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做真相资料中去执著 大法展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一日】……后来单位领导问我的事最后怎么解决的,我告诉他没有人找我,他也很惊讶:“这是公安部追下来的大案,单位去公安局开了三次会,警车来单位两次,要把人带走,怎么没有人找你呢?”我说真的没有人找我。我知道,这是师父看到我在魔难面前还有正念,为我化解了这场迫害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好!

一、大法的法理使我经受了利益的考验

我是一九九五年十月有幸参加李洪志师父讲法录像班而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师父很快为我清理了身体,久治不愈的腰椎间盘突出症、脑血流速快、神经严重衰弱、心脏右束支传导阻滞等各种疾病都消失了。而且大法的法理也解开了我心中许多未解之谜,真正感受到身体的轻松、法理的美妙。

随着修炼,心性的考验也随之而来。我的工资结构由基础、级别、职务、工龄工资四部份组成。按照规定,我的级别工资应从九六年一月起自然提高一级,级差二十四元。可是没有任何原因,也没有人说明理由,我的级别工资却没有提高。矛盾突然出现,利益受到伤害,怎么办?找还是不找?思想反映很复杂。按照修炼前的我,是个不想占便宜但又不肯去吃大亏的人,该给的不给我,这口气肯定咽不下,不仅要问个明白,就是补上也得说几句教训的话。可是现在我已经修炼大法了,单位的人也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不能再按照过去的想法做,我得按照大法去要求。师父讲:“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转法轮》)我按照师父的要求,我没有去找,也没有向领导和任何人去说这件事情。这件事我虽然去忍了,但忍的很勉强,心里还是有强忍的因素,心性并没有得到真正提高。

到九七年七月,又开始调整工资和提高基础工资标准,按规定,我的基础工资应提高一级,级差二十元;职务工资应提高一级,级差二十元。可是,这两级工资又没有提高,我的心又不平静了,思前想后总还是站在常人角度上找原因,我与负责调级的人没有什么利害冲突,也未发生过矛盾,这两级工资怎么又没给升呢?她到底想干什么呢?我再这样忍下去,别人又怎么看呢?很长一段时间,心里放不下这件事情。

通过学法,自己又一次提高了认识,是啊,我以前对人家伤害的是不是比这还严重?自己修炼的路上不会有无缘无故的事情,自己欠的债就得自己还。既然修炼大法了,就应该信师信法,师父说的都是真理,只有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心里才能平衡,心性才能提高,才能在切身利益上、在应该得的利益受到伤害时不动心,这才应该是修炼人的状态。

认识提高了,心态平和了,没有了强忍之心,不再向外找原因,不再怨恨不给自己升级的人。可是心性考验并没有结束,九八年一月,提高级别工资,级差二十九元;九九年七月提高级别工资,级差二十九元都没有升。这两次升级我没象以前那样动心,因为这几年我也比较重视学法,同时也抽时间抄法,当时我已抄写了五遍《转法轮》和《精進要旨》等大法书籍,对大法的理解和认识都有很大的提高,能够主动用大法来约束和指导自己的行动,矛盾突然出现时,不再向前顶了,也有了思考的余地。所以,这两次升级对我来说,没有升级的概念,好象与我没有什么关系一样。是大法改变了我,是大法提升了我的心性。

在这几年中,有许多同事多次找到我,让我去找领导反映,让我跟负责调级的人去闹,你怎么这么好欺负?全国都不会有这样的事。我总是平静的说:“谢谢你们的关心,我不炼法轮功以前肯定会象你们说的那样去做,但我现在已经炼了四年了,师父要求我们做一个更好的人,做一个超常的人。我不但不去反映,我还要谢谢她。”当然这个超常的理,不修炼的常人怎么会理解呢?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后,单位领导问我“炼法轮功有什么好处时”,我告诉他,“炼法轮功好处太大了,就我个人来说,仅举两个例子:一是从身体方面,我炼功前,严重的椎间盘突出折磨的我生活不能自理,脑血流速过快使我长期头晕,不仅自己遭受痛苦,每月还要支出五、六百元的医药费,工作也受到了影响。现在我无病一身轻,没有再花过一分钱药费。你说好不好?二是从心性方面,我的工资从九六年一月到现在,四年间五次升级都没有升,我没有向领导反映,也没有在同事间说过。如果不炼法轮功,我能这样去做吗?”领导听了很震惊,他不知道有不给升级这样的事,并说炼法轮功是好,可是现在上面不让炼了!我告诉他,“既然好,又不让炼,那就是上面有问题,如果单位的人都炼法轮功,都按‘真、善、忍’去做,你们领导多省心,多福份。如果全国有更多的人炼法轮功,会给国家带来多大好处。不让炼的人是不是很愚蠢?”他苦笑一下说,“我让她立即把工资给你补上。”我说谢谢领导。

九九年十二月份,我的五级工资全部补齐,正如师父所讲:“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

二、师父鼓励我迈出这一步

二零零一年,江泽民流氓集团与中共邪党相互利用,导演了震惊世界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同时在全国范围内开始了对法轮大法修炼者最残忍、灭绝人性的迫害。全国各地不断有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残、致死的案例在明慧网曝光。

我那时与一老年同修合作,自己编写揭露“自焚”伪案的文章,制成各种小册子、传单和不干胶,然后到市内各个小区去发放、张贴。尽管是在楼道里和旁边没有人的公开场合张贴,每次出发前都请师父加持,同时发正念清除干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因素。由于师父保护,每次做的都很顺利。自己也在不断的去掉怕心。

有一次,市里组织到某沿海城市开三天会,我手里正好有几套同修转来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残、致死的不干胶照片和真相资料,于是我想带上资料,在开会所在地贴出来。到了住地一看,我们居住在县城的南北道宾馆里,而东西道才是县城的闹市区。我去闹市区查看张贴地点,而闹市区到处是演习海上登陆部队居住的帐篷,大街上还不断有武装巡逻队巡逻。而我又想把不干胶张贴在不容易被雨淋的电话亭上。打电话的人看得见,来往行人也看得见。因为晚上路灯照的明亮,街上乘凉、散步的行人不断,武装巡逻的一队一队的,间隔时间也很短。由于心态不稳,我观察了两天也没有去张贴。

第三天,会要散了,怎么办?把资料再带回去吗?可是这里的世人也需要了解真相,也需要得救。我不能带回去,一定要贴出去,让人们知道邪恶的残忍,了解迫害的真相。吃完晚饭,我在床上打坐,求师父加持我,把路灯全部灭掉,把真相资料全部贴出去。我打完坐起身一看,南北道的路灯仍在亮着。路灯不灭我也要去贴,绝不能带回去,于是我想先带一套资料,贴完之后再回来取,一套一套的贴。当我带着一套资料到闹市区的时候,看到东西道有电话亭的这一条街,路灯全部灭了。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我立即把一套资料贴在电话亭上,又迅速返回住地,把全部资料顺利的贴在各个电话亭上,当我全部贴完资料返回的时候,这条街的路灯又全部亮了。我看到已有人在电话亭旁观看真相资料,我为这些人有缘看到真相资料而高兴,同时我也从心里感谢师父,是师父帮我迈出了这一步。

我回到市里后,又投入到了资料点的工作,无论是制作和发放,心态比以前更稳了,好象没有怕心一样。有时往各家发送资料,正好有人出来,就直接把资料送给他。师父的鼓励,使我不断的去掉怕心,同时我也认识到,只要心中坚定正念,信师信法,只要是为救众生,只要你想去做,无论有多大困难,都能够做成。因为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讲:“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

三、只要有正念,师父就能化解迫害

二零零一年“自焚”伪案发生后,我接到同修转来的一张揭露“自焚”伪案的光盘和相关资料,据说是从外地转来的。世人很需要这方面的材料。从此,我们就制作光盘,并按照光盘的“自焚”疑点和漏洞,制作小册子和各种传单等,向世人揭露迫害和谎言,讲清真相,证实大法,救度世人。

一段时间之后的一天凌晨,一个陌生女士打来电话说,“你不用问我是谁。我告诉你,某同修因光盘的事被绑架了,很可能把你说出来,你要有个准备,把家里的书籍和资料尽快转移。”我听到后,虽然感到很严重,但我还是对她说:“请你转告他,别走这一步,这不仅使同修遭受迫害,给大法抹黑,对自己也是个大污点,要正念对待。”对方说:“我转告他,但不一定能顶的住,压力很大。你还是做好准备吧!”电话就放了。

听到电话响,妻子也醒了。因为事情重大,我向她说明了情况,她很紧张,当时的感觉就象天塌了一样,因为上有老人,下有孩子,以后日子还怎么过?我被绑架,那个罪怎么受?所以她无精打采躺在床上,饭也吃不下,什么也不想做了。最后她说:“我们找个人吧,花点钱。”我虽然承认被绑架不可避免,但我并没有害怕,我对妻子说:“你不要倒下,你要把家里照顾好。不用托人,也不用花钱去赎,我不说那句话(指被转化),找谁也没用,花多少钱也白搭,我就用正念对付他们。”

紧接着,我把设备和资料转移了,并通知了常联系的同修暂时不再接触。资料做不了,我就在家里学法,发正念。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可我老认为自己被绑架不可避免,这不也是在求吗?我为什么不提高心性呢?我做的事师父所要求的,是最正的事、救人的事,如果自己没有执著心,谁又敢绑架呢?师父讲:“这场旧势力所安排的邪恶考验,我是根本就不承认的。”(《精進要旨二》〈建议〉)师父都不承认这场迫害,我为什么要承认被绑架,被迫害呢?明白了法理,提高了认识,我按照师父的要求,“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除了当时全球统一的整点发正念,平时整点我也尽可能多发正念,我取回了转走的设备和资料,又开始了做资料的事情。

后来单位领导问我的事最后怎么解决的,我告诉他没有人找我,他也很惊讶:“这是公安部追下来的大案,单位去公安局开了三次会,警车来单位两次,要把人带走,怎么没有人找你呢?”我说真的没有人找我。我知道,这是师父看到我在魔难面前还能有一点正念,为我化解了这场迫害。

四、下载二零零九年神韵晚会光碟的神奇

我们资料点有两台一拖十拷贝机,主要刻录神韵晚会DVD和VCD光盘,由两名同修分别负责。使用的母盘是年初由同修传递过来的。四月份,我打开信箱看到明慧同修发来的通知,告诉我们二月二十二日已发布神韵晚会更新版,并解决了一月三十一日前版中的主要质量问题。我把明慧编辑部的内部通知告诉了同修,既然我们用的母盘有质量问题,就应该使用更新版。我与明慧同修联系后,明慧同修就把下载链接发过来了。看到下载链接后我就想,请师父加持,要尽快下载,尽快让世人看到神韵晚会更新版,(因为过去下载需要几天时间)我平时使用的是自由门破网,下载大文件时使用莲花代理,下载速度很慢。这次我打开莲花代理,下载速度一下子是以前的五倍,我感到很惊喜,我知道这又是师父在帮助我。

更使我感到惊奇的是:连续下载二个小时后,电脑出现了蓝屏,重启后从新下载,我无意中打开了下载工具FDM代理服务器的设置,原来服务器的端口设置却不是自由门,而是无界的端口。平时这样的设置根本不能下载。于是,我把端口还是改成了自由门,速度还是那样快。这样连续下载十个小时,把DVD,VCD两个更新版镜像全部下载完,五千多兆只用了十个小时,没有师父的帮助,根本不可能!当我把这个情况告诉资料点的同修时,他们也都感到很神圣,太神奇了,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啊!我很快把镜像刻成母盘,从此开始使用更新版刻录晚会光盘。

师父法身帮我买回了复印机

我和同修组建资料点时,我负责购买复印机,但当时正是邪恶迫害疯狂的时候,在当地购买要查看身份证,记下详细住址。为了减少麻烦,我和同修商量,决定去外地大城市去买,因为那儿商家多,可选择的机型也多。但是没有目标,坐长途车还需要换车才能到市里,而长途车下午十二点半就往回返,四百多里路程,当天能不能买回来心里没数,最后我和同修说,师父法身一定会帮我们,会买回来的。

我坐早晨五点四十的车,两个多小时就到了,又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市内公交车到了购买地点,我去了几个商家,了解了复印机的性能,选择了机型,办理了手续(没有要身份证)。这时已经十一点了,可商家送机子的车还没有回来,等车回来已来不及了。我心里求师父一定要帮我把复印机运回去,这时商家问我复印机运送地点,我告诉后又等了一会,商家对我说:“有一个职员家正好在那边,让他帮你带过去吧。”我很高兴,并谢谢他。但我心里更多的是感谢师父。

一路上很顺利,好象路口的指挥灯都在为我们指挥,到十二点二十分顺利到达长途车站,再次谢过这位职员。等我办理了手续,把复印机放好后,车上正好还有一个座位。好象为我留的一样,其实也确实是师父为我留的。我默默的向师父表示,一定要办好资料点,证实大法,救度世人。

下午三点顺利到家,从此后资料点正式运转。(随着真相资料的不断增多,我又两次到大城市购买复印机,每次都顺利返回。)

五、在做真相资料中去掉各种执著心

怨恨心、戒备心。因接受甲同修转给我的真相光盘等资料,在甲同修被绑架后,因压力太大,把转给我真相资料的事说出来了。师父已帮我化解了这场魔难,使邪恶的迫害没有得逞。事情过后,我并没有向内找,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我自己还有什么执著心没有放?而是从反面吸取教训,埋怨甲同修经不住考验,埋怨甲同修不该说出自己,不该人为的制造魔难等等。在这种不好的思想支配下,自己不再和甲同修联系了,证实法的事也不愿和他合作,平时碰到也采取很冷淡的态度。这种戒备的态度和做法,甲同修好象也感受到了,也不再和我联系了。从而在我们之间形成了一种间隔,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时间。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指出:“为什么在大法弟子中会有这样的人、会发生这种事情呢?他是不是针对某些人来的呢?针对某些人心来的呢?一定是的。修炼中没有任何无缘无故的事情。在我们这里出现的不正确的状态和不好的人的行为的时候,那就是针对人心来的。”

通过集体学法,通过与同修切磋,自己认识到自己的做法是在用人心想问题,不符合师父的要求,不是修炼人的状态,必须去掉对同修的怨恨心、戒备心,消除间隔,才能做好证实法的事情,才能更多的救度世人。甲同修之所以被绑架,有可能就是为了暴露我的怨恨心、戒备心等各种执著心,我不仅不能怨恨他,还得感谢他。认识上提高了,行为上也改变了,自己主动与甲同修接触和联系,遇到问题一块商量,同修之间的关系也感到融洽了,几年来做资料的事情也配合的很好。

为了去我的怨恨心,师父又安排了一次考验。去年乙同修要我帮助从外地购买可打印光盘,我和乙同修约定好了取货的时间和地点。到了约定的时间和地点,却没有看见乙同修。我以为是不是地点记错了?我就围着取货地点转了几圈,仍没有发现乙同修,我又等了一阵子。因为没留下电话,也没办法联系,我思想中怨恨乙同修不守信用的念头刚想往出冒,我立刻想起了师父的话:“无论在大法弟子内部出现什么问题,一定是针对某些人或者是某群人的人心来的,一定是这样的。”(《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这不又是去我的怨恨心吗?向外找才怨恨,如果站在乙同修的角度想问题还能怨恨吗?乙同修不正是因为我有怨恨心才这样做的吗?师父不正是要我们做事为他人着想吗?想到了师父的法理,我立刻提了货往回走,在回来的路上我碰到了乙同修,他没有去我们约定的地点,而是在另外一个地方等我。我没有问不去的原因,而是平静的把光盘交给了她。我之所以没着急、没怨恨,是因为大法指导和约束了我。

不愿被人说的心。由于长期做真相资料,自己也滋长了不能被别人说的心,当同修提出光盘的封面卡通图案不太适合时,自己心里认为小题大做;当同修提出《九评共产党》能不能再做的好一些,切的齐一些时,自己也反驳说,《九评》只是在法正人间之前用,需要量又大,差不多就行了。这都是强调自己的表现,总认为自己的选择是最好的,自己的做法是对的。为什么就不能站在同修的角度、站在世人的角度想问题呢?同修提出问题,不也是为更好的证实大法,为世人更多的得救着想吗?不也是为了去我的心、为了我的提高吗?我感谢同修提出的问题,我默默的采纳了同修的建议,不再购進有卡通封面的光盘,《九评》从裁切到装订也更加用心去做,每周印什么小册子,刻什么光盘,也都事先和同修协商,多听多采纳同修的意见和建议。不愿被人说的心没有了。

不愿出钱的心。刚组建资料点时,自己出资金购买了电脑和复印机及耗材,随着真相资料需要量越来越大,资金的需要量也很大。特别是复印机的耗材,由于没有找到代用品,七、八万张就需更换总成,一个总成一千多元,一瓶二百三十克的原装粉一百多元,这还是从外地买的代理商价。为了维持资料点的正常运转,同修也不断的拿出资金捐助资料点购买设备与耗材,逐渐的自己也接受了这种做法,证实法救度众生人人都有责任,同修出点资金也是应该的。在这种思想掩盖下,自己出资金少了,很长时间基本上都是靠同修的捐助。

是自己经济条件差、出资金有困难吗?不是。自己是工薪层,有稳定的收入,每月拿出一、二千元还不会影响家里的生活。还是自己的认识问题,自己真把证实法救度众生当成自己义不容辞的事了吗?真的把资料点的资金支出看成是自己生活的一部份了吗?没有。

对照师父的法理,自己才真正认识到:我今天之所以有这样的稳定收入,也同样是大法开创的,理所当然为大法所用。大法安排我组建资料点,也同样安排我有稳定的收入、有一定的资金来维持资料点的运转。于是我拿出了家里的一部份资金,投入了资料点的正常运行。近几年来,我基本上不再接受同修的捐助,虽然花掉了家里一部份积蓄,但我心里很踏实,把资金用到了该用的地方,用的值。

嫌麻烦的心。我原来对电脑和复印打印设备一窍不通,随着正法進程的需要,师父看到我有想在这方面学习的心,就安排我和同修组建了资料点。又不断的点化我从零开始一步一步学会了打字、排版、编辑、上网、下载、打印等基本技能,对复印设备的一些维护和故障的排除也逐步了解和熟悉。同时我也不断的把自己所熟悉的一些维修技能告诉同修,使同修基本能解决复印设备故障的排除,保持设备的正常运行。

随着要求上网的同修不断增多,安装操作系统和软件的事也需要有人去熟悉,由于我接触电脑比较早,我就主动在这方面進行尝试。先在自己的电脑上按操作程序一步一步的做,熟悉后再给同修做。因为安装操作系统比较费时间,在安装过程中有时也流露出怕麻烦、嫌费事的心,尤其在资料点真相资料制作量大的时候。有一次,一同修让我给组装电脑,在安装操作系统后安装其它软件时,可能软件之间有不兼容的地方,有时有死机现象,一直没找到解决的办法。最后还是让同修先拿去使用了,并对同修说:“半天什么也没干,也没解决了。”其实自己主动了解这方面的知识,熟悉操作过程,就是更好的为同修服务、为同修提供方便的。在资料点这个小整体中,就是你这方面强一些你干这个,他在那方面强一些他干那个,分工不同,目标是一样的,你的事我的事都是证实法的事,都是救度众生的事,整体配合、整体提高才是最重要的。怕麻烦就是有私心,怕麻烦就是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所以后来给同修组装电脑、安装程序时,自己都很愿意去做,并尽可能做的好一些。同时告诉同修如何操作和注意事项。现在资料点的同修基本都有电脑,上明慧网成了同修修炼提高的重要内容。

怕心。怕心表现在各个方面,对资料点来说表现的就更明显。资料的制作、存放,转送过程中,都存在去怕心的问题。我在组建资料点后,在真相资料制作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家里要存放一些资料,心里总是把真相资料看成是被迫害的证据,不愿在家里存放。在资料转送过程中,大包小包的也怕被人看见,这种心态做资料怎么行呢?这不是在求邪恶迫害吗?要想去掉它,就要加强正念,加强正念只有静心学法。师父在讲法中告诫弟子:“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之所以有的同修被绑架、遭迫害,不是因为做资料,不是因为讲真相救度众生,而是因为长期有怕心和各种执著心不去,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旧势力才敢下手。

资料点做的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事,是最正的事,是最神圣的事,真相资料是救人的,都是有慈悲能量的,是一个正的场,邪恶看到是害怕的,是不敢迫害的。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的:“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

随着不断学法,正念不断增强,自己的怕心也越来越淡,特别是把通读大法改为背法后,(有的地方还需要看一眼,还不能完全背下来)大法的法理就会抑制怕心,清除怕心,思想中怕的念头一闪,很快就消失了。所以做起事情来,不再自己吓唬自己,能够很坦然的面对。能够堂堂正正。

怕心不再起作用,怕的因素也就没有了,无论是购买还是给同修转送设备耗材、真相资料,都很顺利。我不想“是不是有人看见?是不是被人跟踪”这些负面的东西,真有人看见,这些资料的能量、这个慈悲的场也会把看见的人思想中不好的念头清除掉。当然,资料点的安全问题必须严格遵守,应该注意的必须做到,也就是能引起常人注意的地方(比如说话、行为举止)都必须改变,看不出和常人有不一样的地方。

六、节省大法资源,不乱花一分钱

资料点用于购买设备和耗材的资金,无论是同修捐助的,还是自己出的,我都视为大法的资源,当作一件大事来对待。尽可能把有限的资金用于证实法救人上。只要是证实法救度众生需要的,该买就买。同时又要注意节省,不能乱花。所以在购买设备、耗材时,总是货比三家。在价格上也适当的问价还价,不是商家要多少就给多少,因为有些商家也是漫天要价,不能助长这种行为,同时你多赚了大法弟子省吃俭用的用于救人的钱,对商家也不好。大法资源也不允许这样浪费。既要保证设备耗材质量,又要节省资金。光盘用量大,我就和大的生产厂家联系,享受代理商的价格。给同修组装的电脑,全部是内部串货价。复印纸代理商知道买纸是印真相资料救人用,价格都是最低的。

在提取设备耗材时,除复印机外,能用三轮车、自行车的,我都不花钱雇车。十来年,经我手购买设备耗材的资金也有××万,每一笔都专款专用,每一笔都有详细记载。从未发生过挪用、滥用浪费现象。

七、利用各种形式多救人

自己除制作、发放真相资料外,也利用各种形式证实法救度世人。制作、使用真相币;在走亲访友,朋友聚会时讲真相劝三退;在孩子结婚庆典上,利用致辞的机会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亲朋好友,让他们牢记心里,一定会带来福报,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当然面对面向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和同修相比自己还做的很差,自己要突破各种障碍,尽快弥补这个差距,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利用多种形式,尽可能多救世人,完成大法弟子的史前誓愿。

以上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