证实一下,一周见分晓。结果当时亲戚有事只教了一套就走了。这一套功法我当天就坚持炼了好多遍,真是太神了,第二天奇迹就出现了。这里先说明一下,二零零一年医院检查我胃有息肉,导致黑便(便血),用药物治疗了三年,胃不疼了,但大便始终是黑色,八年不得好。结果炼功第二天早上突然发现大便变成了特别正常的颜色。

我激动万分,跪在床上给师父磕头。从此我信心百倍的学炼功,在一周内,失眠,多梦,出虚汗的症状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个月内停止用药

我悄悄在家炼第一套功法炼了一个星期,害怕别人知道我炼法轮功,怕被中共迫害。结果出现了奇迹,我还不赶快去追求真理(当时还是求生之心)?生命最重要了,没命了什么都是枉然,于是下决心走出去,找老同修把五套功法赶快学会。就这样在老同修的耐心帮助下,我开始走上修炼之路,光明之路,健康之路,幸福之路,而且是绝不回头之路。

在修炼过程中老同修一步步辅导着我,关心着我,尤其在修炼者在修炼与用药之间的关系上,启发了我,她说:“师父并没有说有病不能用药,而是讲用药是将病往里压而修炼是将病往外推。”我一听,心想:我已经见证了师父的大法威力无比,没有理由不信师信法,既然师父在给我往外推病业,我吃药又将病往里压,这怎么能行?立刻决定停止用药。可回家和老伴一说,老伴马上说:“可不行啊,血压高,心脏病,还有瘤子的问题,你停了会没命的!”为了不让老伴担心,我表面答应边炼功边吃药,自己却悄悄停止吃药了。刚开始也忐忑不安,就观察着,一天了,身体没反应,两天了,没反应,三天,四天……一直观察了十天,结果病情不但没有加重,反而越来越轻了,这才告诉老伴早停药了。

炼功一个月后,我把那些药统统都扔了,每天就是学法炼功,不敢松懈,好多身体的不良症状:气管炎,高血压,心脏病,颈椎、腰椎骨质增生,坐骨神经疼等也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以前我有妇科病,子宫肌瘤导致阴部散发异味,也在一年多后发现没有了。除开始由于悟性差用过两次开塞露(治疗便秘)之外,两年来我没有用过任何药物,而身体却越来越硬朗,我已经好多年没有过这种一身轻的感觉了,我感到幸福极了。

坚定的信师信法 过病业关

一些老病友看到我身体的变化也想学功,有三个同修每天到我家一同学法,修炼两个月后的一天,老伴因为害怕当面说不让他们来了,我也没制止,他们都不来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心脏早搏早跳加重了,连续三天不能活动,饮食减退,浑身无力。因为当时悟性很差,以为干活累着了,就卧床不起,通过学法才悟到是师父给消业。家人都要去医院,当时我特别坚定说没关系过几天就好。可是三天了也不见好转,我开始向内找:没有了集体学法的环境,我感到能量场很弱,我决定把同修找回来。把老伴叫到床前说:你看这几天同修都不来陪我学法了,影响了我的身心健康,如果老这样我受不了。老伴立刻答应让他们来学法。当时我感觉很严重又说:“你看着我如果实在不行了,赶快送医院,不要让我死在家里,不能给法轮功抹黑,法轮功是好的,我就是走了也是我没学好没做好,听明白了吗?”老伴点了点头。当晚从远方来了一个大姐和我睡一张床,她发现我呼吸的很不均匀,怕我睡过去了,轻轻将我推醒,“小妹,咱们上医院吧,你隔好长时间才猛呼吸一次,太严重了。”我当时还真感觉比白天轻了,马上回答说:“大姐没关系,我觉得轻多了,睡觉吧,明天就好了。”就这样我不知不觉又睡着了,一觉醒来天亮了,一骨碌起了床。

还有一次在二零零九年夏天,大概七一后,天特别热。我心律又失常了,连续一周也不见好,向内找吧:本来有个朋友想学功,我答应了去教他,但是由于天太热迟迟没去,想等心律正常了再去。我悟到该办不办,是这原因,立即决定,明天早上无论气温多高,不管心律如何,我一定要去,做我应该做的。当晚心跳立即减缓,太神了,第二天四十多度我奔波了一天,心律居然没有丝毫不正常。

梦中师父给我清理身体

修炼以来师父两次在睡梦中为我调病,第一次是修炼两三个月后,梦到医生给一位孕妇接生,我在旁边作助手,婴儿身上的羊水一下子溅了我一口,我赶快吐,吐了好一阵,吐到下唇两个一大一小的肉瘤,我用左手用力拧了一下把肉瘤拧下。从那以后颈部疼痛明显见轻,舌根部酸压也没有了。

二零一零年五六月份的一天晚上,梦见从肛门里爬出半截蛔虫样的虫子,我惊慌之际,用毛巾裹着往外拽,虫子很长,有头有手还是活的,拽出了两条,第三条在颈部断了,头没出来。我悟到是师父将我身体里不好的灵体给清理了,但还留下了一部份,等我继续提高了再清理。

这就是两年来师父帮我祛病的经历,其实自己感觉很神奇很激动但似乎很难表达出来,以前由于怕心不敢写,我一定要突破它,现在我开始注意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前几天早上我要骑车去取资料,看见外面刮着大风,不自觉的拿起帽子(认为自己怕风),突然觉得不对劲:我怎么不信师信法了,怕得病吗?还以为自己跟以前一样吗!我立刻放下帽子,顶着大风去了,没有一点不适,要是以前是绝对不行的。

我知道自己还差的很远,甚至为了祛病而修炼这一根本执著还没去掉。有时想懈怠但想到自己的身体马上又精進起来。根本上是为了祛病,我想这就是我的身体会偶有不适的原因,等我这个根本执著去掉之后身体也就完全净化了。

认识有限,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