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为了当初不变的誓言(一)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日】那时同修一与我联系,我丈夫就不高兴,有时弄的很难堪。我就对他讲密勒日巴的故事,告诉他善待大法弟子会有福报的。他没有与我争辩,我知道他已经在改变。再后来,我忙时他会主动帮我送《明慧周刊》。我要是有一天早晨偷懒不起床炼功,他就会说,你今天怎么不起来炼功啊。到发正念时间他也会提醒我,到点了。而且无论是我跟谁讲三退,只要他在场,他都会配合我。或者帮我开个头,或者在我讲到关键时说上一句:“退了吧,我们都退了。”……我很感动,为丈夫的转变、为众生的觉醒而感动。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如果没有师父和大法我不知自己如何能走到今天,如何能在修炼中闯过一关又一关。一路走来,有沐浴在法中的神圣,有去执着心后感悟无以言表的美妙,有救人后的喜悦,但更多的感受是,修炼中的每一步无不渗透着师尊的良苦用心。

小时候,我就经常仰望星空,看月亮里到底有没有嫦娥和玉兔,天上是不是真的有神仙,看到要饭的就想是不是下世度人的。看到电视演《八仙过海》,我羡慕不已,就想那八仙都有人指点度化他们当神仙,如果有谁来度化我,只要能修成神仙,吃多少苦都愿意……心中经常想我是不是有前世,我到底是谁,冥冥之中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终于在九六年我有幸等来了大法,然而由于在常人中迷得太深,我却反而不知珍惜这难得的机缘。当时我也就是一名典型的中士。再加上后来怀孕、生孩子,我基本就是不看书,也不炼功,跟常人已没有区别,师尊慈悲,用各种方式点悟我。因为学法少,我明知点化却放不下常人的东西。在孩子刚刚出生五十多天的时候,孩子有一天突然发烧,抽搐,而且越来越严重,每隔几个小时就抽一回。眼看孩子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六神无主,惊慌失措,而这时我不知怎么却想起《转法轮》中的一句话:“常人嘛,到哪一天要得病,到哪一天要遇到什么麻烦事,到哪一天说不定就得精神病,或者是一命呜呼了,常人的一生就是这样的。”书我没看几遍,可这句话却是格外清晰,我猛然清醒,我感受到了人生的无常,做常人的苦,我不要做常人,我要修炼!从那以后,我又从新拿起大法书。而从那时起,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挫折和迫害,修炼的心从没动摇过。

没过多久,我就开始背法了,我每天走着背,坐着背,干活背,抱着孩子也背,《转法轮》背完,我就背经文,我每天都沐浴在法中,不断的体悟到法的深刻内涵,体悟到法的博大精深,体悟师尊慈悲伟大,我经常是一边背,一边泪流满面。我每天溶于大法中,被强大的能量包围着,我感受到身体的微观,一层一层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我宁静,祥和,慈悲,被法迅速的同化着。那时,我真的感到自己每天都在突飞猛進,也为以后的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正是这坚实的学法基础帮我在魔难中闯过了一关又一关,多年来我也一直坚持背法。

(一)平衡好家庭

我记得在九九年迫害刚刚开始时,很多人都悟不好,怎样才能平衡好家庭环境。如果走出来证实大法,被迫害后家里就会受到伤害,家人就会怨恨,家庭环境自然平衡不好。如果不走出来,虽然家里没受到伤害,但真正的大法弟子在大法受到迫害时,在家是呆不下去的。而我与丈夫之间就是经过了多次的摩擦,最终把家里的修炼环境开创出来了。

在一次迫害中流离失所时,丈夫提出要与我离婚,他说他实在是受不了这没完没了的迫害。我那时有修炼中的不成熟,还有在人中放不下的情,望着年幼的孩子,又想到自己没有安身之处,生活没有来源,丈夫又要离开我。在那时,我体会到了修炼的不易。当然当我找到了自己的执著,更多的想到自己的使命把心放下的时候,一切也就烟消云散。

在迫害前,由于修炼时间短,不太会悟。那时我俩之间有什么矛盾,我就是一味的忍让,他就把我的忍让当成了懦弱。迫害开始后,我在黑窝时遭受严重迫害后也不妥协,令他刮目相看。

还有在生活中发生矛盾时,我自然得做好。记得一次他喝酒后打了我,我向内找自己,才发现自己没有站在他的角度为他着想,有一种看不上他的心,对他没有慈悲没有善。从法中我们知道,与常人发生矛盾,百分之百就是自己的错。尽管是他打了我,而我没有一丝怨恨,第二天,我主动找他交流,诚恳的说因为自己没有做好才让他生气的。表面上是他无理,没想到我会向他认错,他感动的眼圈发红,声音哽咽,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但由于多次迫害,在他心中造成恐惧,他总是担心我再被迫害,不愿意让我出去发真相资料,而且由于恶党毒素的残留,他总说劝三退是参与政治。

我就经常把《九评共产党》书放在方便拿的地方,有意的让他看,经常放些《九评》、《风雨天地行》、《漫谈党文化》之类的真相碟让他看,开始他有意不看,时间长了有意无意他明白了许多,我再补充的跟他讲,慢慢的,恶党文化在解体,有一段时间,他抽烟很少,他自己说:“我怎么不太想抽烟了,是不是看你们那些东西看的呀。”我说:“那是当然了。”

我经常用正念去引导他,我曾对他说:“师尊被诽谤,那么多同修被迫害,那么多众生被谎言迷惑,我是一个大法弟子呀,我能坐在家里无动于衷吗?我如果真是这样,你都不会佩服我。如果你有一个好朋友遭难了,你不去帮他,看到人落水了你不去救他,在人中你也不会是一个好人啊。”他无语,我知道发自内心的话是能打动他的。那时同修一与我联系,他就不高兴,有时弄的很难堪,我就对他讲密勒日巴的故事,讲两个猎人对密勒日巴不同的态度,分别得到了不同的善报和恶报。又讲,过去讲给僧人一口饭吃都是功德无量的事,告诉他善待大法弟子会有福报的。让他善待同修,他没有与我争辩,我知道他已经在改变。

再后来,我忙时他会主动帮我送《明慧周刊》。我要是有一天早晨偷懒不起床炼功,他就会说,你今天怎么不起来炼功啊。到发正念时间他也会提醒我,到点了。而且无论是我跟谁讲三退,只要他在场,他都会配合我。或者帮我开个头,或者在我讲到关键时说上一句:“退了吧,我们都退了。”别人一看他是个常人都这样说了,也就同意了。有时,他跟朋友聚会,也不忘带回几个三退名单。曾有一次,他在外地和几个朋友吃饭,其中有一个朋友亲自给我打电话,让我用真名给他退,千万别用化名。我很感动,为丈夫的转变、为众生的觉醒而感动。

师尊讲:“很多学员只知道炼功学法是修炼。是,那是在直接接触法的那一面。而你在实修自己的时候,你所接触的社会就是你的修炼环境。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平时与家人讲明真相,再处处严格要求自己,既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又是身负历史使命的大法弟子,让他看到大法弟子的风范,我想这就是圆容了家庭。

(二)突破怕心

曾有一段时间,我怕心很重,在迫害的这几年中,有几次险些被绑架,在心中造成了阴影。记忆最深的一次是在没有路灯的黑暗中做真相时,突然一束刺眼的车灯照过来,我们被蹲坑的警察发现了。我虽然走脱,但心里却留下阴影,很长时间不再敢做什么,有时出去发点真相,也是缩手缩脚,一有车过来,车灯一闪,就吓得不行。后来逐渐的通过学法,加强了正念,虽然能走出来发真相了,但心里也不是那么稳。

一天,协调同修几个人要去本市的监狱和看守所挂条幅,约我一块去,我虽然有点不太情愿,但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回去后,心里七上八下,一会儿想那个地方太危险,一会儿又想不应该承认迫害,一会儿想那地方被发现不好走脱,一会儿又想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谁也干扰不了。一会儿人念一会儿神念。打开mp4,想要学法,视频歌曲《师恩颂》映入眼帘“铿锵的誓言回荡在耳边,神圣的誓约依稀记在心间,我们为着众生而来,助师正法何惧下苦海……”,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此时此刻,我想到的却是自己的安危。没有把众生装在心里,我惭愧极了,我辜负了师尊的慈悲苦度,忘记了自己的责任。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去,而且一定要做好。

晚上,我们发了一阵正念就出发了,到达目地地后,顺利的在监狱和看守所的大墙外和周边挂了几十个条幅,整个过程没有任何干扰。我们全部安全返回。几天后,据去发正念的同修讲,条幅还挂着呢。

其实有怕心,就是没有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思想意识就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当真的放下自己,突破出来的时候,那个怕的物质就没有了。师尊讲:“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三)明慧宝地促我精進

在我的修炼中,我从没想过摆弄电脑这些东西,也认为这些高科技的东西与自己是无缘的,这些都是技术同修的事,我只要做好师尊讲的三件事,多讲真相多发资料就行了。自从有了电脑后,电脑却成了我修炼中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成了实实在在促我精進、助我救度众生的法器。

我仔细搜寻明慧网的每一个角落,查找一切可用的东西。明慧简直就是万宝囊,有听的、有看的、有技术方面的,真是应有尽有。记的第一次打开明慧网时,看到网上师尊静观世间的法像,看到同修一篇篇切磋交流的文章,心中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激动。从此,明慧成了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我觉得每天都能与全世界大法弟子溶在一起,如果有事几天没上明慧,就有一种几天没回家的感觉。

尤其是明慧广播里的音频节目真是太好了,我陆续下载了每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技术园地等。为了节约时间,每天做家务时就开始听。明慧同修祥和的语气配上大法音乐,再加上同修实修的文章,让我内心有一种感动,让我找到差距,找到不足,每次都象开了一个小法会,常常听得是泪流满面。从此,我也更加精進起来。

(四)用手机讲真相

看到明慧网上经常有同修交流手机讲真相的文章,我也跃跃欲试。随着不断的修炼,想做这个项目的心越来越强烈,又发现周围做这个项目的同修很少。如果我能会,是不是可以带动一部份同修做这个项目呢?我随意与一同修说了自己的想法,没想到那位同修很快就给我送来一本《手机短信群发实用技术手册》。刚开始,我还能仔细看,也能看明白,当看到硬件篇时,脑袋就大了:什么下载改串号软件呀,改串号方法呀,安装群发软件呀,操作方法呀,看得我一头雾水,周围又没人可问。那时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软件、什么是硬件的,也不知道都是干什么用的。一听说什么软件硬件,什么安装,就懵了,也不想再看了,看不下去了。

小册子就搁置起来,过了一段时间,觉得放不下,又拿出来看,可能是我有这个愿望,师父就帮忙了。奇怪的是,这次竟然能看下去了,虽然费点劲,但大概意思能看懂了。我按照小册子上介绍的方法,买了一部手机,照着小册子操作起来。当然操作的过程也遇到许多障碍,从卡的放置方法到安装群发软件。每一个过程,无不渗透师尊的加持,无不体现着修炼的提高因素在里面。

现在想想第一次出去发短信,自己都觉得好笑,真的是很不成熟。那天一早,我到早市边走边发,一直发了六十条,上午出去又发了五十条。成功了!我兴奋的不得了,下午再发,马上就发不出去了,我赶紧修改了串号,又换了一张新卡,心想,是不是发多了,这次少发点。可没想到,这次只发了二十多条,再发又发不出去了。我开始静静的反思自己,遇到问题第一念是人念,而不是神念,成功了,兴奋;失败了,沮丧。这与师尊讲的那个修成罗汉了,欢喜心一起就掉下去了。又修成罗汉之后,起了怕心就又掉下去了,有什么区别呢?欢喜心、显示心,证实自己的心暴露无遗。其实发短信的过程何尝不是一个修炼的过程。

曾有一段时间,邪恶封卡封的很厉害,短信发出很费劲,一张卡没发多少就封了,我试着上天地行注册一个帐号,在网上发出帖子后,很多同修都来交流切磋,我记得有一同修回帖时说,除了技术之外,我们不是还会点别的吗?是啊,有时发短信遇到障碍,第一念总是用人的办法,在技术上找,而没有在心性上找,忘了师尊赋予我们的神通。其实我们发短信救人是一方面,在这个项目中修自己也是重要的。渐渐的,心态也越来越好,经验越来越多,短信发的也越来越顺畅。

我针对不同的人群会发不同的短信,如针对本地的迫害,我会给直接参与迫害的人及这一系统的人、直系家属、直系亲属单位的同事、朋友、朋友的朋友,只要能知道电话号的,都群发短信告诉他们xxx在参与什么样的迫害,迫害没有法律条文,并告诉他们文革时参与迫害人的下场,再用一句话概括大法洪传盛况,带着善心,语言简练,说明问题。我又搜索了一些各地恶人遭恶报事例,用简练的语言把它编辑好,如果实在是死心塌地参与迫害的恶人,那就经常给发这种短信。
有的发完短信后,再发一组彩信,一个单位的,我就给他们发不同的彩信,这样他们能互相传着看。每天发完回家后,我都要把有关信息记下来,比如针对不同的情况再回不同的短信或电话。短信发到哪个号段记下来,以便下一次接着发。其实现在世人觉醒的很多,语音电话听完的也很多。有的打完了还不放下呢。
有时我走在大街上,看着茫茫人海,芸芸众生,我一边打电话,发短信,一边止不住的流泪,从内心深处发出深深的呼唤,众生啊,觉醒吧……

从法中我们知道,讲真相的过程就是解体邪恶的过程。一个个短信,一个个语音电话都象一个个炸弹击破着邪党的谎言,许多公检法人员都收到了短信、彩信和语音,背地里私下议论,“这些大法弟子可真厉害,看看发的这些彩信。”师尊讲“你一句话、一个传单、键盘上按的一个钮、一个电话、一封信,都起着很大的作用;明白了真相的生命他也是活传媒,他们也在讲真相。”(《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

其实手机讲真相真的是一个很好的项目,我就曾在接孩子放学时,遇到一学生家长正在接语音电话,刚开始她说:“是反动的。”然后让我听。我正好抓住这个契机,再深入的跟她讲,然后给她和她的儿子都做了三退,名字还是她自己起的呢。

还有一个有业务往来的朋友,我刚开始与他讲真相,他就跟我说他听过语音电话,结果我没用多讲,他就很痛快的退了。

其实我的收入并不高,在生活中我尽量节俭,不乱花一分钱,师尊在《对澳洲学员讲法》和《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都提到了大法弟子的资源,师尊讲:“就这么多资源,你消耗了,真正能救人的却没有。”(《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一次有收入高的同修买了一些卡供给条件不好同修做手机项目,我婉言谢绝,我毕竟有收入,虽然不多,但这些收入就是大法的资源。我理解大法弟子的收入都是法给的,也就是大法的资源,不是用来享受的,是用来救人的。

(未完,待续)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