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帮助同修写稿、投稿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七日】第七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交流法会投稿截止时间已经不多了,只有几天时间,时间紧迫,但还有时间。每一个地方的协调人就是那里的“住持”,都有责任告诉那里的每一个同修,鼓励他们踊跃投稿,从我身边发生的事可以看出师父对这次法会多么重视。

本地地处山区农村,只有三名大法弟子,即我和两位六十多岁的老婆婆(甲、乙)。甲同修只有一点文化,能认识一些字,通过修炼《转法轮》能读下来,可是写字不行,但她为了交上自己的作业,积极参与投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拼凑出了六百多个字,写出了自己的修炼体会,虽文不成章、言不成句,但那份坚定助师正法、认真完成作业的责任表露无遗,让人感动。

乙同修住在山上,交通不便,很少联系,她又认不了几个字,加之年龄又大,根本无法写交流文章,我想就算了,不通知她写交流稿了,免得难为她。时间默默的流逝。今天上午(十月五号)十一点半,乙同修突然打电话给我,说她今天要下山来,今天她有机会溜下山了(她丈夫今天有事没有在家控制她了)。我心里一震,这不是师父安排她送交流来了吗?一念之差,我知道自己做错了,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有权利写自己的心得,自己为啥不通知她呢?我没有尽到一个“住持”的责任,辜负了师父的重托,现在感到满面羞愧!师父不愿意落下每一个弟子,这次书面交流多么重要!时间走到了今天,离交流投稿结束还有几天时间,同修们人人都应该抓紧投稿。

下午两点左右,乙同修终于赶来了,风尘仆仆,可能刚忙完农活。她说,丈夫不在家,她今天是瞅机会赶到镇上来的,待一会儿马上要赶回去,家里羊还在山上放呢,不然没人管。时间不等人,最迟在下午四点她要离开赶回去,不然晚了赶不上车回不了家,家里无人管。事不宜迟,师父安排同修来了,难道我还能把同修挡在法会门外?于是我让乙同修口述,把她的修炼交流记述下来。下面是她的心得:

我是一名农村女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七岁,认识不了几个字,更写不来字,修炼以前是个药罐子,肚子肿的很大,十几年都是这样,吃不下饭。由于肚子长年肿的老高,出气都困难,加上哮喘每年都要折磨七、八个月,身体虚弱,脸色蜡黄,怕冷,不论冬夏头上都裹着厚厚的白帕子。长年吃药,没有效果,真是生不如死。没有办法,就求仙拜佛,方圆一百多里的地方,只要听说哪里有神婆就赶去求神问药,烧钱化纸,可是身体依然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恶化,全身都浮肿起来,我知道自己已是油尽灯枯了。

九八年冬月经人介绍,说附近地质队有一个老头陈某医术高明,化水可以治百病,就找到陈老头请求治病。原来陈老头夫妇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并不是治病,他们夫妇叫我修炼大法,我半信半疑在求医无门的情况下,就死马当活马医,试着按照他们讲的开始了修炼。通过炼功,说也神奇,身上的顽疾不知不觉就好了。我不敢相信,十几年的药罐罐,不吃药不打针病就这么好了,哪有这么好的事啊?我相信是大法给我带来的神奇效果。但我还是习惯性的表现出病怏怏的,头上还包着那缠了很久的白帕子,一天陈同修的家属对我说:“你已经修炼了,怎么还包着那臃肿的白帕子?摘了吧!”我半信半疑的取下帕子,感觉头凉飕飕的以为会感冒吧,结果什么事也没有。从此我摆脱了久已套在头上的好象下了魔咒的紧箍,师父把我的病根摘掉了,真是无病一身轻!从此我坚定了修炼大法的决心,以后无论遇到什么魔难,我一定要坚修大法到底。

我没有文化,一开始只是炼功,病就好了;后来请到了大法书,可我认识不了几个字,学不了多少法,但我已经明白了一些大法的内涵,以后偶有小病如感冒咳嗽什么的,我想到师父说的,炼功人没有病,是消业,过一两天病就好了。现在身上顽固的疾病全没有了,非常感谢师父救了我。

九九年大法遭受迫害,我从自身的神奇变化知道大法是被迫害的,就出去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救人,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非法抓進县看守所。我知道大法是正义的,我是被迫害的,在看守所坚定修炼,后被家人通过关系把我救了回来。回家后,我没有了自由,家里人对我严密控制,尤其是丈夫天天跟着我监视我,不拿我当人看,随意打我骂我,经常打的我全身是伤,严重的时候他拿起很粗的木棒(他是一个铁匠)狠命打我,把我打的全身肿起很高,到处乌青,很多血口子,但我坚信大法,心里求师父救我,同时不停的对他发正念,虽然我伤痕累累,可是感觉不怎么疼,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想到此我热泪盈眶,多么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虽然自己文化不高学法少,心性跟不上正法的進程,但我明白大法是正法,我要坚修到底,跟师父回家。我知道正是自己这颗坚定修炼、信师信法的心,师父没有放弃我,我今后一定要加强学法、听法、发正念,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