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浴火重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二日】我与丈夫是在大学期间相恋后结婚的,感情很好。零六年我们的真相资料点被邪恶破坏,我被恶警迫害成高位截瘫后,丈夫因为承受不住恶警的恐吓和生活的压力,性情大变。由于自己卧床不起,接触的人有限,修炼环境改变了,怎样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呢?我该怎样走出自己的路?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在十几年风风雨雨的摔打中,在李洪志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磕磕绊绊走到今天。得法后欣喜的泪水,走过弯路之后的痛彻心肺,在剜心透骨的去执著心中的苦苦挣扎,在巨难降临后的生死抉择,那些逝去的岁月,犹如一幕幕电影在脑海中回放。不管经历了多少风雨,我庆幸自己仍走在修炼的路上。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你能够走到今天,能够做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你就是在开创自己的路、树立自己的威德,你也就在完成着你的历史使命。”

一、用慈悲去善解家庭矛盾

我与丈夫是在大学期间相恋后结婚的,感情很好。零六年我们的真相资料点被邪恶破坏,我被恶警迫害成高位截瘫后,丈夫因为承受不住恶警的恐吓和生活的压力,性情大变。要么一言不发,对我不闻不问,视同路人;要么摔盆摔碗,吼叫骂人。逼我放弃修炼,不许我和炼功人接触,家里气氛令人窒息。为了发泄对我的不满,有时做饭也不给我吃,还不让两个孩子上我屋里来。当时心里真的很苦,对他的怨恨到了极点。对孩子哭诉他的忘恩负义:我当年不嫌他穷嫁给他,我妈给他办工作,帮他买楼,我妹给带孩子……,他这么对我,没良心。带动孩子和我的母亲、妹妹也仇视他,当时我真的承受不住了,一门心思的要离婚,可他又不干。不离婚可他对我又冷若冰霜,没人时我放声大哭。师父啊,我该怎么办?以后的路我该怎么走?

不久后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清晰的梦:梦中我哭着说,你给我手续,你给我手续。他手指着我胸前旋转的法轮说,你炼这个我就不给你手续。我哭着醒来。

第二天,我跟同修说到梦,同修说:那是师父点化你,修炼人不能离婚,他也是为法而来的,多大的缘份才成为一家人,你应该救他。心里知道同修说的对,可一到矛盾来时,还是放不下怨恨。想的全是他对我的伤害。

当我今天回头审视那段路,发现自己那时怎么那么自私,根本不顾及他的感受。知道他又要上班,还得做饭、洗衣,看孩子学习,还有他人的嘲笑,可我当时一点也没站在他的角度,为他想过他的艰难,只是一味的怨恨。脑子里想的全是为私为我:我别受伤害,我别受损失,我付出就得有回报,哪有一点大法弟子的风范?还觉的自己修的不错呢?错失了那么多师父给苦心安排的提高的机会。

嘴上说放下执著、放下情,“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由于长期的执著不放,怨恨心不去,一关一难累加起来,到最后关大的过不去,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吃啥吐啥,坐起来就背气,脸象黄纸,家人以为我活不了了。可我丈夫仍然不闻不问,在师父的加持和点悟下,同修持续发正念,我心里也一遍一遍的求师父,我真正放下了生死,闯过了这个魔难。后来我写下《看开》这首诗:“人生就象一场戏,戏中角色总痴迷。爱恨情仇身心疲,曲终人散空悲泣。参尽人间无常事,得法得度能破迷。”

事后同修切磋指出:出了这么大的事,就是长期的执著不去造成的。你的爱是情,恨不也是情吗?现在我明白了:被常人的各种情和利益牵绊着,每天纠结在其中,不向内找自己,却在埋怨身边的亲人如何对自己不公、如何不好,真的影响了世上众生的得救。多少众生还没得到救度,而我却陷在情中,耽误着救度众生的光阴,这不是犯罪吗?一定要修去这个情,摆脱情魔对我的干扰和迫害,用慈悲心去对待自己的丈夫,用慈悲去平衡好家庭这个环境。

当我找到这个执著后,我的心一下子变的轻松起来。我加大了发正念的力度,清理我周围环境中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清理迫害我家人的共产邪灵黑手乱鬼。彻底善解家人之间的一切恩恩怨怨。家里宁静了许多,丈夫也不再摔碗骂人了。

我家变化最大的要数我妈了。

我被迫害致瘫后,生活不能自理,妈妈来到我家照顾我。因为我炼功,这些年她跟着担惊受怕,再加上丈夫对我不好,对她也不善,一辈子说了算的老妈,在我家伺候人,还得看姑爷脸色,所以她就受不了了,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在我身上。想起来就连哭带骂,逼我离婚,逼我去死,总是威胁我说不管我。要是发现我给孩子买衣服、买吃的就更骂难听的。

不管我怎么做,妈妈总是误解我的好意,说我没安好心。当妈妈连声骂我时,我心里翻腾,甚至骂长了后,心中非常恼怒。心想:以前我对你那么好,现在我落难了,你却这么对我。虽然嘴上没有还口,可心中不平衡,有时还由此心带动而流泪,这是修炼人的状态吗?根本就没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转法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精進要旨》〈何为忍〉)可当时就是过不去这一关,自己还委屈的不行。

当我向同修哭诉时,同修说,你好好学学师父讲的“业力的转化”(《转法轮》)。当我读了“业力的转化”这一节时,我感觉自己豁然开朗,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为了提高我的心性,而我却执著于亲情而不能自拔。“境随心转,相由心生”,我心性提高了,我的妈妈也开始变了。看见我上网、领孩子学法,也不说三道四了;护身符也带上了;还花真相币。谁要说大法不好,还能讲真相呢。同修集体学法,她坐那听,高兴了还念一段。还告诉我妹妹,没事念“法轮大法好”,省的这疼那疼的。有一次,她在那自言自语:我女儿是大法弟子,我是大法弟子的母亲,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将来你们上天了带着我。李洪志师父最伟大。今年中秋节,我给师父发贺词,老妈还代问师父好。

我现今悟到:这可能就是我修炼的家庭环境,在摩擦中认识到自己的执著去掉它,归正自己,提高上来,真正体会到师父讲的:“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转法轮》)

明悟了法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二、在逆境中走出自己的路

走过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其中的酸苦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能知道滋味。

当时的感觉真是生不如死。身体上的痛苦,经济上和精神上的压力,同修的不解,恶警对家人的恐吓,恶警还想从我这套出资料点,所有的魔难一齐向我袭来,正象师父在《洪吟》〈苦其心志〉中说的那样:“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当时丈夫警告我:你要工作能保住,咱们就对付过;工作要没了,我可养不起你。逼我写材料,因为警察找他谈了,把他吓的够呛。我都躺在床上了,“六一零”还来三个人审我,还挑拨离间,说人家都把你供出来了,你还保人家,你再不交代,给你判刑,在监外执行,你的工作就完了。我当时就说了一句话:那只有死路一条。我就抱定一念,不能出卖同修。听了我的话,“六一零”头子站起来,在我家窗前往外看,想了好一会,给我扔下一百元钱,走了。以后再没露过面。

由于自己家庭关过不去,心性提高不上去,被邪恶抓住把柄迫害,臀部出现严重的褥疮,烂到骨头。家人害怕,把我送到医院,不但没治好,还因为药物过敏差点送了命。花了两万多,连回家的路费都没了。后来好多同修陆陆续续给拿了七千元钱。我攒了一年,够还同修的了,可同修说啥也不要,说你遭那么大的罪,为法付出了,我们拿点钱是应该的。当时我哭着和同修交流:我说我是缺钱,可我不能花同修的钱。我有工资,师父不会让我没饭吃。师父传法那么难,都不要弟子的供养,我怎么能花大家的钱?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大家帮我,我已经很感激了,这钱我坚决不能要。要不就拿给资料点做资料救度众生。人情不能代替法。

我当时面对的问题,不但在钱上要把握好自己,还有来自同修有意无意的赞扬。有不少同修对我说,别看你遭了这么大的罪,你得有多大的威德呀!一开始不好意思反驳,后来通过学新经文,我和同修交流:我是因为起干事心,没做好,才被邪恶迫害的,这不是我要走的路,也不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路。吃苦就能修的高,那是过去的修法,救度更多的众生,这才是我们要走的路。人有时就是这样,面对困难知道是考验,面对赞扬很容易飘飘然,我可不想在这上犯错误。

由于自己卧床不起,接触的人有限,修炼环境改变了,怎样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呢?我该怎样走出自己的路?

随着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我地同修决定恢复集体学法。不学不知道,一学吓一跳。发现有的同修这些年不读《论语》;顺嘴读,添字、落字、错字现象严重。学法时手摸着脚,尊师敬法做的不好。开始时不好意思说,有怕得罪人的心,怕人说自己显示。当我放下怕这怕那的心,站在为法负责的基点上,同修也马上就改正了,还是这颗不好的心作怪。

因为长期卧床,臀部褥疮溃烂,每次坐起来集体学法时,如坐针毡,加上双腿疼痛,必须靠着被子支撑身体。当一阵阵的疼痛袭来时,我想起那些曾经在一起的、被迫害致死和流离失所的同修,我知道自己不能倒下。我必须咬牙坚持,我知道自己必须坚强,就象浴火重生后的凤凰,就象师父说的“越迫害越坚强”(《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越最后越精進”。我一定要成熟起来,跟上正法進程。

我虽然不能走出去讲真相、救度众生,但我还有一双手。这样,同修拿来资料,我就折好,装上信封,写好地址,同修再去邮寄。有的时候,两个孩子(小同修)帮我发光盘、贴不干胶,发资料,时间长了,胆子也大了,还挺有经验的。为了救度姐姐那里的老乡,明白真相的小外甥,每次放假来都带走粘贴,回去东西四屯的贴,告诉我,为了更多的人能看到真相,他去了离家二、三里地的一个屯子贴,回来都快十点了。同修帮助换来零钱,我再一张一张的印上“常念法轮大法好 灾难来时命能保”,只要是过我手的钱,我都印上字。家人买东西也都用真相币,周围的商贩也习惯了,知道我家的钱都带字。

我出事后,《明慧周刊》和师父发表的新经文都是同修想方设法的送来,有时辗转很长时间才能看到,我就攒钱想买笔记本电脑。和同修切磋,同修不同意,说我做资料被迫害成这样,再买电脑,不安全。我告诉同修:恶警把我迫害成这样,他躲我还来不及呢,还敢找我?他怕我告他。没事。

在我的坚持下,同修帮我买来了电脑。有了电脑,我如鱼得水。能及时看到明慧网文章,同修的修炼感悟,时时激励着我,催我精進。

我想装宽带上网,同修害怕,反对。我就在心里求师父:师父啊,我要上网,帮帮我。真是天遂人愿,我丈夫去年暑假办了宽带。我是干眼馋,用不上。我就想招,把我的电脑系统注销,找电脑房的人重安系统,让他教会孩子把网线直接连在电脑上,啥时用啥时接,真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邪恶想孤立我,没门。正因为我上网的愿望很强,所以,我从来没被封过,邪恶封不住我。有时我想,如果我们大陆的弟子都能突破怕心上网,也就不存在封网的问题,就象崩溃了的堤坝,邪恶是挡不住的。

“神笔震人妖”(《洪吟二》〈震慑〉),我也拿起自己的笔,整理当地受迫害的案例,搜集电话号码发到明慧,特别是今年的“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明慧发出通知后,我们当地同修都认为做的不好,谁都不写。在集体学法时,我与同修交流,师父让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我们圆容师父所要的,庆祝咱们自己的节日,咱们咋能不参加呢?你们不会写,可以找早期的老同修回忆一下当时洪法的事,然后我再整理成文。

老同修高高兴兴的走了,用了一天的时间搜集来四、五篇回忆录,最后经过整理,在明慧发表。另一位老同修写的交流文章也在明慧发表。稿件发走后,我做了个梦,考试卷上师父给我打了九十六分。我把梦告诉同修,大家都很高兴,我说这是师父看咱们整体配合的好,鼓励咱们呢!

以后同修写的文章都拿来,我耐心修改,很多都被明慧网采用。去年的法会我们送了七份稿件,虽然没选上,后来有两篇被采用。那位八十二岁的老同修今年用了二十多天的时间,五次毁稿,又写出一篇不错的稿件。老同修三件事做的实实在在,写的也实实在在,对法的虔诚真令人感动。

今年的法会,我极力的鼓励老同修写。我与同修切磋:海外大法弟子开法会师父都到场,那我们大陆大法弟子的盛会,师父能不到场吗?不参加不太可惜了吗?错过了这次机会,就永远不会再有。正法总有截止的时候啊!

我抓紧完稿,等着同修送来更多更好的交流稿。我相信同修不会辜负师尊的期望。

结语

十多年的风风雨雨,现在已经到了“真念化开满天晴”(《感慨》)的时候了。师尊说:“这一瞬间,值千金,值万金。走好这一段路,那就是最了不起的。”(《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与师在,与法在,与正法时期同在,这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何等的幸福和荣耀啊,让我们珍惜师尊赐予的伟大机缘,走好走正未来的每一步,不给自己和自己的众生留下遗憾,师父和众生在等着我们满载而归。

合十!谢谢师尊!谢谢各位同修!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