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从艰难困苦中超脱出来 勇猛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们好!

我于九八年喜得大法。修炼路上魔难很多,但我心会坚如磐石的跟师父走到底,尽力、尽心、尽量的做好自己该做的,在三件事上精進。

我出生在一个畸形的家庭,父亲性格很爆,父母总是打仗。我很恐惧的生活着,心和性格也趋向变异。我发奋考学,毕业后分到某市,结婚成家后更不如意,丈夫脾气火爆,我们之间象冤家相处,自己活的生不如死,身体承受也到了极限了,孩子小又要带,还要上班维持家,在艰难中熬日子。

九八年有缘得法修炼法轮功,从此身心发生转变,身心健康了。

一、给单位领导讲真相

法轮功被中共迫害后,九九年十月份,单位把我们几位法轮功学员除职。我于二零零零年岁尾進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出来后四个多月,在资料点又被绑架,又被非法劳教三年,于零五年夏季回来。丈夫已与别人成家,我的身体又被迫害的很严重。当时,单位已除名,孩子面临上大学,经济上又无分文,母亲与弟弟在农村又患病,我临时住在一个同修大娘家,同修们给我送来了一千多元钱,我在大法中不断归正,充实、提高着自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看到有两名被除职的同修又返回单位扫地(她们原来在科室),我调整好心态后,到单位去了。当时单位领导被邪恶因素操纵,表现很恶。我义正辞严的说:信仰和工作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又把我推到另一个办公室,又有好几个人被邪恶因素操控也很邪恶,我一看讲不通,我提笔写一份申请书要求回单位上班,放在桌上我就走了。当时单位有一个办公室主任,是直接具体参与这件事的,我晚上到他家去了,没给开门。第二天,我又去了,等在他家门口,他下班回来,看到我在等他,他有顾虑,没有让我進屋。我们在楼下谈了一个多小时,当时我劝他退了党。他明白真相后,后来为我做了不少工作。直到他退休前还在嘱咐领导让恢复我的工资。(原来他身体一身病,几年后我又看到他,身体很健康。我告诉他,因善待大法弟子得了福报,我又让他写了郑重声明,因为他不明真相时说过和做过对大法与大法弟子不好的话)。

后来,我又用心给单位的主要领导多封真相信,又到个别领导家去讲真相,那个人一开始一个劲往出推,后来我讲到迫害法轮功的人都将面临审判,她当场就转变态度。第二天与单位其他领导沟通,第三天就退回当年北京上访去接我时扣我的所谓旅费。在二零一零年初,单位转制,我们又讲了真相,单位给我们多年未交的养老金一并补交,又发给转制补给职工的现金几万元。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做的,都是师父为我好好修炼安排的,我要精進做好。

二、否定旧势力的肉体迫害与签约

得法修炼法轮功之前,自己只是强撑着活着,平时连一捆韭菜都拿不动,上医院化验抽不出血来。如果不修炼大法,早已不在人世了。修炼后我知道,自己可能是被旧势力欺骗签约的大法弟子,在身体上表现为:整个脑袋花岗岩坚硬,一窍不通,一打坐脑袋不通,憋的身体往起颠,脑袋里“卡吧、卡吧”直响。由于两次被非法劳教四年多,在黑窝里一直抵制迫害,曾被六次大背铐。为否定奴役劳动,我多次绝食,身体一直处在最坏状态,已经死过好几回了。在黑窝那种严酷的环境下,大脑每天除了背法,就是发正念,容不得你去想这个身体。出来后,要做的事情太多,而我身体却表现一种什么状态呢,大脑时常什么都记不住,身体有时抽搐,打坐、发正念脑袋里被绷的紧紧的,脸和眼睛是扭曲的,表情是痛苦的,脖子硬硬的,特别是阴天和混浊的场合,脑袋里马上就不是自己。虽然不间断的做着正法的事,但身体的这种状态总是魔着我,同修也不理解,我心里也非常想否定旧势力这种安排,但只是心里想和嘴上说,行为上做不到。回想自己走过的路,靠什么走到现在呢?法!我决定从新开始背法,在大法中归正。

我刚回来的时候是通读,从零七年开始,我由通读改为背法,这过程也很难。有时状态不好的时候,背着背着就迷糊过去了,醒来后什么也不知道,但我还是坚持背,哪怕是一句法,我也反复背。师父在《排除干扰》中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我就认准了一条,谁也挡不住我背法、同化法,我就不停的背。一开始背《转法轮》,从零八年开始,我又把师父新发表的讲法部份也背下来。

就这样不断的背法,修心、发正念,身体的状态在渐進中发生了质的变化,表情不再痛苦扭曲,两颗疏松要掉的门牙渐渐归位,现在已明显感到:旧势力想以迫害肉身干扰我救度众生的安排被彻底解体,大法修炼人,只要溶于法中,生命就有保障。

我现在越来越感受到发正念的作用和威力。重视发正念,对于一个修炼人来说太重要了。我自身的巨大变化也证实了这一点。在黑窝被迫害四年出来后,身体状态很艰难,在一次讲真相中被人构陷又被非法关押,四十九天正念闯出。出来后身体状态比以前更糟,吃不了饭,睡觉后身体非常痛苦,那时怕心非常的重,在哪里呆着心里都害怕,处于流离失所状态。身边的同修帮我租了一间简朴的房子,我安住下来,增加了发正念的时间,几乎是四个整点的正念我一般都不少于半小时,平时到整点就发,有时状态不好的时候,我会连续发正念一至二个小时。现在所有了解我的人,都说我变化太大了,我自身也感受到了正念带来的变化。而且这种变化是方方面面的,家中亲人现在看到我的变化,他们都转变态度了。以前我就象被巨难和邪恶因素包围着,凭着对师父与大法的坚信,发正念解体邪恶。现在,是正法洪势与我在大法中生成的正念通过发正念在彻底销毁着旧势力的因素。

三、成熟起来

我大约是从零六年走上街头讲真相救人。刚开始,特别不成熟,怕心重,一般都是由同修带着讲,渐渐随着讲真相的深入,后来自己也能讲了,随时随地都能救人。通过这几年的讲真相,消去了自身许多不好的东西,特别是“怕”这种物质。讲真相,首先想到的是把众生救下来,所以很多时候都能把人救了。但状态不好时,讲真相效果也不好,在讲真相时,还有很强的分别心,顾虑心、急躁心、安逸心、自我保护等等人心,我在不断的排斥这种种执著心。还有时,讲真相讲的不透,有时还间隔一段时间,现在救人这么急,今后必须把讲真相救人摆在首位。

我在被非法劳教期间,记的有一次高烧四十多度,生命虚弱的很,劳教所强迫普犯六、七个人按着给我打一针,我彻底不配合他们。记的那时,我正在写申诉,每当写的时候,手都哆嗦,身体打颤,但写着写着,不好的状态就消去了。自己写完,我还替其他被非法劳教的同修写申诉,在那一次难中,我走了过来。而另一个同修,也是高烧,恶医每天给输好多液(不知是啥),她越来越重,不行了,让家人去领,昏迷中还拉着她的手按手印,回家半年后,就离世了。

大约是二零零六年春夏之际,我们当地很多同修开始揭露遭受的邪恶迫害。但是我看到有一些老年同修不会写或写不通畅,我就动一念帮他们写。在那期间,我与同修共同写了很多揭露邪恶迫害的文章,发往明慧,几乎是篇篇发表,在写稿的过程中,我真实的感到都是师父帮我做,大脑简直象开智一样,越写越顺畅。这些文章写出来后,对清理自身空间场和解体邪恶起到了作用。

在这十多年的正法路上,特别是旧势力强加的迫害,在肉体上、精神上、经济上迫害,那时我真的是难,没有居处,我搬了十多次家;没有经济来源,有好长一段时间我几乎不花钱,只要有口饭能维持生存就足矣了,什么菜啊、油啊我根本都不想,一切都是随遇而安。特别是旧势力强加肉身的魔难,那时感觉很大。我就在学法修心和发正念上下功夫,只要有时间,我就学法、发正念。还有就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每个时期都给我安排修心提高的机会,及早修掉执著心。其中一件事,就是我经常与同修合住。特别是在前几年,大多都是同修被邪恶迫害临时到我这住,而实际上,每次来的同修都会在不同方面给予我极大的帮助,帮我走过一次次难关,让我暴露一个个执著,让我认识到,并在法中修掉它。

现在回过头来看,一切环境都是为了大法弟子的修炼成熟起来和成就大法弟子啊。只是在这些机缘中,按着大法的标准怎样把握好自己,遇到矛盾不断向内修向内找,去掉执著才是关键。我从小到大被灌输的全是邪党文化,有许多不良的东西,自私、心胸狭小,怕心、利益心、妒嫉心、自我保护心都非常重,还带着很强的自我、显示、自以为是、抱怨、强制等负面的东西。随着对法理解的加深,我知道必须修自己。这个过程也是个痛苦的过程。记的有一次自己过不去关了,心里压抑得象窒息了一样,怎么也管不住自己的坏思想。我跪在师父像前含着泪求师父帮我,并下决要过去这一关,心一转变的时候,对方也转变了,我们化解了间隔,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心,又共同走在正法的路上。回过头来看,这些矛盾都是大好事,如果能向内修、向内找,在其中提高上来,就会不断纯净自己、净化自己,就是走在新宇宙神的路上。正是因为有这些坎坎坷坷的魔难,暴露了我很多隐蔽很深的执著心,如:怕心、利益之心、妒嫉心、色、显示心、自我保护、变异的思维方式等等,现在一有矛盾,心不好受,就象启示灯一样,我马上查找自己,有时被触及的心也守不住,我反复排斥它,曝光它,尽快提高上来。我现在和同修在一起做事时,一般都会配合好。

我修炼大法十多年,现在还有许多执著心,在讲真相上有时懈怠,还有浪费时间,效率不高,今天曝光,也是想尽快解体它,全力尽到大法弟子的责任。正法修炼绝对严格、严肃,自己必须勇猛精進。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