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莒南县法轮功学员近期被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早上六点至十二点左右,由莒南县委、“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各级党委、各级派出所及社会黑帮等秘密组织的大规模邪恶势力,对莒南县二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骚扰、抄家、绑架和不同程度的迫害。

具体被非法骚扰和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单如下:付廷法(男)、陈新霞、(女)、吴学良(男)、陈汉伟(女)、刘美玲(女)、曹圣芳、(女)、崔健爱(女)、杨广珍(女)、杨广娥(女)、王凤霞(女)、王凤秀(女)、崔树红(女)、刘爱青(女)、侯仕华(男)、侯维利(男)、刘俊兰(女)、宋现芝(女)、孙晓燕(女)、赵小?(女)、庄乾芬(女)、赵立霞(女)等二十三人。

以下是各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具体经过。

付廷法,男,系莒南路镇三小教师。九月十五日早上六点半左右,付正在家中做早饭,该校聂校长带领着以陈章伟、庄德茹等为首的“六一零”人员闯入家中非法抄家,劫走电脑一台、手机两部和数字电视接收器(大锅盖),绑架付廷法到当地看守所关押一个月。

十月十五日,付廷法被转送到莒南拘留所,非法关押五天后,于十月二十日上午被送往章丘市男子劳教所劳教。在迫害过程中,邪恶人员从未出示过任何合法书面证明。付廷法的妻子和儿子遭受着很大的痛苦。因付廷法眼角膜被邪恶迫害脱落,十月三十日被家人接回治疗。

陈新霞,女,在县城租房照顾孩子上学。九月十五日早上六点四十左右,陈新霞正在家中吃早饭,被城南派出所伙同其他人员闯入家中抄家,并被劫持到莒南县城南派出所,当天又被转至莒南县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半个月。二十九日陈新霞被强行查体,结果是被迫害的患有严重肝炎。查完后,又被送回拘留所非法关押四五天后,将陈新霞转送至淄博市女子劳教所劳教。

陈新霞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始终以绝食方式反迫害。陈新霞家中还有一个在县实验三小上小学的儿子,现在无人照看,只能自己每天骑自行车二十多里路上学。在此之前,陈新霞曾被莒南看守所、洗脑班多次迫害,二零零五年还被非法送入济南女子劳教所劳教,由于被迫害的身体不适而被劳教所拒收。

刘美玲,女,家住莒南县财政局家属院。九月十五日早上七点左右,刘美玲正在家中洗刷,一伙谎称维修电脑的不法人员闯入家中,进门后便声称是县“六一零”的。刘美玲问他们“又来做什么?”对方称来看看她还炼不炼法轮功,并在未经刘美玲同意的情况下私自翻看她家的电脑。刘美玲反问他们:“这么好的功法能不炼吗?其实你们都知道大法好,按‘真、善、忍’做人错在哪里?”他们无人回答。过了没几分钟便灰溜溜的走了。

曹圣芳,女,在莒南县妇幼保健站工作。九月十五日早上七点左右,曹圣芳在家中突然听到敲门声,来人谎称是查户口的,曹圣芳才让他们进家;进门后便称自己是县“六一零”的。随后,就有人开始非法查看曹家的电脑,又有人拿起家中的一本《明慧周刊》问:“这是哪里来的?” 曹圣芳说:“我自己的东西我说了算,谁也不能给我动!”然后他们就没趣的离开了。

崔健爱,女,家住大店镇。九月十五日早上,崔健爱正在自家平房上摊晒花生,大店派出所带领的一伙不法人员突然闯入家中。他们威胁崔健爱赶紧下来,崔健爱不予配合,他们就要派两人强行上房。这时,崔健爱在平房上大声质问他们。由于他们的行为是见不得人的,所以就急忙离开了崔的家中。事后,他们又觉的没达到迫害目的,又连着两次到崔健爱家中进行骚扰。因为他们的迫害是不得民心的,最后便不了了之了。

杨广珍,女,优秀女教师。九月十五日当天,她正在娘家帮忙收花生。邪恶人员到杨广珍家中的时候,因未见到人,就逼迫她的丈夫将其叫回。杨广珍回家后,他们强行要去她屋中查看。杨广珍义正辞严告诉他们:“看看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从今以后,不准你们再来我家骚扰!”在此之前,杨广珍曾多次在看守所、拘留所、“转化班”被迫害、关押,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又被送入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期间,杨广珍被莒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刘希鹏、陈鑫、马宗涛等人向其家人勒索钱财近万元。与杨广珍同院的法轮功学员崔树红、刘爱春也被上门骚扰。

杨广娥,女,杨广珍之妹。九月十五日上午和姐姐一同在娘家收花生,当时杨广娥的丈夫自己在家。恶人非法闯进她家后,直奔电脑查看,还劫走李洪志师父的法像一张,然后他们才匆匆走人。

王凤霞,女,家住莒南县邮电局家属院。九月十五日早上八点左右,王凤霞当时没在家,她的丈夫在家。以“六一零”马宗涛为首的邪恶人员非法闯入其家中,抄走了王凤霞的大法书籍及《明慧周刊》。这时,王凤霞的妹妹王凤秀来串门,与邪恶人员撞个正面。王凤秀也曾因修炼法轮功遭受迫害,马宗涛自然认识她,就赶紧拦住了王凤秀,并逼迫她上车赶往家中。临上楼的时候,马宗涛还让王凤秀快点上楼,别让别人听见。可见他们对自己的行为也惶恐不安,如果是做好事的话怎么会怕人呢?在王凤秀家中,非法抄走了《转法轮》和《明慧周刊》等大法书籍和资料。

侯仕华,男,莒南县土沟村村民,家中开有一个纯净水厂和油坊。九月十五日上午,侯正在家中干活,县“六一零”邪恶人员非法闯入院中,他们问他还炼不炼法轮功。侯仕华说,“我觉得这个功法教我做好人没有错。”接着,他们说要进屋“看看”,并非法查看了侯家的电脑,随手拿了一个法轮大法的年历走了。

侯维利,男,莒南县土沟村人。九月十五日上午,一伙邪恶人员和去侯仕华家的另一伙几乎同时闯进他家。因当时候维利没在家,正在地里收花生,他们等到中午又去了一趟才死心。

陈汉伟,这次也被堵在家里好几个小时,没能正常上班。陈汉伟之前曾多次遭到迫害。在二零零二年至零三年之间,被非法送入济南女子劳教所迫害了一年半。回来后家庭破裂,并被非法开除公职。

另外,家住县城食品公司家属院的刘俊兰(女)、曾在县城图书馆上班的孙晓燕(女)、县医院医生宋现芝(女)、曾多次被并迫害劳教过的赵某某(女),这次也都被上门骚扰。一伙去莒南四中家属院庄乾芬(女)家的邪恶人员,被其家属院的保卫科拦住,没能进庄乾芬家;自来水公司退休职工赵立霞(女)因没在家,邪恶打电话到其单位询问并进行了骚扰。还有壮岗乡东演马村、交庄(现已划为日照市)两位学员也受到了骚扰。

在这次迫害之前,莒南恶人曾在不到一年里,绑架过九名法轮功学员——莒南县实验二小女教师刘桂红、实验三小女教师王传菊(现正在淄博市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位不知名的法轮功学员、任增贵、魏朝花、刘玉贵、吕世梅、王振花、莒南路镇一小优秀女教师祁蕾、曾就职于莒南县工商银行的女职工陈汉伟。其中刘玉贵、王振花、祁蕾在劳教所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后才被放回家。

这次参与谋划并迫害的主要人员有:县委“六一零” 主任汲广秀、陈章伟、国保大队队长刘希鹏、陈鑫、马宗涛、庄德茹、张学云,以及各级党委、政法委、派出所成员和一些社会黑帮人员。他们这种大规模秘密而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为,真可谓毫无人性,天理不容,连他们本人都没有胆量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

中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正告那些还在继续为中共卖命、执迷不悟的相关人员:立即停止迫害,及时回头,为自己和家人留下一条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