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修炼 我生命中最有意义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好!

我是一名湖北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多岁,至今我得法与修炼已整整十六年了。这十六年来,我从一个满身业力的人到成为身体健康、心性升华的法轮大法弟子、正法时期的大法徒,心里充满了对师尊、对大法的无限感恩,那种感受是无法用人类语言表达的。下面是我修炼过程中的点点滴滴,写出来向伟大慈悲的师尊汇报,也与同修们分享。

一、学法提高心性 主动找回昔日同修

一九九四年六月的一天,我有幸得法,从此走上了一条修炼的路。“七•二零”以前在集体学法、炼功的日子里,我感受到大法的无比美好与神圣,感受到师父为我净化身体时的美妙和师尊的无量慈悲。“七•二零”以后我信师信法、不管邪恶怎样猖獗,从未动摇过我修炼的决心。

以前我这人脾气急躁、争强好胜、遇事得理不饶人,且一点也受不得冤屈,在父母面前也不示弱。当这些不好的东西在修炼中要去的时候,真是很难。但是,在大法中,只要是自己真修,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只要自己能按师父说的去做,就没有过不去的关、难,就会主动地去同化法,不断升华。我在学《转法轮》时,“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这句话一开始就深深的印在了我心里,我学会了放弃自己的执着。只要大法需要,我就去圆容;只要整体需要,我就去配合;只要是师父要的,我就毫无条件的去做。

在法中我们知道,师父不愿落下一个弟子,从明慧网的交流中,我也经常读到关于找回昔日同修的文章,虽然自己不是协调人,但师父说了,每个人都是协调人,我们就应做。我去A同修家,她被非法劳教后刚回家的,当时家庭的压力很大,由于遭受迫害,家人不许同修接近她。

我去叫了好长时间,她母亲给开的门。我对其母说,你有这样一个修大法做好人的女儿,值得骄傲,她没有错,是迫害她的人错了,就象是盗贼偷了你家,应该谴责的是贼,而不是无辜的家人,善待大法弟子,一定会有大福报。她信仰的“真、善、忍”没错,她母亲很认同。

此时我看见里屋房间里一个身影映在墙上,就对她母亲说,等你女儿回来,告诉她我来找过她,同修都希望她从阴影中走出来,没有人责怪她(因为她当时由于承受力的问题供出了两位同修,使其也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修炼中的人也难免犯错,以后做好就行。

同修A在房间再也待不住了,跑出来,流着泪对我说,谢谢你!谢谢你来看我,没有嫌弃我!我真诚的说,是师父没有放弃你,点悟我来找你的,回来吧!参加集体学法,尽快赶上来。我帮她联系了学法点,在学法点同修的共同帮助下,同修A提高很快,正念正行做三件事,而且写出了自己被迫害的经过,在明慧网上曝光邪恶。

同修B在迫害前做过辅导员,迫害后修炼基本处于停滞状态,每天在家陪丈夫看电视。我找到她和她沟通,并且给她送师父新经文,送《明慧周刊》和大法资料看,她同意开创好家庭环境,参加集体学法。我帮她联系了一个学法点,她没有懈怠,几年来她都坚持和同修一起学法,对世人面对面讲真相,发真相短信,寄真相信等,做着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同修C在“七·二零”后去北京上访被截回在本地受迫害,后由于邪悟不修了。因为怀疑她与公安做线人,同修都不愿和她来往。那时正好是二零零二年,师父的《导航》中的四篇经文先后发表,我手抄了师父的经文后,找到同修,告诉她,放弃修炼不是你的本意,师父还等着你回来。当年去北京为大法鸣冤都不怕,还有什么能阻挡你走回来呢?她学习了师父的经文,以后又给她《明慧周刊》看,让她了解正法進程。终于有一天,她找到我解释说,她并没有做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弟子的特务勾当。我帮她清除误会、打开心结,如今她也回到修炼中来了。

还有几个同修被迫害后,邪悟多少年了没有走出来,我都不同程度的和她们沟通过,现在在大法的威力和感召下,她们都在从新走入大法修炼,并说要努力的做好三件事,把以前耽误的时间补回来。

一位农村同修,儿女在外打工,丈夫中风在家,所有的田地农活和家务事担在她一人身上,加上方圆十几里只有她一个大法弟子,其中的修炼可想而知有多艰难。我们联系上她后,给她送师父的经文,送真相资料,由于她识字不多,我们和她一起学法,给她读《明慧周刊》。此同修有时夜深了独自出去散真相资料、贴不干胶,面对重重困难,她信师信法,担起了救度那一方众生的责任。有次晚上,她穿着鞋趟水过河去做真相,看到贴上去真相标语金光闪闪,回到家发现自己穿着淌水的鞋子竟然全部是干的,象是没有沾过水一样。后来我又帮她联系了另外一位同修,离她只有几里路。她们在一起互相配合,救度着那一方众生。

我悟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其中每个个体都肩负着历史赋予的使命,都有着不同的救度众生的责任,走回来一个同修,便是其对应的庞大天体的层层众生的得救,这是师尊要的,而我们大法徒,就是要圆容师尊所要的,才不辱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二、理智证实着法 智慧讲清真相

这些年在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中,经历了很多。讲真相中也越来越理智、成熟,效果也越来越好,现举几例:

1、对法院人员讲真相

零四年的一天,单位领导打来电话,说是叫我去一趟,法院的人在那,要问我一些情况。当一听说“法院”两个字时,心里就突突地跳。我说我不去,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对方说,来吧,把情况照实说,没问题的。

那天在单位职工之间发生了争执,事态发展到由法院出面来调解。因为当时我在场,又在那块负责,所以,找我了解经过。听了对方的话,我调整了一下心态。心想,我是大法弟子,在此时就是要以修“真、善、忍”大法弟子的面貌出现,对法院人员讲真相,救度他们,师父巧妙的安排救人机会岂能错过?有师在、有法在我怕什么?

我到单位里如实的陈述了当天发生的事情,他们笔录了后让我签名,并问我是否情况真实,签名了就得对这件事负责。我很坦然的签名后说道:我是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句句真实,我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说完这话所有在场的法院人员连同单位领导都惊诧的看着我,因为单位里知道我炼功,我也对他们都讲过真相,但当着法院的人说自己炼功是他们始料未及的事。单位领导说,行了,已到晚上八点了,回家吧,大家还未吃晚饭呢!与此同时,法院人员问:你是炼法轮功的?我答,是。我们在座的领导都知道我炼功、都知道我在工作中兢兢业业(我是中层管理)在哪都做好人,他们都有目共睹。然后我对他们讲真相,讲江××之流的无理镇压、讲我们当地公检法如何配合江鬼迫害大法弟子、绑架了大法弟子十几人,而这些都是好人,执法机关迫害好人要遭报的,为了自己与家人的平安与未来,不参与迫害。

最后我笑着对他们说,真是缘份,平常还见不着你们,今天见了面我就象对自己的亲人说话一样,因为我对自己的亲人就是这样说的。法院人员笑着说:谢谢你,也谢谢你的胆量!

2、对农民讲真相

一次到农村讲真相,天黑之前我将一份真相资料放在進村的必经之路的刺丛上,并发出一念让有缘人拿到。

晚上,我和亲戚正围在火塘边吃饭,外面進来一个人,大声嚷着:我今天拿到一个反动传单,是法轮功的。我马上接过一看,正是我放的那一份。我说,这位大哥,你说是反动传单,怎么反动了?他说,上面都是法轮功的事,政府不让炼,他们还炼,还散传单,就是反动。他气焰嚣张的说,要象八九年六四镇压学生一样,让他们流血等邪恶的话。我马上打断他说话,从侧面开导他说,你知道六四事件?中共说一个人也没死,你怎么知道流血了?他答,我听人说的死了好多学生。我说,中共没有人性的开枪杀人,假如那里面有你的孩子,你不伤心悲痛吗?你不对这个党绝望吗?学生有什么罪?一群知识份子,国家未来的栋梁,只不过说出了国人要说的话,为了自己的祖国更富强、美好,提出反腐倡廉,他们有错吗?他自知理亏,说没有错。

我接着说:“要让你去天安门说,你敢去吗?你能说出那些道理吗?”他说不能。我说,那学生们只是为了人民的利益要求对话,中共搬了军队杀人,那你说是谁错了?他说是中共错了,应该说理。我说,中共对人民从来就不讲理,它剁资本主义尾巴、不让农民有自留地、不让农民养鸡喂牲口,让农民交不起子女学费、让农民房屋倒塌没钱盖、让农民长年累月面朝黄土背朝天却衣不遮体、食不果腹,它对你讲道理了吗?他说,现在好多了,农民不用交税了,政策放宽了。

我告诉他:不对,是把农民都榨干了,再不松绑都饿死了,连种地也没人,其实还是变相压榨,因为明智的人都知道那是“税改费”;种子涨价、化肥涨价、农药涨价,比原来勒的更紧,农民又靠天吃饭,要不是家里人出外打工挣钱,农民还是贫穷,你们村不是吗?凡是盖房子的都是外面打工挣钱,有几家是靠种地盖房的?他无奈的说:没有,我就是种地的,想都不敢想盖房的事。

自此我才知道,他是单身,无钱娶妻,没有子女,已五十多岁了,遇事喜争个高低,不服输,人称“泼皮”,明显党文化的受害者。然后,我站在他的角度讲了中共邪党对农民的残酷无情,从来只讲斗的中共恶党,窃取政权后,只顾自己升官发财,不管老百姓死活,各类运动乱杀无辜,让人民对它惧怕,敢怒不敢言。面对修“真善忍”的法轮大法信徒,它们残酷迫害,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做出的恶事令人神共愤,老天要灭它,退出它的一切组织,才能在大难来时保平安,并记住“法轮大法好”,将来有福报。

我说了很多,在场的人都认同了。我问他,大哥,我讲的对不对?他说,讲的对、讲的好。亲戚问,那你服不服?他连说:服服服,这位城里大姐讲的好,我服。他没有入邪党的什么组织,我让他就念“法轮大法好”,他立即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我激动的看着这一幕,刚刚还抵触大法的生命,在大法的慈悲与威严的救度下,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3、对公安人员讲真相

一次,在开往北去的列车上,和我同时上车的男乘客卧铺与我相邻,他们都是本地人。其中最年轻的是个导游,另外一个高个,一个矮个。

列车开出站时是晚上九点,上车后我就发出一念,要救眼前这几个有缘人。我拿出水果请他们吃,和他们搭上话,那矮个说,你没听说不能随便吃陌生人的东西?我们怕中毒,不吃。我笑着说,你们大可放心,我是修“真、善、忍”的,只做好事,不做坏事。三人一起说,法轮功?我笑答,是的!那矮个马上阴沉着脸说,你还炼法轮功?国家不让炼,你不怕抓吗?我说,不是国家不让炼,“四•二五•上访时,当时的总理表态也没说不让炼,是江××个人妒忌一意孤行发动的这场迫害,它代表不了国家。他说,那××党也不让炼,你们法轮功能斗得过××党?

我告诉他:中共也代表不了国家,中国是有上下五千年文明历史的古国,中共才几十年?它怎能代表中华民族?他直接说师父的名字,我纠正他说,是我师父!他又说一遍,我严肃的正视他说:是我师父!他马上更正说:是你师父,你师父自己去美国享福了,丢下你们不管,你还这么维护你师父,他怎么不来救你们呢?我说,我师父传的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其中包括地球上的各个国家和民族,我师父在海外洪传法轮大法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人家政府都不反对,唯独中共极力反对、残酷镇压,并栽赃陷害我师父和法轮功。接着我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及国际上对此案的分析,用事实说明,这是中共自编自导自演的一场丑剧、闹剧,让国际社会耻笑。

高个指着我说,这又是个痴迷者。矮个接着说,你说了××党那么多坏话,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有权抓你。我说,我说的句句是事实,中共执政以来,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你们年轻不知道,可我是经历过、也看见过很多事实的,坏人作恶,你反过来要抓好人吗?我相信你不会这么不明智。

此时,一个女乘警做清洁来到他面前,他顺手拿起她的胸牌看,乘机占便宜,看他那一脸的邪气,和刚才对我说话的口吻,我明白了,他可能就是个公安。我心想,我今天就是要正念正行,遇见了就是缘份,让他明白真相救了他,不能再做迫害大法的事。我心里背着师父的法“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并请师父加持我。

乘警走后,他对我说,你最好在七月至十月之间别让我遇见,不然,我会抓你,你信不信?我冷静的说,我知道你可能是个公安,也许参与过迫害法轮功,但那不是你的本意,因为我看你还是有善良的一面。我师父说过,人做了什么,都得自己负责。为了你家人和你的幸福平安,千万不能助纣为虐。他固执的说,你信不信明天到北京站下车,只要我一个电话,你就会被抓。我盯着他眼睛,心里发出强大的正念,你说的不算,我师父说了算!灭他思想里的邪恶念头,彻底解体操纵他的背后的黑手烂鬼,并请护法神帮助。

我平静的对他说,我相信你有这个可能,但我更相信你有良知,因为我们是老乡,头顶一片天,同饮一处水,我今天把你当弟弟看,才对你讲这些。我的亲人都认同我炼法轮功,也很支持我。我相信,你在明白真相后,也会作出正确选择的。他说,你们法轮功都是些老弱病残的,能翻起什么大浪?还反对××党,别忘了是谁给你们发的工资。我说,错,你上明慧网看看,每逢佳节来临时,国内有多少政界、军界、公安、司法系统、教育界、各大院校、各个阶层的民众给我师父发贺信和精美的贺卡吗?其中有九十岁老翁,有几岁的小弟子,还有海外那么多专家、教授、高端科学家都在同修这部法,为什么中共极力封锁不让看国外网站但它怎么也封不住?就是这些海外大法弟子设计的破网软件而且不断升级,全世界的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师父从来不看弟子的贫富、老幼,修炼只见人心。江××之流造谣污蔑我师父,中国有多少不明真相的人在跟着犯罪,谤佛那可是犯天罪啊!可我师父还是教我们要救人,讲清迫害真相救人,在将面临的人类大淘汰中将人能救下来!大法弟子听师父的话,在被残酷的打压中,还在一如既往的讲真相、救人,你所见过的大法弟子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修炼人。说法轮功反对政府,定罪为扰乱治安,法轮功学员有打人吗?有凶器吗?其实你们心里都知道他们是好人,偏偏助纣为虐。古人都讲仗义执言,现在的执法机关都好坏不分!他马上接过话,对那高个说:我还真的没打过法轮功。我说那是你有良知,要叫别人也不能迫害法轮功,最好把人都放了从此不抓法轮功,上面有令的话,执行时睁只眼闭只眼,人做了善事,神都会保护你的。他微微点头。

我接着说,你说××党发我工资,我告诉你,我也是纳税人,我的大半生为这个社会做贡献,难道社会不应回报我吗?至于说××党,这个组织有企业吗?有做工务农吗?有一分钱收入吗?还收党费,它这大宗钱收哪去了?怎么用的对党徒有交代吗?国际上没有××党的国家多呢,难道没有退休金吗?人家可比我们活的自在,没有暴政,信仰自由!高个说,你是说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我答,你这话还真说对了,你看现在的中国,生态环境破坏,空气污染,从卫星图片上看,外国的图片颜色是绿的,中国的却是黄的。还有个报道说,中国让日本开采海底煤矿,中国人问日本人,你们开采煤矿干什么?他说,填海,留给子孙。反过来,中国政府在断子孙饭碗。中共已是无官不贪,哪管老百姓死活?还从小到大洗脑,说爹亲娘亲不如××党亲,我以前也是被欺骗者。我记得上小学时,有课文说,台湾小朋友在国民党的黑暗统治下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说我们一定要解放他们等等。后来,开放探亲时,台湾同胞带来的礼物,在场的亲戚人人有份,金戒指、金耳环、金项链,还人人红包。大陆亲戚走哪儿都说台湾人好富啊,比我们强多了,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这事让我想起那课文,我都替中共脸红。中共的洗脑、造假无处不在、无时不在。

那个年轻导游一直坐在下铺,我旁边;这时他跳起来说,再听我都变反动了,赶快走,不挨你坐了。他去走廊了。矮个问我,你是什么学历?我看你挺有口才,起码是个大专,是老师吧?我答,算是吧。我们学的是宇宙大法,常人的什么学科也比不了。他说,我接触的法轮功很多,你和他们不一样,我从来没听过他们说这些,你说的我还能接受。我说,那是你从来没给机会让他们说,你也没给机会让自己听。其实,我们都一样,是一个师父教的,同修一部法。以后有机会的话,听听他们说的是否和我一样,你如果都听進去了,你就真得救了。他说,要是做过错事,怎么才能不遭报?我知道他是指可能迫害过法轮功。我祥和的对他说,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尊重我师父,并记住“法轮大法好”,还有,党员要退出其组织。他说,这件事以后再说,我现在就念“法轮大法好”可以吗?我告诉他可以。他马上念了两句“法轮大法好”。

那导游这时又凑过来说,其实他带团去香港时,看到很多法轮功,他们发的资料,有的旅客不敢接,怕回国挨整,其实,都想看。我说,你作为导游,要是引导别人都看资料,明真相,他们能得救,你也是积了福德了。他表示赞同。

矮个说,你这位大姐,确实是好人,我才告诉你,七月至十月,你真的不要对别人讲你炼法轮功,否则会被抓,不骗你。我明白,时值零八年奥运前夕,“七·二零”、八月八日、十一,这几个所谓的“敏感日”,邪党更是瞎折腾。我笑着说: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会注意安全的,谢谢你!

翌日,他醒来第一句话问我:法轮功!昨晚睡的好吗?当然,我说,有几个老乡保镖,还能不好?我知道,自我开始对他们讲真相,师父就一直呵护我,给我智慧。期间,他们问我手机号,说是回家乡联系。我说,你们绅士风度,应该先给我你们的号,表示诚意,才能问我的。同时,我心里请求师父加持我正念,我一直保持慈悲祥和状态,没有怕心,结果有惊无险,阻止了他们对大法犯罪,并让他们得救。高个说,你厉害,你把我们主任都说服了,他可不容易被说服的。我说,是你们有善念,你们明白的那面很清楚。他说,你一路说了几小时,我们还不明白?

到站了,我随着人流往前走,听见后面连声说“法轮大法好”,回头看,那个“主任”边念边微笑着看我。霎时,泪水盈满我眼眶,那是一个生命得救后的心灵流露,是对师父和大法的无量慈悲救度的感恩,我点头对他说,你们会有福报的。下车后,年轻人帮我拿包出站,临别,“主任”还叫我千万注意安全……

4、放下人心讲真相

看每一期《明慧周刊》时,我都会读扉页上师父的话:“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几年来讲真相时,我都按师父说的做,救度有缘人,基本上得心应手。城市、农村、商店、学生、亲朋、同学、同事,只要放下自我,就会让有缘人得救。

一个婶婶,三十多年前和我娘家不和,积怨颇深,对我伤害很大。修炼后我明白一切皆有因由,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善解冤怨。但毕竟几十年没来往,心里没底。我反复默念着师父说的,“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心里亮堂起来。一个大法弟子,与师父正法时期同在的大法徒,这点事还放不下吗?人是在无知中造业,我们是明法理的、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如果这点事都放不下,不配当大法弟子。

我放下过去恩怨,找到她女儿--我堂妹,怀着一颗慈悲和真诚的心,打开她心结,对她讲真相,并帮她一家三退,她很高兴,拉来十几岁的儿子连声叫姨妈。然后,我去了婶婶家,帮其他几个弟妹都做了三退,并征得他们同意,给去世的叔父退了党。堂弟说:姐,谢谢你,我爸在世时就问有什么办法退党,他一定要退,二十年啦,现在他可以瞑目了!去年,婶婶七十岁生日,我去祝贺,是想救她所有的亲戚。那天,我做到了!

退休后,我被一家企业聘任管理,工作中,一次调配人员时,一员工不服从,由开始的质疑到破口大骂,我很冷静,没生气,劝她别骂,对她没好处。她却更甚,当时在场的都是我下属,那感觉真是“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转法轮》)

我悟到,那次对我考验很大,看起来她在骂我,实际她是帮我过关,我一点没生她的气,对围观人说,大家都散了吧,让她也歇会。然后,我平静离开。后来,领导让我处理此事,我淡淡说,算了吧,我也没把它放心上。此事让领导和员工都很感动,说要不是炼法轮功的,谁也咽不下那口气。后来,为讲真相我向那员工道歉,说也许我安排有问题,请她谅解。她不好意思的说,你的工作确实很难,我不该当众骂你。平心静气时,我对她讲真相、劝三退,她欣然接受。

单位里,我们有四人炼法轮功,两人被上报当地派出所。当保卫科长要将我名字上报时,我对他讲真相,让他应保护员工,不应助纣为虐,否则,自己讨麻烦,也害了别人,在我强大正念作用下,他作罢。

零三年,SARS肆虐,全国各地,人心惶惶,吃药、戴口罩,我们单位也不例外。作为部门负责人,每天大量接触员工,我不吃药、不戴口罩,有时还喝生水。从容坦荡、精神饱满的工作,平凡中证实着大法的伟大,充份展现大法弟子风貌。员工说,看我们头,炼法轮功就是不一样!为以后劝三退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几年来,我给绝大多数同事都做了三退。

三、正念正行 开创宽松修炼环境

以前看同修送来的《明慧周刊》时,看到有关资料点技术文章时,就会一翻而过,压根没想到自己会做资料。零七年,我地资料点再次被邪恶破坏,二十几位同修被绑架,十几个资料点被破坏,损失惨重。我们心急如焚。我悟到,那是旧势力因素钻了大法弟子的空子,因为大多数学员都是等、靠、要,资料点同修压力很大,很少有时间学法炼功,发展到有了做事心、争斗心,导致被邪恶迫害。明慧网早就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们为什么不去做,每人承担一份,就不会是那样的结果。

我们几个同修决定,建立小范围资料点。此念一出,帮忙的都来了,出资的、买电脑、打印机、耗材的、还请来了技术同修指导。一朵小花开在了我家。正好儿子也教我一些电脑常识,我将做资料一事告诉了他,但没让丈夫知道,几次打印之后,我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丈夫,开创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家人和我有不浅缘份,他们也恰当摆放了自己位置。

我拿着打印好的周刊给丈夫看,告诉他那是我做的。他疑惑的摇头,说:你有那本事?我告诉他,是大法给予的智慧,以前向别人要,什么风险都没承担,现在要尽快建立资料点,救度众生。所以,请你们无条件支持我在家做资料,会更有福报。他悟性不低,表示同意,要我注意安全。

同修的无私支持和相互配合下,资料点运作顺利。期间,我修去了许多人心,购耗材、接耗材时有些怕心,甚至想让同修带,那些肮脏、自私的心理暴露后,我就抓住机会解体它,让自己心性不断升华。念正了,干扰也少了。

当我第一次亲手将三退名单传到明慧网,收到海外同修反馈的退党证书时,自豪感油然而生。每次,我都查询三退名单是否发表,结果百分之百发表了。感谢海外同修们的辛勤付出!师父不止一次的在讲法时说“大法弟子了不起”,每每我都热泪盈眶。大法弟子做的事,师父知道,全宇宙的生命都知道!

结语:

以前,我老是怨天尤人,修炼后才懂得吃苦能消业,能修成佛、道、神。于是,十几年的修炼过程,是我一生中最有意义的日子,因为修炼让我明白了生命的真谛,我们与正法同在,何等荣耀!期间,我从不知道如何修炼到现在逐步成熟,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和同修一起印不干胶、打印资料、刻录光盘、打印真相币、发真相短信、手写邮寄真相信、发放资料、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救世人、教同修学电脑、上网、下载、做资料,只要是大法的事,我就去做,只要是师父要的,我就去做,兑现自己史前的誓约,我会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直至法正人间的那一天!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