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筱蓉被非法拘禁在洗脑班长达三年之久(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针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非法拘禁的私设监狱“洗脑班”(官方为掩人耳目通常称之为“法制学习班”)大量出现。去年十一月,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观察”发布报告并强烈谴责的“黑监狱”其实就脱胎于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换言之,洗脑班就是最黑的黑监狱。在成都,除了最臭名昭著的新津洗脑班外,每个区几乎都有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武侯区政法委的金花洗脑班就设在金花镇草金路66号。

目前得知,法轮功学员徐筱蓉和七旬老人张盛荣现仍被非法拘禁在该洗脑班中。

徐筱蓉被非法拘禁在洗脑班长达三年之久

徐筱蓉女士是四川省成都锦城外国语学校(原成都十六中学)的优秀高级教师,在二零零七年成都当局对法轮功学员的大绑架中,她于八月二日被成都“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国保等劫持到武侯区金花洗脑班,被非法关押至今。中途曾辗转在新津洗脑班被非法关押过,现又已被劫持回金花洗脑班非法拘禁,自其二零零七年八月被绑架,迄今已被非法关押三年多。

为儿子请律师申冤,七旬老人张盛荣遭洗脑班长期拘禁

现确知,七旬老人张盛荣也被非法拘禁于金花洗脑班。张盛荣和其儿子陶渊均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之后,母子二人都受到了反复的严重迫害。曾经被多次非法拘留、关押,曾被非法关押于金花洗脑班三年三个月。自二零零五年十二月起,张盛荣便一直被晋阳街道综治办派人跟踪、监视、上门骚扰。

张盛荣
张盛荣

二零零九年三月,广元监狱电话通知张盛荣女士,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的儿子陶渊在广元监狱颈椎错位。为查清事实,讨回公道,仍处于严密监控状态的张盛荣委托北京律师程海等调查并为儿子办理保外就医。但当程海等两律师到张盛荣家见她时,被监控张的晋阳综治办人员打伤。此事在国际上引起广泛关注。程海律师曾就张盛荣长期被严密跟踪的情况帮助老人向相关责任人提起控告。就因为儿子请律师,张盛荣老人被成都晋阳当局加强了跟踪监视,并于去年五月再次被非法绑架至金花洗脑班,迄今已一年半。

金花洗脑班曾非法拘禁大批法轮功学员

金花洗脑班近十年来对大量信仰“真、善、忍”的合法公民非法拘禁、残酷迫害,其中包括已被迫害致死的郑友梅、四川大学外语学院讲师房慧、廖沛敏、刘贞海、张世清、倪月华(原监狱管理局的警察,六十多岁)、康泰菊、卢兴平、罗辉顺、赵瑜、王福英、郭世才、李银香一家三口、刘开华、向淑芬、黄淑媛、已被迫害致死的核工业部西南物理研究院何遗桂、西南民族大学家属范秀英、张祝君、罗小玉、陶渊,等等。

迫害手段

金花洗脑班的迫害手段包括暴力殴打、精神摧残、强制洗脑、经济迫害等等。

七十岁的四川省文物管理所退休干部廖永辉,就是因为在金花洗脑班被非法拘禁的十个月中,受到二十四小时监控、威逼、经济迫害等折磨摧残,致使其心绞痛频繁发作,回家后不久便含冤去世。

除此之外,金花洗脑班还成为滥用酷刑、逼供的场所。如,备受海内外关注的钟芳琼等十一人“案”中,钟芳琼、刘嘉等在所谓“侦查阶段”受到的惨绝人寰的酷刑迫害就是发生在金花洗脑班。去年成都电脑城公司的几名修炼法轮功的员工被绑架后,也是被劫持到金花洗脑班,受到酷刑逼供的。

金花洗脑班正门
金花洗脑班正门
金花洗脑班前侧外观
金花洗脑班前侧外观

众多法律界人士表示,就洗脑班的运作本身,和现已被披露出来的部份事实,根据现行法律,金花洗脑班及其负责人刘晓康等,已至少涉嫌构成《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罪”、《刑法》第二百五十一条“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罪”和《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罪”。

成都市武侯区金花洗脑班
电话:028-85034039 028-85367039  邮编:610045
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金花镇永康村草金街66号
队长 刘晓康(原武侯区浆洗街办事处司法所所长)

成都武侯区610
地址:成都市武侯祠大街264号 邮编:610041
副主任:罗义祥(办)028-85531041、(宅)028-85061298、13008125252、(小灵通)028-88178528
成都武侯区综合治理办 028-85557410(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