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开着修 用纯净心态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二日】我是二零零五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从小我就有一些宿命通、遥视等功能,经常看到、梦到另外空间许多神奇的景象,在另外空间经历了许许多多神奇的事情。这些我也不愿意同其他人讲,自己对这些现象也一直迷惑不解。直到读完《转法轮》才一切明白过来,一连几天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恨自己得法太晚,耽误了多少日子救度众生。我在另外空间对师父承诺,一定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在师父法像前发愿一定精進不停,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我很快学完了师父的所有讲法,同时三件事跟上。从得法起我就参加集体学法,从不间断,我知道我不能懈怠,那么多的众生等着得救,每天我都要抽时间出去发真相资料,面对面讲真相,每天晚上睡觉前我都要想一想自己一天中哪些言行或一思一念不在法上。遇到干扰或者矛盾都要向内找,是哪些人心没有修去。那时就感觉到自己修炼上是突飞猛進,状态极好。

几年的修炼中我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真相资料和小册子,平时也做劝三退、曝光邪恶等真相资料。由于没有暴露自己是大法弟子的身份,我认识到自己应该主动参与营救同修,与被迫害同修的家属到公检法等部门去讲真相、要人。在这个过程中,我感觉到不带任何人心与观念,心系众生的得救,用慈悲与理智去讲真相,效果往往出人意外。以下是我在几例整体配合营救同修、救度世人实例中的体会。

一、纯真的正念可以解体一切邪恶

二零零六年四月,邻居一位同修在火车上讲真相被绑架了。同修的家属(也是同修)来告诉我时,我有点害怕,不知该如何做为好。同修走后,我坐下来发正念,刚立掌时看见几个鬼模鬼样的邪恶跳来跳去,刚念完师父的正法口诀,这些邪恶一下全没了。我体会到邪恶什么也不是,没有什么可怕的。这时我正念升起,师父的法打到我脑海里:“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我应该配合同修去营救被绑架的同修。我立即找同修家属说:“明天去火车站派出所找人、要人。”

第一次找到火车站派出所时,由于有怕心,我们不敢说同修是炼法轮功的,只说他昨天失踪了。派出所警员声称不知道,而且态度也很恶劣。回到家后我们几位同修交流,向内找,认识到是因为我们有怕心,没有向他们讲清真相、证实法。

第二次去派出所时我们直接说同修是炼法轮功的,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并向他们讲大法在全世界洪传的真相,要求他们立即放人。警员说:“已送到看守所了见不到人,也不可能放人。”我当时说:“警官,他是好人,看守所是关坏人的地方,他不该关到那里。我们不可能见不到人的,怎么能不放人呢?”我心里非常平静、祥和、坦荡,其它什么念头也没有,就只有纯正的一念:一定会看到人的,大法弟子是好人,不应该被关押。第二天我们五位同修一起去看守所,一路上都是背法发正念,其它的什么也没想,我看见很多的法轮和莲花在我们的上空中飘荡着。到了看守所,另外三个同修发正念,我和同修家属向警官讲真相,要求见人。那警官开始不答应,我当时想:你会让我们见的,因为你听了真相。果然,不一会儿那警官说:“破例一次,见吧。”家属進去见到了同修,我转身看见了师父的法身在微笑。同修说:“那是师父在鼓励你。”几天后,同修回家了,又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

二、明白了真相世人也会帮助同修

营救同修过程也是向相关单位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明白了真相的世人也会帮助同修,为他们自己的未来奠定基础。

我们片区一位同修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一直遭受严重的迫害,差不多所有时间都在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度过。二零零六年六月底,本来该从劳教所回来,因为不写劳教总结认识,被非法延期关押。同修的身体迫害的只有几十斤了。

师父说过:“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当时觉的我们不能任由邪恶迫害同修,应该揭露邪恶,曝光它,同时我们要去居委会、街道办、派出所讲真相,要求立即放人。通过交流,我们片区整体配合起来,我和同修的母亲去各个单位讲真相、要人,其余同修在附近发正念。

我们来到街道办时,因同修母亲也已被洗脑班非法关押六年,刚回到家,他们对她很不客气。我当时和善的对他们说:“你们也有老人,应该尊敬老人。”他们马上就客气多了。当时派出所所长也来到了办公室,他们见到我便问我是哪个?干什么的。我坦然告诉他们,我是亲属,要求他们立即去劳教所接同修回来,因为关押已经超期了。他们找了一大堆不是理由的理由搪塞。我当时心想,我今天来了就是要救你们,我一定要你们明白真相,要证实大法。等他们解释完后,我平静的说:“请你们听一下,我说几句,都是真实的事情。”当时办公室有七、八个人,一下子鸦雀无声,连写字的人都停下了笔,专心的听我讲。我讲了该同修修炼大法的前后变化,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同时向他们揭露该同修在劳教所遭受了怎样的迫害等等。希望他们马上去接人,我们家属才放心。

当我在讲真相时,我感到自己高大无比,师父在源源不断的给我加持正念、慈悲的能量包围着我,四周一遍宁静,所有的众生都在听我讲,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在逐渐解体……。最后派出所所长和街道办主任说:“你不要说了,我们明天一定开车去接回来,请你们一定放心!”看到他们明白真相做出决定后,我想他们一定会得救。第二天,他们果然将该同修接回家中……

二零零八年底我们片区一同修被中共非法秘密判刑四年,关押在很远的一个监狱。因为该同修的母亲也是修炼人,一年多也不让母亲和他见面,当时同修的身体被迫害得很严重,送到了监狱的老残监区。同修的母亲打电话说要探监,而狱政科的人说要当地“六一零”开证明。该同修很想念儿子,将监狱老残监区监区长的话误听成可以去探监。我们片区的同修交流,开始有不同的意见,有的说没有“六一零”证明不可能见到人,去了也是白去。我想起平时同修都爱说“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那怎么才是否定呢?我们承认要“六一零”的证明和邪党的那一套程序,不就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吗?也是后天的观念,使得同修“就认为应该这么这么做”。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是超常人,是有师父和大法呵护的修炼人,大法弟子做的事情只要是在法上,只要是出自救度众生,都会有超常的事出现。有同修说那你们咋个去、凭什么见人呢?我和另一个同修说,有师在有法在,凭正念而去。这时所有的同修都正念十足,协商整体配合。

第二天,其余的同修在家集体发正念,我们三位同修陪同家属,自己开车去了千里之外的监狱。一路上我们背《洪吟》、发正念,背新经文。两个多月来一直阴雨绵绵,但那天天晴了,碧空万里。到了狱政科,向他们说明了情况,狱政科要看“六一零”的证明。我们便向他们讲真相。他们说你们给我讲这些我也会听,也理解你们,但是我得按上级指示办事,不能开探监证明。另一个同修就从法律的角度讲了“六一零”是非法组织和一些相关法律知识。半个多小时里我智慧的收集到一些监狱的信息名单之类、真相电话等。最后狱政科一警员明白了真相,暗示在山上的几监区(之前我们不知道同修关在哪里)。这时我脑子里传来一个声音:“去山上喊。”我想我们就去监区喊同修的名字,一定会见到同修、加持他的正念。这时已是中午,我们没有饥饿感和疲劳感,全被正念和能量包围着,很顺利的到了监区附近。

监区外有家水泥厂。我们打听了一下监区,并向水泥厂的工人及老板讲清了我们的来意及大法真相。水泥厂的人说,从他们厂区穿过就可以到监区,老板给我们开了门,并给我们指了路。我们顺着他指的方向来到监区围墙外,看见围墙内坝子里的犯人正在放风晒太阳,三个狱警守在门口处,坐在太阳下看书。我们立即发正念定住他们,让他们迷糊、不抬头、只看书。一丈多远的围墙外有刚垫起来的火砖,就象是专门为我们准备的。我们就靠近围墙踩在刚垫好的火砖上,轻声问围墙内晒太阳的犯人,一会儿他们悄悄叫出了我们要找的同修。该同修踉踉跄跄的走了出来,向我们合十,激动的流泪。该同修被长期非法关押,遭受了难以想象的魔难和肉体上的迫害,仍然坚守正信。我们给他背了一些法,说了些加强正念的话,叫他要正念正行。由于当时产生了欢喜心,忽略了继续发正念,狱警发现了我们,叫我们走开,我们还是向他们讲真相,叫他们善待大法弟子……

回来的路上,想起这一切的巧合,象是为我们准备好了的。不久后,同修来信中表明他在这次会面后,已了却了许多人心,正念更足了。

三、慈悲能救度国安及“六一零”系统人员

同修们平时对世人面对面讲真相较多,但对于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系统和国安系统里的人就讲的很少,因为他们专门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的情况掌握很多,一些同修有怕心、仇恨心等,对他们讲真相障碍较多。师父说:“那从这一点上来讲,那么你们不应该去救度他们吗?大法弟子不应该放开胸怀吗?首恶除外,其实就包括迫害者本身,不也是被迫害的对像吗?”(《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是啊,我体会到除首恶外都是我们要救的众生。

讲真相,我体会到一定要善、慈悲,不要有任何的仇恨心、争斗心和其它的心,不去刺激人负的那一面,用智慧和理智去讲。对国安及“六一零”系统人员,把他们当作一个很普通的应该得救的众生,其实他们也有明白的那一面。当然我们不该有怕心,因为我们是来救度世人的,不是来被迫害的,我们有什么可怕的呢?我们是真正的为他们好,他们明白了真相都会感激我们的,我们当然要坦坦荡荡、堂堂正正的面对他们。

有一次,我去郊县参加营救同修,当地的国安与“六一零”系统参与绑架了六名大法弟子,我与当地同修及家属逐个系统去讲真相、要人。当地的国安和“六一零”是从来不让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進去找他们的。我对同修说,对于“六一零”及国安系统的人,我们今天是去救他们的,阻止他们干坏事,真正的为他们好,他们会让我们進去的。带着这个念头,我们顺利的進入了大厅,门卫似乎看不见我们,无精打采的。同修及家属找到国安“六一零办公室”,向他们说明来意。国安是很敏感的,也知道我们是炼法轮功的,开始对家属大吼大叫,并使出一贯的伎俩威胁,还叫我们逐一登记。这时我们全都发正念,不配合登记,叫家属也不要激动。我心里默念正法口诀,解体他们背后操控的邪恶因素,唤醒他们善的明白的那一面。当我用和善又有威严的声音对他们说:那些婆婆孃孃们发真相资料、传《九评共产党》、劝三退都是救人的,同时也包括救你们。他们没有参与政治,没有危害社会,更没有犯罪,都是一群真正的好人,希望你们认真阅读那些真相资料及《九评》,做三退,让你们及你们的家人也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你们一定要善待大法弟子,不要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了,因为他们都是按真、善、忍做的好人。这时我看见他们都怔住了,刚才的大吼大叫没有了,象变了一个人似的,轻声、和善的对我们说:“‘真、善、忍’没错没错,好好……”

这时他们给我们倒了茶水。我看见整个办公室空中的莲花飘来飘去,我自己身体高大无比,整个空间都被巨大的能量包围着,一切都是那么平静、和善。我心里想我来了一定要把你们救了,然后就向他们讲了两个多小时的真相,叫他们自己上网去三退。最后国安及“六一零”说我们也天天上你们明慧网,我们也都知道上面有个恶人榜,经常都要查一查看看是否有自己的名字,希望你们不要将我们的电话及名字上到恶人榜,我们马上放人,今天的事不要对外面讲。我们答应了他们的要求。过了两天,他们将我们的大法同修全放了。

善的能量就能解体一切邪恶因素,没有被邪恶操控的人会返出善念,他们都不会为难我们的。明白了真相,他们自会有个明智的选择,善待大法弟子。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会去掉自己很多的人心,特别是怕心、争斗心,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个升华过程,修出更大的慈悲。

在短暂的几年学法实修、助师正法、救度世人中,我体会到一切正念都来自于学法实修和对师对法的正信,不要有人的那些观念,就按法的要求做,师父就会给我们修炼中的一切!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更加精進,归正自己一切不正的,同化大法,完成自己的史前誓约。

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