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为了当初不变的誓言(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日】(接前文)

(五)在编辑真相中走好自己的路

本市一个编辑真相的同修被迫害后,我发现当地真相传单非常少。偶尔有一期,也只是当地的迫害消息,没有更大的针对性。我有心想参与到这个项目当中去,却苦于自己什么都不懂,文化程度低,文笔不好,打字都费劲。但我体悟只要有心去做,大法就会给我们开启无量智慧。

我到“天地行论坛”发了一个帖子,询问word文档的使用方法。同修马上给我传过来小册子、传单排版方法的教程。我从学建文本框开始,一步一步,一边做一边学。由于不懂工具栏上的各个按钮的作用,不懂图片的格式,所编内容总不听摆弄,图片总是乱跑。有时费了很大劲总算做得差不多了,一不小心就把所有内容都弄乱套了。我赶紧到教程上去找,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那时电脑上经常一边是编辑真相的word文档,另一边是排版教程的word文档。那段时间经常是忙到后半夜,再加上炼两个小时的功凌晨四点多才能睡觉。

经过一段时间的魔炼和摸索。排版虽然不是太精,但做小册子和传单还是没有问题。为使当地民众更多的了解真相,我想到应该写一些文章投往明慧网,如曝光恶人恶行,搜集一些善恶有报事例,还有就是用被迫害同修修大法前后变化和被迫害情况作为素材,向当地民众讲真相等。这些对于我这个仅初中毕业的水平来讲的确是个难题。师父说:“你们只要出自于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个愿望,你们所做的事我都会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会把你这件事情引申的更伟大,更了不起,会协助你。”(《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人类的历史是为大法弟子救度众生而安排的,我们不能被人的观念障碍住。于是我每天晚上都抽出时间浏览明慧网,仔细看每一篇文章,包括迫害真相、人心与因果等有关栏目,又搜索一些关于写作要求的文章。常人的知识我才学了不到十年,而在大法中我已修了十几年,更何况我还有师尊在管,什么事能难倒大法弟子呢?

我开始写文章向明慧网投稿。很快文章发表了。经明慧把关后,我仔细核查经明慧改动的地方,查找文章写作中存在的不足之处,而更重要的是查找自己心性上的不足。渐渐的,文章和当地真相传单改动越来越小,有时整篇真相没有一点改动,后来,我不但能写一些揭露迫害的文章,而且也能写交流文章了,有两次写的交流文章竟也被选登《明慧周刊》。我知道这是师尊的鼓励。

其实有时写稿,切切实实的感到是师尊的加持。有一次给当地国保大队长写信,本来打字很费劲的我,那天打字却象一个熟手,预计得两天晚上能打完的信,结果一晚没用上就打完了。母亲节前夕,我想到应该写一篇有关母亲话题的文章,里面应该既有迫害真相,又有一些被绑架同修的母亲的心情。这样既符合世间常情,又容易打开众生的心结,想是这样想了,但不知怎样落笔。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在心里默默求师尊加持,拿起笔,我想到被迫害的同修,想到被谎言迷惑的世人,竟一气呵成。家人同修看了,还感动得落了泪。几天后,在明慧网上发表,而只在个别字眼的用法上做了一点点改动,这里面哪能说是我写的呢?我感叹于大法的超常,同时常常告诫自己,不可起心,一切都是师尊和大法给的。

文章经明慧发表后,我就编辑成当地真相传单或小册子。当地国保大队长,上网曝光其恶行后,恶行有所收敛。还跟一被迫害同修家属说:明慧网还登了一篇关于我的文章。我也不是那样的呀,你们谁跟明慧网说说,帮我删掉不行吗?当地六一零的一个成员×××,遭报得了癌症,投到明慧网后,做成了当地真相传单和当地“曝光六一零的罪恶”的小册子,据一位去要人的同修家属讲,×××现在态度挺好的,不象原来那么恶了。

由于各种原因,我基本是处于独修的状态。没有复杂环境下心性的摩擦,没有太多的人心的碰撞,和同修的来往也是在站内信箱简单交流或同修提供一些真相材料让我帮助整理,一次同修来信说要让另一同修接替我的角色,看到信我心里竟然一动,我感觉到心里不太舒服,这瞬间的一动让我感到惊讶,让我发现了自己肮脏的心,求名证实自己的心,在大法中求名,证实自己,多肮脏啊。如果没有这个短信,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竟还有这样的心。当然我很快就摆正自己,给同修发个短信,与同修在法上交流如何会做的更好,并传过去一个排版教程。可是在这段时间一期本地真相也没出来,没多久,协调同修说还得让我继续承担这个工作。我知道其实这一切就是师尊为了去掉我这颗不好的心而做的巧妙安排。

我深深的知道,做事不是目地,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同时修好自己才是我的史前大愿。无论做多少工作,都不能用工作代替自己的修炼,越是这样,越要学好法,发好正念,修好自己,所做的事才能是神圣的。

整个编辑过程,深深感受师尊的慈悲加持,使我在编辑真相这条路上成熟起来。同时也感受到每天都与全世界大法弟子溶于一体的幸福。我越来越认识到这项工作的神圣和荣耀,在编辑真相的过程中不断的修正自己,去掉私心,本着救度众生的善念,在这条路上越走越好。

(六)放下自我 解体私心

头一段时间,家人同修遭绑架,我一边将迫害消息及时传往明慧,并做成真相和不干胶,一边怀着沉重的心情去营救家人,尽管我能顶着压力面对国保,面对恶人,尽管我能利用这个契机与周围的人讲真相,尽管我鼓励家人一定要做好,重过程,不重结果,我口口声声在这个过程中否定迫害,修炼自己,救度众生,但后来我剖析自己,我被情拽的正念不足,从而强烈的执着结果,私心是我最大的漏。

我反思自己,我的讲真相,我的做好,我的修自己,我的否定迫害都是为了家人能回来。表面上冠冕堂皇,我只要做好我该做的,师尊一定会帮我去做,这么大的私心自己竟没有察觉,这跟师尊讲的两个癌症病人的其中一个癌症病人有什么区别呢?“我做了这些事老师一定能管我,我在看书,我在炼功,我也叫别人修,老师一定会把我的病去掉。你看,他表面上不吃药了,嘴里也这样说了,表面上按照我的炼功要求去做,可是他实质上没有真正达到炼功人的标准。”(《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我记得有一同修曾讲过,有一次她被绑架时,她一路讲真相,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但还是被送進了黑窝。后来她反思自己,她说,表面上他是按师尊要求的去做,讲真相,喊大法好,实质上骨子里是想通过师尊讲的这种方法回家,是为私的。我又想起近一段时间邪恶猖狂,全国各地都在办洗脑班,邪恶为什么能得逞?我们除去发正念外,仔细想一下自己,有多少能象师尊讲的那样“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又有多少人能做到既然到黑窝里就是来解体邪恶来了,师尊讲:“同时发正念,那五分钟邪恶就在三界之内永远不再存在了。就这么重要。”(《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真能做到,邪恶自灭。

旧宇宙的理是为私的,而我们今天是成就新宇宙的大觉者,能把旧宇宙的私带進新宇宙去吗?那天我的mp4突然开不开机了,怎么弄都不好使,我深深的挖自己,到底我还有什么执着,我一下想起自己的私心,私心处处都能体现出来,在营救同修中,在讲真相中,在与整体配合中,在平时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无不渗透着自己的私,我深深自责,我,一个未来宇宙的保卫者,一个未来新宇宙的大觉者,什么时候能把自己放下,完全为别人着想,什么时候能不执着自己的意见而去配合整体,什么时候能完全把众生装在心里……我忽然觉得内心深处有一种振动,同时耳边响起两句话:放下自我配合整体,放下自我救度众生。当我再次打开mp4,一切又都恢复正常了。

(六)讲真相

说到讲真相,对不善言辞的我还是有点难度,但我知道这是三件事中重要的一件事,所以我虽然没有象其他同修那样到各个角落去讲真相,但只要我能接触上的,就一定不会错过机会。买东西、坐车、问路等都有我讲真相的对象。

一次,我到B市办事,回去想坐三轮车到车站,大街上每天的车很多,可今天却看不见几个,好容易看见一个不是被别人叫走了,就是司机听不见,我有些懊丧,心里嘀咕,今天这是怎么了?转念又一想,没有偶然的事情,我隐隐感到是在等着谁。果然,不一会,从远处过来一个三轮车,我一招手,过来了,一上车,我就感觉到有些眼熟,我想起上次来B市坐的好象就是这个车,当时给他讲真相,他说的很不好听,还说:“我今天可真是,怎么拉了你这么个人。”我被他的情绪所带动,没有讲好。师尊慈悲,我与他又不知是哪一世的缘份,又给了我一次机会。我先发了一会正念,然后我说:“头一段时间有人坐你车,给你讲三退保平安的事,你还记得吗?”“哦,是有这么个人。”我说:“那人就是我,咱们真是有缘哪。”我想今天一定得给他退了,我不去看他什么态度,就开始讲法轮大法被迫害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大法在国外洪传盛况,抹兽印,保平安。刚开始讲,他紧张的说:“别说了,让人听见给你抓起来。”后来说:“小声点。”慢慢的,他的车开得越来越慢,看得出,他在听,但还是不同意退,我说:“人这一辈子,谁敢保证没有危难遭灾的时候呢,你把这九个字装在心里,再起个化名退出,危难时你拿出来用一用,你这等于不花钱买了一个生命保险,何乐而不为呢?我给你起个化名叫某某,你就退了吧。”他默默的点点头。临下车,他又问:“那九个字是‘法轮大法好’,还有什么来着?”我告诉他:“真善忍好。”他说:“这回记住啦,谢谢。”表面是我在做,其实每一个有缘人何尝不是师尊的苦心安排。

还有一次,我去专卖店给孩子买书包,专卖店没有顾客,不忙,我想这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刚开始讲时,只有一个女孩,讲着讲着,从后面又出来一个女孩。由于受无神论的教育,两个女孩都不相信,甚至还偷偷的笑。我从恶党的腐败到迫害法轮功的罪恶,从历史上秦始皇的亡秦碑到贵州的藏字石。我心想“不信良知唤不回”(《济世》)。最后我说:“现在人无论干什么都有所求,或求名,或求利,不会做对自己没有一点好处的事,对吗?”她俩点点头,我接着说:“我也有一求……。”她俩目光齐刷刷的看着我,此时泪水已在我眼眶里打转,巨大的慈悲包容着我,此时心中只有一个救人的念:“求你平安。”我一字一顿的说。此时她俩不笑了,可能被那巨大的慈悲所打动,其中一个女孩点点头表示同意退出,我赶紧起了两个好听的名字,另一个女孩也就同意了。当我们真正放下自我,真正为对方好时,对方是能感觉的到的。

一有了讲真相的愿望,师尊就把有缘人往身边推,多年不见的朋友,失去联系的同学、邻居不断地能碰到,一次一个十五年未见的朋友在商场邂逅,我赶紧跟他讲三退,她说:“小册子我都看了,我还打美国的退党电话了呢,但没打过去。”我说,那你不用打了,我帮你起个化名叫某某退了吧。她高兴的说,谢谢了。一次在一个不大的胡同里,遇见了多年不见的同事,我俩都觉的奇怪,整条胡同没有别人,就两个人,还是认识的,当然我也很容易就给他退了。还有一个多年前的老邻居,我俩却在异地碰上了。这些哪能说是偶然的呢?这不就是师尊的安排吗?

我从小性格内向,不善言辞,也不爱动,自从开始讲真相后,我找机会主动与人接触,有时讲完三退,人家说:“你口才真好,是大学毕业吗?”我笑了:“不是我口才好,是因为我讲的都是事实。”我心想,他哪里知道,这都是大法赋予的智慧啊。

我平时穿着得体,但不追求高档;对家里丈夫孩子照顾细致,但不追求完美。在外面,我与别人没什么两样,也去工作,去赚钱,但我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条件和环境讲真相,打电话,修自己。晚上再学法、发正念,上网。多数是发完十二点正念睡觉,早晨三点五十再起来炼功。就连丈夫对这一点都很佩服。

有时感到一天真的很忙,每天要学法,炼功发正念,要琢磨如何讲好真相,发好短信,编辑好真相,还要照顾好家,还要工作,还要带好小弟子修炼,恨不得一天掰成两天用,师尊讲:“我知道大家很辛苦,你们要工作,要学习,有家庭生活,有社会活动,同时呢还要照管家,干好工作,还要学好法炼好功,还要去讲清真相。难!无论从时间上和经济条件上都是比较难。难,体现出威德;难,这才是树立威德的好机会。了不起!因为你们是修炼的人,虽然难,也要做的更好。”(《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修炼了十几年了,不是没有什么可写,而是体会感慨太多太多,但有些体会又岂能用人类的语言能尽诉。历尽万劫,随师来到凡间,我怎能忘记当初许下的诺言。大穹从组,众神关注,我怎能不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每当我想起我是大法弟子,我心中升起无限的愉悦,每当想起师尊的呵护,师尊的无量慈悲,不禁泪水涟涟。为了当初不变的誓言,为了不辜负众生的期盼,我唯有勇猛精進,做的更好,无愧于这宇宙中的第一称号!让师尊少一份操劳,多一份欣慰。

(全文完)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