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农家女从零学做资料点

救人的需要就是我的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三日】我只是一个五十岁、上过五年半学(文革后期半农半学)的农家女,做出点事儿并不是自己有多聪明、多能干,我经常能清楚的感受到,每当正法救人需要学东西遇到困难时,一种清晰的思维便会引导我走出困境,或有同修及时的帮助我;讲真相几次遇到危险的时候,也都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神奇的化险为夷。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回首十一年来的修炼路,感慨万千,感慨修炼过程中步履蹒跚,甚至磕磕绊绊,却在恩师的百般呵护下坚定的走到了今天,证实着大法,救度着众生,履行着自己的神圣使命。下面我将修炼中的体会向恩师及同修们汇报一下。

一、走出自己证实法的路

二零零四年,我看到多数同修讲真相的资料都依靠大资料点,真相资料的质量和数量经常不能保证,联想到资料点的同修压力一定很大。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可又力不从心。师父看到了我的心。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遇见了早就自己做资料的同修。她们鼓励我,并教会了我做资料技术。

开始,我们三个同修配合买了一个小复印机,教我的同修帮助提供资料模板,一段儿时间后,我搬回家复印。后来同修看到我们家有电脑,便鼓励我用上它。当时我想:我是近五十岁的家庭妇女,仅上过五年半学(文革后期半农半学),电脑是高科技的东西,我这文化水平连想都没敢想过,现在能这样做点简单的资料就知足了。同修耐心的教我,并说一定能教会我。我决定试一试。

键盘上的字母我几乎一个不认识,鼠标也不会拿。我一个一个字母的学,也就是几十分钟的时间,我就学会了打印简单的真相资料。根本不象过去想象的那么难,看到小机器快速的打印出一份份清晰的真相资料,心里高兴极了。

随着全国资料点遍地开花,我很快就和原来配合的同修各自建立了家庭资料点, 并带动了身边的几位同修。这次的尝试极大的鼓励了我,为以后走出自己修炼的路做了一个很好的铺垫。

随着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通过大量学法,意识到只会做点资料根本就不能满足证实法及救度众生的需要,师父给我身边安排了几个很精進、始终走在证实法最前列的同修,在她们的鼓励帮助下,我又学会了上网、下载、一些简单的资料编辑,还学会了做电脑系统等。原来键盘上字母几乎全不认识的我,能顺利的在电脑上打字,写证实法的文章投稿明慧网。

二、救人的需要就是我的选择

从一开始做资料给自己,到后来配合资料点做,再后来,我分担了几十人的真相资料供应。协调人对我说:你得干好家务,资料能做多少就做多少,不要给自己压力。可我还是感到压力很大,怕资料供不应求,耽误了救度众生。有时被这颗心带动的忙于做事,学法的时间都保证不了。

师父关于揭露当地邪恶的讲法发表后,同修编辑了重点揭露当地迫害的小册子。我除了干好家务外,一个星期用HP1020打印机打印了几乎一箱纸的真相小册子,忙的不亦乐乎,这种情况下学法很难保证质量,结果被黑手钻了空子,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剧烈的咳嗽,昼夜不停,连续一个多星期,身体几乎承受不住了,各种不好的念头一齐往上涌。我向内找,找到了妒嫉心、干事心、不能静心学法等等,我发正念,立即解体迫害我身体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归正自己,病业状态瞬间消失。不久,师父安排我接触到另一位做过真相资料的老同修,她配合我做资料,减轻了我的工作量,学法有了保障,也有时间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了。

去年年底我市引進了手机讲真相项目。我平时从来不用手机,这对我又是一个全新的东西,从短信、彩信的编辑、发送,群发,到存储、导入导出电话号码、打语音电话等,一切要从头学起。同修教的很耐心,并不断的鼓励我,我学的也很顺利。

可推广的过程就不那么简单了。一开始就遇到了挫折。当我带上两块手机满怀信心的找到我认为很精進、平时经常帮助我的同修时,却吃了闭门羹,心里真不是滋味。回家后,我意识到可能自己人心太重,有时修口不好,伤害过同修。可救度众生、证实法中,我愿放弃自我。想到这,第二天傍晚又去了她家。我在她的窗外敲了几下,隔着窗,我看到了她:听到我的声音后,她打着手势暗示孩子不开门,我再一次被拒之门外。

我百思不得其解,动了人心,心中委屈,黑手也乘虚而入,回家不到半小时我就浑身发抖、高烧、盖上两床棉被还冻得不行,出现了好象甲流的症状。我强忍着披上被子,试着坐起来发正念,可发正念的要领也记不起来了,坐在那里什么也想不起来,只觉得大脑沉沉的象块石头,但心中仍有清晰的一念,我不可能有事,我有师父看着,很快就会过去的。由于正念不足还是拖了几天才缓过来,那几天脸都是黄的,人也瘦了一圈。

引進手机的同修说:“邪恶虽然迫害你的身体,可它是冲着手机项目来的。”一句话提醒了我,我想起那次咳嗽的事,那是我们第一次推出了揭露当地迫害的小册子,触动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心性有漏被它钻了空子,我不承认它。

经历了这些,我更清醒的认识到:做大法的事光靠人的勇气和热心是行不通的,做多大的事就应该有多大的正念,必须正念跟上才会功到自然成,师父的法身才有办法加持和保护。过程中我也找到了自己的不足,也理解了同修为什么不愿和自己接触的真正原因。在那件事上有旧势力利用我的人心给我们造成的误解和间隔,自己真正的东西没挖出来,还揣在心里去强求别人,表面看好象放下了,而内心的不纯净同修是会感受到的。

当遇到困境时,安逸心便阻拦我,让我裹足不前。然而,师父的法响彻在我耳边:“最可贵的是能够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下、压力下、又看不到希望的情况下,能够不断的精進,那才是最珍贵、最了不起的。”“法大,宇宙大法嘛,能够化解一切,只要敞开心扉,只要能够宽容,我想什么都能够改变。”(《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有了师父的慈悲加持,引進的同修也费了很多心血,手机讲真相的项目不久就在我市遍地开花了,开始的时候由同修带我出去发送短信,彩信,多的时候我一人拿两块手机,一个下午就能发送数千条短信,回家后真的感觉很疲惫。而看到身边的两同修她们则是手拿三、四块手机,忙的弄来弄去的放下那块,又拿起这块,几天下来我看到她们人都瘦了,在这件事上她们比我承受的更大,付出的心血更多,可她们始终正念十足。

手机讲真相极大的震慑了当地的邪恶,他们接到真相电话后恐慌不安,有的赶快把电话号码换了。更有公检法的人认真听真相,连续听了三个电话后说:“谢谢!”民众听真相的太多了,这很好的补充了面对面讲真相见不到的人。

三、面对面讲真相,十一年如一日

迫害发生后,无论做什么项目我都没给自己找理由中断过面对面讲真相,资料从来不离身,我觉得面对面讲真相才能讲清真相,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迫害刚开始,我在一乡镇驻地家属院住,靠派出所、镇政府、工商、税务、学校都很近,偌大一个乡镇据我知道连我共有两个大法弟子。我利用各种机会给这些人讲真相,赶集的时候经常给摆地摊的人派发资料,工商所、税务师那些收地摊钱的人都和我熟了,看到我就主动的要资料、光盘。税务所我也去送过,政府工作人员、村里、镇上的干部几乎都亲手接过我送的资料,我几乎每次不落的在派出所大院的前后门上塞资料。

讲真相中经常遇上令人感动的事情。一次给一个一瘸一拐、衣衫褴褛的老人讲真相、劝退,还没等我把话全部说完,他便失声痛哭,一边哭一边说:“我是那个乡、那个村的人,我告诉你我的真名,就用真名退!共产党可把我害苦了,我为它拉了一辈子的犁,为了它,我一条腿都废了,(大集体时当干部搬东西被砸断)现在他们没人管我。”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用无助的眼神望着我说:“我能活到看见共产党倒台的一天吗?”我说:“你好好活,一定能!”我安慰了他几句就走开了,走出很远,我回头看他还在那里站着望着我。他那句“我能活到看见共产党倒台的一天吗?”也是我劝退的那些老人们经常问到的一句话,真感觉到:中国老百姓被邪党折磨的太苦了,他们发自内心的在盼邪党亡。甚至有人喊:“法轮功还不赶快把共产党弄倒,建立民主?”我就耐心的对他们解释:“法轮功不是为夺谁的权力,我们揭露邪党迫害、劝退、讲大法真相是为了救人,邪党灭亡是天定的。”从藏字石说到三退,他们都能接受,经常有人问我:“你的口才这么好,文化水平一定很高啊!” 也有人问我:”你是不是律师啊?”我深知:这一切都是大法赋予的。

几年来由于生活的变迁,我搬了几次家,最后来到县城。每到一个地方首先从身边开创环境,我总自豪的告诉我的紧邻们:“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并用自身的形像证实着法。

小区物业成了真相传播站

零七年我搬到新城区住,房子装修的时候我就开始对门卫、保安主任、物业主任、清洁工等人一个不落的讲,他们几乎全都三退了,有几个清洁工大姐连家里的亲人都给三退了,又为家里的人要了护身符。物业主任说:“法轮功的光盘太好了,你再有光盘的时候叫我一声我出去帮你发。”两个门卫三天两头的要资料,有一个门卫看明慧小册子《天下》都能记的看到第几期了,他比我记的还清楚。我告诉他们看完后就放到办公室里,那样会有更多的人看,他们真的照做了,有时他们会多要一份先送到办公室里。大院里所有管理人员都很敬重法轮功,都爱看法轮功的真相资料。

为给外地民工讲真相学说普通话

新城区正在开发中,建筑工地進来很多外省民工,有江苏、湖北,内蒙、东北、安徽等地的,新区住的人很少,大法弟子就更少了。我悟到:救度这一方众生,我有责任。看到纯朴的民工那样劳累、贫困,觉的他们很可怜。由于语言不通,我说出的话他们大都听不懂,也不敢接资料,劝退就不用想了,怎么办呢?有一次对一个安徽的民工讲真相时,我一急使劲学说了几句普通话,结果他一下子听懂了,也三退了,我很受启发。从那以后我就尽量的学着用普通话给他们讲,过后想起自己说的那个歪歪扭扭的普通话,真不好意思,可他们能听懂。现在我的普通话比以前讲的好多了。我告诉儿子和外甥:“我会说普通话了”。儿子说:“妈你真了不起,小学文化会玩电脑、会用手机、能写文章、今天又会说普通话了,我太佩服法轮功了!”

结语

我只是一个五十岁、上过五年半学(文革后期半农半学)的农家女,我是在大法中再生的生命,没有师父的呵护,命早就被病魔夺走了。今天交流这些,为了和同修们互相促進,共同提高。在十多年的修炼中,真的体悟到了“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洪吟》〈苦其心志〉)的法理。做出点事儿并不是自己有多聪明、多能干,我的一切来源于大法,经常能清楚的感受到,每当正法救人需要学东西遇到困难时,一种清晰的思维便会引导我走出困境,或有同修及时的帮助我。讲真相几次遇到危险的时候,也都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神奇的化险为夷。

修炼中我还有很多的人心和不足,有师在有法在,在这最后的时间里我会抓紧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再一次谢谢伟大的师父!
谢谢一直给予我帮助的同修!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