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一名特种兵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历届法会的文章我都在看,受益很大,非常敬佩同修修的好、写的好。觉得自己修的不好,对写文章参加法会没有信心。可是法会一届届的开,同是大法弟子,置身会场之外总是觉的不对。看了同修们相关的交流文章,提高了认识。每个同修都有闪光点,师父珍惜每一个弟子,我们不应贬低自己,贬低自己也是执着自我。写文章参加法会是非常殊胜的修炼形式,放下自我。

一、得法

一九九六年,我在部队当特种兵。年底的时候到北京出差,去餐厅吃饭与另一部队的一名战友在擦肩而过时彼此认出了对方。回到招待所,他向我介绍了法轮功,教了我炼功动作。

那天下午我俩走在街上,感到身体轻飘飘的,脚跟老往起颠,身心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第二天,当地的老学员带我去了辅导员的家,辅导员的丈夫对我说:这个功真的很好,你炼这个功吧。言语恳切令我感动。

请到师父在济南讲法录像后,回到招待所,我用了一天多把师父的讲法看了一遍,我决定学法轮功。早上天不亮去了炼功点,集体炼功还没开始,已有老学员在寒风中打坐了,老学员的风貌令我佩服。在点上老学员热心的教我炼功。

离开北京前我请到了《转法轮》,带回了部队。回到部队,回到家我做的第一件事是清理了一大包的假气功资料,付之一炬。刚刚随军的妻子看了很诧异,搬到单位不回家住了,理由是:你学了几年的气功,付出那么多说扔就扔了,你这个人见异思迁,不和你过了。我遇到了修炼路上第一关。

二、实修

一九九七年上半年,在紧张的军事训练之余,我利用早晚尽量保证炼功时间。那时不太懂学法的重要性,大法书看了没太入心。半年后,北京的同修寄来了《精進要旨》、《转法轮(卷二)》、《大圆满法》和同修们的修炼故事。我明白了大法修炼第一位的是学法、修心性。看了同修们的修炼故事,我看了法轮大法学员真实、生动的心得体会,看到法轮大法学员身体净化、心性升华的超常功效,我感叹这才是真正的修炼啊,决定奋起直追。

我利用一切可能的时间看书学法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大法破迷,通过学法,大法的法理、内涵一层层展现,我明白了许许多多人生中想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人生、生命、宇宙的真相、真理都在大法中开示,法光驱散了人生的苦难、困惑和迷茫,点亮了我的生命,我要在返本归真的路上启航, 这就是我要找的。

有感于师父的《真修》这篇经文,就背了下来。在工作、生活中经常对照,同化“真、善、忍”放下名、利、情。渐渐的,名利执着一天天的变淡、远去。常人无处不在的情,成了变幻不定的云烟,它的根是私。以前敏感、狭隘的我,变的开阔、坦然、安详。与常人的分歧、矛盾越来越少,信任、友善越来越多,每天再苦再累我是快乐的。不再烦恼人的烦恼,心里想的是学法、炼功、修心性。

我很少遇到消病业,盘腿的阻力却非常大。炼静功要求双盘,开始时散盘腿都翘着,单盘搬不上去,腿硬的象木头。炼功前先散盘压一会儿,炼静功高射炮式儿的单盘,忍痛坚持,时间一长业力压在腿上象石头一样又木又痛。

半年后,能坚持四十多分钟腿也放的平一些了,决定开始炼双盘。先散盘坐一会把腿往下按,再单盘交替压,折腾了很长时间,觉得有希望了,咬着牙把双腿往上搬,第一次盘上只坚持了几秒钟,心里真高兴。一次急于求成,搬右脚时左脚踝一阵撕裂的疼,左脚踝韧带出现了拉伤的症状,要盘腿一碰就疼。不管它,师父说了大法弟子没有病,是假相、考验、消业,忍着疼压腿再盘。

每天炼打坐是一道难关,先活动压腿四十分钟,硬把腿双盘上,放着炼功音乐五分钟一个循环,从五分钟、十分钟逐渐延长,过些天再增加,炼功时间只增不减。双脚紫黑,疼痛难忍,一边听着音乐,一边背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双脚拿下来了还不敢碰,身上发冷,要缓好一阵。第二天双腿柔软、轻松、灵活。

一段时间由于消业力度大,左脚趾甲缝里一度流脓水,当成是净化身体。一次师父鼓励我,盘过半小时后,结印的双手感到法轮转的象电动机,双手发麻。

工作关系,每年有一个月的疗养。一到地方我就去找附近的炼功点,和当地同修一起炼功、学法、交流。身处部队封闭的环境中,我几乎一直独修,非常珍惜集体学法、炼功、交流的机会,受益很大。萍水相逢的同修胜似亲人,坦荡、祥和至今难忘。

迫害前的三年是我实修的三年。九七、九八两年,我作为副职配合一同期同学负责了两批新進人员的训练,这项工作艰苦、细致、安全压力大,上下关注责任很重。复杂的环境是修炼心性的好机会。我放下自我,无条件的支持、配合、正职的工作。正职性格急躁,好发脾气,就及时替他缓冲、化解、主动圆容。江南的七、八月份酷热难耐,恰恰是我们训练的高峰期,各种训练科目差异很大,有些科目身体负荷很大而且危险,很多教员不愿参加,我告诉做计划的训练参谋不好安排的给我。心里想的是法理,在任何环境中都要做个好人,要有大忍之心,能吃苦中之苦。在调任另一单位时,和我们一起工作的政工由衷的说:我对你的工作、为人非常敬佩。这也是上下一致的评价,连续两年我被评为全师唯一的某军一级先進。

随着心性的提高,学法中一层法理展现时,心境清净、空明非常美妙,睡梦中自己象气球一样升上了一层又一层天。生命源于法,修大法返本归真是生命的终极意义。

三、风雨

九九年“四•二五”有种不祥的预感,“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而来。恶毒的谎言欺骗世人,却迷惑不了真修的大法弟子。当时的环境压力很大,我知道真正的魔难开始了,我静静的思考该怎么办。按照惯例,邪党每次搞运动,军队都是严密控制的,都要搞灌输洗脑人人过关。是屈从邪恶还是站出来维护师父与大法,重大抉择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师父与大法被污蔑,作为弟子象鸵鸟把头埋在沙子里一样,够格吗?我给外地同修打电话,得知许多同修已去北京护法。两个月的时间,我决心已定,从人中走出来,正式声明我就是大法弟子,坚修大法。

我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我的工作是邪党所谓在政治上要求很严的。根据经验我给自己划下了一捋到底回乡务农的底线,家庭、妻子、女儿也是未知数。我的选择是师父和大法。迫害发生后,妻子和家人一直担惊受怕,当我把决定告诉妻子时,妻子又急又怕,承受不住。对于她来说我们一家的天要塌了,声泪俱下的阻止我,我没动心。中午,绝望的妻子服了一瓶安眠药以命相阻,我的压力增大到了极点。進退一步之差,天壤之别。我相信有师父在、有大法在,妻子不会有事的。我给她喂水,让她醒了过来。晚上,我拨通了团政委的电话,告诉他我就是法轮功学员,他说你开玩笑吧,我郑重的说“是真的”。十分钟后政委来了,又过了几分钟,师保卫科的人把我带走了。

走進师政委的客厅,师团主要政工人员和保卫科的人严阵以待。我坐到沙发上,正邪大战,箭在弦上。一方是十来个专门整人经验老到的邪党政工,一方是我这个年轻的大法弟子。他们轮番上阵威逼利诱我放弃修炼承认错误。他们的理由有三个:一、作为邪党党员你应该和邪党保持一致,不能犯政治错误。二、作为军人要服从命令,国家、军队培养你多年花费巨大,走到今天来之不易,不要自毁前程。三、要考虑对部队的影响,多为家庭、亲人考虑,不要一意孤行。目地只有一个,让我向邪党屈服。我的主题有两个:一、师父是好的,大法是好的,我是亲历者。二、我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不会改变。经过一夜的激烈交锋,他们动不了我,大法为我开启的智慧令他们刮目相看。那一夜是九月二十日。

天亮了,一辆吉普车前排坐一名政工,后排两名保卫干事夹着我驶离了营区,经过四个小时的行程来到一座山里的油库,人迹罕至。

在这个所谓的工作组里,我被软禁,全天有人看着。上班时间问话、做笔录、按手印。在这期间,我把大法的法理,自己得法修炼的过程、心得体会如实的讲给他们。不断有师里的军政头头来所谓的做工作,都成了他们了解大法的过程,他们都不同程度的了解了真相,只是表示身不由己。一天,一名保卫干事私下和我说:看到你这个大队长亲自端水打扫厕所,我很感动。我劝你别坚持了,这些人心狠手辣,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我见过他们夏天把人关在铁笼子里,晚上用电灯照着故意让蚊子咬。听他们说要送你去精神病院,太可惜了。我说:谢谢你,我不怕。

过了近十天,软禁的地点回到了部队附近的一个油库。一个班的士兵看着我,邪恶想了很多办法来转化我,我不为所动。在我看来,不管它们怎么变换花样,针对的就是人的名、利、情。大法弟子是从常人中走出来的,是觉悟了的生命,人执着的恰恰是修炼人要放下的。他们说的我都明白,我明白的他们不明白。我真正的困难是失去了自由,不能学法、炼功,与同修交流更无可能。我尽量回忆师父的法坚定正念。

后来,邪恶从家乡搬来了满头白发的父亲。我是独子,十几岁就离开家乡,我走后就成了村里大人教育孩子的榜样。如今,父亲千里迢迢来到这儿,却已物是人非。见到父亲,一阵心酸,马上意识到要放下情,要过亲情关。父亲比较理智,听我详细诉说了大法的法理和我的工作、为人等情况,父亲对此的评价是做好人、办好事。父亲说:你做好人没有错,可上有老、下有小,你是顶梁柱,人还得讲现实。父亲了解中共的邪恶,却无法面对眼前的困境。

妻子每天送走孩子就骑自行车来油库。突然的变故妻子失去了精神支柱,身处异乡、举目无亲,巨大的压力使本来羸弱的妻子极为憔悴。妻子说骑着车子走在公路上时常精神恍惚,差点儿出车祸,还说如果不是为了孩子她就不在世上了。

两个多月过去了,时间在一天天的延长,我认为自己很坚定关还是过不去。向内找自己还有什么执著心没有放下。之前,和外地同修打电话时传来的一个信息使我误以为考验不长时间会结束,我发现自己执著时间,执着圆满。想起了师父不执着圆满的法,但我却在如何放下对圆满的执着上误入歧途,邪悟成了敢不敢说放弃修炼,也许那一念是邪恶的干扰,自己却没有去明辨。还有一个原因是担心妻子承受不住促使我走出了这一步。真的走出这一步之后,接下来的事情让我感到耻辱。

然而,软禁没有结束,直到年底宣布我直接转业。需要利用你时,你是先進。当看到你相信了真理,不能再控制你的精神时就把你打成阶下囚,侮辱了你的意志再一脚踢开。这就是中共邪党干的。

几年后,我明白了,顶着压力走出来是对的,问题在于走出来的基点不正, 为求圆满而不是证实法。在个人修炼的基点上突破不了旧势力的安排,对妻子的情和常人中婚姻幸福的观念被旧势力抓住疯狂迫害。

四、正念出魔窟

转业回到了家乡。经历了中共多年的政治迫害、恐吓、洗脑,在家人受邪党迫害时,人们不敢指责邪党,而是跟着邪党指责家人。我家的环境也是这样。那一段时间,邪恶的谎言接连抛出,邪恶似乎无处不在。虽然不能学法、炼功,我心里想着师父、想着法,始终想着自己是修炼的人。

二零零零年,我联系到一家国企,他们需要我这样的专业人才。师父慈悲,我居然和本单位一老年同修同处一室,我终于又看到了《转法轮》,就象失散的孩子见到了亲人。看到同修制作的大法资料,了解了一年来大法受迫害和海内外大法弟子放下一切维护大法的壮举,我心里踏实了。同修为我发表了严正声明。

我尽量恢复学法炼功。一天中午,正在单位学法,妻子突然推门而入,一看到大法书和资料顿时脸色大变。下午回到家,妻子要与我离婚并赶我走,越说越气,拿起玻璃杯就砸到我头上。玻璃碎了一地,我却不觉的疼,毫发无损,是师父为弟子承受了这一切。我骑车去了单位。晚上她们三人又把我叫了回去。她们知道,想让我放弃信仰是不可能的。

大法弟子都在以各种方式证实法、反迫害,我也要做我应该做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播出后,本市大法弟子立即印制了严正声明,声明自焚事件决非法轮功学员所为。借着回老家的机会,老年同修在大雪中将厚厚一打严正声明递到我手中,中午休息和下班路上我把声明发放到住户的信报箱、自行车筐里。那年家里装修房子,我天天去现场,以聊天的方式揭穿邪恶的谎言,让装修工人了解真相。晚上回家的路上,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不干胶和单页真相资料张贴到电话亭、电线杆、公园等场所。只要有机会就尽量去做,走在讲真相、证实法的路上,我是师父的大法弟子。

二零零一年夏天,我去塞外出任务,工作很辛苦。结束时,在人们举杯庆祝的时刻我走到夜色中,把一张张不干胶张贴到显眼位置,将大法真相留给了那里的众生。到年底了,单位派我和一名同事去这个地广人稀的地方催欠款。我们住在当地的城市,催款不是三五天的事,可能要住一两个月,除了去对方单位走走没什么事。白天在旅店学法,晚上出去做真相。带来的资料用完了,再买不干胶裁好,用红色的记号笔写在金黄的不干胶上很显眼。又买来小本子,垫上几层复写纸手写自编的真相诗歌,揭穿江氏流氓集团的谎言。剪一小块不干胶掀开,看好反正面在真相纸条的上方一夹,晚上用时一掀一帖就好了,很方便。第二天,真相就出现在大街小巷。塞外的冬天,晚上很冷,每次出去大约步行一个多小时,一路上身上暖暖的。

一天下午,走在街上,突然几个年轻人一拥而上把我绑架到了公安局。晚上,我被送進了看守所。走進高墙电网、层层铁门,犯人们一个个面目狰狞。走進号里,一个犯人过来问我:“怎么進来的?”我说:“炼法轮功。”他问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我说:“法轮功好啊。”话音刚落,他的拳头就重重的落到我的脸上。他接着问:“还说法轮功好吗?”我说:“好。”他没有再动手。犯人们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这个外地人,牢头强行换走了我的羽绒服、毛衣。晚上,挤在犯人中间,和一个犯人合盖一床被子,心里有些不稳对师父说:“师父啊,这一关弟子该怎么过啊。”

第二天,看守所非法提审,犯人们也很凶,我一边应付一边思考对策。下午,同事来了,送来了被褥和军大衣。晚上,我睡在棚上滴水、铺上流水的一头,有了安身的地方。我静下心来,决定先做两件事:一是背法,能背的法尽量背,背不下来的尽量回忆,以法为师,正念正行。二是向内找,大法弟子遇到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从心性上找原因,邪恶迫害我的借口在哪里。

三天后我悟到,自己讲真相的基点不纯。因为以前走过弯路想弥补,看到资料中各地同修证实法、讲真相的壮举后,对同修敬佩的同时产生了羡慕的心、攀比心、干事心、证实自己的心,被邪恶抓住借口迫害。在人这一层,安全环节上也有漏洞。之前,在资料中看到有许多同修正念闯出魔窟,我悟到应该出去,这里不是大法弟子应该呆的地方,身陷牢笼,不能学法,不能自由讲真相,这不是师父的安排。

我想起了师父的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我坚定一念,如果我真的能放下生死,就能正念闯出。从第二天开始,我做了三件事。第一、不配合邪恶的任何指使,不穿号衣、不背监规、不回答问题、不按手印。第二、食水不進,绝食反迫害,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讲真相没有错,更没犯罪。第三、高密度发正念,清除邪恶。

开始,警察和犯人不以为然,说你这样的我们见多了,没用。我不动心。对于邪恶的指令坚决抵制,说到做到。警察没有动我,只是用语言恐吓。犯人为了让我穿号衣对我大打出手,还将我发正念的事报告。面对犯人的无理,我主动善待他们,他们的态度有所缓和。

绝食第三天的时候,犯人们一看是真的,警察一来,他们主动报告说我不吃饭也不喝水。我不起床,无人过问。身体饥饿感不太明显,口渴的厉害,早上起来用自来水漱漱口,很想咽下去,可是不能。修炼是严肃的,另外空间的邪恶虎视眈眈,就吐了。一个犯人头儿,因误伤他人被量刑过重,他们文化低,我帮他写上诉材料,他很感激。在绝食的日子里还帮他们,他们友好了,对我说:你一来我们就知道你是好人。我给他们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揭穿邪恶的谎言,给他们讲他们感兴趣的话题,他们都围着听。有一个犯人我一直给他讲到深夜,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能度过将来的劫难。他说:谢谢你。

警察问话,我拒绝回答,只讲真相。一次和一个警察聊了一上午。第四、五天的时候,看守所要给我输液,我拒绝,把针头拔了出来,被他们几个人按着输了一瓶葡萄糖。又过了一天,公安局长带一帮人来了,给我体检。我心里求师父让我身体出现症状,可是没有。检查结果我的身体很好,他们感到吃惊。一个犯人的家人送来了一包肉饼,送饭的对我说:你吃饭吧,你家人快来接你了。犯人们也招呼我分享难得的美食,我担心是邪恶的花招,就说:你们快吃吧。晚上,似睡非睡间,做了一个梦:童年的我和几个伙伴在美丽的草原上做游戏。说什么游戏啊?绝食。几天啊?七天。我就醒了。觉得是师父在点化,更坚定了信心。

第八天,父亲和我们公司的保卫处长真的来了。离开监舍,犯人们送我时眼里都露出异样的光芒,我和他们告别说:记住我和你们说的话。

回家的路上,同事告诉我说:本来他们想把你送马三家劳教两年,结果你在里边一闹,他们害怕了,就主动联系单位让家里去接人。我心里清楚,师父时刻保护着弟子,弟子的正念正行解体了邪恶。

五、开创修炼环境 讲真相救众生

半年后,我联系到一家外地的民营公司,说明了情况,老总说你来吧。见到老总后他说:来了跟大哥好好干,多挣点钱比啥都强。我什么也没说。

第一年,先从工作、为人处事做起,容入这家公司的员工之中,将大法弟子的纯正注入这家公司的空间场。第二年,有人检举老总涉嫌经济问题,老总被关押一年。有了公司上下的普遍认可,我逐渐公开了大法弟子的身份。老总的案子后来不了了之,老总出来后对我说:感谢你在这一年里所做的一切,我尊重信仰自由。原来,这一年他与一位大法弟子关在一起,了解了真相,还看了两遍《转法轮》,他说“这书真好”。

八年过去了,现在我是公司业务上的主力,担任一定职务,是上下最信任、放心的同事。一次给公司副总讲真相、劝三退时得知她婆婆是我们同修。当初,她把我的情况告诉了婆婆,婆婆说:你们公司用了这样一个人,是有大福份的。

八年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师父讲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法,我们是一人炼功全公司受益。在我们的行业,安全是第一位的。同类公司安全问题年年有,我们公司安全形势平稳,两次重大情况有惊无险,知情者都称奇。八年来,公司在作业质量、安全、市场、效益上同比最好。

然而,世间的一切不是修炼人所求的。大法弟子的使命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一)上明慧网 自己就有资料点

自从看到同修从明慧网下载的资料,我就想上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家里买了台式机,装了宽带,学会了开关机、上网,同修给拷来了自由门、无界。双击破网软件,点击明慧网的链接,当神往已久的明慧网呈现在眼前时,眼前一亮,心里更亮。看到了师父,大法经书,同修的交流文章,真相资料,一应俱全。由于旧势力因素的间隔,家乡同修我认识的少,住的又远,难以及时交流。登录明慧网,仿佛走進了全世界大法弟子的家。这里是神的世界,一切都发出纯正的光芒,法会天天都在开,每次来到这里,都是一次净化、归正自己的过程。静下心来阅读同修的交流文章,时而敬佩在心,时而茅塞顿开,法理清晰,正念增强。感激师父赐予弟子们这一方宝地,感谢明慧同修的巨大付出和所有支持明慧的同修。

下载了《从零开始建资料点实用技术手册》,按着教程一步步学。当第一张资料从打印机吐出时,看着自己亲手制作的资料,心里很激动。《明慧周报》、真相小册子、退党手册等一份份精美的资料都出来了。冬季公司没活儿,在家休息。上班、上学的都送走了,一个人在家上网、下载、打印、装订、发放,润物无声,每个大法弟子都要走自己的路。对于大法资料我很珍惜,耗材尽量用好的,制作要整齐、规范,体现大法的美好与庄严,发放位置要斟酌,选干净、稳妥的地方。让世人尊敬、珍惜大法资料,不让他们造业。整个过程要为法负责,为众生负责。

每年多半时间在外出差,地点基本固定。二零零六年我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走到哪儿联上网线,就把明慧网带在了身边,不管到哪儿都在整体之中。出差不方便打印,就刻录真相光盘,先用母盘把镜像备份到硬盘里,带上同修做好的盘贴,空盘可带可买,这样所到之处,《风雨天地行》、《九评共产党》等资料就送到了世人的家门口。

作为师父的弟子,要尽自己的努力圆容师父所要的;只要我们想做,只要我们去做,师父就会为我们铺路,赋予我们能力,帮我们,成全我们。实际上就象同修说的,是师父在做,我们在修。

(二)劝三退 救度有缘人

由于经常出差,乘车的机会比较多,我发现一路同行是讲真相、劝三退的好机会。萍水相逢,对方的怕心、顾虑和干扰比较少。第一次成功劝三退是二零零六年,从家去公司,在卧铺车厢里和两个青岛的年轻人聊天,逐渐的就讲起了大法真相。其中一个说:我看过资料,法轮功是好的。我接着给他们讲《九评》,他们都认同,最后讲藏字石,天灭中共。这时其中一个给另一个使眼色,象是有顾虑,另一个根本不理会,他入过团、队,我说帮你上网退了吧,保平安。他说出了自己的笔名。接着问另一个:你也退了吧? 他也用笔名退了。第一次成功劝退,心不太稳感觉并不难,是师父在鼓励弟子。

一次,我在下铺和对面的男士讲真相、劝三退,他上面中铺的女士一直帮我,他们是一起的。一个小伙子坐在附近,我们说的话他都听到了,快到站了,小伙子拿着行李去了车门。女士急迫的对我说:快去问问他,让他退,要不就没机会了。我追到车门,小伙子顺利的退了团、队。女士果然是同修。看到同修救人的心,感到了自己的差距。车到终点,分别走出了一段路,转回身时,同修站在那儿向我合十,我提着行李深深的点头致意。

一次,走在大兴安岭林区的公路上,看到停了一辆工程车。上前与司机搭话,讲真相、劝三退,当时没退,他们领导来了,约好第二天给他送神韵晚会和真相光盘。第二天,路上却是空的。往回走时,见一林业女工在看道口,挺无聊的样子。过去搭话,问她们的工作情况,对她们生活上的困难表示同情,自然就谈起了邪党的腐败,给她讲大法真相、《九评》,拿出手机给她看藏字石照片和家里自行车轱辘上的优昙婆罗花照片,讲了一个多小时,她高兴的退出了少先队。第二天,从驻地刚要往外走,一男的骑着摩托车带着那个女工迎面而来。一问,说是同事一起来我们这参观。领着他们一边转一边想:遇上就是有缘人,得救这个男的。参观完了一边往外走我和他说:我是法轮功学员,法轮功是好的,是被中共诬陷、迫害的。中共做恶太多,善恶都有报,天要灭它,入过的退出就能保平安。他入过团,我说帮你退了吧,他说行。机缘一瞬间。

劝三退救人,有顺利的时候,也有不顺的时候。二零零八年春天,一边出任务,一边学开车。驾校的车就在驻地的围墙外来回穿梭,步行二十分钟就到驾校。六个学员一组,一台车,一个教练,大循环,一人练车五人等。我利用以前学驾驶的经验主动帮助同组的人,别人练车我帮着在边上看着,提示、指挥,一起分析、交流。

我一带头,大家都这么做,一组六个同学很快形成了一个整体,大家互相帮助、互相谦让,象兄弟姐妹一样,让其它小组很是羡慕。天天在一起,讲真相、劝三退很方便。一个组都明白了真相,三个退了,两个没入过不用退,教练也退了,别的组的同学、教练也有三退的。我送真相光盘让他们回去给家人看。

一天,有一对情侣来报名,我劝他们三退,男孩儿没入过,女孩入过团、队,让我帮她退,我说你放心吧。后来他们又叮嘱两次,说:你可别忘了啊!

一天早上,我去驾校时路上走着一个老太太,我快走几步与老太太结伴而行。问她家里的情况,她说要去孩子家。我给她讲大法真相,她说她知道,邻居给她讲过。她没入过邪党组织,我告诉她常念“法轮大法好”身体健康有福报,老太太挺高兴,说你真是好人。中午往回走,路上又碰到了老太太和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象一家人的样子。心想真巧,劝她的孩子三退。追上去打招呼:“你们回去啊?”他们点头,我问:“入过××党的组织吗?退出保平安。”不想年轻女子很生气的说:“你有病啊?”老太太面有难色不敢出声,我就走开了。

师父说:“特别是在迫害以后这些年,你们所做的这些证实法的事中,无论碰到了什么样的具体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那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我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问题:老太太明白真相不代表她的孩子也明白,我没有讲真相就劝三退,常人不明白,不理解,人没救了还让常人造了业。责任在自己,记住这次教训。

救人的过程中,得救的世人也在讲着真相。一位林区的司机,人很善良,明白真相三退后,回到家乡劝他的亲朋好友三退,第二年带回了十几人的三退名单。一位农场给我们做饭的大姐,善良、大气、人缘好,三退后把我给她的真相光盘、神韵晚会放给她的姐妹们看,给认识的人讲大法好。第二年见到她,她的体重一下减了十二斤,她很高兴的说:别人问她:你是不是学法轮功学的啊。第三年见到她,她告诉我去年她给粮商联系种植户卖粮,一个冬天介绍费挣了十七万,她说这是对她讲大法好的奖励。现在已给她请了《转法轮》,她正在学,说收获挺大的。

讲真相、劝三退学好法是基础,心静、念正、自身障碍少,要重视发正念。在救人过程中,从形象、言行要体现出大法弟子的真诚、善良、为他,心态慈悲、语气平和,讲明真相、讲清道理。摆正与世人的关系,救人的是师父,是大法,大法弟子是大法的一个粒子,在境界上本身处于高位,与世人是救度与被救的关系,只劝善,不争论,不被对方不好的东西带动,退与不退一样慈悲对待,用善的力量解体邪恶,救度众生。

(三)整体的力量

一直以来,我很希望象同修们一样有一个集体学法、交流、比学比修的环境,这个愿望实现了。

刚转业时,同修介绍认识了工作单位附近的一位老年女同修。每次来了师父的讲法、《明慧周刊》等资料,阿姨同修都给我留好,给了我很多的帮助。阿姨同修身体状况不好,行动不便。后来,到了外地工作,我很想帮助阿姨同修,鼓励、帮助她突破这种状态,就尽量去看她。上明慧网时,注意留心这方面的交流文章,回家后和她在法上交流。开始时,交流的内容是遇到问题向内找。后来认识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重任,一切干扰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的现象,都不是师父的安排,都是旧势力强加的迫害,必须无条件否定,正念清除。现在我认识到她可能过去和旧势力有什么约,应该废除。

今年春天,出差前才去同修家,阿姨同修和她的家人都说:就觉着你该来了。一句话,让我悟到一个问题:同修之间看似简单的交流、帮助,在另外空间是强大的能量场。彼此联系就是整体。在看守所绝食反迫害时,想起一位女同修曾绝食反迫害成功冲出魔窟,我在心里默默的请她加持,瞬间感到后背一阵发热,我合十致谢。

二零零七年,我悟到长时间不能及时的与本地同修溶为一体不是师父的安排,是旧势力因素制造的间隔。站在正法修炼的基点上看,所起的作用是破坏。认识明确了,我就发正念清除。不久,协调人来了,把我带到了我家附近一对老年同修的家,我溶入了整体。

去年,先前认识的两名夫妻同修被邪恶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出来时,二人都邪悟了。听到消息,很多同修都去帮助。一天下午,我刚到一会儿,又来了附近农村的四位女同修,同修有的发言交流,有的静静的发正念。在静下来的一瞬间,我忽然感到四位同修都是高大、威严的神,同修的到来、每一句话、每一念都在清除邪恶。

结语

十四年的修炼路上,师父时时呵护、无量慈悲,同修们给予了我很多无私的帮助。愿谨记师父教诲,与同修共勉:

“能够持之以恒啊,不断的精進那才是真精進。这话是这么讲,做起来实在是太难了,所以说修炼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