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神路上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一日】我走入法轮功修炼者行列与人不同,别人(多数)都有个客观原因,什么有病啊、烦恼啊等等原因,我和老伴当时身体强健,生活又富裕,夫妻感情好,三个儿子前程美好,家庭和睦,又都孝顺,总之,样样顺心美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夫妻二人修炼了,真正找到人生的价值和目标,活得更踏实、更愉悦了,因为此生终于盼来了师父和大法,可以回真正的家园了。
——本文作者

伟大的师父您好!
同修好!

我今年七十多岁,于一九九六年得法。在师父慈悲呵护下,走过了十四年的修炼路程。下面将本人在这十四年中修炼的体会,向师父和同修汇报如下:

一、得法学法 信师信法

一九九六年大法在中国大陆洪传已经五个年头了。当时那真是人传人心传心,在中国大陆全面铺开。在那种喜人的形势下,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也幸遇大法。我走入修炼行列与人不同,别人(多数)都有个客观原因,什么有病啊、烦恼啊等等原因,我和老伴当时身体强健、生活又富裕,夫妻感情好,三个儿子前程美好,家庭和睦,又都孝顺,总之,样样顺心美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夫妻二人修炼了,真正找到人生的价值和目标,活得更踏实、更愉悦了,因为此生终于盼来了师父和大法,可以回真正的家园了。

得法后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那段时间,那真的感到过的非常充实,每天喜洋洋乐滋滋的。我们夫妻俩每天早晚都提前到炼功点,在学法炼功前,或与同修切磋,或做些有益于大家的服务性劳动。如扫院子、清理垃圾或积雪,擦桌子等等。后来我们搬家了,在新的住宅小区,继续洪法。几天功夫,学法炼功的人由二十几个猛增到一、二百人,我家的屋子挤不下了,没修炼的儿子从单位借了一处足能容下几百人的大房子,供我们每天学法炼功用。那段时间真的非常美好,整个社会都呈现出一片安静祥和的氛围。到处都有炼功点,大法的场非常好。

别人刚学炼,就有各种神奇的感觉。我们夫妻俩什么感觉也没有,什么也没看见,就凭一个“信”字修,但也能体会到师父时时看护着我们。记得刚得法那年七月一天,我从学前班接小孙女回家,在过火车道时跌倒,此时一列火车正缓缓驶来,在那千钧一发时刻,是师父法身架起我拽着小孙女迅速脱离轨道,摆脱了险情。

这次生死关,师父的慈悲救护,在我内心深处打下了信师信法的坚实基础。即使在以后邪恶疯狂的镇压中,在铺天盖地造假宣传鼓噪中,在种种假相的迷惑中,在历经种种魔难中,我始终坚修大法心不动,决不迷途!在正法的路上,一步一个脚印,就照师父说的去做,稳稳当当的在神的路上精進。

二、坚修大法 正念正行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大法弟子的修炼進入到正法修炼阶段。面临严峻的形势与考验。在这场巨难中,我们没有被吓倒,相互督促鼓励,坚定信念,比学比修,不断向内找提高心性、正念正行,坚定不移的堂堂正正的走过来了。正法修炼的路,我们是这样走的,概括如下几方面:

1、集体学法 整体提高

师父在各次讲法中反复强调学法的重要性,提出整体修炼整体提高、升华的要求,并在早期就为我们开创了集体学法炼功的形式。邪恶的残酷镇压破坏了这种修炼环境。师父要我们在正法修炼中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恢复集体修炼环境。这正是师父所要的。我们就是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于是我和老伴,加上几名同修,顶着压力,成立了学法修炼小组,几年来一直坚持在我家学,风雨不误。每天先集中精力通读三个小时的大法书,然后切磋谈修炼体会。每个人结合自己的实际问题,向内找,在法上认识在法上提高。有时还开个小型会交流,坦诚相待、协调一致大家提高都非常快,真正起了整体升华的作用。

2、做好“三件事”

首先,每天保证足够时间学好法、炼好功。白天小组集中学几个小时,晚上个人再利用一定时间学。时时刻刻严格要求自己,在法上及时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主动修去时常冒出的各种人心、执着和观念,不断提高心性,在法上升华。

其次,按要求定点发好正念,全世界大法弟子在四个整点齐心发正念、大家集中在某一天到某一地去发正念、小组学法前集体发正念,清理空间场和周围环境中对集体学法的干扰因素、个人发正念,主要是清理个人的空间场。

第三,在讲真相救众生方面也做到了分工有序,协调一致,整体配合默契。在项目上,有取真相资料,发真相资料,讲真相,邮寄真相资料等等。每个人每天都在购物时花真相币。在时间安排上,有集中时间,有机动时间,如办事中、路上、购物随机而做。在方式上,当面讲真相与当面送真相资料、发真相资料与邮寄、贴真相配合。

几年来,我们家人和亲属及学法小组中的同修们的家人和亲属基本都了解了真相,大部份做了“三退”。相识人中的亲朋好友、邻居同事,只要遇到,就不错过机会,马上讲真相劝“三退”。有个别的一次不行,就二次、三次最后劝退得救。对陌生人也抓住或寻找契机讲真相,劝“三退”。在救人中归正自己时时冒出的人心,如有求数量、求结果之心、气恨心、急躁心、分别心、怕心等等人心,用纯净的心态,即:“我就是要救你”、“救一个是一个”、“救一个就是一个天体一个生命群得救”,不被对方情绪带动,本着慈悲救人的纯净心态,多数世人是理解的,还容易接受真相,相信大法好。只要我们的心性到位,“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我儿媳的哥哥是中央某部长,是中共高层的红人。其有病住院时我去看他,向他讲了真相,他明白真相后,相信大法了,每天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作了“三退”,身体健康状况也奇迹般得到好转。

上述内容中谈了我和我的小组同修们在讲真相、救众生,做好“三件事”中一些情况,下面再谈谈我个人在正法修炼中如何正念闯关的。

三、闯关

1、坚定修炼心 闯过恐吓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恶集团疯狂镇压大法后,一时间黑云压顶,大有天塌之势。大法学员中,有坚守信仰的;有动摇不定的;有放弃不修的;有走向反面的。中共特务利用犹大谎称圆满了,不用修了;很多法理不清的人和彷徨摇摆的人稀里糊涂交了书。

当他们动员到我头上时,我正在北京看孙女。那边他们一次次登门逼迫老伴,这边一次次长途电话打来,欺骗加威胁的口气。我想到了师父传法的艰辛和苦心救度的艰难,这场邪恶的镇压使多少人失去被救的机会,毒害了多少世人?我的眼泪哗哗的流。我早下定决心坚修到底。我厉声回答他们:“书是我的,交了我修什么?信仰是自由的,你没权力动员我交书!没权力阻止我修炼!你死了那个心吧! ”几次三番后,他们才死了动摇我的心。这一关堂堂正正闯过来了。

2、法上清晰 闯过“病魔”关

旧势力以“考验”之后,达到它想毁人害人的真实目地,操控邪恶生命与因素从各个方面对大法弟子下狠手,实施迫害。一计不成,又来一计。本来身体强健的我突然出现“重病”假相。腰腿痛得不能正常行走,不能做家务,几乎不能自理。它还让我浑身疼,一刻不停的疼,在疼中妄图动摇我坚修的意志。

在法上我清醒知道这是旧势力的安排,它就是毒,就是坏,是它耍弄的“假相”伎俩,师父不承认,我也不承认。我只承认师父的安排,只接受师父对我的救度。(1)向内找,归正自己;(2)发正念解体它。数天后,一切恢复正常。

3、师父呵护闯过生死劫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日中午,我在厨房踩高板凳取蒸锅,踮起脚尖欲拿时,突然从凳子上重重摔下,马上失去知觉。因厨房狭窄,摔倒后重重撞在右侧水池下的橱柜上,用薄笠板做成的厨柜面被重力撞击后破损形成一个五寸长的大口子凹了進去,大口子象被用手撕开一样。而我的整个后脑勺撞成一个象面包式的大包,软乎乎的鼓凸出来,还流着血。

在我失去知觉时,我的元神進入了另一个黑乎乎的世界,看见一些小黑人正在忙收割。半个小时后,当我完全清醒时才逐渐恢复了记忆,并讲述了自己元神离体后看到的情景。我知道是邪恶伺机夺取我的命,师父又把我的元神抢回来了。

我虽然摔的这么重,可是哪儿也不疼。仅过半个多小时,后脑凸起的包也平复了,流血的伤口也愈合了。我知道师父为我更多的承受,无限感激师恩的泪水不住的流淌。

在恩师的救护下,我不仅还了一次命债,又躲了这一劫,身体安然无恙。在师父法像前,我泪流满面多方面的给师父磕头,再次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并向师父保证:弟子要更加努力精進、归正自己,修去一切人心、一切执着。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一切迫害,不再被旧势力钻空子,施加迫害。让师父少操一份心,多一份欣慰,走正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一周后孙女(住我家)回去透露了实情,孩子们闻讯赶来探望。孩子们硬劝我要上医院检查。我告诉他们:“有师父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我,我就信师信法,别的我什么也不信,常人他救不了我的命,我的师父时刻看护我,你们尽管放心。谁也别劝,你们就相信大法”。

4、慈悲救人闯出派出所

二零零六年夏季的一天晚饭后,我出去贴大法真相标语。电线杆上、楼房的墙壁上、大门上,只要显眼朝面的地方我就贴,边贴边心里想:真相粘贴,你是为法形成的生命,为救度众生你要作用噢!世人看你得救,恶人看了你胆寒,邪恶因素见了你被销毁灭掉。想着想着,刚贴完一大张,黑暗中从汽车底下钻出两人,他们一直蹲在汽车黑影中我没看见,突然“嗷”的一声大吼“站住”,两个警察直奔我冲来,大声呵斥着拦住了我:“你胆肥了,竟然贴到我们派出所大门上了,找死啊!走,進屋。”推推搡搡连拉带拽把我弄到派出所里。

到派出所后,他们拍桌子怒吼着,脸上由狰狞而变形,活象地狱的鬼附体。我开始有点吃惊,最后逐渐冷静下来,面带微笑的祥和的望着他们发火泄怒,心里油然升起悲悯,觉得这些生命太可怜了,被恶党操控迫害修炼人罪恶大如天,一步步走自毁之路全然不知。我想今天既然遇上了,就该让他们生命得救。我心里发正念清除这两人身后的邪恶因素,求师父加持。

他们发泄没多久,就象泄了气的皮球瘪下来,语气软了,完全变成两个正常的人。我语气和蔼,面带慈祥的说:“我贴真相是为救人,不明真相世人要得救,难道你们这些生命被邪恶蒙蔽而不知善恶是非,专迫害修真善忍只为做好人的人的生命不可怜不值得救度吗?你们的生命更得救啊!我为什么冒这么大的危险?我不用这方式你们能听我讲吗?大娘今天就要仔细的和你们聊聊,大法修出的慈悲使我不愿看到你们因参与迫害大法而遭殃。我希望你们生命有美好的未来。”说到这儿,一个警察给我倒杯热水端来,和气的说:“别急,喝点水咽咽嗓子,慢慢的唠。”我从自己修炼受益,子孙都跟着受益的事实又讲到大法是什么,修大法的好处,讲到江氏集团无理的非法灭绝人性的残酷镇压及给世人造成的毒害危险处境及参与迫害的人将来与法西斯纳粹分子一样的悲惨下场。他们听得很认真,有时还提出不解的问题,我都耐心给以解答。其间,另一个警察还给我披件衣服,说:“大娘,夜间凉,别凉着。”还抱歉说:“早知这样,我们就不抓您了。真看不出您的年龄比我妈还大。您偌大年纪,黑天别出来了,深一脚浅一脚的,眼神要注意不到,再并上这事怎么办?唉,救人也不容易呀!”

放我回来时,他俩一再叮咛,外面危险,我们放了你,别人(警察)可不管这些,还是小心谨慎点好,为了您的安全,我建议您白天上楼房的门洞里去贴。”我知道这两个生命明白了真相,真正得救了。

为什么险象突生?向内找是我冒出急躁心、显示心等执着,一时掉以轻心无视客观环境,有些忘乎所以,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幸亏师父在我危难的时刻及时调整我的心态和情绪,开启了我的智慧,利用我的胆量,借助我修出的慈悲,化解了一场魔难,使我过了这一关,还救了两个生命。当然,救人的是师父。

5、七旬高龄敢闯科技关

师父早就讲了关于大法弟子走好自己的路,不要等、靠、要的有关法理,提出了“遍地开花”的要求。这是正法進程的需要。几年来,很多大法弟子紧跟正法進程,突破了种种难关,圆容师父所要的,万朵小花纷纷绽开。

看了交流文章中一些老年同修神奇般的学会了电脑,突破了技术难关。更不可思议的是有的没文化的农民同修,也居然拿起了鼠标。他们和我同是师父的弟子,同学一部法,他们能做到的,凭大法的智慧创造了人间的奇迹,能在神路上迅猛攀升,我为什么不能?难道我只有佩服和羡慕的份吗?回想这十多年来,师父要求做的事,也真没少做,可就这件事却望而生畏,干着急又打怵。什么年岁大啊 ,文化低呀,麻烦多呀,畏难情绪一大堆,成了我心中可望而不可及的一块心病。“这块心病”实质是人心执着,观念的障碍。现在,我认为难的事,别人怎么没被挡住?同是师父的弟子,人家圆满了,回去是“满载而归众神迎”(《感慨》)我呢,连这个困难都突不破,连彻底清除那些人心、观念的勇气都没有,将来有何威德面对世界的众生?有何颜面见师尊?想到这些经常忏悔的流泪。

师父看到了我这一愿望,马上安排同修们来帮我。有鼓励劝导的,让我在法上认识提高,增强勇气放下人心,大胆走出这一步;有帮我跑前跑后联系购买、运送、办手续的,有的是专来教我技术的。

在同修们的鼎力帮助下,救人的法器已俱备。同修教我简单操作程序后,就都各忙其事了。剩下的具体操作技术就靠自己悟了,也不能总靠拐棍啊。刚刚懂一点还不算全会,就承担了做资料的重担。那一天,坐在机器前,操作中忙手忙脚的不会按了,机器也运转不了,出故障了。同修又都忙,怎么办呢?只有求助师父点化。按师父法身指的键钮一按,果然准确,机器又正常运转、顺利操作,完成了印制资料的任务。逐渐的,依仗师父法身的点化,基本掌握了操作技术,资料印制的质量也相当好,不出废品,从未浪费纸张。同修们对我这个新手都很称奇。

在这过程中,完全修去了那一大堆人心、执着、观念等障碍,我这朵迟开的小花终于也绽放了。我现在只是后悔为什么不早一点让它绽放呢?

现在想来,我这七十多岁的人,居然也闯上了高科技的难关!全仰仗师父的启悟和帮助。现在我又悟到,高科技的电脑类不是什么难关,它再高再难也得靠人来操纵。勇于突破自我,修去一切人心、观念,真正达到新宇觉者的境界,才是真正的在闯难关!同修们,在神路上精進吧!不负师尊厚望,快点兑现史前誓约,完成肩负的历史重任。

因层次有限,认识可能有偏颇,或是不符合法的地方,望同修慈悲指正。谢谢伟大的师父,谢谢同修。

后记:

网上法会已经举办七次了,前六次我都没参加,只是看同修的文章,常常被同修们的正念正行所鼓舞、所激励。这次自己决心将我的修炼体会也向师尊和同修做一下汇报,十多年的修炼也算一次总结和答卷吧!

回想起这十多年的修炼过程,每一步都离不开恩师的慈悲呵护和帮助。自己收获很多,但自己没有做好的地方也不少,还有诸多的人心未修去,离师父的要求相差甚远。在这正法修炼的最后时刻,我要在这万古机缘的助师正法中走好最后一步,在救度众生中实修,修好自己,圆满随师还。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