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修出大道无形的整体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我下面交流的是在和同修比学比修中放下自我,形成整体的体会。

一、资料点遍地开花 共同提高

迫害开始之后,有几年时间我一直在做资料,时间长了就听到各种赞扬,渐渐的自我膨胀,也知道自己离法的要求差的很远,但潜意识里认为比周围的同修强。听同修说,这在长期做资料点的人中是个比较普遍的现象。后来在资料点遍地开花、教技术时,我接触了很多脚踏实地的同修,逐渐的放淡了显示心和自我。

记的二零零五年的一天,同修让我去一个地方教技术,路上学技术的两个同修聊天,一个说看到谁谁谁了,另一个问:“你跟他讲没?”“讲了,已经给他退了。”俩人又说起跟工厂里的人讲真相的事。同修踏踏实实、抓紧救人的状态给了我很大的触动,我看到了和同修的差距。

有一次教技术,一个同修来了,让我到别的地方去,可是这边刚教了一半,我就着急了。学技术的同修在一旁轻轻的说:“这时候才是修的好机会呢。”同修的话让我平静下来:是啊,总说修,一遇事就变成常人了。还有一次是好几年以前,在同修家装系统时,电脑突然关机不启动了,怎么也不好使,同修过来坐在电脑前发正念,再开电脑,好了。从这些同修身上、这些小事中,我对照出了自己的干事心、实修的欠缺,也促使我不断的归正着。

同时我发现,在资料点遍地开花中,学技术的同修也在飞速的提高。我教的同修都是没有基础、看不懂技术手册的,我就一边教一边给记笔记,每一步都用同修能看懂的说法写的详细一些,或者画个图等等,这样同修一看就能想起来怎么操作了。实践证明,他们都能学会,大法开启着我们的智慧,同修在独立做资料的过程中,也走出了自己的路。

比如同修甲,无论是她自己还是别人,都认为她有点“笨”,教技术的时候,甲的孩子在一边都不耐烦了,说:这得哪年哪月才能学会啊?可是甲同修正念很强,几次就学会了,每天打印资料、刻光盘、出去讲真相,打字上网“三退”,样样都自己做。前一阵邪党封锁网络,她仍然可以用原来的“自由门”正念上网,还给大家下载了新的破网软件,关键时刻帮了大家的忙。

有一个同修,以前教过他技术,那个地区还有人想学,后来同修就告诉说不用我去了,原来他承担那里起了教技术的责任,后来还及时的给大家提供了天地行论坛上的万能系统盘,方便了很多同修。

回想以前送资料时,如果给乙同修真相信、没给信封,乙就说:“不给信封怎么邮啊?”遍地开花后,一次我到乙家,看到桌上有个纸条,上面是从每日明慧上抄的需要讲真相的名单,原来她现在每天都上明慧网,记下这些信息、然后很认真的去讲真相、营救同修。现在所有的耗材她都是自己买,还帮助着身边的老年同修。同修的巨变,见证着大法的威力。

另外,资料点遍地开花后,再也没有了很多机器设备等着去修理、很多文字等着一个人去打字、大包小裹的运资料、大量买耗材等等现象,资金方面也走的正,大家都是用自己的收入在救度着众生。以前大资料点遇到的困难、压力,在资料点遍地开花中都得到了解决。拿维修机器来说,以前是很多机器等着一两个人修;遍地开花后,虽然很多同修对技术不怎么懂,但是机器有问题了他们先修自己,很多情况下机器就是这样“修”好的;也有解决不了的,但同修想的是不给别人添麻烦,只要不涉及安全的,如修打印机、刻录机,就自己送到电脑城去了。

现在大家都主动的做着自己该做的。看看周围,已经分不出谁是专门搞技术的、谁是协调的、谁是资料点的。

二、在配合中放下自我

后来我认识了本地的几个以前在各自资料点做资料的同修,他们也都把资料点化整为零,并且不断的修去自我,从一个“技术同修”、“资料点同修”或者“协调同修”,变成了众多同修中的一员。

在和这些同修的配合中,也促進着我修去自我。有一次和甲同修去办一件事,办之前我们交换一下对事情的看法和做法,甲同修想的是怎样为办事的对方考虑;我想的是怎样坚持原则,甲同修说:那就按你说的办吧。结果那件事不是我想的那样,也不是同修想的那样,很简单的就解决了。

回来的路上,我想:对一件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做法,往往都能达到同样的结果。但是在配合中,甲同修能放下自己,同意别人;我呢,“坚持原则”的背后是有掩蔽很深的坚持自己。两种不同的基点也造成了不同的结果,表现在方方面面,比如讲真相,同修打真相电话,有时遇到对方问“你是谁”然后骂的很厉害,我就说不用理会,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而同修说:“我回话了,说:朋友请别误会,我和你并不相识,只是想把真相告诉你,真心希望你在乱世中能有个平安的未来。”对方没有再骂,过了一会儿回了两个字:“谢谢。”

那天和同修学法,轮到我读下面这段法:“我是什么都能吃啊,但是很多餐馆,你進来只是吃东西、不喝饮料,老板就不太高兴,(笑)特别是等位的人多的时候,因为很多餐馆主要是赚饮料钱的。我就想了一个办法,现在有无酒精啤酒,我就要一杯无酒精啤酒,应付一下。话是这样讲了,可不是叫你们跟我学。”(《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对这段法我有了不同以往的体会。如果我不想喝饮料的话,就不会要,也根本不会去想餐馆靠什么赚钱、老板高不高兴之类的,反倒认为:自己是有原则的,决定吃什么是我的权利。因为我看问题的出发点是“为私”,维护的是自己。而跳出私才有慈悲的境界啊!才能和同修配合的更好、包容更多。

有一次需要本地同修配合去找一个十多年前的学员,不久同修乙说,她找到了那位学员,把我们要办的事也办好了。事情过后我们才知道,那位学员当时已经停止修炼了,那时她家正好要找一个做家政的,同修乙是个未婚女孩,为了找回昔日同修,乙就自告奋勇去她家做了一个多月的保姆(乙本来是个公司的白领,正好那个月有个工作的空当)。一个月后那位同修不但从新学法、发正念了,还讲真相劝退了十多人,她十分感谢乙的无私帮助,更万分感恩师父一直没有放弃她!

一次,我们见到了本市另一个区的同修丙、同修丁。 同修丙在营救被非法判刑的亲人同修时,遇到了困难。听他讲完事情经过,我就劝他先别着急,向内找一找,调整状态继续做好。谁知他生气的说:“我没有错我找什么?我才不找呢!”这时他那边协调此事的同修丁说:“别要求他了,每个人状态都不一样。”后来得知,同修丁一直以宽容慈悲的心态配合着丙营救同修,做了很多默默的工作。

我回到家看到《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中说:“其实大法弟子嘛,做什么事都先想别人,站在别人的角度想想,再看看全局,就知道咋做了。想想别人咋想的,看看全局,就知道自己应该咋做了。”师父的法让我豁然清醒:和同修配合的时候,要考虑别人、要考虑全局。如果总是执著于别人的状态不符合自己了、别人哪里不对了,就配合不了,就是“跑题”了,那也谈不上是在配合。以前我总能看到同修的问题,认为同修不改变,事情就配合不好。现在我不这样想了,想的是:我怎样去弥补发现的问题,使整体的事情更完善。

再见面的时候,坦诚的和丙同修交流了明慧文章中类似的情况,一起想办法。我一改变,同修丙也变了,说:“我明白了。放心吧,明天我肯定能做好。”第二天在和迫害部门打交道中,丙同修真的做的很好,同时更多的同修也在关注和正念加持,当天那位已遭判刑的同修(这位同修本人一直在正念反迫害)被从监狱退了回来,回家了。

三、无形的整体

我看到,在当前大陆特殊的情况下,明慧网把大陆大法弟子连在了一起,大道无形中起着总体协调的作用。而各地资料点的遍地开花、人人都上明慧网,为当地更好的整体配合打下了基础。遍地开花后,可以随时和明慧单线联系,身边有什么消息,直接发到明慧。其他同修只要每天看明慧网,当地情况就能很快了解到,有哪些需要讲真相的世人、需要营救的同修,大家就自觉去配合做;另外还有信箱可以進一步联络沟通,这样很容易形成一个无形的整体。

比如,有一天我接到同修的邮件,说他那里有个同修面临非法庭审,请大家寄信讲真相,并附了一封信,让看看行不行?我当时有事,只看了第一页和最后一页,觉的可以,就把信原封不动的转给其他同修了。自己也按照这位同修提供的讲真相地址寄了小册子。第二天仔细看那封信,发现第二页不十分妥当,后悔自己没看就转发给了同修!可是我上网一看,几个同修回了信,一个说,信的第二页有不妥,已经改好并寄走了,我看到同修改的特别贴切,平和又慈悲;另一个同修说,为了避免对方收到重复的信,就寄了不同的传单资料;还有同修说打了真相电话……就这样,我的疏忽被大家默默的补充、圆容了。过了一段时间在明慧网上看见那位被迫害的同修回家的消息。

一次,在明慧网上看到本地农村一个老年同修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家中大法书籍、真相资料被抄走。后来知道老年同修的女儿也是大法弟子。在大家的交流和支持中,这位女儿同修积极的上各个部门要人、并随时记下相关人员的电话、邮址等等,回来上网曝光,同修帮助跟踪报道迫害情况。同修说,她在做这件事的过程中,感觉到明慧网的同修配合的特别默契,总是把相关的文章、真相资料及时登出,当地同修也能在第一时间利用这一资源配合讲真相、发正念。

一天,这位女儿同修又去检察院问情况,负责此案的检察官说:你这事做的不对啊!怎么把我们曝光了呢,收到多少信和电话。常人家属也说:“这样惹着检察院、法院的人,不一定给判多少年呢!”同修在交流中认识到曝光没有错,是在救人,只是我们讲真相时要完全用善的。同修继续坚定正念,并進一步告诉家人真相。这时老年同修家乡的农村同修也在自发的配合着,在当地讲着真相,几个同修还凑了一些钱,要资助同修请律师。女儿同修被这么多人的主动配合所鼓舞,正念更强了,同时也很感动,说自己有钱请律师,不要同修的钱,农村同修本来就没有钱,让他们留着做资料吧。

同修也整理了针对律师的讲真相文件,利用此事跟当地律师讲真相,有律师同意无罪辩护,后因本地司法局不给证件而作罢,但是律师还是在法律程序等方面给了同修无偿的帮助;最后女儿同修在开庭的前两天请到了外地的正义律师,并和律师沟通了意见,律师说:中共迫害法轮功,完全是非法的,我会一直为法轮功辩护,直到被“停牌”。同修说:别想着被“停牌”,你们这些正义的律师在行为上都是正直无畏的,在思想上也别承认邪党的迫害!律师听了很震惊,想了一会儿说:“对啊,是这样的,谢谢!”

庭审那天,很多同修自动的去近距离发正念。入庭旁听的常人家属说:开始时“公诉人”还在发问诱导老年同修,企图收罗迫害的把柄,可是在庭审过程中,形势急速转变,被迫害的老年农村同修正念十足的当庭表示:法轮大法好、信仰真善忍、讲真相无罪。正义律师在无罪辩护的过程中,全场都在静静的听。最后“公诉人”和法官的态度都站到了法轮功一边,“公诉人”在法庭上说:请求对“被告”从轻处理。

律师从法庭出来后,很高兴的说:听人说,在哪里辩护的顺利,就是哪里真相讲的好、配合的好,今天我真的感受到了。不久,传来消息,法院作出了免于刑事处罚的判决,同修回到了家中。

有时我想什么是“协调”?那天看《转法轮》中说:“这个世间法、出世间法和庙里的出世间、入世间是两回事,那是理论上的东西。我们是真正人体修炼的两大层次的变化。”常人讲协调,我们也讲协调。我以前认为的协调更侧重人的方法,其实和法中要求的协调是两回事。我体会,大法弟子的协调是真修、实修境界的体现,是默默的圆容大法所要的,大道无形的整体是修出来的。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每个人都是负责人,每个人都是大法的一个粒子,每个人都在法中熔炼着,每个人都知道怎么做。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在实践中师父不在的情况下已经证实大法的坚不可摧。”我理解,在中国大陆,只要身为一名大法弟子,其实也同时是一名负责人、协调人。如何做好负责人、协调人,就是如何做一名称职的大法弟子,在实修中、在放下自我中,就在形成着一个大道无形的坚不可摧的整体。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