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敢去的十几个人把钱都要回来了

一个老弟子的答卷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一日】

尊敬的师尊您好
同修们,大家好!

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六日,是我全家六口人终身难忘的日子。我们在长春参加了李洪志师父的传法班,正如师父在讲法时说:“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转法轮》)

祛病健身转变为修炼

修炼法轮大法前我身患肝炎、肺炎、胃病等多种疾病。我从师父的传法班走出来一身轻,各种疾病痊愈。那时我就知道天天炼功,学法修心不会,而且悟性差,主要体现在身体上出现的各种不适症状,认识不上来,放不下心。大约在得法六个月时,我的肝炎症状反映出来了,到医院化验没有加号,就是浑身发黄,眼睛也变黄了。医生说:“住院。”我一打针腿就抽筋,吃了两天药。在一天晚上,我睡觉时就梦见师父在我身边坐着,看着我面沉似水的表情。我醒来后,悟到了,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我还在这打针吃药呢!悟性太差了,马上出院。我回家后很长一段时间,排出的尿象黄豆油状,师父把我的身体里的脏物清理干净了,我也不担心了。

后来我参加集体学法,悟性就提高了。每次过病业关时,我都想到了自己是炼功人,没有病,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从思想上根本的转变过来了,我们就可以给的,还不止是这些,以后你们会明白,我都给了大家一些什么东西。我们这里也不讲治病,但是我们讲整体调整学员的身体,使你能够炼功。”(《转法轮》)

進京上访反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的迫害开始了。那时师尊被蒙冤,大法弟子被迫害,我两次顶着红色恐怖的压力進京上访,就是想向政府反映真相——我炼功身心受益,证实法轮大法好。第一次,我被抓進北京丰台体育馆,那里关押着几千名上访的大法弟子。第二次,我们十几个人刚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就被抓到凤龙宾馆,被驻京公安人员拉回家乡。回来后,警察把我们送到拘留所关押迫害。那时真是“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洪吟》〈苦其心志〉),我市拘留所装满了進京上访的大法弟子。我和同修每天都背法,每个人都面临着考验过关。邪恶的警察用各种方式逼迫我们写保证书,有的写了就回家了;有的家人找人托关系回家了;有的家人被逼交钱回家了,最后就剩下我和几个同修坚持着一直不写保证书。一个多月后,警察找我的家人勒索了一千元(胡说是什么“進京费”)才把我放回家。

回家后,我找政保科长要被勒索的钱。我说:“你不把钱还给我们,我们还去北京上访,你信不信?”政保科长赶紧给公安局长打电话汇报,局长跟市长汇报说:“炼法轮功这些人来叫板来了,如果不还钱,明天还進京上访,谁能负责任?”市长打电话告诉局长说:“明天上午给钱。”局长让一个警察通知我说:“你别告诉别人,明天来取钱。”我不听那警察的,把能通知到的同修都告诉了。第二天,敢去公安局的十几个人把钱都要回来了。那天不敢去的到现在也没把钱要回来。确实体现了“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

助师正法、广传真相

我从二零零一年开始发真相资料。第一次,我上楼发真相资料时,倒是一股劲上去了,可吓的腿直哆嗦。那时还不会发正念。突然我想起了师父的一句法:“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我想是呀,我是修佛的,要学佛的那种精神,一定得去掉怕心啊!以后再发多少真相资料也不怕了。

二零零三年,我们这片儿负责传递资料的某同修搬家了,没有人接管这事,都害怕。当协调人问到我时,我说:“行。”我是一个老学员了,有责任把这担子挑起来,这也是我修炼中应该做的。我从那时起一直到现在还在管着此事。八年来,不管多么艰难,有时间我就出去发真相资料,这是救人的大事,不能耽搁。众生看了明白真相,就得救了。

摔醒悟明、去掉执着

今年年初的一天早晨,我在发完资料回家过马路时,不慎摔了一跤,摔得当时起不来,被别人扶起来的。七十多岁的人了,那要是个常人当时就够呛,可我是炼功人,强忍着痛回家还上了五层楼。

我向内找为什么摔跟头呢?做错了什么事了?细细回忆最近一些事,原因是心性长期不提高,不让人说——我就象师父说的那种人,别人一说就炸。那天,丈夫(同修)回家上楼时,看见楼道里有小册子,進屋就问我:“楼道里的小册子是你发的吗?”我说:“不是。”他却说:“准是你干的。”他以前曾问过我多次了。这时,我就大声而且态度蛮横的说:“是我发的又怎样?”他一看我家楼道里有真相资料就害怕,经常回家和我吵吵,一听到风吹草动就害怕。这几年经常这样,所以我今天一听他说这些话心里就不平,与他争对错。那天晚上学法时,看到师父在法中说:“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着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着才重要。(鼓掌)面对再大的委屈都能够很坦然的对待,都能够心不动,都不为自己找借口,有很多事情甚至于你不需要争辩,因为在你修炼这条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许相互说话中触动你的、也许和你发生矛盾有利害关系的这个因素就是师父弄来的。”(《曼哈顿讲法》)看到这里我心中忽然明白了,卡在这个对与错的矛盾争执中,这不是和他一样了吗?心性没提高上来,这是最关键的事,如今正法已到最后,我的人心还很多,我一定时时向内找,在自己心性上下一番功夫,去掉自己的所有人心,正念正行走好自己的路。

回想十七年前,我在师父的传法班上就与师父结下了圣缘,今天,我虽然已是古稀老人,但我对师父的敬仰之心、感恩之心永存。我真的很想念师父。借第七届法会的机会,问候师父,向师父交一份答卷。

因文化水平有限,我请同修帮我整理,不足之处,请大家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