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一名大学生的修炼成熟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九年初和家人一起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记得那时每天早上我们和同修一起炼功,白天在一起交流、修心,一起背法精進。正当我们沐浴在祥和的修炼氛围中时,邪恶迫害开始了!

一、走出怕的阴影

上初中时,学业开始有点繁忙,父母在外地做生意,自己渐渐的放松了学法、炼功。心中知道大法好,也向别人讲真相,但相信的人很少,心中感到很苦。亲属对我修炼也不理解,因为爸妈被绑架过,亲戚常来家里施压,后来我一看到他们就想躲开。

在学校里,我写了一篇作文《我最感激李老师》。语文老师找我谈话,当时感觉空气中都凝聚着怕的物质,身上都在颤抖着说不出话。老师带着蔑视的口气说;“法轮大法?大法叫得多大呀。”我说:“耶稣当年三天复活人们开始不也是笑他吗?” 他当时惊讶的说:“一个小姑娘怎么知道这?”但由于我法没学好,被后天胆小怕事的假我控制着,没起到很好的救度众生的作用。

高中时,我的数学老师也是同修,她鼓励我要勇猛精進。那时虽然功课重、时间紧,但我明白要把大法摆在第一位,就用中午时间发正念后去食堂吃饭时讲真相,上楼背《洪吟》、 到楼顶炼功,利用别人午睡时间打坐、读法。晚上做完作业后读法到十二点再发正念才睡觉。放假在家看大法书与周刊,并抄下好的文章对照自己。我把关于传统文化的真相资料带给同学看,一次班主任也拿着看。后来我在寝室公开发正念时,同学会说:“她在炼功,快别说话。”要好的同学都三退了,还帮着讲真相。记得高三最后要填表,填到政治面貌时,他们看到我填的是“群众”,他们也学着填,并说,你说的我都信。我真的为众生的得救感到高兴。同时也深深体会到,环境是靠信师信法开创的。

高三艺术培训去了城里。虽学业繁重,但我知道我是大法弟子,应以平和的心态面对考试,所以每次考试完我都不查成绩。老师与同学都说我心态很好,我就利用这机会向别人讲真相。但由于很害羞,很多都没讲到位,而且妒嫉老师对别人好,影响了众生得救。特别是独自学法、发正念、炼功时,名与色的思想业严重干扰,搅得心烦意乱。后来我想,我们都是师尊的亲人,我们只有修炼的缘,我不能毁了众生!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救得了众生。而在宇宙更替、救度众生这么大的责任面前怎能被世间假相迷住呢?“除恶只当把尘拂”(《全世界大法弟子、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中秋节好!》),旧势力的安排什么也不是。于是我经常背《修者忌》、《道中》,不断纯净自己。因此我不唱流行歌、不看杂志,用大法不断归正自己。然后利用美术加试时到居民楼发资料、与房东和一起住的人讲真相。慢慢的,救人的神圣使命已伴随我的生活中每一部份。正念也越来越强,不再被人世间的情所牵绊。真是“观念转 败物灭 光明显”(《洪吟》<新生>)。

心性提高了,救人的心也更正了,讲真相能用正念来对待,向内找,如对方不听,找找自己是不是学法心不静?有人举报、说骂,是不是该去爱面子的虚荣心、还有保护自我的私心? 别人斜眼看,是不是去完成任务的心?是不是还有急躁心、求名利心,从而导致缺少智慧,讲出的话没有穿透力、打动不了人心、无法展现法的威力,延误众生的得救?悟到了就把它修去。不用证实给谁看,也不用谁来证实自己,踏踏实实的修自己。

二、别错过该救的众生、别留下遗憾

随着学法的深入,深知众生才是真正的受迫害者,他们不是一个普通的生命,那是天上大穹的王和主,他们是抱着正法必成的心,下到这么可怕的三界中来。如果不去救他们,那么他所代表的宇宙天体中的众生也将被毁!师尊将这么好的宇宙大法无条件赐予我们,为我们付出那么多,我们又有何理由不救度师父的亲人,不为师父分忧呢?一个无私无我的大觉者会去贪图人间的享乐吗?我想,充份利用大学自由时间做好三件事,是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

记得一次在教室与女生讲真相,她说:“听你这么一说,那我就不入党了,其实以前也听一个姐姐讲过,但并没有叫我退,不过姐姐说了很多关心我的话,让我很感动。”这让我想到,我们不光要有救人的心,还要把慈悲留给众生。现在很多大学生很有主见,我们不要怕失败,应把陌生人当成亲人,热情的与他们打招呼,用善心、真心、恒心、信心把真相传播四方。

逐渐的,我由开始几个星期退几个,到后来几个小时退十几个。过程中去掉了很多人心,但却渐渐的放松了正念。一次,去另一学校发资料觉得很好发,生出来干事心,被管理员发现了,最后被抓到派出所。在派出所我一言不发、不断向内找,找到了这段时间学法不入心,没有象以前那样在路上也在背法、发正念,炼功迷糊,导致功能不能如意发挥;强烈的干事心,没有了那种神圣的责任感,没有象以前那样敬师敬法、还有证实自我的心,居功自傲,结果是毁自己也是毁了众生。想到这些,觉得太对不起师父了,没有好好利用师父赐予我的智慧。于是心里对师父说:“弟子要听师父的话,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彻底解体旧势力的安排。”当天下午一警察说:“待会儿国保要来,我们不处理这案子,看你还是学生,只要你说你是哪个学校,有人来保你,你就可以走。但你要不说,就凭这资料就可拘留或判刑。”我借机与他讲真相。但由于急于出去还是用了人的办法让老师把我接了回去。

后来学校老师要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出这事,系里领导找我说:“听说你成绩很好,做人很正直。法轮功修身养性你学,我们不管,但不要去宣传。”并用工作、亲情来“开导”,要我写保证。校领导也找我谈话,说:“听你们系里老师说蛮喜欢你,很坚强,说不到几句就开始讲法轮功,看来真的如此,我准备两天的内容在你身上毫无作用,但你一定要口头保证,不然我不好交代。”我心想这次绝不妥协,心里请师父加持。僵持几分钟后,一位来办事的博士对我说:“信仰是自由的。我上大学那时也有人学,你不要怕,做不到不承诺是好事。”领导说:“那你先去吃饭吧,你是我见过的人中最难转化的一个。”

看完神韵晚会后,有种普天同庆的感觉,真的很想光碟送给更多的人。但怕的物质不断的向我袭来。后来读了师父《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相由心生还有这层意思,因为你把它摆高了,把自己摆小了。把那事情看的没什么了不起的,救人这么大一件事情,做你们该做的,心里踏实一点,碰到听到什么不太顺心的、不太如意的也别往心里去,堂堂正正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不被邪的干扰、不被它带动,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从自己这生,那邪恶就渺小,你们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真的都是这样。”

我感到心一下子轻松了,就又去讲真相,刚好遇到一同修学姐。在学校里我们一起学法、炼功,配合讲真相,面对面送神韵光盘。就在欢喜之余,有同学把神韵光盘上交了。校领导找我谈话:“对你的态度已经受到上级的批评,你在校期间可不可以不发。”我说:“老师,那你好好看一下,这是宣传中国传统文化,很精彩。”后来我写了一封信,他看后说:“我明白了你们是在揭露迫害而不是与政府作对。”并送给我一本书说:“很佩服你如水一样柔和,却有着水滴石穿般的意志。”

在这一路上,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在这里也提醒年轻同修们,别把大学复杂的人际关系看重,别错过我们该救的众生,别留下遗憾。

后来和同修在一起时间长了,强调自我的心也往出冒。一次去讲真相,同修说她状态不太好,想回去。我虽没说什么,但心里不舒服,一再压制自己正念加持她。就在这时旁边有一群女生,我就过去与她们聊天,慢慢的聊到三退保平安。旁边的一个女孩也帮着我讲,我以为是她以前听过的,后来走时她说她也是大法弟子。我当时心里很激动,差点由于自己的情绪影响了我们形成整体。

一次偶然的机会参与营救同修,虽寒风雪雨但我们并未动心,同修出来后说她的女儿也是大法弟子住在我们学校旁边,在师尊的安排下我们四人形成了学法小组并配合去广场、大型站台、商场讲真相。在正念之场下,很多人反馈都说神韵很好,遇到的有些外国人看了说很喜欢并很乐意跟他的朋友分享。本班的老师看了后也说不错、很舒服。我想这些都是师父对我们的鼓励。在与这些同修相处中,我找到了很多不足,她们那颗纯净的心令我感动。每次我说怎样,她们都默默配合。我的性格比较急躁,而她们讲话很温和,对大法很虔诚。我悟到,应更加平和与理性的讲真相。

现在我悟到:我们有没做好的,但要在讲真相中去掉,而不能成为不去救人的借口;但也不能用成绩去掩盖还未去掉的执着,因为大法就是直指人心。我们只要有那颗抢人、救人的紧迫感与熔化钢铁的慈悲心,就一定会修好。

三、修好自己才能化解矛盾

一直以来,在外人面前表现的能向内找。但在亲人同修面前掩盖的执着却暴露无遗,没把自己当炼功人,强加于人,制造了间隔。这次暑假与妈妈在一起,开始几天在法上交流、互相关心,后来常因一点小事不顺心而不高兴。自己也知道要把母亲当同修。但往往矛盾来时还是陷入对错中。例如几次妈妈吃饭吃不完就放着准备倒掉,我就强硬的说:“你看同修写的回忆,师尊把同修未吃完的饺子倒到自己碗里不愿浪费,你怎么就不学?”妈妈生气的说:“你要吃,你去吃。我吃不進去,哪有你这样非要别人吃的?”我心里不平的将剩饭吃掉。几次之后改变不了她,我也不说了,我也觉得不对劲:为什么老发生这样的事,是不是自己没有在这件事上提高?后来妈妈说:“师父从来不强迫我们做什么,都是默默的以身为教。”我意识到了我这是“我做到了,非得要求别人也要做到”的党文化。

师父说:“所以你做的什么都会反映在你的修炼状态上。你们互相之间在配合上,心里不平,激动生气,那个时候很难想自己、看看自己是什么状态、出发点是什么人心。多数是自己的意见不被采纳,或者对别人的瞧不起,这两种心的反映是最强烈的。”(《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但我出于面子还是不愿道歉。后来有两次看到一小孩向她妈妈说对不起,他妈妈说不是你们的错。那种单纯,愿意承担错误的心让我感到羞愧。一个大法弟子知错不愿承认,这能向上修吗?一次搭车时,抬头看到一个广告说:“快用***,小学生都知道!”看到那傲慢的样子,深感现代学生受社会变异风气毒害,得理不饶人。突然意识到,我对妈妈不也是这样吗?后来来了一同修,妈妈回家又说吃不下饭,同修说:“可能是上班回来累了吧!”虽一句话,但也体现了同修的境界,能宽容体谅别人,这让我找到了差距。后来在同修家有点晚了,我说:“我先回去了,不然我妈妈会担心的。”说着自己也很感动,以前以自我为中心,很少考虑他人的感受。以前觉得妈妈情重,什么事唠叨嘱咐个没完,后来我想我不能烦,不能被她带动,并安慰她说,要是担心我就帮着我发正念吧。我的心平和了,救人也沉稳了。讲真相时,我与卖东西的人讲了很多,妈妈说很佩服我的耐心。以前她嫌我讲的太啰嗦,我说她讲的太少,没讲透。 我这顺了,不挑她的毛病了,妈妈自己也说以前做资料吃了很多苦,现在却放松了,并认识到我们要用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干扰。我体会到了师尊讲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

一次与家乡同修A一起炼功时指出了她的几处错误。炼完功她生气的说:“修炼是修自己,不能眼睛总是盯着别人。”并指出了很多我的不足。我想不管同修是什么态度,说了我都应改,便笑着走了。晚上一起学法时,她说她不该把对我的偏见与这事连在一起,指出她的错是为她好,并说我不向内找。我想起师父说过最善意的辩解都是证实自己,有就改无就注意,便一笑了之。那天晚上坚持到十二点才休息,早上三点五十起来炼功一点也不困,坐一个小时腿也不疼。我体会到了“心不在焉 与世无争“(《洪吟》<道中>)的美妙。

后来我听到有同修对同修A说:“你炼功是不是很累呀?慢慢来,下决心就一定能突破”。我感到了那颗真诚的为同修好的心,没有指责、没有埋怨、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师父在《瑞士法会讲法》中说:“带有自己目地的人对别人讲话想改变别人,或者是想要说服别人,你讲出的话再有理,别人也很难完全接受,也打动不了人的心。为什么呢?其实我告诉大家,是因为你讲出的话带有你所有的思维。”

我想这就是我要修的,同修生气,我也是有责任的,一定要跳出个人修炼、自我感觉良好的圈圈,真心的希望整体无漏,这才是师父要的。也建议同修带小同修不要太随和也不要太强势,自己修好也要带好他们跟上正法進程,正法是有标准的,不会因为我们年轻就可降低标准,只有我们都配合好、相互鼓励、理解,救度更多的众 生,才不负师望。

四、正念显神威

一次在去其它大学发资料,当发到第三栋时,觉得很顺利,就起了欢喜心,没保持强大的正念,被管理员看到,没收了资料。但我心里没有怕,我知道我是做最正的事!便善意的跟她讲,让她把资料还给我,但她很凶,并说:“再不走,送保卫科”。我看到她那有监控器,但先前为什么没被发现?肯定是我有漏。便回来发正念、学法。学法后深深自责,由于自己没做好,有证实自我的心,又给师父添麻烦了。我想,不能让众生对大法犯罪,哪里出问题只能進不能退,要去救她,真相资料是用来救人的。便一路发正念到那和管理员讲真相,但她执意不给。突然管理员的丈夫走过来把资料还给了我。我再一次感 到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师徒恩〉)。

在学业上师父也为我安排好了一切。如选择选修课时人太多,我就和旁边的人讲真相,等别人快选完时我再选。后来上我这课的有一百多人,认识了很多同学,有的我去她们寝室讲。而且任课老师讲的很多内容很适合讲真相。

在家里有时急需一样东西,找得焦头烂额,但只要想到请师父指点,很快就能找到。要去讲真相时,本来报道要下雨的但却总是晴天。真相讲多了,感觉有他心通一样能很快打开别人的心结。我们不能高兴了就学,不高兴了就不学,或者觉得今天已经达到数目了而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我想唯有用正念与责任心来主宰自己,真正的达到心慈意猛、外柔内刚的境界,哪里需要就去哪里,动静随机,默默配合整体,最终达到“百脉皆通”,才能报答师恩。

芸芸众生中我们能喜得大法,与师父结下这万古难遇的圣缘,成为师尊亲传的圣徒,虽有很多不足,但师父选择了我们这块玉成为正法中的一粒子,我们只有不断的洗净自身的污渍,心中多装师父与大法,多装被迫害的同修与众生,才能在将来 的大审判中无愧于心。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