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大法中当一块默默无闻的垫脚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一日】我是九四年九月得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九岁。见到《明慧网第七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征稿启事》,我觉得自己实在写不出来,各方面都平平淡淡。今天反复学师父的《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我突然悟到:在这十多年中我为同修的提高默默无闻的做了自己该做的,也是在助师正法。

我刚走入大法修炼时,对法理解不深,看到我们炼功点上很多人在身体、功能或其它方面都有明显的变化或感受,而我却没有,因此就认为自己根基比别人差,可能修不成;但这功法太好了,即使我修不成,我也要帮助别人修成,就算给同修当块儿垫脚石吧。我们炼功点很多同修文化水平低,有的还是文盲,我就督促自己抓紧时间多学法,以便帮助他们。因此我背《法轮功》和其他经文,后来又背《转法轮》,尽力给点上的同修开创集体学法的环境。在这样学法的过程中,真的象师父所说:“无求而自得”,我们很快都走上了真修之路,整体提高非常快。

九九年“七•二零”铺天盖地的邪恶压下来时,我们点上的同修大多数都没有迷惑,坚定的走过来了,有一半以上的同修都能進京护法、证实法、讲真相救人。虽然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但坚定的信念从未改变。在这期间,我接触了一些外县、农村同修,在一起交流中我发现,他们虽然得法晚,对有些法理不清楚,可是对大法坚定的心是非常的纯朴,他们所处的环境特别险恶,压力很大,我听到都感到望而生畏,可是,他们都义无反顾的走上了進京护法之路。多么了不起的伟大的同修,至今我再也没有得到过他们的消息,但对他们的敬佩、这种感动至今留在我心中。

一年后为免再遭迫害而流离失所,我和其他几个流离失所的同修在一起建立了资料点,大家都担负着繁重的做资料、传送资料工作。而我的能力差,我就自然的做起了买菜做饭的事,有时也帮年轻同修照看小孩,这些适合我做,也很乐意能为同修减轻负担,让他们能有更多的时间多学法。虽然不是直接做证实大法的事,可总得有人做呀,而且还要做好点,我愿意当同修的垫脚石。我们生活水平很低,吃的很清淡,但我尽量做饭不重样,尽量调剂的好些,让这些年轻又辛劳的同修吃的饱些。

近几年环境宽松了,然而新的问题又突出了,有的同修被迫害后处于邪悟醒不过来,还有的同修身体长期呈现不正常状态,其中不少是一直跟着正法進程走的,同修们认为做的不错,怎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大家都很迷惑,我觉的任何形式的迫害都是因为有漏,没有在法上认识,用了太多人的思维,被旧势力钻空子了,否则它不会存在,我们应该尽快提高了。

师父早就告诉我们:“长期以来大法中的众生,特别是弟子一直对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着一种不同层次的误解。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的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份,阻碍了他们正法。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精進要旨》〈道法〉)

其实所有的问题,师父在这几年的讲法中也都讲的非常具体了,应该很清楚了,我们太注重表面了,在踏踏实实的实修上差了些。遇到这样的同修我责无旁贷的尽力帮助。对于邪悟的,我一般都是自己去或慎重的再找一个同修一起去,避免有的同修受到邪悟干扰,可以请同修在别处发正念。我敢去不怕受到影响,不是因为我有什么能耐,是因为在法理上我肯定不会受到邪悟者干扰,这是长期扎实学法背法的结果,而且当你一心想救邪悟者的时候,根本就不会有怕这怕那的顾虑心。对这些被迫害糊涂了的同修,就是用最大的慈悲心去帮他们,不要把他们负面的东西看得太重,那其实不是他们自己。有三次我们两个同修意外的同时和七、八个邪悟者碰到一起,其实只要把心摆正,真诚的对待他们,就不会有压力,同样会有好的结果。

我是从内心愿意给同修当垫脚石的,我真的从未认为自己比别人修的好,我只是想帮同修的忙。我见到有的同修在魔难中步履艰难,我就把自己放到那个处境中具体研究症结在哪儿,不能千篇一律套用模式。比如有一个同修长期被邪恶关押迫害,回到家中两年多了,精神和身体一直处于不正常状态,我和另一个同修偶然去她家,见她脸色苍白发黄,眼神恍惚的躺在床上,她丈夫(同修)守在床边,他俩都觉得她随时会停止呼吸,当时我和同去的同修肯定是受了师父的加持,竟一点没被当时的假相带动,就是不能把邪恶搞的这一套当真。我们平心静气的和同修切磋,不掺个人情绪,完完全全为了她,大法就给我们智慧,我一下清楚准确的知道了她误在哪里,但是我只能耐心的通过她的言行表现启悟她,让她自己发自内心的意识到自己的症结,必须她自己向内修,找自己才行。一开始我们谈,她躺在那儿一动不动的听,渐渐的她脸色变红润了,慢慢她有力气说话了,能和我们交流了,接着她坐起来了,她真的从内心挖出了自己的根本执著,多年来修炼的大漏。然后她下地自己行走了,我们一直在法上交流到半夜。三点四十,她和丈夫一起走到我们房间集体炼功了。好长时间无法炼功的她竟然五套功法一气炼完,接着六点发正念。这真是大法神奇的展现。

长期处于魔难中的同修,有的是学法少、学法走形式,有的是学法不入心,我们认识到和难中同修一起学法,共同改掉原来学法走形式的习惯,才能共同提高上来。学法不看重速度数量,一定得学進去,用心读还是用嘴读,是听的很明显的。我每周参加二至四个学法小组的集体学法,每个组也只是两三个人。比如有个老年同修,从外地农村来到新的生活小区,语言不太通,又是半文盲,几年处于带修不修的,我们每周用一整天的时间学法发正念,这样坚持两、三年了。我们读法自然是相当慢了,但我俩都是字字入心的读,都感到效果非常的好。我发现她真是一个非常好的同修,她改变和提高非常快,能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了,我真为她高兴。

在这些大小事上,我为同修的提高默默的起到了垫脚石的作用,在大法中当一块默默无闻的垫脚石,这可能是我来时的使命吧。通过学《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我悟到这也是在助师正法。最后以师父的《容法》与同修共勉:“佛光普照 礼义圆明 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