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解体邪恶“转化” 唤醒昔日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在十多年的腥风血雨中,有的同修为信仰真善忍而失去了生命,更多的同修在邪恶的迫害中闯过来了,而且越来越走向成熟。每个大法弟子都在正法修炼中走出了自己的路,建立了大法弟子的威德。借第七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之际,我把十多年来在邪恶打压中的经历,尤其是解体邪恶的“转化”,救度众生的体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向师尊汇报。

一、一个不动制万动

对九九年“七·二零”的打压迫害,师父在《预言参考》中说:“他讲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为使其王复活,恐怖从天而落,正是中共中央几个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手中的权力对大法与大法弟子开始全面的邪恶镇压,抓人、打人、劳教、判刑、毁书、利用军、警、特务、外交及所有电台、电视台、报纸,采用流氓手段铺天盖地的造谣迫害,大有天塌之势,其邪恶成度覆盖了全世界,旧的势力用它们败坏了的观念安排这件事的目地,是破坏性的所谓检验大法。师父在人中正法的过程,从众神的角度来看就象死而复活的过程”。

“七·二零” 迫害开始后的中国大陆到处是红色恐怖,电台、电视、报纸充斥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造谣诬蔑,真是黑云压城城欲摧。不几天,某某站长、某某辅导员放弃修炼、某些人与X教划清界限等等的报道把许多法轮功学员搞懵了。一天弟弟(常人)从家乡打来电话说:“电视、报纸上都说了,全国三十几个站长都放弃了修炼,你不是站长、也不是辅导员,你何必再坚持?”我跟弟弟讲:“法轮功是修炼,谁修谁得。站长、辅导员也是修炼的人,他不修了是他自己的事,不象你认为的树倒猢狲散。我已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善恶好坏我能分的清,我修炼后的变化全家人都知道,这条路我是走定了。无论遇到什么情况,哪怕杀头,我都不会放弃修炼,你今后不要再提这个事,这样对你也不好”。我的心坚如磐石。从此以后家里人没再来干扰,大多数是默默的给予认同和支持,从中也摆放了他们的位置。

迫害开始后,单位曾把我弄去办了一个半月的“学习班”。在学习班上,他们读诽谤大法的材料时我就背法,他们读完,我就讲我修炼法轮功的体会,用自己的亲身体会揭露媒体的造谣宣传,我对他们说:媒体造谣说炼法轮功不准吃药死了多少人,什么杀人、自杀,你们都说我是“痴迷”者,你们看见我去杀人,去自杀了吗?我的病你们都知道,修炼这么多年我再没有吃过药,没有病谁还需吃药。几天后他们再不管我了。

因为我和妻子(同修)都堂堂正正的向单位、上级领导表示坚持修炼法轮功,一级一级汇报上去后我们就成了省里“帮教”的重点对象,先是各级领导有关人员给我们“做工作”,然后以开除党籍、开除工职相威胁;后来是派出所、国安“请”我们去;再后来就是拘留、劳教、判刑。无论在哪里我都向来“帮教”或“转化”我的人讲真相,讲自己修炼法轮功后的身心变化;讲我怎么从一个所谓的唯物主义无神论者转变为相信神佛,相信善恶有报的过程;讲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疑点;讲了解真相度劫难、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能劝退的就劝退,不能劝退的也要把“三退保平安”的福音告诉他们。

二、解体所谓的“转化”

二零零零年,省六一零从马三家劳教所弄来了一些邪悟者到劳教所做所谓的“转化”工作,大部份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所谓“转化”了。邪恶就利用这些被“转化”了的办洗脑班,对仍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搞所谓的“转化”。我与妻子为抵制这种非法的洗脑班,决定辞去工作,离家出走。我们的出走让邪恶惶恐不安,六一零,国安到处寻找我们,甚至发通缉,设路卡、层层布置抓捕我们。这期间,我们从电视、报纸上看到昔日的许多同修在邪恶的高压和谎言下被“转化”、甚至邪悟的情况非常痛心。我们不能无视邪恶的猖狂,应为维护大法尽自己的所能。

一天,女儿(同修)来电话说我们很熟识的一位同修被“转化”了。几天后我们从外地赶到省城,当天晚上到了这位同修家,我们切磋交流几乎到天亮。我们最后跟她讲:在大法中修不容易,得到大法更不容易,我们应该珍惜这万古机遇,不要因为做了对大法不好的事情遗恨终生。事后听这位同修讲:她当天和一些邪悟者谈了我们和她切磋交流的情况,遭到了围攻,说她“糊涂”,并指责她见到我们为什么不向国安报告。本来这位同修留我们住在她家,由于师父点化,我们就离开了,避免了她犯大错。

以后我们继续辗转各地,每到一地就尽量和同修联系,与同修切磋交流,相互鼓励,解体邪恶所谓的“转化”迫害。

二零零一年,我们被邪恶绑架后送劳教。在劳教所,邪恶企图“转化”我。他们让我听诽谤大法的录音,我就背师父的《洪吟》、背经文,不断的发正念,结果只搞了一个下午就被解体了。后来他们又找来几个邪悟者对我進行围攻搞“转化”,开始我和他们针锋相对,他们一说我就和他们争论。当他们讲明慧网的报道也是假的时,我激动的和他们吵了起来。我突然想起师父讲的法:“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我想我既然认为自己没有错,那就应该体现出大法弟子的宽容和慈悲,你去争,你去斗,那你不就和常人一样了吗?想到这,我很快从争吵中跳了出来。跳出来后,心里一下亮堂了,再回头审视刚才的争吵,发现那不过是一种执著而已:表面看自己似乎在维护着大法,证实着大法,其实是象常人一样在争输和赢,争面子,显示自己,证实自己,而且执著对执著只会更执著。我调整了自己的心态,以后无论他们再讲什么,我也不再去争,我就讲自己怎么学法,怎么在法上悟,怎么向内找,修自己,在法上提高等体会。最后我说:常人都知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道理,你们还敢评论师父讲的法,在我来看,想想都是犯大罪。结果几天下来他们最后说:我们没有你修的好,还是你讲的有道理。

通过这次后我从法理上更清楚师父讲的:“宇宙中旧的邪恶势力为了达到它们所要干的一切,不断的利用它们自己所制造出来的、不符合宇宙真正法理的邪恶安排,直接参与对大法、大法弟子与众生的迫害,利用大法弟子人的表面没去掉的观念、业力动摇大法弟子的正念。因此一些学员在被迫害的痛苦中承受不住,干了作为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也绝对不能干的事。”“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而邪恶势力却在真正的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根本目地是毁灭众生。”(《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许多被所谓“转化”的,其实是被迫害更严重的,他们的内心更痛苦,他们本质的一面都是真心想来得宇宙大法的,可是他们却被旧宇宙为私为我的败坏了的法理缠绕着,禁锢在人的观念中。

二零零二年有四、五个省“帮教团”成员又第三次到劳教所对我進行所谓“转化”,这次来没有警察,一开始领头的就说:我们可不是来转化你的,我们也没有本事转化你。是省六一零让我们来的,因为全省“转化”工作出现停滞,他们想把你作为一个突破口,打破局面。但我们知道根本就转化不了你。我们带有师父的经文和《转法轮》,你可以看,想和我们切磋也行。我心想不管你们使什么招我都不怕,能看大法书是我梦寐以求的。我突然悟到:是师父让他们把大法书,把新经文送来给我看的。就这样我在六天时间里如饥似渴的通读了两遍所有经文,又读了几讲《转法轮》。这一次我和他们讲的不多。最后领头的说:“反正不是我们的错,就是你的错”。我说:“我可从来没有想过我的路会走错。修炼法轮大法以来,无论我修的怎么样,但我一直都是按照师父正法修炼的路在往前走,而你们却在中途自己走了另外一条路,你们不承认人世中的师父,自己臆想个天上的师父另搞一套,你们这条路是走不通的。不过我相信你们中绝大多数将会从新走回到正法修炼中来。”

事实证明当时来搞所谓转化的那些人,除个别的至今仍在邪悟中不能自拔外,大多数同修都跟上了师父的正法進程。

三、用慈悲去唤醒昔日的同修

云南省受邪恶精神的迫害非常严重。在邪恶所谓的转化洗脑中相当一部份法轮功学员,尤其大多数原来的辅导员都写过“三书”或表示放弃修炼。云南还出现了全国少有的在六一零的操控下由邪悟学员主持的所谓“自由交流平台”,使不少法轮功学员在伪善的迷惑下放弃了修炼,还倡导成立了所谓的“反邪教协会”以及由邪悟学员组成的“帮教团”,起到了邪恶起不到的作用,干扰了师父的正法進程。当时我在劳教所就有这样一念:我一定要唤回这些昔日的同修。

从劳教所回来后,我看到当地同修之间间隔很严重:“转化”了的和没有被转化的学员之间有间隔,“转化”后又回到大法中来的同修之间也有间隔。我在一次学法交流会上提出要去与那些至今未回到法上来的切磋交流时,遭到了一些同修的反对,说他们是邪恶,不能同流合污,并说对他们搞仁慈就是对大法犯罪。我想师父都不放弃他们,我们更没有理由放弃他们,我相信师父的慈悲与大法无所不能,这些同修一定能回到大法中来。

我和几位同修切磋后得到了他们的支持,我们就开始与那些“帮教团”成员接触,相互切磋交流。一开始他们防范心理很重,我们就加强发正念,清除干扰他们的黑手、乱法烂鬼,并针对他们不同的执著釆用不同的方法帮助他们清除障碍。当然在做的过程中来自各方面的干扰也很大,有的同修劝我不要和他们接触,弄不好反而被他们给“转化”了,我说:这么多年我都走过来了,这点自信心我还是有的。另外也有同修来讲:有人说你是“特务”。我笑了笑说:不管他们说什么,我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二零零四年我们利用回老家的机会与当地同修切磋交流。当我提出要与一些被“转化”过的人切磋交流时,当地的同修都坚决反对,并说某某曾经出卖过同修,骂过师父,骂过大法,和他们交往有危险,我笑了笑说:就是特务也不怕,我们也要用大法的慈悲去容化他,他们都还是同修,再说师父都不承认“转化”,要他们跌倒了爬起来往前走,我们没有理由抛弃他们。在当地同修的帮助下,我们与他们联系上并在一起進行了切磋交流,在师父洪大慈悲的呵护下,他们又都回到了大法中。

有一个同修,她一直认为自己的转化是对的,是修炼的升华。有不少同修和她争论了好长时间她都认识不到“转化”是错的。在一次切磋交流中,我听她讲完后对她说:我们先不谈转化对与不对,你说你转化是修炼的升华,你被转化了又去转化别人,那些被你转化了的现在连修都不修了,又回到常人中了,有的至今还在邪悟中。那你去“转化”别人,是做了好事呢?还是坏事?这同修霎时醒悟说,你说的对,转化真是错了。从此这位同修转变了自己的观念,和我们一同配合做那些“转化”了的同修的工作。

一天,一个“转化”了的来到我家,大讲特讲“转化”如何的对,我没有和他去争论,我和妻子配合着读师父的法回答他讲的所有问题。我对他说:我不执著圆满,但是一个人连修炼是为了修成佛道神,是为了圆满都不承认,那还叫什么修炼,一个修炼人连师父都不承认那还谈什么修炼。最后他有所悟的走了。

有一个人被“转化”后做了许多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她一直回避着我,但是她却叫了许多思想中有顾虑的同修到我家里交流,然后又和他们切磋,我没捅破这个事,而是主动找她一起收集被迫害的同修的情况,接触多了慢慢的她也放下了思想包袱,并在明慧网上发表了真正从心里发出的从新修炼的声明,很快溶入到师父的正法進程中,做着自己该做的事。

“帮教团”被彻底解体了。大多数学员又从新回到大法中,并积极投入到做三件事讲真相救众生的行列中。“帮教团”被解体后,邪恶很恼怒,对大法弟子進行了疯狂迫害,许多和他们接触的同修和回到大法中的同修又遭到绑架,被非法劳教、判刑。许多同修在魔窟里表现出了大法弟子坚修大法、助师救众生的信念。

回想曾经走过的路和曾经做过的一切,无不是师尊的慈悲呵护,师父不落下一个弟子,师父比我们自己还珍惜我们。我们只是动了动腿,动了动嘴,在这个过程中修了自己,提高了自己的心性,在法理中得到了升华。而真正做这件事的,是慈悲的师父,是大法。

层次有限,错误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